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洞天福地
    青翠欲滴的枝叶迎风招展,高大粗状的枝干裸露,带着岁月的痕迹,一簇簇绿叶中,淡淡的白雾正慢慢生成,与枝叶相互掩映,翠绿中透着淡白,远远望去,如同仙界果园一般。

    很快,白雾再次聚拢,夏清和眼前又是一片浓白。

    云雾树,不是什么珍稀宝树,但其释放出的白雾却能滋润周围的生灵,一定程度上可以让蕴生出天材地宝来,夏清和眼睫颤了颤,她若是直接毁了云雾树,有些可惜。

    若是不毁,又难以处置。

    夏清和拧了拧眉,有些纠结。

    忽地,夏清和眸光亮起,接着足尖轻点,一跃而起,“狂风之力,去!”

    狂风骤至,吹散眼前的一片浓白,短暂的清明出现,趁机,夏清和双手虚晃,灵力神识并用,清喝道:“挪移之力,起!”

    “砰砰砰——”大半云雾树从破土而出,跃至空中,空中成百上千个云雾树整齐排列,树的根部还沾着湿润的泥土。

    夏清和再次运出一道磅礴的灵力,脑海中神识如海浪般涌出,笼罩住这些云雾树,“收!”

    清喝过后,空中林立的云雾树陡然消失,与此同时,两仪镯内,原本空旷的地上顿时多了一片小型云雾树。

    半空中,夏清和神色不变,再次挥出灵力,灵力化作薄片,飞向那片土地,瞬间,云雾树地上的一层厚泥土飞起,接着,瞬间消失不见。

    夏清和至空中跃下,神识探入两仪镯内,云雾树根处,盖上了一层厚泥土,裸露在外的根部被泥土压住。

    云雾树尚有生机,依旧在释放着淡淡的白雾,空中混沌之气流动,最原始最精纯灵气拂过,云雾树的枝干绿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变大。

    然而,夏清和知道这一切都是都是表象,两仪镯是养不活任何植物的。

    即使有混沌之气的维持,两仪镯空间内的一切植物还是会在一个月内自然消亡。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足矣,云雾树原本的生长期便是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即使她不将云雾树移入空间内,云雾树也会枯萎、落叶老死。

    夏清和收回神识,看向面前的云雾树林,少了大半云雾树,此时的云雾树林变得稀稀疏疏的。

    相应地,云雾树释放出的白雾也少了不少,眼前的世界虽然依旧是白色的,但却能依稀能看到周围的事物。

    “团团,走。”夏清和唤了一声,一人一兽转身朝后走去。

    刚走两步,夏清和便顿住,目光惊讶地看着地上,那片地的土壤呈赤红色,地上生长着大片的红色灵植,红色灵植通体赤红,茎叶细长,叶片上纹路清晰,且时而合拢,形似一朵赤红色的花。

    古籍有载:“地生红壤,红壤蕴灵,天生含火,红壤之上,成百火灵植孕育而生,一株能抵灵兽本命之精元。”

    夏清和双眼微圆,这是……火灵植!

    灵兽视之如命的灵植!

    夏清和瞬间警惕,火灵植对灵兽的诱惑力堪比兽丹,如今此地无端出现大片火灵植,十之**会有灵兽潜伏。

    视线扫过周围,目之所极,白雾中透着世界原本的颜色,耳边出了微风拂动的声音再无其他。

    夏清和凝眸,看向脚边的团团,“团团,你可有感受到灵兽的气息?”

    团团眨眼,“没有。”

    夏清和眸色幽深起来,看着远处的火灵植,抬步缓慢地靠近,一步、两步、三步……

    等到了火灵植旁,周围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弯下腰,伸出右手,玉白的指尖轻轻触碰到火灵植上,一股灼热之感传入指尖,周围依旧悄无声息地。

    夏清和双眼轻眯,有些疑惑,接着手腕翻转,神识灵力并用,红壤连同火灵植一同消失在原地。

    见此,团团眉开眼笑,它看不上外界的火灵植,但火灵植一但被移入空间,接受混沌之气的滋养,效用可就会大大增加。

    想着,团团越发开心起来,毛绒绒的身子在地上打了个滚儿。

    夏清和确定了周围的确没有灵兽之后,疑惑的同时稍稍放下心来,视线往下一瞥,看到团团如此开心的模样,弯了弯眼,说道:“这火灵植最多分你一半儿。”

    团团打滚儿的身子停住,一双黑溜溜的眼先是有些茫然,接着,蹿出一窜小火苗来:“清和,我可是你的契约兽,你竟然只分我一半儿。”

    夏清和唇角翘了翘,伸出手点了点它的小脑袋:“我身边可不止一只兽。”

    团团一愣,清和身边除了它还有哪只兽?

    “试炼之地,暗色宫殿。”夏清和慢悠悠地说道。

    团团兽脸一僵,它想起来了,当时在暗色宫殿时候,清和可是遇到了一大群圣兽,最后那些兽在曌灵至尊鼎的压制下,成功被清和契约……

    想到这,团团顿时泄了力,懒懒的趴在地上,本命契约是只有它一个,可是主仆契约的话,清和可是有一大堆的兽。

    夏清和见此,唇边笑意越发明显,轻点了点它的脑袋,“走吧,到时我将火灵植炼成兽丹,它们每人只得一颗,其余都给你,可好?”

    “好!”略带奶气的声音响起,团团一扫刚才的颓丧,整只兽恢复了活力。

    在清和心中,它果然是最重要的!

    ~

    一人一兽继续朝前走去,时间越久,周围的白雾越发稀薄,这方天地的全貌渐渐显露在眼前。

    “洞天福地。”看完全景的夏清和如是说。

    除去云雾树和火灵植,这方天地还孕育出许多至宝,例如,东面一条绿白相见如同绸缎般的小路,是由翠尖云渺灵草铺就。

    西面遍地开着淡紫色的圣宓花,朵朵摇曳,朵朵生姿,清风拂来,心旷神怡之感油然而生。

    南面多水泽,潺潺清泉石上流,泉边生长着各种灵花灵草,更有少许雷霆生落果结在树上,一颗一颗,硕大饱满,蕴着浅浅的灵力。

    于是乎,一个下午的时光,一人一兽便在“搜刮”中度过,等到天色擦黑,夜幕将至之时,这处洞天福地,如同被狂风席卷一般,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一人一兽来到一处入口,团团趴在夏清和的肩上,夏清和望了望头顶上方的入口,红唇微抿,接着,体内灵力飞速运转,身形腾空,身子没入黑暗中。

    暗处,夏清和飞速消耗着体内灵力,等到飞至一半时,夏清和忽而皱眉,身子猛地贴向岩壁,脚尖踩着岩壁凸出的一块地方。

    接着,脚尖再次用力,身形腾空,再次朝着上方飞去。

    云荒大陆唯有突破灵尊才可以御空飞行,夏清和如今是灵宗九品巅峰,在空中短暂停留一会儿尚可,但若是腾空飞出这岩壁通道,中途还需要借助外力。

    一分钟过后,头顶传来光亮,接着,夏清和双脚落地,回到了之前的地方。

    落地之后,夏清和抬头往地底那个大坑处看了看,接着,抬手布下一个小型的隐匿阵法,随着空中一阵怪异的空气波动,原本的大坑被隐藏起来。

    这大坑通往那处洞天福地,虽然灵宝不少,但她始终觉得有些诡异,加之最近来落晖峡的人不少,此地还是掩藏起来为好。

    做完这一切,夏清和转身原路返回。

    ……

    “顾小弟,你可算回来了。”张刀见到了人,长舒一口气,天色将黑,晚上落晖峡里可不太平。

    夏清和笑道,“我去别处转了转,让张叔担心了。”

    张刀摆手,“没事便好。”说完,张刀压低声音道:“这两天来了不少大人物,你小心些。”

    夏清和眸光轻闪,“张叔,都来了些什么人?”

    张叔拉着夏清和坐下,伸出手指,隐晦地指了指几处,声音放低:“那一处,坐的是炼器世家公孙家的人,那一处,是排头第一的佣兵团,刺烈佣兵团,我们帐篷的右后方,我瞧着,极有可能是皇室的人。”

    夏清和视线一一扫过,心中暗自记下,看来落晖峡里的异象惹得不少人心动,来了不少大势力。

    不过……,夏清和指尖轻点,皇室的人都来了,外公舅舅他们应该也到了吧。

    “张叔啊,这雾淡了不少,你说,到了明天会不会就完全散了?”队伍里一个粗犷的男子出声。

    张刀看着许刻,点点头,“多半会散。”

    “散了也好,咋们也不用窝在这儿,可以放开手脚找找好东西。”

    “对,咋们这次一定要把雄狮佣兵团比下去!”

    “对!”

    一群人哈哈笑起。

    夏清和见此,出声问道:“凌刀佣兵团和雄狮佣兵团有仇?”

    凌刀佣兵团就是张刀一行人所在的佣兵团。

    张刀冷哼,“顾小弟,你知道佣兵大会吧?”

    “我知道。”

    佣兵大会,每年夏末秋初时,会在云耀落松城开展,到时云耀大大小小的佣兵团都会参加,参加的主要目的便是展露自家佣兵团的实力,实力高者,自然位居前列,排名也会靠前。

    排名至关重要,能左右佣兵团日后前途。

    例如,云耀排名第一的佣兵团:刺烈佣兵团,在所有佣兵团里,佣金最高,享有资源最多,地位最为尊崇。

    而决定排名的实力,则体现在几个方面,团中佣兵的修为是最为关键的一个方面,除此之外,佣兵大会上各佣兵团所带来的宝物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

    宝物范围很广:灵花、灵宝、灵兽、丹药、法器……都能算上。

    “顾小弟,你不知道,那个雄狮佣兵团实力和我们旗鼓相当,却仗着他们团里有一个一品炼器师,处处和我们作对,几次在佣兵大会上压我们一头。”

    一人接过话:“对,我们此次来云耀之森就是希望找到一个好东西,不求能在佣兵大会上出彩,能压的过雄狮佣兵团就行。”

    夏清和点头,原来如此,“那我这几日帮张叔留意留意。”

    张刀哈哈一笑,“那就多谢顾小弟了。”

    “噗嗤。”有人笑出声,“张叔,你叫他顾小弟,他叫你张叔,这辈分儿不对啊。”

    张刀一愣,看了看夏清和那张尚且稚嫩的脸,大大咧咧道:“随意随意,乱叫就乱叫。”

    “哈哈哈。”一行人爆出笑声。

    ……

    夜色褪去,天空明亮起来,清晨的日光升起,带走草木上的清露。

    落晖峡白雾散去、恢复清明。

    人声嘈杂起来,张刀提了一把大刀:“这雾果然散了,咋们这就出发。”

    “好。”一行人分成几队,夏清和单独而行,朝着不同方向而去。

    落晖峡算不上小,即使近来来了许多人,遇上别人的可能也很小。

    夏清和抱着团团沿着崎岖小路走着,打算寻找外公,许是夏清和运气好,只是走了一段路便碰上了自家外公。

    路旁堆放着一些乱石,乱石里生出一些不知名的花草,乱石旁边,正站着言义,夏清和面露笑意,刚要上前,就看到萧封辞从言义身后走出。

    夏清和神色一凛,侧身闪到路旁的大树背后,将团团收入空间中,心底疑惑,萧封辞怎么会和外公在一起?

    “萧丞相、义勇侯也来了啊。”

    小路尽头,又出现一群人,夏清和望去,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深蓝色直衫,面相温和中透着一股凌厉。

    男子身旁站了一个年轻男子,剑眉星目,面部轮廓分明,有男子的刚硬凌厉之美。

    “原来是公孙长老和少主。”萧封辞应了一声。

    公孙家是炼器世家,与皇室颇有来往,如今见了面,自然是要打声招呼的。

    几人寒暄几句。

    夏清和见此,思索一番,转身离开。

    “呵——,我当时谁呢,原来是玥小姐呢。”轻挑的话语传来。

    夏清和步伐顿停,转头看向声源处。

    小路最尽头,一群人男子正围着张玥和杨宇,面有挑衅之意。

    夏清和眸子微寒。

    与此同时,萧封辞几人也被吸引了视线,看向前方。

    “哼,原来是你们。”张玥面色凶狠,她怎么会在这碰见雄狮佣兵团的人。

    “可不就是我们,几月不见,玥小姐生的可越发美了。”

    说着,周子全伸出手,想要摸上张玥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