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底牌出现 灭杀圣兽
    夏清和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圣兽身上,清澈明净的眸子眯了眯,接着,一跃而起,竹青色的衣袂飘飞。

    所有修士只觉头顶一阵清风吹过,抬眼望去,看到夏清和眉间冰冷,右手执千音笛,直冲圣兽而去。

    “清和,回来!”言义爆发出喝声,手臂上现出青筋,双眼紧盯着夏清和移动地身体。

    清和太莽撞了,她不要命了吗!

    “夏小姐要去对抗圣兽?”

    “她疯了!”

    所有修士瞪圆了眼,夏清和疯了不成,她是打得过灵兽,可现在是圣兽,她单枪匹马去战,这简直就是送死。

    夏清和墨发飘扬,手中的通体翠绿的千音笛紧握,瞬息之间,便到了一头圣兽的面前。

    圣兽体积庞大,远看如同小山峦,夏清和停在半空中,一庞大,一弱小。

    看着实力相差万里。

    “千音笛,去。”清越的女声响起,玉白的素手扬起千音笛脱手飞出,于半空中突然变大。

    翠绿的青乾紫叶竹笛横在圣兽面前,接着千音笛光芒大炽,如同一个巨大的竹子。

    千音笛笛身一甩,朝着圣兽而去。

    圣兽睁着铜铃似的大眼,鼻孔里嗤出一股气流,扬起前肢,厚厚的兽爪迎上翠绿的千音笛。

    千音笛于半空中晃了两下,夏清和眉目一凝,素手伸出,一股纯白灵力灌入千音笛中。

    翠绿的笛身爆发出青紫色的幽光,气浪翻涌,带着肃杀之意。

    “吼。”圣兽前爪爆发出堪比灵尊的力量,与千音笛正面相抗,一兽一笛,源源不断地传出灵力,气息慑人,巨大的气浪四散而去,波及整个峡谷。

    峡谷内的混战被迫停了下来。

    灵兽和修士皆是被这两股气息压的喘不过起来,努力运起体内的灵力抵抗。

    言义看着前方的战斗,震惊的同时,心头涌起担忧,他没想到清和对上圣兽真的有一战之力。

    可怕就怕在,也仅仅是只有一战之力而已。

    与言义的担忧不同,所有修士灰暗绝望的眼底闪过一丝光亮,本以为是必死无疑的下场,没想到夏清和她居然能和圣兽打的不分上下。

    想到这,所有人攥紧了手,目光紧紧盯着战场,今时今刻,她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一兽一笛僵持了近十分钟,此时,面前的圣兽忽的吼叫起来,接着,其他四头圣兽从原地纵身跃起,飞速朝着夏清和而去。

    夏清和心头一凛,素手虚空一晃,“千音笛,来。”

    千音笛顿时变小,于空中划过,稳稳地落入夏清和掌中。

    没了千音笛的阻拦,圣兽的威压灵力直直扑向夏清和,与此同时,其他四头圣兽的攻击也随之而来,五道凌厉蕴含着巨大破坏力量的攻击径直飞向夏清和。

    夏清和轻盈柔软的腰肢呈一百八十度平弯下去,一道攻击自面前扫过。

    足尖用力,一个后空翻做的行云流水般自然。

    险险避过两道攻击,还有三道攻击齐齐而来紧随而来,于夏清和不过咫尺之距。

    夏清和瞳孔一缩,银牙暗咬,玉白纤细的手掌高举,全身灵力极速运转,灵力屏障立即出现在身前。

    “砰砰砰!”

    三道圣兽攻击撞击在灵力光罩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接着,清脆的破裂声乍然响起,灵力屏障应声而碎。

    三道攻击尚有余威,夏清和横在面前的手一软,整个身子飞出三丈远。

    “清和丫头!”

    “夏小姐!”

    “砰。”

    “噗。”

    夏清和直直撞在三丈外的一颗大树上,四肢无力,双唇煞白,嘴角边殷红的血迹映着此时煞白到近乎晶莹剔透的肌肤上,触目惊心。

    “清和!”言义努力撑起身体,忍着圣兽的威压,走到夏清和跟前,艰难地扶起她。

    夏清和脑中轰鸣,体内的灵力几乎耗尽,借着言义的力,堪堪坐起。

    先是登上天阶,再是使用曌灵至尊鼎,后来又出手救了言义一众人,方才,她又与圣兽激战,她体内再多的灵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人。

    “清和,你怎么样?”言义双臂颤抖,以铁血著称的义勇侯此时双眼通红,此时此刻,他只恨自己修为太低,否则何至于让清和独自一人冲锋陷阵,而他身为外公却什么都帮不上。

    感受到外公的自责,夏清和扯了扯嘴角,眉眼稍稍舒展,“外公放心,我皮糙肉厚,这不过小伤而已,很快就能自愈。”

    言义见夏清和还有心思调笑,又是心疼又是心酸,这孩子,以前过的该是什么样的日子,重伤至此,却还是咬牙撑着,半点苦都不愿意吐露。

    夏清和见言义如此,眉眼柔了柔。

    沉重的脚步声再次传来,方才的五头圣兽齐步走来,五双铜铃似的大眼死死盯着夏清和,周身带着沉重的戒备和杀意。

    所有人脸色白了白,更有甚者,双腿一软,瘫软在地,眼底升起暗淡的绝望之色,完了,一切都完了。

    夏清和重伤,他们这些灵师、灵徒,就如同待宰羔羊,毫无反击之力。

    落晖峡,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五头圣兽一步一步的靠近夏清和,言义浑身紧绷起来,护住夏清和,夏清和抬眼,对上其中一双带着残忍杀意的兽瞳。

    忽而,夏清和勾唇一笑,缓缓站起身。

    五头圣兽见此,脚步顿住,眼中的神色越发戒备,尽管夏清和此时虚弱无比,可是兽类天生的只觉告诉他们,她很危险。

    夏清和玉白纤细的食指动了动,两粒补灵丹出现在手中,接着,夏清和吞之入腹。

    感受着经脉内缓缓升起的灵力,夏清和眸光轻闪。

    “圣兽?我看也不过如此。”

    夏清和脸色尚且苍白,吐出的话却是犀利至极。

    圣兽已经不在灵兽之列,属于“圣”之一列,虽然不能像神兽那样能够口吐人言,但灵智已开,而且,灵智不弱,如同人类的七八岁的稚龄孩童。

    此时,圣兽兽瞳微微瞪大,眼底的杀意越发深重。

    这模样显然是被夏清和的话激怒了。它们可以说是整个云荒兽类的王者,如今被她一个人类如此嘲讽,它们如何能不怒?

    “吼——”

    圣兽发出吼声,沉重的威压直直朝着夏清和而去。

    有些修士忍不住闭了闭眼,心中哀叹,绝世之姿又如何,今日还不是丧于圣兽之手。

    “圣兽齐出。”

    夏清和慢慢说出这四个字,声音轻柔如风。

    一道七彩光芒闪过,接着,十六头圣兽凭空而现!

    十六头圣兽在此,方才那道圣兽威压随风而散。

    天边朝霞似火妖娆,凉风轻拂,峡谷内陷入死寂。

    言义目光呆滞地看着面前的十六头圣兽,心中纠结无比,是不是他感知出错了,否则他怎么会将这十六头灵兽看成圣兽呢?

    所有人亦是怔住,他们方才没有听到声音,觉得有异,睁眼一看,面前竟然出现了十六头圣兽!

    “……这是怎么了?”有人沙哑着嗓子。

    “……不知道。”一人摇摇头,他刚才没闭眼,亲眼见到夏清和只不过是动了动嘴,接着,面前就出现了十六头兽。

    可要是让他相信这十六头灵兽都是圣兽,他是绝对不信的!

    “你们看……”

    方老伸出手颤巍巍地指着周围。

    只见,所有灵兽匍匐在地,方才的五头圣兽亦是低垂着头颅。

    “这是……圣兽俯首!”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言义回过神来,指着面前的十六头圣兽,双腿有些发软,“清和,它们…它们是……”

    “圣兽。”

    声音清冷,十分笃定。

    言义哽住,颤巍巍地又问了一句,“十六头圣兽?”

    清风徐来,墨发与青衫交织,夏清和眉眼透着股淡淡的寒,清越的声线划过,众人心底发寒。

    她说:“十六头,皆是圣兽。”

    当初,暗色宫殿中,她在团团和曌灵至尊鼎的帮助下,以庞大的精神力,契约了十六头圣兽,后来,十六头圣兽化作圣兽虚影,附在曌灵至尊鼎上。

    如今,事出突然,五头圣兽和她,定然是不死不休,若是拿出曌灵至尊鼎,是可以收服它们不假,但曌灵至尊鼎和十六头圣兽相比而言,太过珍贵。

    是以,她放了十六头圣兽出来。

    一来可以制服这五头圣兽;二来,可以威慑云荒众人。

    要知道,一头圣兽或许会有人垂涎妒忌,但若是十六头呢?

    十六头圣兽,足以震慑所有人。

    “杀。”轻飘飘地话语落下。

    十六头圣兽一跃而起,扑向那五头圣兽。

    为首的火翎泽兽喷出一道炽热的火焰,五头圣兽身上的毛发瞬间着火,接着,圣兽的惨叫声响起。

    十六头圣兽品阶都比那五头圣兽品阶高,又是围攻,很快,那五头圣兽皮肉便被撕裂,鲜血流了满地,尖锐锋利的爪子划过,一头圣兽腹部被划开,里面的肠子内脏流了出来。

    夏清和淡淡看着,神色不变,冷漠地让人心惊。

    血腥的画面,冷漠的人,所有修士背脊发寒,对夏清和的认识再深了一层。

    绝世之姿,倾世风华,不仅仅指天赋,还有心性。

    所有修士都没有再说话。

    傍晚的朝霞的余晖落下,青葱欲滴的枝叶簌簌作响,峡谷内一片幽静,只余圣兽传来的痛吼声。

    良久,惨叫声停止,十六头圣兽回到夏清和身前。

    夏清和视线从血淋淋圣兽上移开,看着峡谷内的一众人。

    众人忍不住缩了缩身子,明明是和寻常的视线,他们却觉得凉嗖嗖的。

    “危机已解。”夏清和淡淡道。

    “哈哈。”公孙家的一位长老率先出声,姿态放低,对着夏清和拱手:“多亏有夏小姐在,否则我们可就要命丧于此了。”

    “是啊,是啊,多亏了有夏小姐。”众人像是约好了一般,感谢的话齐齐冒出。

    “夏小姐少年英才啊。”

    “出了落晖峡,我立即备上重礼,夏小姐可千万不要推辞。”

    “义勇侯这个外孙女可是羡煞旁人。”

    奉承感谢的话仿佛倒豆子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冒出。

    这便是云荒大陆,强者为尊。

    夏清和点头,应付过这些人之后,对着言义说道:“外公,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回营地。”

    “好。”言义心底的震惊还未散去,听到此话,点点头。

    夏清和看了不远处的林嘉,道了一声:“走。”

    “啊…好。”林嘉如梦初醒,连忙跟上两人,离开此地。

    其他人看着三人离开的方向,久久无言。

    等到三人消失在视线中,方老忍不住叹道:“云耀的天要变了。”

    其他人纷纷点头。

    岂止是云耀的天要变了?整个云荒,恐怕都要变天了。

    义勇侯府有她在,怕是皇室见了,都得避让三分。

    一群人摇摇头,长叹一口气,慢慢离开了此地。

    他们身上都受了不少的伤,暂且在附近休养一番。

    朝霞余晖散去。

    水涧旁的一顶帐篷里,夏清和正为言义和林嘉疗伤。

    半晌后,言义摸了摸已经不疼的心口,神色复杂的看着夏清和。

    夏清和无奈一笑,自从刚才替他们疗伤开始,这一老一少就开始盯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外公,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言义翘了翘胡子,“我没什么好问的。”

    夏清和抵额无奈,“是,外公是没什么想问的,是我有什么想说的。”

    一旁的林嘉眸光晶亮的看着夏清和,等着她的话。

    “外公也知道,我是炼丹师,精神力比别人多了些,当初在西泽的试炼之地时,机缘巧合之下,就契约了圣兽。”

    夏清和声音轻柔,多了几分女儿家的娇俏。

    言义翘了翘胡子,他不是傻子,圣兽岂是那么容易契约的,清和定是隐去了其中的凶险。

    林嘉眸光越发晶亮,“真厉害。”

    夏清和笑了笑,“圣兽而已,你若是想要,等你精神力足够了,我送你一只。”

    “真的?”林嘉跳了起来。

    “真的。”

    对于自己的亲人,她向来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

    林嘉又惊又喜,那可是圣兽,她居然说送就送了。

    言义却是皱眉,“清和,送出一只圣兽,对你可有害处?”

    十六头圣兽,都是她的契约兽,贸然切断契约,他怕会有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