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霸气护孙
    “要你们的命?”玉生娆嘴角轻勾,不屑道:“放心,就你们的命,我玉生娆还看不上。”

    一群人松了口气。

    玉生娆是个疯子,杀了他们这种事,别人干不出来,玉生娆可不一定。

    暗处,夏清和眨了眨眼,这个玉生娆倒是霸气果敢。

    “哒哒哒——”一阵脚步声传来。

    两拨人一前一后的出现在此地,一拨是药师工会的人,一拨是林家林盛元和林嘉。

    夏清和视线略过其他人,停在林盛元身上,林盛元,林家家主的嫡出长子,亦是璎姨的丈夫,自己的姨父。

    林盛元生的高大,正值而立之年,周身气息有着岁月沉淀出的沉稳,眉宇锋芒不露,更难得的是有一股浩然正气。

    如此男人,也无怪璎姨会喜欢上。

    夏清和暗暗点头。

    林嘉看到玉生娆眉头就不自觉的一蹙,视线下移,看到地上躺着的一群人之后,霎时惊住,急忙蹲下,扶起一位少年:“固之,你没事吧?”

    韩固之摇头,“受了些内伤,不碍事。”

    林嘉紧皱的眉头舒展,固之是他的好友,方才乍然看到他脸色煞白,他惊了一瞬。

    林嘉安顿好韩固之,站起身,看着玉生娆,出声道:“是你伤了他们?”

    玉生娆修为在灵师一品,林嘉修为在灵徒九品,即使是被林嘉含怒质问,玉生娆也不怕,“不错,是我伤的他们,怎么,林公子是想替他们报仇?”

    林嘉冷哼一声,“是!大家都是为了狩猎节而来,不说什么互帮互助,可你凭什么要出手伤人?”

    夏清和摇摇头,林嘉被璎姨教管的太好,性子太过正直。

    而药师工会的人则是有些尴尬,他们本来是偶遇林盛元两人的,见此地有些奇异,想过来看看,没想到碰到了这种事。

    他们药师工会在这儿,旁观的极为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哼,你说凭什么,他们一群男的,抢我一个小姑娘的东西,难道不该被打?”

    玉生烟双眸含怒。

    林嘉顿时僵住,他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我…我…”

    “哼。”玉生烟从袖中拿出一朵花来,其叶冰白,微微颤动,叶片上纹路分明,三片冰白的叶子脱起一朵状似冰莲的花来,许是因为方才的争夺,这朵冰妖璇天花整体耸搭着,看着有些蔫蔫的。

    “就是因为它,林嘉,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嘉脸色越发红了,“我…我向你道歉。”

    夏清和视线落在玉生烟手里的冰妖璇天花上,清澈莹润的双眼眯起。

    这冰妖璇天花三片叶子低垂,叶尖带着点隐隐约约的红芒。

    这是……冰魄璇天花!

    冰妖、冰魄,一字之差,效用却大为不同!

    冰妖璇天花,对治愈内伤修复经脉有奇效。而冰魄璇天花则是——中和调剂!

    冰魄璇天花虽有“冰魄”之名,但药性温和,能平复杂乱狂躁、药性暴烈的药材,是炼丹制药的上佳之选,甚至于,炼丹时有一朵冰魄璇天花调和药性,成功率会增加一半!

    一瞬间,夏清和就想到了空间里的火灵植,火灵植内含精纯火性灵力,堪比兽元的同时,药性也极为狂暴,若是有冰魄璇天花调剂中和的话,倒是极好。

    不过……,夏清和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装束,她可没忘了,玉生烟可是认得自己的。

    就在夏清和深思时,药师工会里有两人看着玉生烟手里的冰魄璇天花,激动起来,“江老,你快过来看看,这是不是冰魄璇天花?”

    江老惊住,盯着冰魄璇天花的叶尖,等看到叶尖上红芒时,顿时跳起,“果真是冰魄璇天花!”

    玉生烟显然是认识他们两人的,如今见江老和方老这幅模样,眼睛一转,冰魄璇天花瞬间收入怀中。

    冰魄璇天花不见,江老两人顿时清醒过来,看着玉生烟,扬起一抹笑,“这位是玉小姐吧?”

    玉生烟警惕地往玉生娆身旁靠了靠,没答话。

    玉生娆眼角上扬,妩媚多情的眸子里闪过暗芒,冰魄璇天花她自然是知道的,江老和方老又痴迷炼丹,如今看到这冰魄璇天花,定然不会轻易放过。

    “咳咳。”方老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子,见此,轻咳两声,整了整仪容,拿出几分药师工会长老的姿态来。

    “玉小姐,想必你也知道冰魄璇天花的效用,这样,我方明翰拿出离心草,与你交换,如何?”

    离心草,生于温热之地,可治愈内伤,而且可以修复神识所受的创伤,灵宗以下,皆有效用。

    方明翰拿离心草换冰魄璇天花,算是有很大的诚意了。

    玉生烟咬了咬唇,“姐姐……”

    “换。”玉生娆吐出一个字。

    离心草与冰魄璇天花效用相当,她们不吃亏,而且,方明翰是药师工会的人,她们与之交换,结下善缘,也是好的。

    方明翰喜笑颜开,当即拿出一株离心草,递给玉生烟。

    暗处,夏清和玉指轻点,眼神莫测的看了一眼方明翰,转身离开。

    正高兴的方明翰后背突然凉嗖嗖的。

    *

    夜幕降临,张刀一群人燃起篝火,篝火上正烤着鱼肉。

    “顾小弟,这雾也散了两三天了,异宝还是没有出现,不少人起了回去的心思,顾小弟打算如何,是继续逗留,还是折返?”

    夏清和望了望远处,万丈天堑早已没入夜色里。

    “我打算明日会会这天堑。”

    张刀正咀嚼着鱼肉,闻言差点噎住,“什么?”

    夏清和笑了笑,“既然到了落晖峡,看了这天堑,总要试上一试,看看能不能登上天堑之顶。”

    张刀皱眉,刚想再劝,忽而响起昨日夏清和一人挥退十几个灵师,默了默,说道:“既然如此,顾小弟你便去试试,不过可千万要小心,天堑难登,若是感到力不从心,便立马下来,这天堑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

    夜愈深,森林里的夜晚有些微寒,月亮高高挂起,只是月光却黯淡下来。

    万籁俱寂、众人陷入沉睡之时,夏清和退出修炼状态,悄无声息地离开。

    穿过一条小路,夏清和躲入无人处,闪身进了空间,换了夜行衣,朝着药师工会方向而去。

    这几日,除了寻找灵植外,夏清和亦是暗中打探好了各个势力营地,如今寻找药师工会,倒也不算麻烦。

    药师工会营地不大,周围保护的人却很多,夜间,一个黑影窜过,夏清和闪身入了营地。转了两圈之后,目光锁定右边的一个帐篷。

    接着,闪身入内。

    十分钟后,夏清和自帐篷内出去,两仪镯空间内的炼丹房中,正放着一朵冰魄璇天花。

    夏清和走后,帐篷内里的方明翰看着手里的玉皇芝,眉开眼笑,虽然不知道刚才那人身份是什么,但用一株玉皇芝换冰魄璇天花,他可是占了不少好处。

    夏清和回了营地,盘膝席地而坐,如之前一般开始修炼。

    月色越发暗了下来,明亮皎洁的月晖淡了许多,微风轻拂,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安静的夜里,平白多了些诡谲之感。

    夏清和霍然睁眼,看向不远处天堑,原本压在心底的不安,越发大了起来。

    *

    翌日,天朗气清。

    夏清和同张刀告辞之后,来到天堑下方。

    天堑拔地而起,几乎与地面垂直,而登上天堑的唯一办法便是天堑最中央的一条天然衍生的石道。

    石道如同阶梯,一步一步直通天堑之顶。

    “真高。”

    有人惊叹。

    夏清和眸光轻移,身后来了几位青年男子。

    “是啊,万丈天堑果然名不虚传。”

    “唉,兄台,你也是来登这天堑的?”一人看到了夏清和,极快地走到夏清和身边。

    夏清和抬眸,就看到,眼前的少年亮出自己一口整齐的大白牙,眼睛弯起,笑容亲切。

    “是。”

    “那还真巧了,我也是来登天堑的。”少年笑的越发开心起来。

    “对了,我叫辜火,你喊我小火就行。”少年凑近夏清和,眼睛眨巴眨巴,看着夏清和。

    夏清和往后退了退,“我叫顾清。”

    “顾清,这名字真好听。”

    夏清和:“……”

    这位少年不仅自来熟,而且是个话痨。

    说话间,越来越多的人到了此地。

    夏清和打量几眼,发现修为都是灵徒八品以上,又见他们眼神晶亮,看着天堑石梯,顿时了然,他们恐怕也是想要来攀登天堑的。

    “是你!”

    一道女声乍起。

    玉生烟瞪着眼,万万没想到顾清竟然会出现在这儿。

    “烟儿,你认识他?”玉生娆出声问道。

    “姐姐,他就是那个在城门前欺负我的人。”

    夏清和也是一愣,没想到会在此地碰见玉生烟。

    玉生娆打量着夏清和,她早就听闻顾清大闹城门的事迹,本以为是个锋芒毕露的男子,没想到,看起来平平无奇。

    “喝——”玉生娆突然动起手来。

    夏清和看着突然飞来的灵力,身形一侧,躲了过去。

    玉生娆双眼亮了亮,掠起身形,运起一掌,扑向夏清和。

    夏清和伸出右手,轻飘飘地挡住玉生娆拍过来的一掌,玉生娆露出了一抹笑,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被唤醒,这人——很强!

    玉生娆有意战斗,夏清和却是无意在纠缠下去,手腕转动,一掌挥出,玉生娆被生生逼退两步。

    不过,玉生娆天生疯狂,见此,心头战意更甚。再次掠起身形,想要冲向夏清和。

    夏清和皱眉,正欲出手,忽而,眸光轻动,嘴角翘了翘,避开玉生娆,一跃三尺,扑向远处走来的一个人。

    正和萧封辞并肩而行的言义只觉一道人影闪过,紧接着手臂一沉。

    “谁……?”言义话未落,就看到夏清和拽着自己的手臂。

    夏清和冲言义笑了笑,接着理直气壮道:“义勇侯,有人找我麻烦。”

    言义愣住,接着心底不自觉的升起怒气,如同自家崽儿被欺负了一样:“谁敢找你麻烦?”

    此情此景,看的周围一众人一愣一愣的,怎么回事?

    那个男和义勇侯什么关系?

    怎么看着……像幼崽被欺负了,然后扑腾到自家亲人怀里求庇护的模样?

    “就是她。”夏清和顶着一张男人的脸,气鼓鼓地指着刚追过来的玉生娆,丝毫没有心理压力。

    围观众人:“……”

    更像了。

    玉生娆刚到,见此停下脚步。

    “就是你欺负他?”言义怒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怒气,只是心底就是觉得,顾清是肯定不能被被人欺负的!

    玉生娆懵住,义勇侯这话什么意思?是说她欺负顾清吗?

    见玉生娆不语,义勇侯以为是说中了事实,顿时火冒三丈,抬手打出一掌。

    灵宗的灵力飞至,玉生娆猛然回神,腰肢下弯,灵力从身前擦过。

    “嘭——”

    地面上出现一个大坑,玉生娆虽然堪堪躲过,但灵宗灵力巨大,她被余**及,嘴角溢出一缕血来。

    众人彻底惊住,没想到义勇侯会突然出手。

    而且,那可是玉生娆啊!

    云耀天才中的佼佼者,一个小姑娘,一个小辈!言义竟然如此干脆利落的出手了!

    夏清和微怔,她也没想到,自己顶着顾清的身份,外公竟然也出手的如此干脆利落。

    “哼。”不理会一众人的反应,言义冷眼看着玉生娆,见她避过,扬起手,又要挥出一掌。

    “等等。”夏清和眼疾手快地拦住言义的手。

    言义手下动作顿停,责怪的看着夏清和,“不许胡闹,若是误伤了你,该怎么办。”

    众人:“……”

    突然心疼玉小姐。

    夏清和弯了弯眼。

    看着玉生娆,道:“侯爷,玉小姐既然已经受伤了,您就不和她一般计较了,可好?”

    自家外公毕竟是长者,对她下手如此之狠,恐怕别人会有微词。

    “好,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就放她一马。”说完,言义又怒瞪着玉生娆:“你若是再敢欺负他,我便取了你命,一了百了!”

    玉生娆没作声,紧咬着牙,只觉体内的伤疼的越发厉害了。

    而目睹全程的围观众人,则是啧啧嘴。

    他们可都看到了,那男的和玉生娆打架时,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逼退过玉生娆,如今玉生娆被他平白扣了一顶欺负人的帽子,别说玉生娆自己,就连他们,都觉得心口又疼又闷,一肚子郁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