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大雾弥漫 危机将至
    次日中午。

    张刀看了看前方,抬手擦去额间的汗珠,“呼,终于到了。”

    前方,天堑横立,拔地而起,长高万丈,摄着金色日光,熠熠生辉,如此壮丽之景,便是夏清和都有些震撼,恍惚中生出一丝自身渺小之感。

    巍峨万丈的天堑,恐怕灵王强者来了,也奈何不了。

    “走,找个地儿歇会儿。”

    张刀领着队伍,寻了一处水源地,坐下歇息。

    夏清和席地坐下,四处打量几眼,落晖峡周围来了不少人,有的是佣兵,有的看着是世家的公子小姐,四处也扎了不少帐篷,看来是要在附近多待几晚。

    也是,落晖峡附近天材地宝不少,这些人既然来了,自然不会轻易离开。

    张刀看看天色:“咋们先在此地休息一会儿,看看有什么好东西。”

    其余人点头。

    云耀最外围,皇室狩猎节正如火如荼的开展,京城的王孙公子、贵女小姐都换上了轻便的骑装,进到云耀之森里面,狩猎、夺宝、抢夺机缘,这些人可谓是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期盼在狩猎节上崭露头角。

    日头西移,到了下午时分,落晖峡周围除了偶尔传出的交谈声外,倒也安静。

    忽而,天色骤然一暗,夏季天气多变,时而晴朗时而阴沉,倒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

    夏清和抬头望了望天,天空中,高悬的太阳渐渐没入云层,万丈天堑遮挡了部分的日光,天色越发暗了,夏清和皱眉,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又过了一个时辰,期间天色一直阴着,夏清和盘膝坐地,心头不好的预感越发重了起来。

    朝晖峡附近绿植遍地,绿树旁几朵不知名的野花迎风摇曳着,附近清澈潺潺的溪水流过,只是,这幅美景却渐渐模糊起来。

    夏清和眸子射出一道锐利的锋光,看着四周,眯起眼,沉声道:“起雾了。”

    “什么?”

    队里的十几人齐齐一愣,往四周看去,只见,葱郁绿植依旧明朗茂密,众人皱眉,眨眨眼,凝神看去,绿叶野花间一股极淡的白雾正悄然升起,笼罩着四周。

    众人心头猛跳,大白天起雾?落晖峡这地儿太诡异了些。

    夏清和看着张刀:“张叔,以前落晖峡可有过这种状况?”

    张刀眉头紧锁,面上浮现一抹凝重之色,“没有,我从未听过老辈们说过落晖峡会白日起雾。”

    白日有雾不稀奇,可大多都是夜里或是清晨才会升起白雾,可如今是下午时分,陡然升起白雾,这当中,说没有诡异之处,谁都不会信。

    夏清和双眸眯起,一抹锐利之色闪过。

    附近,大家显然也发现了这种情况,传发出一阵阵的惊呼声。

    “怎么回事儿,大白天起雾了?”

    “不会出了什么事儿吧?”

    ……

    惊呼声此起彼伏,都是对这乍然升起的白雾感到怪异惊疑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落晖峡周围的白雾越发浓郁起来,范围也越来越大,将整个落晖峡都笼罩起来。

    夏清和伸出手,轻轻挥开面前的白雾,白雾散开,又很快聚拢,四处望了望,白雾阻挡了视力,只能看清附近两米左右,又抬眼看了看,万丈天堑早已被笼在白雾里,连轮廓都看不清了。

    周围沉默下来,所有人紧皱着眉,这白雾,别说是寻找天材地宝,就连行走都是个麻烦。

    “张叔,雾太大了,我们恐怕要在这儿多待一会儿了。”

    张刀叹了口气,“咋们先等等,看看待会儿这雾会不会散。”

    一行十几人点点头,落晖峡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呢,为今之计也只能等待了。

    附近也没有传来声音,看到大家都想到一处去了。

    这一等便等到了次日清晨。

    夏清和退出修炼状态,一睁眼,周围还是白茫茫一片,眉头轻蹙,一夜过去了,这雾还是没有散去。

    人心渐渐恐慌起来,与此同时,落晖峡白日起雾且久久不散的消息传了开来。

    不知从哪儿散出的传言,说落晖峡凭空出现异象,将有异宝横空出世。

    传言越传越烈,说的有鼻子有眼,一时之间,云耀之森附近的州城都得知了这个传言,人心浮动,无数修士摩拳擦掌,赶去云耀之森。

    附近州城都如此,更遑论本就在云耀之森的其他人了。

    本就在云耀之森的各大势力,当即拍板,赶去落晖峡。

    云耀之森外围一处极为宽广的空地处,几十顶帐篷立在地上,周围御林军不时走动着,另一处,云耀皇帝百里空坐在高处,看着下方紧急召集来的一群人,沉声道:“想必你们也听说了落晖峡的异象。”

    众人呼吸一紧,传言愈演愈烈,他们非但听说了这个传言,还动过去的念头,只可惜,皇室狩猎节正在开展,他们脱不开身,否则他们必定要去查探一番的,不过,圣上突然召集他们来此,莫非是……

    众人的心砰砰直跳,高处,百里空出声:“落晖峡附近灵宝众多,如今又出现异象,朕考虑了一番,决定此次更换此次狩猎节的地点。”

    百里空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往年的地点都是在外围,现在把地点更换在落晖峡,你们自行合成一组,即刻前往落晖峡,为期一月,归来时,谁所得灵宝更多,谁便是此次狩猎节的赢家。”

    “是。”

    众人齐齐应道,心下开怀,此举正合他们的意。

    百里空又吩咐了一些事后,摆摆手,众人散去。

    萧封辞掸了掸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抬步往外走去,忽地,萧封辞眼神一顿,落在言义那张满是喜意的脸上。

    言义此人,征战半生,几十年来不知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自身又是灵宗修为,可以说是喜怒不形于色。

    如今圣上吩咐他们去落晖峡,这个消息,别人听了或许会展露几分笑意,但若是言义的话……,这个消息还不足以让他笑的如此开怀。

    思及此,萧封辞眯起眼,平静无澜的眼神泛起涟漪。

    “义勇侯留步。”清风朗月般的声音响起。

    言义停住,转头往后一看,“萧丞相?”

    萧封辞走到言义面前,“义勇侯,此次也回去落晖峡?”

    言义点头。

    “那我和义勇侯组成一组,如何?”

    皇家狩猎节自己组队早已成了惯例,只是往年萧封辞都是独来独往,没想到今年会突然想和言义组成一队。

    众人还没离开,闻言停住脚步,看向两人。

    言义下意识的皱眉,继而很快如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哈哈笑道:“我一把老骨头了,就不和小辈们争了。”

    这言外之意就是拒绝了。

    一些围观的朝臣见此,撇撇嘴,有些不快,萧丞相主动上门,这么好的助力,义勇侯竟然还出言拒绝。

    萧封辞笑了笑,“既然如此,我便和言公子组队吧。”

    言公子指的便是言陵了。

    闻言,言义皱眉,他对落晖峡没什么兴趣,但清和丫头估计多半就在那处,若是萧封辞执意过来的话,清和丫头定要有所避讳,只是萧封辞已经提了两次,若是不答应的话,显得他们言家狂妄不知好歹。

    想了想,言义舒展了眉头,笑道:“自然可以,萧丞相你可是一大助力啊。”

    萧封辞点头,达到了目的,也不多言,拱手离去。

    …

    皇帝有令,所以一行人收拾的极快,火速分好队之后,纷纷赶往落晖峡。

    此次皇帝百里空没有去,一行人自然也不讲究什么仪仗,成队而行,只顾好自己队里的成员。

    言陵和萧封辞以及林家几人组成了一队,几人火速刚往落晖峡。

    *

    两日后。

    言义一行人到了落晖峡,落晖峡依旧笼罩着白雾,周围白茫茫的,虽然看不见人,但以言义的五感,依旧能感受到周围聚集了许多人。

    一行人找个地方安置下,静静休息一会儿,期间,言义时而朝四周张望几眼,等到了下午,言义忍不住起身,对着几人说道:“我四处转转,看看此处的地形。”

    萧封辞低垂的眸子的闪过一道暗光,从地上站起,“我和你一同去。”

    言义摆摆手,“我就是四处转转,萧丞相不妨在这儿多歇息一会儿。”

    “现在大雾弥漫,周围危险颇多,我还是和义勇侯一同前去为好。”

    言义见此,心中升起怪异的感觉,萧封辞的性子他是知道的,疏离凉薄,为官几年,从不见他与谁交好,可是近来,萧封辞的行事越发反常起来…

    “好。”言义心下警惕,但最终还是点点头。

    两人一同走着,因为雾气的原因,有些东西要离的很近才能看到,“义勇侯,那是别人的帐篷。”

    萧封辞眼神闪了闪,出声提醒道。

    言义恍然,脚步顿住,好似颇为尴尬,“年纪大了,老眼昏花,一时没看到前面的路。”

    萧封辞眸子半敛,轻笑了笑,没有说话。

    跟了义勇侯一路,义勇侯与其说是在查看地形,倒不如说是在……找人。

    而能让义勇侯如此挂心的,除了言家和林家的几个小辈,再无其他。

    萧封辞拢在宽袖中的手指捻了捻,忽而问道:“听闻义勇侯找回了外孙女,怎么这次狩猎节没有见到?”

    “哈哈,我那外孙女性子内向,不喜见生人,此次狩猎节也就没有参加。”

    即使心中警惕,言义依旧笑着说道。

    萧封辞眸子深深,“原来如此。”

    落晖峡深处,夏清和抱着团团慢慢走着,这两日来落晖峡的人越来越多,偏偏这大雾还是未散,她便独自一人出来探查一番。

    不过幸好,这团白雾好像对团团无用,团团能毫无阻碍地看清附近的事物。

    怀中的团团拍了拍夏清和,“清和,你去那看看。”说完,指了指东南方向,夏清和当即点头,慢慢走了过去。

    越往东南走,里面的白雾越大,夏清和走的很慢,不久,在一块大石前停下,“清和,那边有路。”

    白团团指着大石旁边树木掩映中的一道缝隙。

    夏清和蹙眉,上前走了几步,果然看到了一道缝隙,手腕一翻,一道灵力挥出,那道缝隙裂开,足够一人通行,夏清和低了低身子,从缝隙中走过,接着,转身运起灵力,将原本的缝隙用周围的树木遮掩住。

    做完这一切,夏清和继续往前走去。

    “清和,往那儿走。”

    夏清和走着,脚下的靴子踩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不好!”

    夏清和瞳孔一缩,一脚踩空,身体极速向下跌落,半空中,夏清和一手抱住团团,一手伸出,灵力自掌心运起,精纯的灵力化作一道无形的屏障,拖住自己下落的身体。

    一分钟过后,夏清和有惊无险地落地。

    稳住身形后,夏清和抬眼,便是白茫茫一片,四周聚集了无比浓郁的白雾,夏清和屏住呼吸,微有不适。

    这里仿佛是雾的世界,白雾浓郁到形成一股压迫感,稍微吸入两口,便觉得体内的灵力都晦涩了些。

    伸出手,玉白的手指在白雾里隐藏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夏清和索性闭上了眼,用神识和团团沟通。

    “团团,这是哪儿,周围有什么东西?”

    团团在夏清和怀中扑腾两下,连连呼喊:“清和,清和,这里好多灵宝。”

    “还有呢?”

    团团转头,黑溜溜的眼睛穿过白雾,接着,那双黑溜溜的眼珠一瞬间亮起,“清和,背后有一片云雾树!”

    云雾树,有叶有花,却不结果,它的存在,便是无时无刻地释放出白雾。

    夏清和瞬间了然,她早该想到的,落晖峡平白起雾,且大雾久久不散,定然是云雾树的到了释放白雾的时候。

    “快带我去。”

    团团从夏清和怀中跳下,往白雾树林走去,夏清和五感敏锐,听着团团细微的脚步声,跟了上去。

    走了一段路,一人一兽停下,夏清和睁开眼,宽大的衣袖挥起,灵力扫荡而过,浓稠的白雾瞬间四散开来,眼前的世界出现了短暂的清明。

    夏清和也看到了云雾树的全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