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初至云耀之森
    夏清和无奈而笑,自从她回了言家,外公他们几乎是把她当成了瓷娃娃。

    “外公,我自然是有把握才回去云耀之森。”说完,看着言义依旧不赞同的神色,夏清和伸出手,一股灵力自手掌心升起,灵力纯白,升起的一瞬间周围空气滞了滞。

    言义看着这团纯白的灵力,老眼瞪大,这灵力精纯深厚,如今乖巧的握在掌心之中,却投射出一种凌厉的威压,与此同时,还有流露出生生不息之感。

    言义只觉自己经脉中原本畅通流转的灵力忽地滞住,一股威压袭来,灵力运转的极为晦涩。

    “这是……”言义伸出手,颤巍巍地指着夏清和手中的那团灵力。

    夏清和眸光一转,看着言义,清浅而笑,“外祖以为呢?”

    言义胡子翘了翘,声音激动中夹杂了几分不确定:“难不成……是灵宗?”

    夏清和素白的手合拢,掌心的灵力慢慢消散,语调如常轻缓,仿佛在说今日的天气很好一般。

    “是啊,就是灵宗。”

    言义倒吸一口气,原本精明锐利的老眼瞪的大大的,装满了不可置信。

    灵宗!

    他外孙女竟然是一位灵宗!

    言义怔怔无语,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用着颤颤的声音问道:“真…的?”

    即使方才已经感受到灵宗灵力的威力,但此时言义心中依然有些不确定,其实一开始,他便注意到了自家外孙女儿的修为,只是那时他一眼没能看透,便下意识的以为清和她修为奇低。

    这更导致这些天来,言家上下没有一个人出口问她的修为,如今,乍然知道她的修为已经到了灵宗,言义满心满眼的都是难以置信。

    “外公,的确是灵宗无疑。”

    听着耳边笃定的话,言义艰难的点点头,勉强接受了自家外孙女儿是灵宗的事实。

    夏清和柳叶般的秀眉轻展,“外公,您便同意我去云耀之森吧?”

    清冷的声音软化几分,带着少女独有的娇俏,宛如和煦的暖风轻拂心尖儿,听得言义身心顺畅,“我同……”意了。

    话语蓦然止住,言义看着夏清和,胡子翘了翘,佯装严肃道:“清和,你是不是就是三国大比上的那个女子?”

    三国大比上的少女叫夏清和,自家外孙女儿也叫夏清和,她们二人又都是灵宗,这云荒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儿。

    夏清和眨眨眼:“是。”

    语气快而笃定,丝毫没有坑了云耀多次的人的心虚。

    言义呼出一口气,胡子翘的老高,像一个老顽童赌气道:“清和丫头,这么重要的事儿你当时怎么没说。”

    亏得他这几日小心翼翼的,几次想和她提替她找修炼师傅修炼的事,到最后都因为害怕伤了小姑娘的心,住了嘴。

    今日才知道,找什么修炼师傅,她的修为简直都能吊打他给她找的修炼师傅了。

    夏清和见言义这幅老顽童的模样,眼底流露出笑意,脸上却是颇为无辜的模样:“这几日外公也没问过我啊。”

    言义一滞,看着夏清和戏谑的模样,暗骂了一句小兔崽子。

    夏清和纤长卷翘的睫毛颤了颤,扬起一抹笑,“外公,方才那事……”

    “哼。”言义轻哼了一声,“那件事稍后再谈,现在你老实交代,你还有多少事儿瞒着外公?”

    说完,言义坐回大椅上,一派严肃之色,心底暗暗告诉自己,要拿出外公的气势来,任凭清和说了什么,都要稳如泰山。

    夏清和抵额无奈,本来暴露修为就是为了能让外公同意她进入云耀之森,现在看来,她这是为自己找了一大堆的“麻烦”事儿。

    饶是心中无奈,夏清和还是一一说了自己的事儿。

    “修为在灵宗九品巅峰。”

    言义坐回了大椅上,闻言眼睛瞪大,胡子猛地翘起,稳如泰山的姿态险些破了功。

    “略通炼丹之术,如今是一个五品炼丹师。”

    言义胡子翘动的越发厉害了。

    “儿时创建了风云拍卖行。”

    “嗯…,还有吗?”

    这回言义没有反常的动作,只是看似极为平淡的应了一声,但若是细看,能看到言义眼角处的皱纹不正常的抖着,垂下的双眼也是不停转着。

    “……没了。”夏清和顿了顿,隐瞒了部分事情。

    言义绷着的姿态乍然一松,自家外孙女儿太过优秀,他怕再吐出什么惊人之言,他这幅镇定姿态就要绷不住了。

    接着,不知想到了什么,言义眉宇舒展,笑容满面,“咳咳,清和丫头呀,这些事你可有对其他人说过啊?”

    夏清和秀眉轻挑,意味不明地看着言义。

    言义轻咳两声,“就是…,这件事儿你有没有告诉过你璎姨他们?”

    ……老爷子这是傲娇吃醋了?

    夏清和清润的眼里顿时盛满笑意,“嗯…,这个……”

    言义双眼微圆,竖起耳朵仔细听着接下来的话。

    “这个自然是没有,这些事我只告诉了外公一人。”

    夏清和此话不假,知道她身份和修为的人不少,但都是他们自己暗自揣测出来的,至于顾君华,夏清和默了默,君华无需她多说,自己一眼便看出来了。

    言义闻言,展眉笑起,脸上的皱纹深了深,通体舒畅,心里免不得开怀了几分,原来是自己是清和丫头第一个告诉的人。

    祖孙二人相谈了近半个时辰,最后,言义正色道:“清和丫头,你竟然修为已经到了灵宗九品巅峰的地步,云耀之森倒也去的,不过外祖还是有些放心,这样,外祖再派两人保护你,如何?”

    夏清和摇头无奈,又说了几句,这才让言义打消了念头。

    经历了一番“困难”的祖孙交谈之后,夏清和又回了南苑。

    至于言义,则是大步离开了正厅,步伐矫健中带着几丝飘飘然,老眼更是眯起,笑容满面。

    于是乎,义勇侯府的下人们全都发现了自家侯爷心情格外的畅然,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飘飘然的喜悦。

    *

    天光乍破夜幕,拉开碧蓝如洗的天空,夏清和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云耀京城。

    在夏清和赶路途中,云耀京城越发躁动起来,夏清和和孤狼二人久寻无果,各府怒气难平,只是搜遍了整个京城,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各府纵然有天大的怒气,也没地儿释放。

    ……

    在各府的怒气中,皇家狩猎节如期而至。

    城门大开,无数御林军开路,一顶金色雕刻云纹的华贵轿撵缓缓驶离,轿撵前跟着数匹高头大马,马上的少年贵气逼人,英姿勃发,轿撵后跟着数十辆小型马车,较之中央的金色华贵轿撵逊色不少。

    车马、士兵、轿撵、皇室的仪仗显露无疑。

    *

    此时,千里之外的夏清和刚刚抵达云耀之森。

    许是因为云耀偏北,云耀之森里的大多数植物都生的格外高大挺拔,树冠茂密,枝干长约三米,抬头一望,便是绿意葱葱的树叶,如此一来,倒使得云耀之森里森凉不少。

    已是夏日,云耀之森附近来了不少人,大多都是十多二十人成团聚集在一起,像夏清和这般身旁只跟了孤狼和墨北二人的,倒很是少见。

    刚入云耀之森,夏清和也不着急赶路,寻了一块地坐下,看似闭目休息,实则观察往来的行人。

    行人不多,偶尔透露出一些消息,全都被夏清和暗中记下。

    休息一会儿过后,迎面传来一阵繁杂沉重的脚步声,与此同时,数十道视线落在夏清和孤狼二人身上。

    夏清和倏地睁开眼,清冽的目光穿透一切,落在对面数十人身上,为首的是一个面相斯文的中年人,见夏清和突然睁眼看了过来,步伐顿住,面色微微一僵。

    继而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脚下转了一个弯,在离夏清和几米外的一处空地坐下来。

    这群人队伍不大不小,约三十来人,为首的是一个面相斯文、穿着干净整洁的中年男子,他身旁跟了一位男子,除了面相有些凶恶外,看着倒也很是普通。

    两人身后的人看着也全都是中年年纪,一行人修为不差,里面有好几个灵师,除此之外,都是灵徒。

    夏清和的视线淡淡扫过这些人略带狠戾的眼角,目光微凉。

    “走吧。”夏清和说了一句,朝前走去,孤狼点头,紧紧跟上。

    在她们两人走后不久,原本坐下歇息的一群人立即起身,隐晦地跟在两人身后。

    这个地方是云耀之森的外围,危险小,其中往来的人也多,路上总能遇到几支队伍,所以,这些人虽然一路跟着夏清和,倒也不显突兀奇怪。

    天色渐黑,云耀之森里渐渐安静了下来,脚下时不时传来的轻微脚步声,在愈发寂静的云耀之森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与此同时,随着夏清和两人的逐渐深入,路旁的行人越来越少,只能偶尔碰见一两个。

    夏清和看了看远处,停下脚步:“就在这儿休息一晚,明日再赶路。”

    孤狼点头,两人从空间里拿出一些干粮,此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繁杂沉重,一如白日里那群人发出的声音。

    夏清和听着,垂下眼睫,眸光越发凉了起来。

    三十余人倚着两颗大树,在距离两人不远处坐下。

    为首的那个斯文男子透过夜色,隐晦地看了夏清和一眼,嘴角半勾,斯文的面色在暗夜里显得有几分残忍狰狞。

    “踏踏踏——”不远处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斯文男子眉头皱起,面色不虞地看向声源处。

    借着昏暗的月色,十七八个人影显露出来,为首的同样是一位中年男子,留着长胡子,右脸颊有一道刀疤,刀疤很长,直接没入了男子的长胡子里。

    这一行人四处打量几眼,寻了离两方稍远的地方坐下,接着,有人生起火来,明亮的篝火一瞬间照亮了四周。

    一阵夜风吹过,食物的香气伴着隐隐约约的人声传来。

    “张叔,咋们明日还要继续往里走吗?”

    “继续。”张刀嘴里嚼着食物,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句。

    三下五除二解决完嘴里的食物之后,张刀粗犷的嗓音响起,“咋们明日再往里走走,要是找不到就算了,张叔再想法子。”

    “好。”

    张刀又低头扯下一块肉来,抬起头时,张刀眼神无意间瞥到远处斯文男子的队伍。

    粗黑的眉毛皱了皱,借着周围明黄的火光又看了看夏清和两人。

    “小宇,你去问问对面那两个人,愿不愿过来和我们一起守夜。”

    “好嘞。”杨宇点点头,靠近夏清和。

    “哎。”杨宇对着两人喊了一声。

    “有事?”孤狼看着杨宇。杨宇挠了挠头,“我张叔问你们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守夜。”

    孤狼有些意外。

    杨宇颇为尴尬的笑了笑,他也觉得张叔这个问题怪怪的,人好好的在这休息,为啥偏偏要喊他两一块儿过来守夜呢。

    一旁,盘膝而坐的夏清和朝张刀看去,眸光微动,想不到这倒是个热心肠的人。

    夏清和站起身,“多谢好意,我们二人就在这儿歇息便好。”

    杨宇点点头,转身跑了回去,将话带给了张刀。

    张刀闻言,摆摆手,沉默地咬下一口肉,素未相识,他也就只能帮到这儿了。

    周围又陷入一片寂静。

    夜已深,月上树梢,明亮的篝火暗了不少,万物陷入沉睡。

    万籁俱寂时,斯文男子睁开双眼,看了周围人一眼,打了一个手势,紧接着,那三十余人的队伍响起细微的声响。

    几米外,靠着大树的孤狼眉头轻动,微紧了紧握在手中的长剑。

    三十余人渐渐起了身,手中拿着武器,一个个紧紧盯着两人,嘴边露出无声的残忍快意的笑容。

    三十余人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朝着两人走去。

    夜风渐起,无端森凉。

    四步、三步、两步、一步……为首的斯文男子嘴边残忍的笑意越发大了起来。

    夏清和闭目,似乎陷入沉睡,对周遭一切无知无觉。

    男子扬起手,雪白的刀身冰冷而锋利,接着,男子眸中一狠,对准夏清和,手里高高扬起的刀倏地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