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落晖峡
    暗夜里,夏清和猛地睁开眼,清亮莹润的眸子射出寒光。

    那名斯文男子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夏清和就猛然挥掌,凌厉的掌风裹挟着灵力,男子手臂一痛,手中的刀倒飞而出,插入几丈外的地上。

    斯文男子倒退一步,见此,眯起双眼,桀桀笑道:“居然醒了。”

    夏清和单身撑地,从地上弹起,冷眼扫过这三十几人,“你们是谁?”

    斯文男子嘴边勾起轻蔑的弧度,“幽冥佣兵团。”

    幽冥佣兵团,云耀国一个不大不小的佣兵团,团里的佣兵一个个都是心狠手辣的人,团主名宗肆,看似精明斯文,实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近年来带着团里众人烧杀抢夺了不少修士。

    最近云耀之森往来修士格外的多,大多又都有保命底牌傍身,宗肆便把注意打到了这儿,专门抢夺落单或者实力不济的修士,一个月以来,倒也得到了不少宝贝。

    所以,白日里夏清和和孤狼刚进入云耀之森,就被宗肆盯上了。

    “幽冥佣兵团?”夏清和念了一声,继而说道:“没听过。”

    宗肆眸子霎时一狠,凶狠的目光死死盯着夏清和,“哼,我劝你最好自觉把手上的东西都交给我,否则,就别怪本团主心狠手辣。”

    “呵——”清冷的声音带着明晃晃的嘲讽,“乌合之众而已,也想杀人跃货?”。

    宗肆双眼眯起,怒极反笑,“小儿狂妄,今日我要就让你看看这群乌合之众是如何取了你性命的。”

    “上!”宗肆扬起手,身旁的三十余人一哄而上。

    “杀。”冰冷无情的声线划过夜色。

    孤狼抽出剑,迎上身边虎视眈眈的几人。

    暗夜里,刀光剑影横飞,动静很大,远处的张刀一行人被惊醒,杨宇指了指远处,惊疑道:“张叔,这……”

    张刀皱眉,脸上闪过纠结之色,抬眼望了望远处战成一团的黑影,一咬牙,“去,帮他们一把。”

    “张叔——”队伍里一道娇俏的女音带着不满,“张叔,他们可是有三十多人,我们和那两人非亲非顾,凭什么要帮他们。”

    张刀皱眉,救人在即,他没理会张玥的话,冲着身边几位弟兄喊道:“跟我走。”

    说完,拿起刀,朝夏清和那处奔去。

    身旁十余人起身,跟在张刀身后,兰月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离开,狠狠剁了剁脚,追了上去。

    此时,宗肆和其余几位灵师正围攻夏清和,“喝——”宗肆手上的弯刀于暗夜里带出一道光芒,砍向夏清和的脖项。

    夏清和足尖轻点,纵身跃起,脚下猛然发力,踩在宗肆肩上,“噗——”猛烈的灵力自宗肆肩上传来,瞬间,肩上的骨头寸寸裂开。宗肆身体一软,喷出一道鲜血。

    “团主!”王烈目眦欲裂,急忙扶住宗肆。其余围攻夏清和的几人亦是放下手中攻势,着急的看向宗肆。

    “你——”宗肆瞪大眼,眼底闪过惊疑,他灵师修为的体魄竟然被她一脚震碎,这怎么可能。

    “团主?”王烈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宗肆咬牙,“上!”

    他就不信了,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他们幽冥佣兵团这些人,难道还打不过他们?

    夏清和静静地看着几人握刀奋起,眸光平淡,宛如看着死人一般。

    四人围攻而上,刀锋携着灵力,直刺夏清和,夏清和手腕一动,体内的精纯灵力涌泻而出,欲要了结他们的性命。

    “住手——”张刀的粗犷的声音乍起,夏清和抬眸一扫,只见张刀匆忙前来,见此,猛地提刀迎上几人,为夏清和抵挡一二。

    夏清和一愣,与此同时,张刀带来的其他十几人亦是一拥而上,围住幽冥佣兵团的三十人,接着,刀剑相撞的轻鸣声响起。

    夏清和微微一笑,闪身入了战场,如同一条身姿灵活的鱼,在战场上穿梭而过,手腕轻动,体内精纯的灵力化为细小的灵针,精准快速地射进他们的心窝处。

    于是,原本正在激战的十几人,只觉对手身体猛地一颤,继而轰然倒地,一分钟过后,这些人包括宗肆,全都气绝身亡。

    张刀放下手里刀,眼神古怪的打量着宗肆的尸体,前一秒他还能感觉到宗肆想要挥出灵力攻击他,怎么下一秒就骤然死亡了?

    夏清和看着张刀,走上前去:“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素味平生,张刀会帮她,她倒是真没想到。

    张刀移开视线,看着夏清和,哈哈一笑,“不必言谢,小事小事。”

    “哼,什么小事,那可是好几个灵师灵徒呢。”右后方,张玥撇撇嘴,十分不满。

    张叔就是这样,爱管闲事的很。

    夏清和望了过去,眸光轻闪,别人帮她在先,她没有说话。

    张刀粗黑的眉毛皱起,“小玥不要胡闹。”张玥是他兄长的闺女,团里又都是些大老爷们,张玥从小就被他们宠大,性子娇纵了些。

    张玥闻言撇撇嘴,没再说话,眼底的不满却是越来越重了。

    张刀扭过头,看着夏清和,笑道:“小兄弟也是要进云耀之森的?”

    “是,明日继续启程,往深处走走。”

    张刀皱眉,劝道:“小兄弟,云耀之森可不是闹着玩的,里面危险更是大着呢,你确定还要继续往里走?”

    “还要在往里走走。”

    张刀沉默,“小兄弟,左右我们这些人明日也要往里走的,你们二人不如和我们一道,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夏清和垂眸微思,继而笑道:“那便多谢了。”

    她实力虽高,但对云耀之森不熟悉,难免遇到些什么古怪的东西,如今跟着他们也好。

    “小兄弟,我叫张刀,你们叫你张叔就行。”

    “我姓顾,名顾清。”说完,夏清和指了指身旁的孤狼,“他是孤狼。”

    张刀点头,几人就这么结识下来,接着,夏清和两人跟着张刀,来到了他们的营地。

    *

    休息一会儿过后,天色亮起,张刀队伍里都是大老爷们,无肉不欢,一早便点起了火,烤了几大块肉,吆喝夏清和孤狼两人吃着,除去张玥偶尔的不满,倒也相谈甚欢。

    吃过早饭后,一行人收拾一下,启程养云耀之森深处走去。

    “顾小弟,咋们现在算是在云耀之森的外围,这外围危险不多,最适合咋们这些人,等到了中围,危险就多了起来,听说,那要是灵宗修为的人才有资格进去,就是寻常的灵师,也不敢贸然进去。”

    张刀一路上说了许多,“顾小弟,你要到云耀之森哪儿去,不会是中围吧?”

    夏清和摇头,面不改色:“我不打算深入。”

    张刀点头,“那就好。”

    几人又复行了十几里地儿,来到一处类似于峡谷的地方,走过宽阔的森林,乍然看到四周凸起嶙峋的石头,众人还有些不适应。

    虽是峡谷,周围却生长着茂密的绿植,远处更有清脆悦耳的溪水声传来。

    张刀望了望远处,“这里就是外围最闻名的落晖峡了。”

    夏清和抬头望去,远处一道天堑横立,挡住了路,天堑很高,如同天然形成的一堵耸入云霄的高墙,夏清和将头昂的高些,试图看到天堑之巅。

    将至午时,日光直射,远远望去天堑顶处笼罩着一层金色耀眼的日光,夏清和眯起眼,日光太盛,天堑仿佛直入太阳,根本看不到顶。

    此时,周围郁郁葱葱,绿意盎然,路旁时而堆放着几块乱石,日光漫洒,于天堑倾泻而下,摄的天堑金光闪闪,观之生畏。

    队伍里响起几道惊呼声,所有人惊艳地看向远处的那道天堑,感叹自然的鬼斧神工。

    张刀笑起,言语也颇多感叹:“云耀森、落晖峡、天堑万丈、灵师莫入。”

    众人的心神被吸引,张刀指了指远处的天堑:“这天堑极高,不知其长,相传有万丈之高,能挡天上烈阳,又因周围地形形似峡谷,故得名:落晖峡。”

    “那‘灵师莫入’又怎么说?”

    “跃过落晖峡,便是云耀之森的中围了,所以,落晖峡算是云耀之森的第一道屏障,而想过落晖峡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几百年来,无数灵师想过攀上落晖峡,但大多都是跌落谷底,摔的粉身碎骨。”

    夏清和了然,灵师尚且难以翻过落晖峡,更遑论灵徒、灵士这些人了。

    如此看来,这“云耀之森第一道屏障”,倒是实至名归。

    有人好奇心渐起,“张叔,落晖峡厉害是厉害,但这么多年,就没有灵徒灵士翻过去?”

    “有!”

    众人惊讶,夏清和看向张刀,目光微微好奇,“落峡晖附近有一条极为蜿蜒曲折的小道,叫绕峡道,那绕峡道危险不少,但却是能通向云耀之森中围,不过……”

    张刀话锋一转,“绕峡道耗时颇多,若能直接翻过落晖峡,大抵只需要五六日,可要是从绕峡道走,绕开整个峡谷,则需要费上三月左右的时间。”

    这么久?众人愕然,看着远处的落晖峡,心下感慨,不愧是屏障,轻易不能跃过。

    “那张叔,咋们还要继续往前走?”

    “走!”

    张刀扬起粗眉,看了看四周,粗犷的声音压低两分:“落晖峡难以跃过是不错,可是落晖峡周遭可是有不少天地灵宝,像玉骨花、离心草、八角兽……平时看不着的,落晖峡可都有。”

    众人眼神亮起,激动不已,他们不常来云耀之森,竟然不知道里面还有这种好东西。

    “走。”张刀喊了一句,一行人精神抖擞地继续赶路。

    越靠近落晖峡,众人越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例如,周遭时而出现灵兽,掩在灌木绿树后,猛地窜出攻击几人,好在张刀一行人实力尚且不错,一路都是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灵兽围攻时,夏清和借机将团团放了出来。

    如今,团团正趴在夏清和怀里,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四处转动着,四肢舒展,看样子十分喜欢周围的环境。

    “顾小弟,这是你是灵宠?”

    “不是灵宠,是本命契约兽。”

    张刀看了看夏清和,虽无歧视之意,但嘴角隐约抽搐,顾小弟虽然身形较之其他男子瘦削了些,但却是个实打实的男子,没想到竟然收了一个如此……可爱的白团子作契约兽。

    队伍里的其他人也都有些惊讶,毕竟云荒大陆灵兽稀少,本命契约兽更是极少,许多人的本命契约兽都是高大雄壮,威风凛凛,没想到顾公子的契约兽竟然是如此的可爱,看着毫无攻击力。

    感受着这些诧异的目光,夏清和笑而不语,团团实力她是知道的,奈何外表太有欺骗性。

    ……

    一个小插曲过后,一行人再次往落峡晖走去,正所谓“望山跑死马”,几人虽然一直都在赶路,但距离落晖峡还是有一段距离。

    与此同时,云耀皇室的仪仗从官道而行,赶了两天的路,终于到了云耀之森。

    与其他人不同,云耀皇室有自己独立的入口,入口十几里地外,修建了一所恢宏大气的行宫,

    按照惯例,云耀皇室和随同的大臣们先回入住行宫,修整一番,明日整队,进入云耀之森。

    行宫南面,一众大臣入住,其中,萧封辞、恒王府、镇国公府、义勇侯府、林家所住地方相距不远。

    行宫一处正厅里,言义捋了捋胡子,叹了口气,言陵站在一旁,见此轻声说道:“父亲可还是在担心清和丫头?”

    言义胡子翘了翘,“这丫头倔强的很,一个人提前来了云耀之森。”

    言陵皱了皱眉,清和实力不高,父亲当时为什么同意会让清和独自一人来云耀之森呢?

    想着,言陵出声问道:“既然如此,父亲为何还要让清和独自来云耀之森呢?”

    言义斜睨了一眼言陵,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没说话,径直出了正厅,往后院走去。

    言陵一个人在原地,愣了愣,难道是他错觉?他怎么觉得自家父亲刚才的笑有些……骄傲得意?

    摇了摇头,言陵有些茫然地离开了正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