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登天堑,震世人!
    威胁过玉生娆,言义立马换了副面孔,笑眯眯地看向夏清和,语气温和:“孩子,你来这儿干什么?”

    “登天堑。”夏清和眨巴眨巴眼。

    “好啊。”言义点头。现如今敢登天堑的年轻人可是不多了。

    两人一同走到天堑石阶下。

    天阶下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夏清和一眼扫过,发现不论是风华少年还是古稀老者,实力均在八品灵徒以上。

    夏清和打量其他人的时候,萧封辞也在打量着她。

    清幽的双眼微眯,眸光沉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们也来了?”百里越带着一群纨绔少年来到了天梯下,冲着玉生烟问道。

    玉生烟正扶着玉生娆,脸色很不好,对着百里越点点头,没说话。

    百里越也不在意,视线一瞥,看到了玉生娆脸色不正常的惨白之色。

    “玉小姐怎么了?”百里越讶然。

    玉生娆脸色扭曲了一瞬,斜瞪着百里越,周身气压极低。

    百里越闭了嘴,像玉生娆这样的天之骄女,向来是看不上他这种纨绔子弟的。

    说话间,又有几拨人到来,一拨是以百里雪和林嘉为首的世家子弟,一拨是药师工会的长老,还有一些是各大势力,例如公孙世家、刺烈佣兵团等。

    夏清和一一略过,眉头轻挑,本以为无人会登天堑,没想到来落晖峡的大半势力都来了。

    江湖、世家、皇室的人都来插了一脚。

    言义看出了夏清和的疑惑,“这天堑虽然危险,但是各大势力还是对此青睐不已,而且,来登天堑的人向来都知道量力而行,只要不过分争强好胜,很少会出现跌出天堑的情况。”

    夏清和了然,“原来如此。”

    此时,林嘉看到了言义,眼眸亮了亮,走到言义身边,“外公,您也来了。”

    “我过来看看你们这些年轻人。”言义哈哈一笑。

    “你父亲可有为你准备丹药?”

    林嘉点头,“父亲给了我一颗二品复灵丹。”

    “一颗足矣。”言义赞同,登天堑靠的是自身灵力、耐力、毅力以及平衡力、胆量等,丹药虽好,但终究只是外物,准备一颗以防意外,足矣。

    “对了,孩子,你身上可有丹药?”言义转头去问夏清和。

    “有。”

    不仅有,而且还有很多。

    言义仔细看了看夏清和,发现他神情不似作伪,才放下心。

    林嘉看着夏清和,倒是诧异了一瞬,没想到这人看着平凡无奇,居然会有丹药。

    “你们也别待在这儿了,快去登天堑吧,对了,嘉儿你和这孩子一起,途中多照顾照顾他。”

    林嘉愣了愣,笑道:“好。”

    夏清和也笑了笑,“那便多谢林公子照顾了。”

    两人转过身,林嘉刚迈出一只脚,就听到身后一阵怒吼,“顾清,居然是你?”

    这吼声很大,一下把周围的视线全部聚集而来。

    百里越瞪着眼,指着夏清和,他可没忘了夏清和在城门对他做的一切。

    “原来是百里公子。”夏清和慢悠悠地说了一句。

    “是他!”

    跟在百里越身后的一众人也认出了夏清和,一个个怒目而视,他们找了他大半个月,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了。

    “那人是谁?他们怎么都这幅神情?”有围观之人不识,疑惑问道。

    “那人叫顾清,就是大半月前大闹京城城门的那个。”

    “奥……,原来是他,好小子,够嚣张啊。”

    “啧啧,嚣张是嚣张,可没想到如今狭路相逢了,我可知道这些纨绔子弟,此次来落晖峡带来了不少人,这顾清…恐怕凶多吉少了。”

    “什么凶多吉少?人家可是义勇侯护着的人。”一道充满酸意的话响起。

    围观之人一愣,不由自主地看向义勇侯。

    言义面色阴沉,大步走到夏清和面前,锐利的老眼扫过这群纨绔子弟。

    “怎么,你们想如何?”

    百里越愣住,义勇侯这是要护着顾清?

    “侯爷,这顾清他曾经……”

    “他曾经如何?”言义打断了百里越的话,声音微沉,身上不自觉流露出一股威压来。

    百里越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无事。”

    他别的本事没有,看人的眼力还是在的,看这架势,今天义勇侯是摆明要护着顾清了。

    义勇侯是连他父亲来了都得给三分薄面的人,今日算是顾清好运,躲了这一劫。

    百里越咬了咬牙,领着身后的一群人去了天阶的最左边,离夏清和远远的。

    好戏散场,众人收回视线,暗叹果然如此,义勇侯对这个年轻人护的真紧。

    林嘉见此,冲着夏清和说道,“顾公子,咋们开始吧。”

    “好。”

    林嘉开始登天堑。

    夏清和顿了顿,望着近乎垂直的天阶,吐出一口浊气,开始攀登。

    脚下的黑色长靴踏在第一层石阶上,接着,迈出左脚,落在上一道天梯上,一步一步,登的缓慢。

    “咋们也都开始吧。”

    “走。”

    其余人开始登上天梯。

    一时之间,原本空旷的天梯上站满了人,不过,天梯陡峭,几乎所有人都在缓慢而吃力的攀爬。

    林嘉小心翼翼地转过头,看着略慢于自己一阶的夏清和,“顾公子,现在才刚刚开始攀登,你千万不要着急,慢慢爬。”

    “好,多谢。”

    林嘉再次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开始继续攀登。

    清晨的露水被蒸发,高高挂着的太阳稍稍移动,一个时辰过去。

    言义现在下方,抬头盯着夏清和和顾清两人。

    天阶上,一些人挥汗如雨,面色痛苦,脚下缓慢的移动着,如同龟速。

    最前方,公孙烈和刺烈佣兵团少主袖夜速度持平,两人动作同步,将一众人甩在身后。

    中间,夏清和依旧稍落于林嘉一阶,缓慢而匀速地攀登着。

    林嘉面色微红,向下瞥了一眼,发现夏清和气息平稳面色如常,额间也没有一丝汗渍时,双眼微瞪,顾公子看着修为不高,没想到已经攀登了一个时辰,竟然还如之前一般。

    诧异的收回视线,林嘉继续开始攀登。

    天阶下,聚集了不少人,七嘴八舌地说着。

    “一个时辰过去了,没想到没有一个人折返。”

    “对,今年的这些人毅力都不错。”

    “公孙公子和袖夜少主名不虚传啊,拉了其他人一大截。”

    “其他人也不错,你看,玉小姐受了伤,也还是在前面,只是稍稍落后于大皇子。”

    听着众人的讨论,言义翘了翘胡子,依旧盯着林嘉、夏清和两人。

    夏清和看着脚下的石阶,一步一步,缓慢平稳。

    现在,万丈天堑只走了一小段路,她体内灵力没有消耗多少,气息也还平稳。

    ……

    又过了一个时辰。

    “啊——”天阶上传来一声惨叫,一个人影自天阶上极速滚落。

    “快看,有人摔下来了。”

    周围响起惊呼声,言义视线一移,天阶上一个蓝色的人影在天阶上滚落两下,接着,因为天阶的陡峭,人影直接从天阶上飞出,直线坠落。

    十几秒过后,天堑下方传来一声**撞击地面的巨响。

    有人好奇,踮着脚望了望,只见,一人面部着地,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地面,尸体软趴趴的,看着像是骨头尽碎。

    “嘶——”

    药师工会的一位长老别过眼,不忍再看。

    周围空气默了默,天堑陡峻,高不见顶,他们修士之躯体,想要攀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言义眉心微皱,心底多了一抹隐忧。

    骤然跌落一人,天阶上大多数人都是一愣,有人双手紧扒在石阶上,侧过头,朝下看了眼,只见,下方空空荡荡,峡间的葱郁树林、潺潺溪流尽收眼底的同时,一股恐惧感陡然而生。

    咽了咽口水,天阶上有几十人萌生退意,开始小心翼翼地往下退去。

    夏清和一直垂头,看着脚下的石阶,依旧缓慢地走着,不分心、不张望、仿佛世间的一切都成了虚无幻境,唯有脚下的通天大道。

    时间如同涓涓溪流,一点一点流过。

    眨眼间,上午时光一晃而过。

    天阶上的人越来越少,细细看去,只剩下五十余人。

    公孙烈和袖夜依旧遥遥领先,动作同步,高度同步,只是速度较上午慢了不少。

    两人身后,百里卿、玉生娆等十余人亦是努力攀登。

    再其后,孟逍、林嘉、夏清和等人缓慢攀登,几人身后,亦是紧跟了二十余人。

    天堑底,方老出声,“你们说,公孙烈与袖夜谁会登的更高?”

    “这可不好说,两人看起来势均力敌,要我猜啊,估计是两人同时登至同一个阶梯,然后同时下来。”

    “对,我也觉得如此。”

    一群附和之声,紧接着,有人问道:“那咋们猜猜大皇子、玉生娆几人如何?”

    “我猜是大皇子登的更高,玉生娆再厉害,也终究是女子,而且还受了…伤。”

    空气诡异地默了默,众人视线偷偷瞥向言义,见言义依旧抬头盯着天阶,抿抿嘴,小心问道:“侯爷,您觉得林嘉和顾清能登至多高?”

    言义挪开视线,颇为高冷地看着众人一眼,道:“很高。”

    众人:“……”

    这跟没回答有什么两样?

    一个插曲过后,众人对林嘉和夏清和两人留了意。

    一个是义勇侯的外孙,一个是义勇侯紧紧护着的人,能登至多高,他们也想看看。

    “哼哧哼哧。”天阶上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一众人喘息粗气,大颗大颗的汗珠滑落,面色潮红。

    “不行了,我要歇歇。”一人停下脚步,用手扒住石阶,停在原地。

    “我也是,我不行了。”

    林嘉停在石阶上,咬着牙,抬起微微颤抖的脚,往上爬着,身后,夏清和一如之前,步履平稳、气息和缓,匀速往上走着。

    “顾公子,你都不累的吗?”林嘉忍不住问道,走了近三个时辰,所有人都是汗流浃背,小心翼翼地模样。

    惟有这位顾公子,始终保持着最开始的速度,气也不喘,汗也不流,更神奇的是,他们爬天梯,都是小心小心再小心,生怕自己一个晃眼,踏空坠落,摔得粉身碎骨。

    顾公子则是看着脚下的路,一步一个脚印,姿态从容淡定,甚至他都怀疑,将顾清的脚印连接起来,准能连成一条笔直、不偏不倚的线。

    夏清和第一次将视线从脚下的路移开,抬眸望着林嘉,认真道:“不累。”

    林嘉突然被噎了噎,背后,赵岩赶了上来,刚好听见夏清和这句“不累。”

    赵岩顿时嗤笑道:“不累?不累你倒是走的快些啊,看看人家玉小姐、大皇子,再看看你,才走到这儿还要厚着脸皮说什么不累,真是虚伪。”

    夏清和转过头,看向赵岩,清澈的眸子微寒,赵岩身子一激灵,宛如在盛夏时候被人迎头泼了一桶冰水。

    赵岩心虚,恼怒道:“看……什么看。”

    话落,就见夏清和一笑,清亮莹润的眸光里仿佛盛着璀璨七彩的光来,连带着那张平凡无奇的脸都生动起来。

    赵宇、林嘉齐齐一怔。

    “你说的不错,若是不累,自然是要走快一些。”夏清和敛了笑,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

    两人怔住,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在两人困惑之时,夏清和轻甩了甩衣摆,抬起脚,快步朝着上方而去,

    没错,就是——快步!

    夏清和步履依旧稳健,但步伐却比之前快了至少四倍!

    林嘉、赵岩瞬间瞪大眼,呆愣愣地看着夏清和远去的背影,“他…他……”

    这也太快了!

    比公孙烈和袖夜还要快!

    跃过林嘉、赵言两人,夏清和速度分毫不减,落脚稳健、身子轻盈,一步一步登着天梯,快速地反超众人。

    原本在夏清和前方的人,只觉微风拂过身旁,再定睛一看时,自己面前陡然出现一个快步行走的人影。

    再一愣神,那道身形已经扬长而去,将他们甩在身后。

    天堑下,很快有人发现了异样,惊呼道:“你们快看,我是不是眼花了,怎么有个人登的那么快!”

    所有人视线齐齐一抬,定睛看着天阶。

    下一秒,所有人看着那道身影,瞪大双眸。

    “靠——!”

    有人没忍住,爆了粗口。

    ------题外话------

    推荐好友年代奋斗文《穿梭七零:千金俏甜妻》倾卿慕颜/著

    一枚古墨玉佩,竟能让她在睡梦中跨越了时空,把她牵引到一个卧病在床的陌生男人身边,景卿心开始在两个不同年代的时空里穿梭!

    ***

    命定男女版:

    固执正经男:你是人?还是鬼?

    某女不由愣然:有她这样好看的鬼?

    ***

    固执正经男:咳,你不能穿正常点的衣服吗?

    某女无语望天:露出两胳膊和小腿的衣服,就不正常?她没穿吊带短裤来就不错了!

    情敌打脸版:

    纳尼?嫌弃她没学识?没修养?

    开什么玩笑,她可是出身于军人世家,你说是比文比武?

    骑射武术,琴棋书画随你选!

    来个外国人,就想让她出丑?

    就凭你那撇脚的英语,还得瑟?

    滚开~让你见识下什么是流利的口语!

    哼!谁敢招惹她男人!

    打的你脸啪啪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