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玛克戈拉
    法师最怕的是什么?

    被近身。

    而战士,最喜欢的就是近身搏斗。

    塞纳留斯的施法能力非常强悍,但在数百上千兽人的围攻下,也没办法全部打退,于是被上百兽人近身攻击,格罗姆的血吼,轻而易举砍断他身上的荆棘,砍伤他的躯体。

    本来这也没什么。

    他身体高度超过三米,血吼留下的伤口对他来说,只相当于一把普通小斧头在人类或者兽人身上留下的伤口,很容易就可以被他操纵自然之力治愈。

    然而不行。

    血吼中封印了六个传奇戈隆的心脏,赋予这把战斧伤害半神的力量,而二度饮下恶魔之血的格罗姆,他全身都充满了恶魔之力,这种力量是自然的敌人,顺着血吼涌入塞纳留斯的伤口,就连自然之力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治愈。

    塞纳留斯流的血越来越多,战斗力越来越差,死亡似乎只是早晚的事。

    也就是他。

    如果换做乌龟半神托尔托拉,就算趴在地上让格罗姆砍一个月,格罗姆恐怕都不能破防。上古之战中独自抵抗无穷恶魔、掩护联军撤退,最后还好好活下来的他,那防御力,真不是闹着玩的。

    再或者狼半神戈德林、野猪半神阿迦玛甘、熊半神乌索尔、乌索克兄弟,这些半神的力量,恐怕都要比塞纳留斯强得多,都不是格罗姆有资格挑战的。

    姜劫依然觉得,塞纳留斯应该是最弱的半神了,至少相对于那几位最早的荒野半神,他的实力要弱上太多。

    毕竟是神二代,不是第一代半神。

    当然,事实上姜劫很清楚,半神强大的是不死的灵魂,是精神力量和永生能力,而并非体现在绝对的战斗力上。很多传奇也有正面硬抗、甚至杀死半神**的能力,格罗姆就是其中之一。

    血吼在塞纳留斯身上留下的伤口越来越多,若非浑身荆棘的守护,以及塞纳留斯的自然法术治愈拖延时间,他根本撑不到现在。

    传奇之上的强者,某种程度上可以无视敌人的数量,但那是普通的敌人,而不是这些喝了恶魔之血的残暴兽人!

    如果一切继续这样进行下去,那么等待塞纳留斯的,只有死亡。

    没有如果。

    忽然,一颗水缸大的火球从天空中坠落,感知能力极强的格罗姆,危急关头连忙朝着旁边纵身一跃,避开了攻击。那颗火球击中地面瞬间爆炸,强大的爆炸力甚至将地面炸出来一个大坑,勇敢的格罗姆也有些后怕。

    虽然哪怕正面被击中,他也可以从火焰之中安然无恙的走出来,但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紧接着,一条长龙从战场上空飞过,在经过格罗姆头顶的时候,姜劫忽然当空一掌,两条龙形气流彼此交错缠绕,就像dna的双螺旋体一样,击中了来不及反应的格罗姆。

    这是“双龙取水”,降龙掌第10掌,先天第一掌,当然姜劫打出来的不是真气长龙,而是内力如龙,因为他的真气还太少了,只能像尚喜师父那样,进行从真气到内力的逆转换,打出来这样一掌。

    威力,比起后天阶段,简直天壤之别!

    下一刻,玛瑙蟠螭炤壬再一次飞上天空,姜劫取出了橙弓索利达尔,忽然连连拉动弓弦,一连三根魔法箭穿过地面上溅起的风沙灰尘,击中了站在其中的战歌剑圣。

    风尘很快散去,格罗姆高举着战斧,浑身散发出不算太多的恶魔气息。

    他浑身肌肉绷紧,足以轰碎万斤巨石的降龙掌,竟然没能在他的身上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的创伤,而姜劫的三星连珠,也被格罗姆及时用战斧血吼挡住,姜劫的攻击,无法伤害被传奇戈隆之力和恶魔之力同时保护的他。

    到了传奇级别,战士已经不再是纯粹的物理输出者和物理防御者,怒气在他们体内翻涌,他们的身体已经发生了特殊的变化,他们在使用技能的时候,甚至可以硬抗某些即死性法术,更高阶的传奇战士,甚至可以硬抗死亡凋零或者死亡一指(当然不是阿克蒙德的死亡一指)。

    姜劫深吸了一口气。

    他见过不少传奇:乌瑟尔,阿尔萨斯,提克迪奥斯,克尔苏加德,阿努布雷坎,凯尔萨斯,克拉苏斯……

    乌瑟尔、凯尔萨斯和克拉苏斯不是敌人,他和阿尔萨斯实际上也只有一次交手,他凭借出其不意和强大的力量,将阿尔萨斯击退,实际上并没有真正交锋。

    虽然曾经重创过提克迪奥斯,但那时候的提克迪奥斯,其实已经被重创过一次,而且当时双剑合璧,提克迪奥斯也没有防备。

    和阿努布雷坎没有交手过,克尔苏加德也没有。

    认真说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真正和一名传奇交手,这才深切的体会到,传奇的恐怖。

    普通的魔法攻击根本不可能对格罗姆造成任何伤害,橙弓索利达尔最大的好处,是可以直接凝聚源源不断的魔法箭,但魔法箭只有不算太强的魔法攻击、而没有物理攻击,实际上只相当于普通附魔箭,连精良级别的精钢附魔箭都比不上,更不用说史诗级箭矢了。

    也就是说,面对格罗姆,橙弓基本上没有意义,降龙掌用处不大,天马流星指的强度较高,应该可以伤害到格罗姆,但究竟能伤到什么程度,姜劫没底。

    天马流星指发出的是无形剑气,终究不是激光,不可能达到光一样的速度,实际上连音速都达不到,终究只是气流而已,很难出其不意重创格罗姆的要害。

    姜劫自信自己现在的实力,足以正面对抗任何战斗大师或者大盗贼,但面对一名传奇战士,竟然无可奈何成这样,这让姜劫很不爽。

    “格罗姆!我知道你听得懂通用语!现在立刻住手,你的敌人不是塞纳留斯,而是玛诺洛斯!”姜劫大声道。

    迎接他的,是格罗姆愤怒的吼叫,还有巨魔猎头者投掷的长矛。

    玛瑙蟠螭炤壬很容易躲开了长矛攻击,姜劫眉头一皱。

    格罗姆根本不听他解释。

    兽人的骨子里流淌着狂热和战斗的鲜血,正常状态的他们在战场上,都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劝解,更何况现在的格罗姆,已经被恶魔之力操纵,已经丧失了理智!

    事实上,根据姜劫知道的信息,此时的格罗姆,恐怕已经被玛诺洛斯控制了,他成了玛诺洛斯的棋子和仆从,而且无力反抗,或者说不知道反抗,没有意识到要反抗。

    血之契约带来的主仆身份,哪怕身为传奇,也无法强行豁免,必须经过专门的意识,才能救赎格罗姆的灵魂。

    “格罗姆!不要被恶魔之血操纵!不要让复仇之心蒙蔽了你!你或许丧失了理智,但我想你总不至于忘记兽人最古老最神圣的传统!”

    姜劫低声吩咐了安薇娜一声,某个阴谋已经在悄然酝酿,然后在玛瑙蟠螭低空掠过的时候,一跃而下,连人带神剑足有一百公斤,从二十米高的地方骤然坠落,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溅起一地烟尘。

    姜劫站起来,看着正在冲锋过来的格罗姆,冷声大吼:“玛克戈拉!”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