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震慑圣兽 言义危矣!
    言义动作很快,然而,下一瞬,萧封辞掠至言义身前,拦住了他。

    “让开。”言义老眼含怒。

    “义勇侯,我知道你担心林嘉,可天阶晃动,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当务之急应该是……。”

    “滚!”言义一把挥开萧封辞,他心急如焚,没空听萧封辞在这儿胡扯。

    萧封辞见此,当即抬手转身,拦住言义。

    言义无意纠缠,使出两个狠招,意图摆脱萧封辞,奈何萧封辞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惜受伤,也要执意拦住他。

    言义是灵宗,萧封辞是灵师,仅过了两招,萧封辞就败下阵来,可就是这两招的功夫,大部分灵兽已经袭来,四处横冲直撞的同时,也拦住了言义通向天阶的路。

    言义摆脱了萧封辞,看着面前哄乱凶残的上百头灵兽,一瞬间,杀了萧封辞的心都有了。

    “烈焰枪,来!”言义右手虚空一抓,赤色泛着灼热的长枪出现在手中。

    “烈焰震魂!”

    长枪横出,力携千钧,烈焰凭空而现,飞向灵兽群。

    “吼——”

    一头灵兽发出怒吼,空中灼热炽烈的火焰被迫停下,接着,火焰竟然原路倒飞而去,言义气势凌然,右脚点地,凭空跃起,躲过火焰的袭击。

    躲过火焰后,言义稳稳落下,双眸凝重的看着四周的灵兽,一开始他太过仓皇,现在他才发现,这些灵兽居然都是中高阶灵兽!

    其中,六品灵兽最多,七品灵兽也不少,更甚至于,里面还有几只八品灵兽和一只九品灵兽!

    “啊——,救命啊。”

    “完了,这么多高阶灵兽!”

    惊慌声与兽吼声交织,原本安静的峡谷瞬间变成了人间炼狱。

    不停晃动天阶上。

    夏清和极速狂奔,朝下方跑去,身上的竹青袍子被气流刮的横飞,足尖点在石阶上,宛如奔跑在云端,稍有不慎,便会跌落下去,万劫不复。

    “吼吼——”夏清和背后,数十头身体硕大、长相凶残的圣兽正对夏清和紧追不舍,在夏清和银牙紧咬,用尽全力极速往下奔去。

    饶是向来清冷淡然的夏清和也忍不住骂娘,这万丈高的天堑上怎么会凭空出现了圣兽!

    “团团,团团?”夏清和分出一点神识沟通正在两仪镯内的团团,奈何,神识如同石沉大海,得不到一点回应。

    夏清和秀眉蹙的更紧,神识探入两仪镯内,发现,团团趴在地上,双眼紧阖,陷入了极度沉睡之中。

    见此,夏清和一咬唇,隐隐担忧起来。

    团团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陷入了沉睡……

    “吼——”兽吼声一声接着一声,夏清和无暇多想,极速狂奔而去。

    极速狂奔了许久,距离地面还有一大截,夏清和往下瞥了一眼,下方的情况被模模糊糊地收入眼中。

    下方,数百头灵兽作乱,来的众多修士被灵兽冲了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夏清和微瞪大了眼,天堑下方居然也有灵兽围攻!

    不好!外公!

    夏清和脸色顿变,这么多灵兽,即使外公修为在灵宗,也是危之又危!

    “吼——”

    稍一愣神,身后的圣兽便追了上来,嘶吼出声,腥臭的大嘴张开,对准前方夏清和飞扬的青色衣袂,“嗷呜。”

    大嘴合上,青色衣袂擦着圣兽的鼻尖而过,仅仅差一毫,便会被大嘴咬住。

    前有外公遇险,后有圣兽围追,夏清和心急如焚,一口银牙紧咬,眸子闪过狠厉之色。

    “喝——”

    夏清和停住脚步,口中爆发出清喝声。

    双手虚空画圆,于胸前合十摩擦而过,一股纯白的灵力自两手间腾起,接着,骤然释放而出,“曌灵至尊鼎,出!”

    一尊乌黑大鼎自夏清和头顶出现,鼎身闪着金光,金光阵阵,仿佛繁复的兽纹骤然活一般,散发着无上威严。

    “嗯——”夏清和发出闷哼声,脸色骤然惨白,精神力和灵力消耗了近乎一半。

    与此同时,耳边传来一阵古老悠远仿佛自远古洪荒传来的唱鸣声。

    鸣声悠远,似佛教梵文,又似繁杂兽语,似从天际传出,又似从半空中的鼎内传出。

    金光现,鸣声起。

    方才凶神恶煞的圣兽被震慑住,俯首贴地,瑟瑟发抖,不敢在妄然靠近夏清和一分。

    夏清和冷冷地看了它们一眼,手腕并拢,指尖翻飞,空气中闪过白光,曌灵至尊鼎被收起,接着,转身再次往下方跑去。

    距离地面越发近了,夏清和艺高人胆大,身形运转到极致,一步跨过三四阶天梯。

    地面上,惊慌声和嘶吼声隐约传来,灵兽横冲直撞,嘶吼着扑向众多修士,众人奋起抵抗,长时间的使用武技和灵力,使得他们握着武器的手都在颤抖。

    言义双眼赤红,手拿烈焰枪,不顾一切地刺向面前的凶兽。

    “烈焰无双!”

    “烈焰震魂!”

    “烈焰爆破!”

    大量武技被使出,言义仿佛不要命一般,体内灵力大量涌出。

    饶是高阶灵兽皮糙肉厚,也经不住言义如此攻击,一时之间,言义周围的灵兽皮肉绽开,鲜血自背上流满了全身。

    “吼——”

    高阶灵兽的怒吼的响起,整个空气都在震荡,言义此举彻底激怒了一众灵兽,附近的灵兽嘶吼着扑向言义,甚至于,远处的灵兽都在放弃了嘴边的食物,红着眼虎视眈眈地盯着言义。

    夏清和速度奇快,身形在天堑上留下一道青色虚影,距离地面越来越近。

    “救我——!”天阶上,百里卿朝着迎面而来的夏清和惊恐地喊出声。

    自从兽潮出现,这天阶就晃荡不已,夏清和能在上面飞速往下跑,可不代表他们可以,他们若是一个不稳,被晃荡地天阶甩了出去,粉身碎骨就是他们的下场。

    夏清和眉眼冷凝,听到这声惊恐的叫喊,连个眼神都未分给他,速度分毫不减地继续往下。

    下方,峡谷内近三分之一的灵兽都聚集到了言义身边,双眸赤红,蓄势待发。

    言义此时的神情比之灵兽亦是多遑不让,灵兽凶狠,他脸上的神情则是可怖。

    从兽潮开始到现在,时间过去了不少,而就是因为这群畜生拦路,他至今都没到天阶上去,看了看一直晃动的天阶,言义眼底覆盖着的赤红之色又深了深。

    “喝——”言义跳起,率先发起攻击。

    数百头灵兽扬起蹄,扑向言义,霎时,数百高阶灵兽之威爆发而出,气势如虹,令的言义脸色一白。

    只是言义终究是言义,征战疆场,横扫千军,高阶灵兽又如何?

    他不惧!

    烈焰枪出,锋利的剑尖裹挟着灵力刺向凶兽坚硬的皮肤,大掌往后猛地一拉,烈焰枪拔出,鲜血四溅。

    “吼——”灵兽锋利的爪子挥向言义,言义侧了侧,背上被灵兽划出三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灵兽红了眼,言义亦红了眼。

    一旁,与灵兽激战的萧封辞瞥到言义的状况,皱了皱眉,挣开眼前的灵兽,意图助言义一臂之力。

    四周外,今日来的众多修士死伤众多,许多人面色痛苦,死死抵抗。

    幽静清雅的峡谷俨然成了杀伐血淋淋战场!

    夏清和离地面更近了。

    在距地面还有三十来米的天阶上,林嘉涨红了一张脸,双手死死扒住头上的石梯,身子跟着天梯一晃一晃的,看上去如同即将断线的风筝,摇摇欲坠。

    夏清和眼神稍稍一顿,犹豫了一瞬,路过林嘉身旁时,快速弯下腰,伸手抓住林嘉充血的手腕。

    林嘉眼神瞪大,心底惊慌,抬头看去,见到顾清那张凝霜寒含雪的脸,微微一怔,接着只觉身子腾空飞起,再然后一阵天旋地转。

    等到周围的气流极速从林嘉头顶、四肢穿过时,林嘉才猛然回神,他……他这是在夏清和肩上?!

    夏清和拽住他的手腕后,以一种抗麻袋的姿势,将他扛、在了肩上!

    峡谷里,言义身上被划出了道道血痕,墨蓝色长袍被兽爪抓的破烂不堪,白色的胡须染上嫣红的鲜血。

    言义攻击的速度慢了下来,拿烈焰枪的手微微颤抖,一双老眼瞪的浑圆,瞳孔里的赤红之色几乎要滴出血来。

    “呲!”烈焰枪刺入皮肉的声音响起,灵兽被激怒,一蹦三尺,利爪带着倒钩,挥向言义。

    “噗——”言义喷出一口血。

    他的速度大不如方才,一时之间躲闪不及,硬生生地受了这一掌。

    高阶灵兽隐隐生出了灵智,见言义吐血,数十灵兽一跃三尺,张开血盆大口,坚硬锋利的利爪划过,在空中折射出冰冷凌厉的光芒,接着,朝着言义的天灵盖、背部、腹部、腿上,落下!

    夏清和脚步刚刚落在第三层天阶上,抬头便看见让她目眦欲裂的一幕!

    “外公!”

    清越的女声响彻峡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