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落晖峡风波
    杨宇抬起手挡住周子全,将张玥护在身后。

    周子全慢悠悠地收回手,一改方才的轻挑:“躲什么躲,就你那副清汤寡水的模样,送给本少爷,本少爷都不要。”

    “你——”张玥俏脸一白,瞪着周子全。

    看来是仇家。

    萧封辞几人收回视线,没放在心上。

    “怎么,你们这群乡巴佬手里没好东西,就想来落晖峡找了?”

    “哼,用不着你管。”

    “用不着我管?”周子全颠颠脚,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本少爷自然不会管你们这些闲事,不过……”

    “既然遇到了,就把你们手里的东西交出来吧。”

    杨宇先是一愣,继而怒道:“休想!”

    他和张玥在落晖峡找了许久,也就找到一两个好东西,他一来就想抢走?做梦!

    周子全见此,扬起眉,甚是张狂:“我劝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交出来,否则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周子全伸手指了指自己背后的一群人。

    杨宇张玥面色顿时一沉,他们这一群人全是灵徒,里面甚至还有一个灵师。

    看着架势,他们这是要强抢!

    “怎么,你们是给还是不给?”

    “不给!”张玥到底是女子,娇惯着长大,见不得周全张狂的神色,冲动之下喊出这句话。

    “那可就别怪本少爷心狠了,给我上!”

    说完,一群人亮出武器,集体围攻两人。张玥和杨宇堪堪只是灵徒修为,遇上这么多灵徒,顿时落了下风。

    大树下,夏清和皱起眉头,朝萧封辞方向看了一眼,闪身而出。

    “此地好热闹。”

    慢悠悠的话语传来,正在打斗的一群人动作顿时一停。

    转头看去,只见夏清和正信步而来,步态悠闲,嘴角噙着笑,明明是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周身却透出一股与生俱来的淡然优雅,连带着着草木丛生的小路都精致起来。

    众人有一瞬间的恍神。

    萧封辞在夏清和那张平凡无奇的脸上凝住视线,平静无波的眼中微微起了一丝波澜。

    明明是一张陌生的面孔,却透着一股久违的熟悉感。

    言义老眼眯起,上下打量几眼,没作声。

    周子全看着夏清和,先是查看了她的修为,发现查看不出时,松了一口气,估计是个普通人。

    “你是什么人?”

    “顾清。”

    猛然听到这个名字,萧封辞眸光一闪,顾清……,若是他没记错的话,当初大闹城门的人,也叫顾清。

    “顾兄弟,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快走!让张叔过来救我们。”杨宇大喊出声。

    夏清和看了杨宇一眼,没说话,依旧往前走着。

    周子全却是笑了起来,“我当是谁呢,原来和你们是一伙儿的。”

    看着夏清和依旧自顾自地往前走,周子全背后的十几人笑了起来,“呵,这年头还真有不怕死的。”

    “什么不怕死,我看就是脑子蠢,明知打不过,还偏要过来。”

    “你不懂,人家那是有自知之明,知道就算跑了,也跑不了多远,最后还是被我们打回来的份儿。”

    “哈哈哈。”

    十几人嘴角挂着得意轻蔑的笑。

    夏清和走至杨宇身边,眉宇淡淡的:“要么滚,要么死。”

    这句话说的极为平静,平静中还带着一丝冷,如同静潭深水,平静无波,内里深处却涌动着刺骨的冰寒。

    周围空气滞住,周子全面上的笑不自觉的僵住,几秒过后,周子全心头火顿起,区区一人普通人罢了,竟然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

    “口气倒是不小。”周子全整了整气势,丝毫不掩饰自己轻蔑的神色。

    “是滚,还是、死?”夏清和眉眼不变,再一次重复。

    周子全面色顿时狠厉,吊梢眼眼角勾起,狰狞可怖:“我要……你的命!”

    “给我上!”

    十几位灵徒气场全开,威严陡然压向夏清和。

    不远处,言义眉头拧了拧,想要上前帮顾清,他不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何,看到顾清,他总感觉有一股亲切感,下意识的不想顾清吃亏。

    “你带着小玥快走!”杨宇咬牙,猛推了一把张玥,攥紧手上的剑,意图拦住面前的十几个灵徒。

    凌厉的风逼至,杨宇紧咬着牙,下意识地闭上了眼,忽而,杨宇感觉肩上传来一股拉力,在睁眼时便看见夏清和一手拉着他,一手随意朝前一挥,灵力幻化为刃,飞向他们。

    “砰砰砰——”

    灵刃所过之处,全军覆没,原本趾高气扬的十几个灵徒瞬间倒飞而出,摔出三米外。

    一招秒杀!

    “这……”

    杨宇、张玥瞪圆了眼,下意识地咽咽口水。

    一招!

    顾清居然只用了一招就干掉了全部灵徒!

    言义眉开眼笑,心情莫名愉悦起来。

    至于萧封辞则是蹙眉,自己从未见过顾清,可他就是无端觉得,他们曾经认识。

    ……会是谁呢?

    夏清和松开杨宇,走到周子全面前,“我说了,要么滚,要么死,你既然一心求死,那我便随了你的意。”

    周子全双眼猛地瞪大,盛满了惊恐。

    夏清和就抬起手,一股灵力成刃,眼看就要划过周子全的脖颈。

    “等等。”

    回过神的杨宇惊叫出声,夏清和转头看向杨宇。

    被夏清和看着,杨宇结巴了一下,“别…别杀他,张叔不让我们生事。”

    夏清和收回手,心底明白了几分,张叔说过,雄狮佣兵团和他们凌刀佣兵团实力旗鼓相当,她贸然动手的话,恐怕会引起祸端。

    周子全松了口气,顾不得身上的伤势,连滚带爬地逃了,丝毫没有管自己带来的十几位手下。

    “周子全都滚了,你们也都快滚吧!”张玥呛出声,语气带着两分畅快。

    她难得看到雄狮佣兵团这么狼狈的模样。

    十几人落荒而逃。

    一场危难悄无声息地过去。

    “顾兄弟,方才多亏了你,否则我们两人小命难保。”杨宇拱手,认真道。

    “小事而已。”

    张玥面色有些羞红,她一开始十分不满意张叔把一个外人带进团里,还多次对顾清冷嘲热讽的,没想到今天却是顾清救的她们。

    “顾公子,多…谢。”张玥这话说的忸怩,眼神却是极为真诚。

    夏清和点头,以前不过是一个小姑娘小心思而已,她没放在心上。

    “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夏清和看了眼天色,太阳已经到了正中央,附近多了燥热之感。

    “好。”

    一行三人开始返回。

    “唉——,等等。”言义突然喊道。

    夏清和看向言义,眉梢轻抬,面色略有疑惑,一副看待陌生人的模样。

    言义对自己的这幅举动也是一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笑眯眯道:“年轻人实力不错。”

    夏清和颔首,“嗯。”

    言义:“……”

    现在的年轻人这么耿直冷淡的?

    见此,公孙烈抿了抿唇,忍住笑意,这人倒也有趣,实力约莫是个灵师,性子较之常人夜大为不同。

    “你叫顾清?哪个顾,哪个清?”萧封辞的声音如同清风拂过朗月,清淡悦耳。

    “一顾倾城的顾,一路风清的清。”

    萧封辞眸子闪过一缕暗芒,“不知顾公子可有听说半月前云华城城门大乱一事?”

    “没听说过。”

    夏清和说的笃定,气定神闲,不怯场不心虚。

    萧封辞没了话。

    言义捋了捋自己的胡子,道:“小子,我是义勇侯言义,你可记好了,往后若是出了什么事儿,你尽管来找我。”

    说完,言义摆摆手,告辞离去。萧封辞深深看了一眼夏清和过后,抬脚跟在言义身后,离开了此地。

    几人散去。

    路上,杨宇攥着手,激动道:“顾兄弟,方才那个是义勇侯!”

    夏清和挑眉,“义勇侯怎么了?”

    “那可是义勇侯啊,平南乱、定邦国的义勇侯啊。”杨宇拔高了声音。

    言语中的崇拜完完全全地流露出来,

    夏清和弯了弯眼,没再说话。

    自家外公的事迹不用别人多说,她自己知道的一清二楚。

    只是没想到外公虽然没认出来她,但是却无端许了她这么一个好处。

    三人回了营地,张刀早已在那等着了,看到三人一块回来,愣了愣,出声道:“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杨宇点头,将上午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张刀。

    “嘭——”张刀怒了,“这个周子全欺人太甚!”

    趁他不在,竟然敢如此对待小宇和玥儿两人!

    团里其余几人亦是怒气冲冲,雄狮佣兵团十几个人围攻他们两人,这算什么佣兵,玩的尽是以多欺少的卑劣手段!

    气怒过后,张刀冲着夏清和感激一笑,“这次多亏了顾小弟你,不然小宇他们可就危险了。”

    “无事。”

    她既然碰上了,自然要出手救下他们两个。

    ……

    下午时分,一行人再次出发,有了上午的教训,这一次,团里只分成了两队,分头出发,而夏清和依旧独立行动。

    下午的寻宝过程倒是顺利的不少,一路上拢共也没碰见多少人,而且他们还找到了不少好东西。

    太阳渐渐下落,余晖撒在那道奇高的天堑上,只觉朝霞似火,染红了天的同时,亦染红了片片葱郁森林。

    夏清和坐在一块大石上,缓缓睁眼,呼出一口浊气,近来她总觉得境界不稳,体内灵力时而波动,恐怕离进阶不远了。

    站起身,夏清和望着这一片如火殷红的山林,心中有丝不好的预感。

    按理说大雾散尽,落晖峡一切也与往常别无二致,可她心中总有些隐忧……

    总觉风雨欲来,危机将临。

    *

    如此又过了两日。

    这两日来,夏清和暗地里找过言义,只可惜萧封辞一直跟在言义身后,如此一来,夏清和只好作罢。

    除此之外,夏清和也算见识到了云耀皇室和各大势力的“狠劲”。

    落晖峡至宝未现,各大势力和皇室却开始四处搜寻宝物,灵花、灵草之类的东西更是抢手到了极点。

    “这冰妖璇天花是我们先看到的!”玉生烟吼道。

    夏清和寻声望去,只见玉生烟正怒目而视,看着对面的一群人。

    对面站了不少人,都是些年轻子弟,夏清和眸光轻闪,看来这些他们是遇上对头了。

    “这是怎么了?”

    远处一道妖娆的声音响起。

    众人神色一僵,看向背后。

    “姐姐,”玉生烟眼神亮了一下,面微微有些委屈:“姐姐你可算来了。”

    玉生娆身穿紫色烟罗纱裙,眉梢轻挑,紫色的眼晕流转,自成一股风情。

    “怎么了?”玉生娆见妹妹如此,轻声道。

    玉生烟顿时解释道:“姐姐,这冰妖璇天花分明是我先看到的,可这他们这群人偏偏要过来夺。”

    玉生烟话音刚落,玉生娆就是冷笑一声,“呵——,我妹妹的东西都敢抢?”

    对面一群人也是世家子弟,对玉生娆的名声更是如雷贯耳,如今听到玉生娆冷冷的话语,顿时一惊。

    冰妖璇天花是个好东西,其叶冰白,纹路明显,花瓣形似莲花,更难得是它对治愈内伤有奇效,如非如此,他们也不敢做出背地里抢玉生烟机缘的事来。

    只是没想到的是,玉生烟如此难缠,他们还没抢走冰妖璇天花,玉生娆就来了,这下可算是有大麻烦了。

    毕竟,玉生烟实力虽好,但和她姐姐玉生娆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如今,玉生娆来了,他们这一群人加起来恐怕都打不过玉生娆一个。

    想着,这群人沉下脸,面如黑碳。

    而夏清和站在一旁,暗暗打量着这一群人,这里面有不少是参加过三国大比的人,她看着倒也颇为熟悉。

    勾了勾唇角,夏清和乐的看戏。

    那边,有人出声,“这冰妖璇天花我们不要了,走走走。”

    说着,一群人抬腿想跑。

    玉生娆冷冷一笑。

    “抢了东西就想跑,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说着,玉生娆运起身形,一跃而起,紫色的烟罗袖挥出一道凌厉的弧度,一道凌厉的气息自体内迸发而出,只朝着几人飞去。

    “快走!”

    有人爆出呼声。

    玉生娆眉眼冷峻,手下动作毫不留情。

    “砰——”

    “噗——”

    巨响过后,一群人吐血,倒地不起,面色苍白的看着玉生娆。

    “玉生娆,我警告你,这是皇家狩猎节,你要是杀了我们,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