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突破灵尊 修为尽丧
    “除了那十六头圣兽外,我另有一只幼年期圣兽幼崽,外公不必担心。”

    言义闻言,先是惊讶了一瞬,继而点点头,放下了心。

    交代完事情后,夏清和出了帐篷,忽而,体内经脉一动,夏清和蹙眉,寻了一处安静无人的地方,盘膝而坐。两仪镯内,无边的混沌之气飞速朝着夏清和涌来,夏清和双眸紧闭,周身泛着浅浅蓝色光芒,竹青色衣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这模样,分明是要进阶!

    今日与圣兽一番殊死搏斗,灵力耗竭,没想到却因祸得福了。

    蓝色光芒亮了半晌,后半夜时,狂风大作,夏清和周身气息猛涨起来,经脉丹田内的混沌之气快速生发,源源不断、生生不息,“轰隆——”天空中传来幽蓝色的闪电,雷声轰鸣,乍破了平静的夜。

    所有人惊醒,看着天空中不断闪烁的幽蓝闪电,心下惊骇,“有人在进阶!”

    言义踏出帐篷,看着上方天空沉压压的气息,眯起眼,这是在进阶灵尊!

    这些天来到落辉峡的灵宗强者也有,不过都是低品灵宗,万万达不到进阶灵尊的标准,那今日会是谁在此处进阶呢?

    忽而,言义想到一人,心头剧烈跳动起来,不仅是言义,所有人都想到了一人——夏清和。

    在场来的灵宗之人当中,只有她一人有可能进阶灵尊!

    夏清和双眸紧闭,感受着体内快要饱和的混沌之气,双手合十,往外翻转,玉白的手掌晕着蓝光,“嗯。”闷哼一声,夏清和经脉内汹涌的灵力快速猛然发力,以雷霆万钧之力撞开屏障,夏清和只觉身体霎时轻盈无比,经脉内灵力似江河汇入大海,天地宽广。

    夏清和身下,繁复古老暗含大道气息的蓝色纹路出现,天空折射出一道笔直的蓝色幽光。

    灵尊一品,灵尊二品,灵尊三品······

    夏清和修为猛蹿,蓝色纹路愈发明亮起来,看的峡谷内一群人心惊肉跳。

    灵尊六品,连进六品!

    夏清和缓缓睁眼,清澈的眼眸中闪着明亮耀眼的光芒。至此,一位六品灵尊横空出世。

    峡谷内,陷入沸腾之中,他们见证了一位六品灵尊的横空出世,而且,这位灵尊十之**就是夏清和!

    一时之间,峡谷内的所有人分成两拨,一拨朝夏清和进阶处而涌去,一拨朝言义的营帐涌去。

    ~

    两日后。

    言义林嘉等人出了落辉峡,来到了外围皇室狩猎节的营地。刚到,言义就感受到其他大臣权贵对他热情到近乎谄媚的态度。

    “义勇侯,您一路可好?”

    “义勇侯,您可用过膳了,我这儿····”

    ·····

    对此,言义已经习以为常,自从经历那日落辉峡的兽潮之后,清和突破至灵尊六品和拥有十六头圣兽的事已经传遍云荒,云荒上下一片哗然。连带着整个言家都水涨船高起来,不客气的说,现在就是云耀皇上见了他们言家之人都得客客气气的。

    *

    两个月后,夏清和看着周围茂盛的树木,轻呼一口气,云耀之森不愧是云荒最大的一片森林,那日,她突破灵尊后就告别了外公,马不停蹄的云耀之森深处赶,历经了两月,终于到达了云耀之森的最深处——奇诡之巅。

    远方,一片青葱树木包围中,一座红石山耸立,石山很高,山脊陡峭,远远望去,还能看到其中缭绕着的白雾。

    三个时辰后,夏清和终于来到了这座红石山,石山如其它的名字一般,山体都是坚硬的红石,除此之外,寸草不生。夏清和看着眼前的石山,抿了抿红唇,慢慢向上爬去。

    经过在云耀之森历练的两月,她的修为已经缓慢增长到了灵尊八品,眼前的石山于她来说,如履平地,一路直上,虽然偶有危险出现,但以她灵尊八品的修为根本不放在眼里。

    连行两日,后日清晨,夏清和缓缓睁眼,看了看上方,算了算脚程,中午时分应该便能达到奇诡之巅了。奇诡之巅,便是这红石山的山巅,以奇诡险怪著称,故得名奇诡之巅。接下来的路程,夏清和时刻警惕,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一路什么也没有发生,她安然无恙的来到了奇诡之巅。

    奇诡之巅没有想象当中的神秘,脚下的石头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四周辽阔,白色雾气漂浮,这景色倒似与灵雾山山巅差不多。夏清和四处转了转,发现没有什么生灵和诡怪之处后,皱起眉头。

    又仔细观察了一番,还是一无所获后,夏清和寻了一处地,开始闭目修炼起来。

    空穴来风必有因,祁苍不会平白无故信口开河,奇诡之巅定然是有什么诡异之处,按照如今的情况,要么就是她没有发现,要么就是奇诡之巅的秘密没有显现出来,她暂且耐心等待几日。

    殊不知,这一等,就是一个月。

    天已入秋,奇诡之巅温度直降,寒风刺骨,夏清和玉雪似的脸上带了寒气,清澈明亮的眼眸看着白茫茫的四周,眉心微拧,她等了这些天,还是一无所获,若是这几日再无进展,她便要下了这奇诡之巅了。

    正午时分,奇诡之巅突然起了寒风,夏清和当即站起。隐在云层的太阳突然出现,金色的没有多少温度的日光照在山巅上,冰白的地面反射出阵阵寒光,有些刺目。夏清和目光极快的扫视过,在一处石壁上凝住,冰白石壁上,一个金色漩涡正在缓慢形成,夏清和眸光闪了闪,抬步朝那块石壁上走去,石壁上金色漩涡越来越大,闪烁着金光,

    夏清和在石壁前停下,白玉纤长的手伸出,指尖凝起一点蓝色灵力,小心翼翼地朝金色漩涡伸去。

    指尖的蓝色灵力刚一触碰到金光,就消散于无形,夏清和淡白唇瓣轻抿,整个掌心凝起明亮的蓝色光芒,金色光芒大炽,这次,蓝色光芒没有消失,而是连同整个的手掌,紧紧贴在金色漩涡上。

    夏清和脸色一白,金色漩涡好似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她的手掌紧紧定住,挣脱不开,与此同时,金色漩涡闪烁着点点金光,这些金光顺着夏清和紧贴的手掌,钻进她的体内,夏清和体内,金色光芒横扫千军,蓝色的灵尊灵力,自发排斥外来的灵力,在主人的意念下,抵御着金色光芒。

    奈何,金色光芒太盛,其中蕴含的能量竟然能逼退蓝色灵力,在体内肆意横扫,夏清和紧咬着唇,脸色煞白,额间冷汗涔涔,再度运转体内的灵力,蓝色灵力依旧节节败退,金色灵力所过之处,经脉毁伤大半。

    此时,不用别人说,她就已经明白,这股金色光芒,不是别的,正是——灵王之力!

    她体内灵力,说是灵力,但实际上是混沌之力,如今她的修为又已至灵尊,这世上,除了灵王之力,没有其他力量,能将她体内灵力碾压至此。

    金色光芒依旧在体内肆虐,灵尊体魄、经脉难以承受住这股灵王之力,夏清和面色已经惨白如纸,内里更是满目疮痍,更严重的是,随着金色光芒不断碾压过经脉、灵力,夏清和体内的修为正一寸寸地倒退!

    灵尊八品、灵尊七品····灵宗九品····灵宗六品!

    夏清和气息渐渐变得微弱起来,手掌上的灵力依旧闪烁,试图让手掌和金色漩涡分开。

    奈何,整个手掌如同被强力固定住一样,怎么都动不了,分不开。

    灵宗一品、灵师九品、灵师八品····灵师一品!

    夏清和秀眉紧紧蹙着,面色时而通红时而煞白,体内经脉如同被火烧一样,灼热剧痛,斑斑疮痍。

    修为依旧在不断倒退着,灵徒八品、灵徒七品、灵徒六品·····

    在这样下去,她必然会成为一个修为尽散的废人!

    “两仪诀,一印山河寂”微弱的声音自夏清和淡白的嘴中吐出。掌心上的蓝色光芒大亮,两仪诀的威力被使出三分。

    “噗——”一口鲜血喷出,血珠纷纷洒洒,落在冰白的地面上,开出一朵妖娆荼蘼的花来。

    金色光芒不愧为灵王之力,两仪镯不仅不能撼动分毫,还使得自身反噬吐血。

    自此,夏清和气息奄奄,修为降至灵士。

    灵士四品、灵士三品、灵士二品···灵者九品····灵者三品、灵者二品

    灵者一品!

    金色光芒碾压而过,体内最后一寸完好的经脉被摧毁,灵力失去了最后一处“容身之地”,彻底消散。

    夏清和此时,修为尽失,形同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