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唤醒格罗姆
    “所有人,远离深渊指挥官!尽可能防御!小心深渊指挥官自爆!”姜劫看到深渊指挥官的惨绿色血液流淌在地上,微微皱眉。

    在深渊恶魔的体内,充满了大量的地狱火焰和腐蚀物质,如果它们受到伤害,含有剧烈腐蚀性的血液就会喷射而出,向攻击者进行报复,而他们一旦被杀死,体内蕴含的大量火焰、有毒气体和腐蚀物就会迸发出来,毁灭与污染周围的一切。

    深渊恶魔的血液拥有极强的腐蚀性,以及大量的恶魔之力,一头深渊领主死亡,他的尸体血液,甚至可以污染方圆几十里,将一整片区域化作恶魔之地,生灵勿近。

    比起战斗力,深渊恶魔的血液更可怕!

    布鲁塔鲁斯死亡之后的鲜血,甚至可以腐化一条成年蓝龙,将其复活成战斗力不亚于生前的“菲米斯”,恶魔血液的恐怖,可想而知。

    这片营地,算是毁了。

    果然,姜劫话音刚落,这头深渊指挥官就发生了自爆,他浑身的鲜血和粘液喷薄而出,转瞬间包括姜劫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腐蚀性血液笼罩。

    姜劫的反应足够快,再加上早有准备,第一时间撑起玄武甲罡气,将自己保护在内。先天罡气的防御力很强,任凭深渊指挥官自爆,也没能突破先天罡气的防御,姜劫安然无恙。

    深渊指挥官终究不是玛诺洛斯,两者之间的实力和能量级别相差太远。如果是玛诺洛斯,姜劫还真的不敢保证完好无损。

    当然,安薇娜和四小元素古灵也在,怎么都能保证姜劫的安全。

    不过他们暂时没有太靠近,因为姜劫让他们帮忙对付那些地狱火、地狱犬和小鬼。这里有两位传奇、三位大职业者在,不需要他们。

    吉安娜距离较远,而且这位杰出的**师,在一次次战斗中学会了一招:但凡参加战斗,就一直保持身上有防御法术。在突袭通灵学院的时候,姜劫就告诫过她:保命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只有你活着,才能做你想做的事,死了一了百了。

    因为距离较远,**师的防御法术强度也不会比姜劫的先天罡气差,所以安然无恙。

    凯恩,这个战斗经验丰富的牛头人酋长,在姜劫发出警告的时候,忽然右脚用力一跺。

    战争践踏!

    下一刻,地面裂开,并且出现了大量土刺,彼此之间形成了一道土墙,挡住了溅射的腐蚀性血液。

    除了战士之外,牛头人还有两个古老的职业:德鲁伊和萨满祭司。

    牛头人的德鲁伊之道,和暗夜精灵一样来自于半神塞纳留斯,塞纳里奥议会中,也有几位牛头人大德鲁伊。

    相比起只有少部分信仰的德鲁伊之道,萨满之道在牛头人中更盛行,他们最喜欢使用的武器,就是符文图腾柱,恰恰就是萨满之道的体现。

    很多牛头人都懂一点点萨满技能,身为牛头人酋长的凯恩,懂的就不是一点半点了,召唤大地的力量保护自己,不算难。

    唯有距离较近、又没来及反应的萨尔和格罗姆,被恶魔之血捡到了身上。

    不过萨尔在萨满一道上,铁定比凯恩更了不起。

    很难判定萨尔是增强萨还是元素萨,反正到了他这个级别,基本上三个方向都有涉猎,很及时的用恢复技能,祛除了身上的腐蚀性血液,然后顺手给自己弄了个治疗。

    至于格罗姆,他本身就有恶魔之力在身上,深渊指挥官毕竟不是玛诺洛斯,自爆的威力还不足以杀死他,但他还是受到重创。

    当然其他的普通兽人最惨,深渊指挥官的自爆,至少干掉了二十个兽人,被重创的更多。

    “萨尔!你想干什么?我当上酋长的时候,你还没出生!”

    格罗姆不知道从哪里又弄来一把战斧,好不容易挡住了萨尔的进攻,撑过了深渊指挥官的自爆,浑身都是血,剧烈喘气,怒吼道:“孩子!宿命就在眼前!现在,玛诺洛斯是我们的主人!在玛诺洛斯大人的带领下,兽人才能完成我们的使命,彻底攻占这个世界!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

    “格罗姆,我的兄弟!你要把兽人带向深渊吗?立刻停手,我会为你治疗!”萨尔看着眼前这个被恶魔之血腐蚀的战歌剑圣,愤怒的雷霆在战锤上凝聚。

    “萨尔,你根本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不是恶魔污染了我们,是我们自愿选择喝下恶魔之血,为自己带来了诅咒!但也为我们带来了力量!征服一切的力量!”格罗姆在咆哮:“放弃抵抗,孩子!跟我去饮下恶魔之血,你将成为比我更强大的战士,带领兽人征服一切!”

    嗖!

    一根寒冰箭击中格罗姆的胸口,吉安娜冰冷的声音响起:“萨尔!和他啰嗦什么?击败他,然后帮他治疗伤势,摆脱恶魔的控制!”

    “吉安娜,这是兽人的战斗,你不要插手!”萨尔挥舞毁灭之锤,冲向格罗姆。

    萨尔是一个经历过无数次角斗、生死战斗的常胜冠军,他接受人类最严格、最残忍的训练,本身就已经成为一名高阶战士,而且还是一个不完全依靠武力、更依靠技巧和智慧的高阶战士。

    而在接触到萨满教义后,他又被霜狼氏族的先知“德雷克塔尔”,培养成一名伟大的萨满祭祀。

    才两年时间,他就已经得到元素和先祖之灵的认可,依靠战士/萨满双重身份,他在德雷克塔尔的安排下,和当时的大酋长“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交手,甚至不分伯仲。

    萨尔的确是天生的萨满,非常了不起。

    他召唤元素之怒,造成一场席卷整个敦霍尔德城堡的地震,将整个城堡埋葬,这种破坏力,甚至已经堪比某些施法能力极强的**师了,比起吉安娜,也相差不多。

    现在,他在和兽人传奇剑圣战斗。

    这不是一场荣耀角斗,格罗姆失去了血吼,又被深渊指挥官自爆重创,萨尔却拥有比血吼更古老、更传奇的毁灭之锤,而且还拥有元素之力,一起一落间,就已经将格罗姆击败。

    吉安娜及时用灵魂石,封印了格罗姆的灵魂。

    吉安娜是一个好学生,在达拉然求学期间,各种学科都有涉猎,而且成绩优良,在灵魂方面也有研究,而且他出身高贵,一身紫装,连灵魂之石这种东西都有,不然的话,也不会那么容易囚禁格罗姆的灵魂。

    在姜劫的帮助下,他们很快消灭了整个营地所有的恶魔,然后将那些被恶魔之力操纵的战歌兽人控制起来。

    最后,吉安娜和萨尔联手,再加上萨尔带来的萨满祭司和巨魔巫医,还有安薇娜的帮助,联手施法,帮助格罗姆恢复理智,摆脱了玛诺洛斯的控制。

    萨尔,也用萨满法术,为格罗姆治疗伤势。

    “萨尔……我都看清楚了……我害了我的族人……我很抱歉……”恢复理智的格罗姆很沮丧,低着头,为自己做过的错事忏悔。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我干什么?”姜劫轻笑,走上前来,将血吼战斧扔到格罗姆面前,风冲血吼的孔洞中吹过,发出一声声尖啸。

    “血吼……人类,我得感谢你,没让我犯下更大的错误……但塞纳留斯杀死了我几十上百个族人,这个仇不能不报!”格罗姆看向姜劫,握紧了拳头,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敌意:“你和塞纳留斯是一伙的!”

    “我没兴趣和你们一伙,也没兴趣和塞纳留斯或者暗夜精灵一伙……你可以问问吉安娜或者萨尔,他们会告诉你我的身份。”

    姜劫冷笑:“如果你一定要纠缠的话,我可以和你来一场真真正正的makgora,但不是现在。恶魔是我们共同的敌人,玛诺洛斯已经在东边的山谷召唤恶魔,如果我们不能尽快将他杀死,兽人就永远无法摆脱血之契约!无法摆脱被玛诺洛斯控制的命运!”

    “尼古拉斯是你的恩人,也是兽人的朋友,格罗姆,我的兄弟!”格罗姆还想争辩,萨尔的声音已经响起:“看看这个营地,看看你的族人,看看你到底干了些什么!你们本来已经摆脱了恶魔的控制,但你却让他们重新堕入深渊!只有杀死玛诺洛斯,才能让你们彻底恢复自由!你还在等什么!拿起你的武器,兽人必须全力一战!”

    格罗姆终究是一个了不起的兽人,被萨尔骂醒了,拿起了血吼:“那么,就让我们去消灭玛诺洛斯!那个可恶的恶魔!”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