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驭兽
    这声“外公”响彻峡谷,峡谷内的所有修士下意识地往声源处看去。

    夏清和却无暇顾及那么多。

    “青锋剑,去!”大喝一声,罡风骤起。

    所有人下意识地眯了眯眼。

    青锋剑自体内而出,迸发出青色锋利幽芒,划破空中,于空中幻化成数十道青锋剑虚影,携万钧之力,带凌厉锋芒,直刺围攻言义的数十头灵兽!

    破空之声划过,灵兽攻击言义的利爪尚未来得及落下,青锋剑陡然而至,划破它们坚硬的兽皮,直直刺入灵兽的血肉里。

    “吼!”

    高阶灵兽的惨叫声响起,言义周围的灵兽体内在半空中溅出猩红的鲜血,交织着青锋剑还未消散的青色细碎锋芒,清冽凌然中透着嗜血妖娆。

    危机暂时解除,其他人收回视线,抵御灵兽的同时,心底不由想着,那人不是叫顾清吗,为何会喊义勇侯外公?

    而且,他的武技好生厉害。

    萧封辞一掌挥出,一头欲攻击他的灵兽被打飞,看着吐血倒飞出去的灵兽,萧封辞清雅如江南烟雨的面容,露出一抹浅浅的意味不明的笑。

    青锋剑。

    夏清和!

    他早该想到的。

    ~

    夏清和眉眼冷凝,运起身形,一道青色虚影划过,跃过下方的众多高阶灵兽,来到言义身边,扶着言义,焦急道:“外公,你感觉如何?”

    “清和丫头?”

    言义猛然回神,眼底的猩红散去不少,望着顾清的那张脸,有些不确定。

    “是,外公,我是清和。”夏清和连忙点头,清亮的眸子打量着言义。

    言义长袍破损,血迹斑斑,花白的胡子,略带皱纹的脸上,染着鲜血,右胳膊上、背部的皮肉翻出,露出里面白森森的骨头。

    如今,气息奄奄,已是强弩之末。

    夏清和右掌倏地攥紧,瞬间红了眼,这群畜生!

    夏清和气息一瞬间凌厉起来,周围欲扑上来的灵兽警惕起来,凶狠而忌惮的眼神盯着两人,谁也不敢轻易上前。

    “清和,你快走,外公为你掩护,快走。”言义颤抖的手握住夏清和的手臂,看着周围蠢蠢欲动的灵兽,心中焦急。

    夏清和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暴虐之气,反握住言义的手,“外公,我没事。”

    接着,右手一翻,两个丹药瓶出现在手上,倒出两粒,“外公,您快吃了。”

    补灵丹、愈体丹,补灵续气,对修士伤势有奇效,属于丹中珍品。

    言义皱着眉,快速拿起丹药塞入口中,拽着夏清和,“听外公的话,快走!”

    话落,言义就感觉体内一股清凉的液体流过,接着,原本经脉里近乎枯竭的灵力,极快地恢复,身上深可见骨的伤痕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生出新肉,愈合。

    言义愣住。

    “吼吼——”周围的灵兽终于按耐不住一跃而起,朝两人挥起利爪,夏清和冷眸,手中青锋剑扬起,青色剑气划过,瞬间灭杀一群灵兽。

    周围灵兽被惊住,灵兽本能使得它们往后退了退。

    “外公,救我。”天阶附近,灵力耗尽的林嘉被灵兽围攻,身上挂了彩。

    言义回神,焦急地看向林嘉,手心手背都是肉,他担心清和,对林嘉的关心也分毫不少。

    “我来救他。”

    夏清和御起青锋剑,青锋剑极速划过,破空之声响起,接着,锋利青芒四散,刺入灵兽体内,林嘉周围的灵兽顿时伤亡大半。

    言义松了口气,这才想起自家外孙女已经是名震云荒的灵宗九品巅峰强者了。

    林嘉亦是松了一口气,望着青锋剑返回的方向,看着顾清和外公在一块,心底有一大团的疑惑。

    他被顾清扛在肩上时,听到顾清大喊了一声外公,那声音虽然惊慌焦急,但却是实打实的女声,如今,他又和外公站在一块儿……

    林嘉瞪大了眼,一个大胆奇异的想法出现在脑海里,该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夏清和救了林嘉之后,冷然收起青锋剑,经过这一番风波,体内灵力消耗了三分之二,不过,夏清和眉眼低垂,扫视了峡谷一圈,看着这群状似疯癫的灵兽,嘴角勾起一抹嗜血弧度。

    她夏清和,从来都是睚眦必报的人,伤了她,她或许会原封不动的讨回来,但若是伤了她的至亲,她要十倍百倍的奉还回去!

    心随意动,白嫩细腻的掌心出现一支通体翠绿的笛子——千音笛。

    拿起笛子,至于唇边,绵长的气息缓缓呼出,悠扬婉转的笛声缓缓飘出,不徐不疾,恰似清风徐来,清然悦耳,心旷神怡。

    峡谷内武器击打声、嘶吼声、惨叫声,倏然停了,偌大的峡谷只剩清灵悦耳的笛声飘扬。

    原本疯癫肆意攻击的灵兽动作停了下来,扬起的利爪收回,如同被蛊惑了一般,呆呆地望着笛声的来源处。

    所有人包括言义、萧封辞、公孙烈,全都看向夏清和。

    少年竹青长衫,青色衣袂飘飘,双手执笛,鬓边一丝垂下的墨发扬起,脸色略微冷凝,一双澄澈如水的眸子望着远方,气质如雪山翠竹,清冽隽永。

    众人屏息,分明是一张平淡无奇的脸,却生出了一种绝伦的美,让人见之难忘,见之怦然心动。

    一瞬间,周遭的浓郁的血腥味仿佛都被清风带走,峡谷静了下来,凶残的灵兽们渐渐离开身旁的修士,兽瞳无神,如同失了灵智。

    看着灵兽诡异的举动,众人愣了愣,听着耳边悠扬的声音,脸色大变,这莫不是——以音驭兽!

    众人猜的不错,千音笛三式九重,三式为杀,驭,渡!

    夏清和到达灵宗九品巅峰后,各项功法皆有进益,其中,千音诀突破第二式第二重,而现在这一招正是第二式第三重:千音笛,音驭万兽!

    夏清和气息急促了一瞬,精神力化作道道无形的细长丝线,接着,笛音发生了微妙变化,众人只觉耳边的悠扬的笛音更加婉转清扬起来。

    “啊。”

    有人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所有失了灵智的灵兽纵身跃起,宽厚的兽爪聚起灵力,挥向了面前的——同类!

    “吼。”灵兽嘶吼声起,所有灵兽奋起攻击自己的同伴,血盆大口张开,锋利的尖牙嵌入皮肉里,兽血横流,腥臭无比。

    自相残杀。

    夏清和脸色透着不正常的惨白,慢慢放下唇边的笛子,看着面前自相残杀的灵兽,眸色冷然。

    千音笛第一式为杀,所有招数都是杀招,第二式为驭,可蛊惑人心,驭兽亦可驭人。

    换了平时,夏清和只会出杀招,可今日这群灵兽伤了言义,触碰到了她的逆鳞,仅仅只是灭杀了这群灵兽,那岂不是死的太过轻巧?

    所以,她使出了千音笛第二式:驭。

    她要的,就是让它们这群畜生撕咬至死、虐杀至死、自相残杀至死。

    方才幽静的峡谷变成了人间炼狱,嗜杀而血腥。

    所有人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心底发寒,顾清此人,当真是杀伐果断、心狠手辣。

    “呵。”

    萧封辞忽而一笑,宛如箜篌发出的悦耳声响。

    夏清和看向萧封辞。

    “多谢夏姑娘出手解了今日之危。”

    萧封辞隔着厮杀的灵兽群,对着夏清和遥遥道。

    夏清和双眼轻眯,他认出她了。

    危机解除,众人松了口气,见萧封辞如此,有些摸不着头脑,顾清明明是个男子,萧丞相为何说他是姑娘,而且还姓夏?

    不过虽是如此,众人还是暂时压下疑惑,对夏清和拱了拱手,背脊稍弯,“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救了我等。”

    “嗯。”夏清和冷淡地应了一声。

    她今日出手纯粹是因为言义,这些人受了益处要感谢她,她自然不会拒绝,毕竟,今日江湖势力、世家贵族、皇室宗亲可都来了。

    见夏清和如此冷淡,众人也不恼,人家修为高深,难免有股傲气,若是他放低姿态,受宠若惊,他们反而会觉得怪异。

    言义笑眯了一双眼,看着夏清和,心底升起自豪来。

    这是他言家的女子,是他言义的外孙女。

    “前辈?”萧封辞又笑了起来,看着周围的一众人,“夏姑娘一个芳华女子,你们的这一声前辈可不好听。”

    众人愣了愣,更加不解起来。

    夏清和眸色愈发冷冽。

    萧封辞负手而立,身姿颀长,看着尊贵高雅,可说出的话却是不那么好听。

    “夏姑娘远道而来,为何不告知萧某一声,毕竟,三国大比上,你我也算相识。”顿了顿,萧封辞又道:“您说是吗?夏清和夏小姐。”

    一石惊起千层浪。

    峡谷里炸开了锅。

    “这话什么意思,那难道顾清是夏清和?”

    “怎么可能,夏清和不是在西泽国吗?”

    “夏清和,该不会就是那个修为到达灵宗,能炼超等丹药,婉拒过仙云宗的那个西泽国夏清和吧?!”

    “你蠢啊,萧丞相都这样说了,不是那个夏清和,还能是谁?”

    在场众人有一部分因为是皇室狩猎节而来,中间不乏一些参加过三国大比的少年,例如玉生娆、孟逍、百里卿等人。

    如今,这些人不可置信地望着夏清和,眼底震中掺杂着复杂之色。

    居然是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