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神真子的愿望
    果然,拳头最大,古人诚不欺我。

    活动了十分钟,终于降服了玛瑙蟠螭,看着身边的四小元素古灵,姜劫轻笑。

    是时候了!

    “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当我的坐骑,我可以让你变得更强!也许有一天,你可以和上古巨龙、甚至更强大的守护巨龙之王并列!”姜劫将手放在炤壬身上,自然之力化作雾气,将其包裹,稍微治疗了一下创伤。

    当然没办法完全治愈,毕竟炤壬那么大个头,姜劫在织雾武僧上的水平,连尚喜习武场十五六岁的小熊猫都不如。

    “好了,爬起来,我们去五晨寺!”姜劫拍了拍炤壬,然后翻身上龙。

    一路上季同学大呼小叫,整个迷踪岛的熊猫人都没坐过龙,他算是第一个了,这种感觉,倍儿爽!

    艾莎虽然看起来很平静,但内心也很激动。骑龙啊,这对于她来说,也是从未有过的享受和殊荣。

    玛瑙蟠螭的速度很快,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回到了五晨寺。

    “天神在上(皇天在上)!看那是什么?传说中的云端翔龙!”

    “快去禀报尚喜师父和邵白长老,玛瑙蟠螭炤壬进攻五晨寺了!”

    “瞎说什么?没看到它上面还有人?我看看……是季和艾莎,还有姜大师!咦,还有四位元素古灵?姜大师把元素古灵带来了!”

    “姜大师降服了玛瑙蟠螭炤壬?神真子在下(厚土在下)!姜大师真了不起!都说姜大师是和尚喜师父一样的武学宗师!他什么时候开武馆啊,我想拜他为师!”

    ……

    下面的议论纷纷,姜劫听不到,炤壬直接飞到了五晨寺,落在大门前。

    “安静点!炤壬,不许闹事啊,是龙也得给我盘着!”姜劫严厉的吩咐了一声,挥了挥拳头,炤壬缩了缩脖子,把头藏进了盘起来的身体里。

    “嗯,就这样,夹着脑袋做龙。”姜劫点头,然后转过身来,行礼:“尚喜师父,邵白长老。”

    尚喜师父自然不用说,邵白长老是尚喜师父的接班人,比老陈和李飞大师更早一代,据说是尚喜师父最早的徒弟之一,本来打算在尚喜师父魂归禅杖林后,接替他的位置。不过修炼先天功之后,尚喜师父估计至少还能活几十年,邵白长老肯定等不到了。

    “姜,你做到了。”尚喜师父看着趴在地上的炤壬,还有姜劫身边的四小元素古灵,感慨道:“自从刘浪大师去世以后,熊猫人已经几百年没有和神真子说过话了。姜,我以为我等不到这一天了,没想到还有机会。”

    “尚喜师父准备了热气球,打算载着你们去见神真子。”邵白长老也感慨道:“没想到你居然降服了玛瑙蟠螭炤壬,现在不用了。”

    不用多说什么,炤壬载着姜劫、尚喜师父、邵白长老、艾莎、季,还有几位元素古灵,朝着岛外飞过去。

    半个小时后,他们飞到了迷踪岛的尽头,然后看到了一个巨大的乌龟脑袋。

    “神真子,我们是刘浪的后人!我们已经几百年没有见过您了,现在来拜见您!”玛瑙蟠螭炤壬飞到神真子的面前,尚喜师父大声道。

    其他人纷纷行礼,表示尊敬。毕竟在神真子的面前,他们都是晚辈。而且他们在神真子的背上生活了那么多年,认真说起来,是神真子养育了他们,这份恩情,熊猫人永远铭记在心。

    “刘浪的后人?几百年过去了,没想到你们还记得我。”在元素古灵的帮助下,众人拥有了和神真子对话的能力,神真子的声音充满了沧桑和疲惫:“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神真子,我们来感谢您的恩情,也要询问您有什么需要,熊猫人愿意满足您的一切愿望,竭尽全力。”尚喜师父道。

    “刘浪死了,我已经在这片海上游了几百年,感觉很孤单。我想有朋友,却找不到。我想像刘浪一样游遍整个世界,但我只能在海洋里游动,无法上岸。我庞大的体型,甚至让我连大河都进不去。你们,能帮我吗?”神真子道。

    一阵沉默。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其中的孤独,尤其是上古水灵涓流。

    涓流和梁老先生是好朋友,但它是永生不死的,梁老先生却从原来的年轻人,慢慢长大、变老,现在已经垂垂老矣,快死了,总有一天会永远离开它,这种失去朋友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神真子比它更惨。

    八百年前,刘浪带着它离开潘达利亚的时候,它只是一只小海龟。

    他们漂洋过海来到从未见过的另一片大陆,沿着海岸线游,沿着江河游,在湖泊里游,甚至可以上岸。

    那段时间,神真子跟着刘浪去过很多地方,不管是卡利姆多还是东部王国,不管是菲拉斯还是海加尔山,都有他们的足迹。

    他们见过暗夜精灵,见过人类,见过矮人,见过巨魔。

    他们见过荆棘谷的青山,也见过塔纳利斯的沙漠,甚至在安戈洛环形山和恐龙搏斗过!

    这一切的一切,都记录在刘浪的旅行日志里,代代相传,姜劫不久前也仔细看过、了解过。

    但随着神真子的体型越来越大,它慢慢的上不了岸了,只能待在海里或者江河里,很多时候刘浪的旅行,都没有它的参与。

    虽然孤独,虽然难过,但至少每天还可以期盼刘浪的回来,至少刘浪在水里的那些时间,还有它的陪伴。

    然后它连江河都进不去了,刘浪的年龄也渐渐大了,它就停在海岸边,等待刘浪的回来,然后给它讲旅行的见闻。

    它看着刘浪从一个小伙子到成年,然后渐渐老去,最终死亡,它失去了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朋友,从此以后再也不回潘达利亚,不想睹物思人。

    人有情,神真子也有情。

    其实那时候,它就可以去过自己的生活,比如潜入海底去看看海洋深处的风景……

    但那时候,已经有很多生物在它的身上居住,建造了房屋,其中就有刘浪的同族,还有刘浪的后人。

    如果自己下水了,这些熊猫人怎么办?

    于是,神真子继续在海洋里漂泊,这一漂泊就是七百年。

    七百年,再也没有人可以和它聊天,它非常孤单,只能继续履行自己的责任,这是神真子赋予它的责任,也是情感赋予它的责任。

    同样,这也是对他的束缚!

    它很想拜托这一切,回归自由,但它不能那么做,也做不到。

    怎么办?

    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因为谁都清楚,神真子没办法解脱。

    就算熊猫人或者其他所有生物,愿意离开迷踪岛,神真子现在的体型,也没办法下潜到海底,没办法上岸旅行,它……已经被自己的身体束缚住了!

    “也许,我有办法。”姜劫道。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