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言老爷子的心思
    京城西面的一条街最为繁华,街上店铺众多,其中,金玉阁最得女子青睐。

    金玉阁富丽堂皇,内里摆设的都是女儿家的首饰胭脂,二楼放了绫罗绸缎和一些精美的衣裙,三楼则是放了些小型武器,例如匕首之类。

    西街上,一名美妇人正看着身旁的女子,无奈道:“清和貌美,为何要偏偏要用青纱遮面?”

    夏清和穿了一声碧色衣裳,被青纱遮住的脸上露出一双清润润的眼,“璎姨,左右这太阳也毒,戴着面纱全当遮阳了。”

    言璎笑了笑,随她去了。

    两人一路来到了金玉阁。

    金玉阁老板陆成显然认识不少贵人,一看到言璎就迎了上来,面上挂着热情的笑:“林夫人来了。”

    言璎点点头。

    陆成视线落在夏清和身上,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想了想,笑道:“这位恐怕就是言小姐吧,我看着通身的气韵就很是不凡,有言家之风。”

    有人夸自家外甥女,言璎自然开怀,笑道:“哪里哪里,陆掌柜说笑了。”

    陆成也笑了起来,不露痕迹的又夸了几句。

    笑罢,言璎看着夏清和,“这金玉阁里的东西都是极好的,清和你看看可有什么喜欢的,若是喜欢便让陆管事包起来,咋们义勇侯府最不缺的便是灵石。”

    言璎说的很温柔,言语也是小心翼翼的,事实上不光是言璎,这几日来言家上下对夏清和都是极为温和的态度,他们想着夏清和多年一人在外,许是还不适应这样的生活,便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伤了小姑娘的自尊。

    对比,夏清和又是无奈又是感动。

    陆成见此,暗暗啧舌,看来传言非虚,言家上下是极为疼爱这位小姐的。

    “言小姐,请往这边来。”陆成指了指右边的一处,那里摆放的都是金玉阁中顶好的首饰。

    夏清和抬眼望去,入眼一片玉光闪烁,朝阳五凤璎珞圈、粉色琉璃带细碎钻流苏钗、金色仿蝶翅翠色华簪……设计精巧,无一不美。

    夏清和视线一一略过,落在了一处墨色碧石上。

    碧石成椭圆状,通体暗沉如墨,金玉阁上方夜明珠的光芒打在它身上,宛如被吞噬一般,色泽暗黑幽沉,无端慑人。

    夏清和眸光闪了闪,想到了顾君华的一双墨玉般的眼眸,嘴边漾起一丝笑意,指了指那块墨色碧石:“就它了。”

    君华最喜黑红二色,这块墨色碧石通体如墨,形似椭圆,拿来作腰间玉带,最合适不过。

    陆成愣了愣,没想到言小姐一位女子,没看中首饰,看中了一块碧石。

    “好嘞,言小姐有眼光,那块碧石名曰墨衍石,通体无暇,最是好看,便是整个云荒都以难见到。”最适合……男子佩戴。

    陆成心里虽然惊讶,但还是笑着夸了几句,金玉阁老板的圆润一览无遗。

    言璎站在一旁,看着夏清和挑中的碧石,心里嘀咕,这碧石好看是好看,可终究不像是女儿家会佩戴的东西,难不成…清和是替父亲买的?

    想着,言璎问道:“这是替父亲买的?”

    夏清和摇摇头,“不是。”这碧石虽好,但还是有些张扬凌厉,不适宜外公。

    不是给父亲买的,那会是谁?忽然,言璎心中一凛,难不成是给别的男子买的?

    言璎又仔细看了看夏清和,发现夏清和清润润的眼中漾着几丝浅浅的笑意,如三月桃花缀落清露,透露出一丝少女情怀来。

    言璎心中瞬间警铃大作,她和父亲怎么把这茬忘了,清和正值豆蔻年华,又生的貌美,万一被哪个臭小子盯上了……

    夏清和侧身,看到的就是自己姨母这幅颇为焦急不安的模样,挑了挑秀眉:“姨母,您怎么了?”

    言璎看了眼周围,“无事。”

    女孩子家脸皮薄,金玉阁又不是个谈话的地儿,这事还是等回了府再细细盘问。

    等陆成装好了碧石,言璎又挑了几样东西,等到全部挑选完之后,言璎领着夏清和上二楼。

    这时,金玉阁进来几位女子,为首的两位女子,一个身穿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看着娇俏动人,一个身穿大红绣芙蓉妆花缎长裙,美目流转间妩媚天成。

    陆成笑眯眯地迎了上去,这几位可是贵客,为首的绿裙女子是圣上的最小的女儿,百里雪,一旁的红衣女子是镇国公嫡长女,玉生娆。

    百里雪刚进门就看到了言璎,双眼亮了亮,走到言璎身边,“林伯母……”

    百里雪贵为公主,按理说不必主动上前和言璎打招呼,可偏偏百里雪对林嘉芳心暗许,是以每次百里雪见到言璎都是上前寒暄两句。

    言璎见到百里雪,温柔的笑了笑,“公主也是想来挑些首饰?”

    百里雪点点头,瞥到了一旁的夏清和,神色微变,因为林嘉的缘故,她对言璎身边的年轻女子都会格外留意,她几日没留意,没想到言璎身边竟然出现了一位女子。

    百里雪暗暗打量,面前的女子虽然青纱遮面,但身量高挑,纤腰用了根碧绸丝系着,盈盈一握,额间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皙细腻,一双眼眸水莹清润。

    美人。

    这是百里雪一瞬间得来的结果。

    百里雪眼底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敌意,“林伯母,这位是?”

    “这位是我的外甥女,叫……。”夏清和碰了碰言璎,言璎立即反应过来,嘴边的话打了一个弯,“你暂且唤她言小姐便好。”

    夏清和生父姓楚,但言家上下都不愿意夏清和改成“楚”姓,夏清和的名字便没做改动,如今夏清和住在言家,称呼一声言小姐也不为过。

    百里雪没注意到言璎的异样,只听到夏清和是言璎的外甥女,暗暗松口了口气,眼底的敌意也消散了。

    不是和她抢嘉哥哥的就好。

    身后,玉生娆领着一众贵女来到几人面前,这几位贵女先是一一和言璎打过招呼,再合宜地询问了夏清和的身份。

    言璎笑着介绍了,清和性子清冷,早日融入这个圈子,找几个手帕交也极好。

    那几位贵女知道了夏清和的身份,扯了扯嘴角,客套的笑了笑,表现的不冷不淡。

    她们都是自幼生长在京城的,学的是贵女礼仪,炼的是家族功法,说实话,她们内心里对流落在外、父母私奔的夏清和没有半分好感,甚至有些鄙夷。

    今日若不是言璎在此,碍于她林夫人和侯府小姐的身份,她们恐怕半分好脸也不会给夏清和。

    一个孤女,和她往来,岂不是平白降了身价。

    言璎虽然性格温柔,但为人敏锐通透,感受到几个贵女的态度,一张脸也冷了下来,淡淡的说了几句,带着夏清和上了二楼。

    原地,玉生娆看着夏清和的背影,多情妩媚的双眼眯起,她总觉得,这个言小姐颇像一个人。

    二楼,言璎拉着夏清和的手,“清和,那些个贵女……”言璎抬眸看着夏清和,小心翼翼地措辞。

    “我不在意。”夏清和眸光平静,眉间淡淡。

    “那便好。”言璎舒了口气,她就怕清和感受到那几人的态度,心里难受。

    *

    两个时辰后,言璎终于带着为夏清和置办的衣裙首饰出了金玉阁。

    两人走在街上,前方一列红甲士兵正穿过一条街,模样严肃,看着似乎是在寻人。

    路旁,有几个路人小声交谈:“这都寻了几日了,还没找到那胆大包天的两人?”

    “没呢,说起来也是邪门,京城也不大,好些势力齐齐出动,愣是连那两个人的踪影都没见着。”

    “这倒是奇了,难不成那两人长了翅膀飞出京城了?”一人打起了趣儿。

    走在路旁的夏清和眉眼淡淡,气定神闲,端的是深藏功与名。

    *

    两人回了言府。

    用晚膳过后,夏清和来了言义书房,刚一推开门,夏清和就愣了愣。

    书房宽敞整洁,面前正襟危坐了三人:言义、言陵、言璎。

    “清和丫头,你来啦,快坐下。”言义指了指下方的一把椅子。

    夏清和落座,有些疑惑,外祖父突然叫她来,难道是有什么事儿?

    见夏清和落座,言义对言璎使了个眼色,言璎扬起温柔的笑,问了夏清和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

    尔后,言义亦是插话进来,东拉西扯地问了一通,就连沉默寡言的言陵都问了夏清和一两个问题。

    夏清和心中越发疑惑,不知这三人今天是怎么了。

    东拉西扯了半个时辰,最后,言义端起茶盏,状似无意道:“清和啊,这些年你可有…喜欢的人?”

    说完,言义饮下一口茶,神情淡淡的,看似只是随意一问。

    夏清和一愣,睨了言陵和言璎一眼,看着几人状似漫不经心,实则耳朵竖起的模样,忍不住露出一抹笑,说了这么多,原来就是要问这个。

    夏清和一时没有言语,言义眨眨眼,刚好看到夏清和脸上的笑,心底警铃大作起来,清和丫头这模样不会是真有喜欢的人吧?

    “清和丫头?”言义翘了翘胡子,后背微微僵直,漫不经心的语气带了两分着急。

    自己家如花似玉的娇娇外孙女儿,才没待几日,可不能让别的臭小子给祸害了。

    夏清和敛了笑,看着自家外祖颇为焦急的模样,默了默,毫不留情地抛弃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某人:“外祖父您放心吧,清和暂时没有心悦的人。”

    言义心底暗松一口气,僵直的后背重新靠了回去,清了清嗓子,“嗯,外祖父也就是随意问问,你别放在心上。”

    夏清和见此,垂下眼睫,无奈一笑。

    远在千里之外的某人正执朱笔批阅,鲜红的大字落在纸上,凌厉狂肆中透着几分霸气,忽而,某人朱笔一顿,低头看向腰间的一块玉玦,温柔一笑。

    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心心念念的人“残忍”抛弃。

    *

    眨眼一日已过,夏清和这些天也了解了不少京城的消息。

    例如,云耀如今虽然是皇室做大,但其下势力盘根错节,其中萧封辞实力极高,又位列众臣之首,深得皇帝宠爱,乃是京城炙手可热的权贵。

    此外,恒王府、玉家、言家、林家势力齐平,其中,言家和林嘉有姻亲之故,关系匪浅,自成一股势力,恒王府和玉家亦是往来颇多,关系密切。

    两方隐隐有对垒之势。

    夏清和坐在书案上,玉指轻点,言家虽然面上势力强劲,但其中最大的问题便是言家子嗣不丰。

    外祖父这一支为嫡支,膝下有三个儿女,最大的便是舅舅言陵,第二便是璎姨,第三是自己的母亲言络。

    如今母亲失踪,璎姨又嫁入了林家,虽然偶尔帮衬,但到底只是微薄之力。

    舅舅言陵,虽然天赋不错,如今修为堪堪步入灵宗,要护住义勇侯府还是有些困难。

    至于……外祖父,夏清和蹙了蹙眉,外祖父修为在灵宗七品,这些年因为母亲,忧思过度,身体大不如前,修为难以寸进。

    嫡系如此,旁系更是一团糟,难堪大用。

    总而言之,如今的义勇侯府看似风光,但若有一天疾风骤雨扑面而来,义勇侯府恐怕岌岌可危。

    “小姐。”门外传来一道女声。

    放下手中的情报,踏步出了房门,“何事?”

    院中正站着一个婢女,见夏清和出来,弯了弯腰,“璎小姐今日回林府,侯爷派我来问问小姐可要去见见。”

    夏清和点头,往前院正厅走去。

    正厅里,言璎一见到夏清和就笑道:“清和,姨母今日回林府,你可要去坐几日?”

    夏清和摇头,“我明日有事,去不了。”

    言璎闻言也不强求,“那好,改日姨母再来看你。”

    “好。”

    送走了言璎,夏清和说道:“外公,明日我想出一趟儿远门。”

    “出远门,你要去哪?”

    “云耀之森。”

    言义皱眉,云耀之森距离京城有一段路程,里面又危险重重,她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清和丫头啊,云耀之森距离此地太远,你一人去外祖也不放心,不如等过几日皇家狩猎节到了,你和外公一同去云耀之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