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夕阳西下
    太阳之井高地。

    法力耗尽的高等精灵法师们,一个个如饥似渴的吸收太阳之井的能量。

    虽然禁锢法术隔绝了太阳之井和他们之间的联系,不能从遍布整个奎尔萨拉斯的魔网,吸收太阳之井的能量,但现在的奎尔丹纳斯岛上,到处都是太阳之井爆炸后,散逸出去的奥术能量,他们可以自由吸收。

    吸收能量,也需要时间。

    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看到这里到处倒毙的魔导师,凯尔萨斯的脸色非常难看。

    哪怕父太阳王已经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一切,他还是难以承受。对于那个造成这一切的叛徒,恨之入骨。

    不过遗憾的是,当他率领精灵法师们赶到太阳之井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达尔坎的尸体,只看到了地上的一滩血,以及残留的亡灵气息。

    “或许,是被愤怒的父亲扔出去了吧?叛徒的尸体留在这里,是对太阳之井的玷污……”凯尔萨斯没想太多,父亲早已经离开,他没办法询问,也没时间去管这些。

    凯尔萨斯集中精力,和大魔导师碧洛华、大星术师索兰莉安,还有其他幸存的**师们一起,研究禁锢法术。

    然而,高等精灵法师们很快发现,这是一种非常精妙的禁术,高等精灵们从未涉猎过,他们无从下手。

    “这是达拉然的禁术!克尔苏加德!”凯尔萨斯脸色很难看。

    很不幸,这个法术非常高深,偏爱附魔、火焰专精的他,对于这种抑制系禁术,很少研究……

    “如果安东尼达斯在就好了……”这一刻,凯尔萨斯无比希望议长的到来。

    安东尼达斯对于抑制系法术和防御系法术研究很深,守护整个达拉然的紫罗兰结界,就是他的手笔。如果他在,破解禁锢法术绝对不难。

    可惜他不在,而且身为肯瑞托议长的他,不可能冒险来到高等精灵的领地。事实上,除了前不久出席泰瑞纳斯国王的葬礼之外,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离开达拉然了……

    达拉然,指望不上了……

    而且纳克萨玛斯已经飞到太阳之井高地上空,这片区域的空间已经被禁锢,想要传送,根本不可能……

    “全力以赴!高等精灵的存亡都在我们身上了!”凯尔萨斯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太阳之井高地,他的目光投向奎尔丹纳斯岛南岸:

    为了给他们争取时间,父亲亲自率领高等精灵最精锐的部队迎战。

    父亲已经老了……

    他很危险!

    …………

    是的,太阳王已经老了。

    他没有等待天灾军团登陆,而是在寒冰封禁了这片海域之后,将烈焰之击插入了寒冰之中!

    下一刻,神剑中封存数千上万年的火元素能量,全部宣泄到整个冰霜之路上,将绵延几公里的冰霜之路融化,这一剑之威,竟然如此强大,几乎可以和阿尔萨斯一剑冰封海域相提并论。

    追随太阳王的高等精灵们欢呼雀跃,他们的王依然还是那个击败巨魔、击败兽人的高等精灵之王,整个东大陆最强大的王!

    太阳王满脸疲惫。

    他用尽了全力,逐日者的怒火融化了冰霜之路,烈焰之击完全可以和霜之哀伤媲美。单凭这一把剑,他就可以将五万亡灵困在海峡中央,等到法师们破解禁锢法术,他们就可以重建符文结界,将五万亡灵一举消灭,然后顺势南下,夺回银月城和戴索姆。逐日者王朝的威严,将凌驾于人类诸国之上!

    太阳王的脸上,浮现出夕阳一般的笑容,但这一抹笑容,很快如夕阳般西下,取而代之的,是永夜般的冰冷和绝望。

    因为在目光的尽头,阿尔萨斯轻蔑一笑,霜之哀伤散发仿佛永恒不绝的极寒气息,冰霜之路重现海面,在阿尔萨斯附近数百米内,就连烈焰之击,也无法融化寒冰!

    烈焰之击,竟然不如霜之哀伤?

    他心中剧震,不敢相信,存在超过一万年的烈焰之击,竟然不如一把刚刚出现几个月的符文魔剑!

    他却不知道,霜之哀伤是恐惧魔王一族打造的神器,巫妖王耐奥祖又向其中灌入了自己的力量和诺森德的严寒,并且赋予了它窃取灵魂的能力。

    遍地传奇的恐惧魔王一族亲手打造,再加上半神级别的巫妖王注入力量!

    至少目前为止,烈焰之击真的不如霜之哀伤……

    天灾军团如履平地,阿尔萨斯骑着骷髅马无敌,冲锋在最前面,所到之处一片寒冰,滚滚寒气,不可匹敌。

    “既然如此,那就正面一战吧!”

    太阳王振奋精神,冲上了冰面。

    他一手持烈焰之击,一手持一根镶嵌能量水晶球的史诗级法杖,在超过十米厚的冰面上,和阿尔萨斯相遇!

    冰与火,极冷与极热,开始了第一次的宿命之战。

    太阳王垂垂老矣,但风采依旧,乍看上去,竟然和阿尔萨斯旗鼓相当,甚至单论战斗技巧的话,他比阿尔萨斯不知道高了多少,很快就一剑砍断了不败的两条前腿,阿尔萨斯挚爱的骷髅战马……倒下了。

    然而,太阳王迎来了阿尔萨斯的怒火。

    太阳王,还是老了。

    霜之哀伤的力量,也不是烈焰之击能够媲美的。

    两把神剑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刻,烈焰之击发出了凤凰哀鸣,然后从中间断开,这把剑……碎了。

    作为火法神器,烈焰之击和凤凰之心加起来,才能和霜之哀伤并列其名。

    这把剑,只有在凯尔萨斯手里,和凤凰联手,才能和阿尔萨斯抗衡。

    太阳王……终究老了。

    霜之哀伤刺穿了太阳王的胸口,夺走了他仅存的生机,甚至要将他的灵魂一起夺走。

    太阳王的目光开始涣散,神智开始模糊,他的灵魂即将沦为霜之哀伤的囚徒,就像阿尔萨斯自己的灵魂一样……

    阿尔萨斯的脸上没有喜悦,甚至没有任何表情,因为在他看来,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高等精灵一族,他能看上眼的只有两个:

    前一个早已经被他击败,后一个也即将被他击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冰面开始震动,然后碎裂,碎成一块块。

    一把巨剑,破冰而出,击中了霜之哀伤,巨大的力量迫使霜之哀伤离开了太阳王的身体,迫使阿尔萨斯蹭蹭蹭后退,然后试图用霜之哀伤重新冰封海面。

    而这个时候,激荡的水流从冰面下涌动上来,将碎裂的冰块掀起,将冰面上的阿尔萨斯掀落到水下。

    霜之哀伤的力量重新冰封海面,阿尔萨斯作为魔剑持有者,自然不会被冰封。

    来不及了!

    在寒冰再次凝固之前,太阳王连同碎成两截的霜之哀伤,坠落冰面,然后在一股水流的操纵下,迅速沉入海底。

    “尼古拉斯!”

    阿尔萨斯白发飞舞,大声怒吼,整个人如白发狂魔一般,怒吼着将霜之哀伤插入冰面。

    哪怕和太阳王一战,他都没有这么认真过,竭尽全力,霜之哀伤的力量倾巢而出,一股寒冰在强大精神力量的操纵下,朝着水下深处的姜劫席卷而去。

    只要阿尔萨斯愿意,他甚至可以让这股寒冰一直绵延,绵延到海底!

    将碎裂的烈焰之击收起,姜劫仰头看着一路蔓延、直径超过五米的冰柱和冰柱周围丛生不绝的冰刺,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嘲弄。

    “霜之哀伤……第一死亡骑士……很了不起?”

    “很抱歉,海洋是我的世界。”

    “在水里我才是王者!”魔兽世界里的中华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