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认亲
    夏清和抬眸,就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

    老人看着身体健硕,眼角却是层层皱纹,许是因为快步走来的原因,老人气息微喘。

    此时,老人怔怔看着夏清和,一双眼睁的很大,“络儿……”

    夏清和心头微动。

    “父亲,你看,他像不像络儿?”言璎激动道。

    言义往前走了两步,上下打量着夏清和,老眼竟忍不住泛起泪花:“像……”

    简直和络儿儿时一模一样。

    夏清和心中忍不住跳了跳,从骨子里涌上一股熟悉感,暖暖的十分亲切,那是血脉至亲之间独有的熟悉。

    门外再次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言陵和林嘉、林欣从房中赶了过来。

    言陵自不必多说,见到夏清和原本的模样十分震惊。

    林嘉和林欣两兄妹则是暗暗打量着夏清和,他们儿时见过络姨,如今十几年过去了,见到夏清和只觉这人长得与外祖父和母亲有几分像。

    夏清和看着面前头发花白,老泪纵横的老人,张张嘴,一声外祖,在唇齿间打了几个转儿,到底还是没说出来。

    言璎恢复了两分理智,见到两人如此,忍不住笑了起来:“父亲,您别吓到他,他还不知道您呢。”

    言义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拉住夏清和的手,坐到主座上,“孩子,我是…你外祖父……”

    许是因为激动,言义这句话说的磕磕巴巴的。

    夏清和默了默,心底还是有丝不确定,“你们真的认定我是她的…儿子?”

    言义握着夏清和的手紧了紧,“不会错的,你母亲儿时就是如你这般模样。”

    顿了顿,言义说道:“孩子,你要是不信,我还有一个办法证明。”

    “是啊,我言家的男儿生来手臂上便有一块胎记,形似红缨长矛,是我言家独一无二的标识。”言陵接过话。

    夏清和眉心一跳。

    “这块胎记平时都是隐在皮肉之下,遇到我言家独有的秘法才会显现,孩子你若是不放心,那便让父亲动用秘法,如何?”

    言义点头,言璎也是一副赞同模样:“瞧我,激动过了头,竟然忘了还有这种事,孩子你快去让父亲看看。”

    满屋子的人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夏清和。

    “其实……”

    “我是女子。”

    夏清和吐出一句话。

    所有人一愣。

    言义更是瞪大了眼,呆呆地看着夏清和,“女子……?”

    在满屋子惊愕的目光中,夏清和点点头。

    自从出了西泽,她便以男装示人,如今到了云耀亦是穿着男装,她也没想到会发生今日的事情。

    空气静了静,一会儿,言义哈哈一笑,“女孩好,女孩好啊。”

    他最喜欢小姑娘,璎儿、络儿都是被他娇宠着长大,现在没想到来了一个外孙女,好啊,这是天大的好事儿。

    想着,言义又是哈哈一笑。

    众人乐了一会儿,夏清和道:“那我的身份……”

    “孩子,言家女儿的胎记生在额上,是一朵花。”言陵笑着道。

    他们言家先祖亦是疼爱女孩,不同于男孩的胎记的霸气,女孩的胎记最是好看,一朵娇花印在额间,看着就娇软动人。

    说完,言义起身,“孩子,外祖这就动用秘法,让你看看。”

    在言义心里,这秘法不过就是走个过场,夏清和定然是他的亲亲外孙女儿无疑了。

    夏清和点头。

    言义朝夏清和走了一步,双手伸出,以一种极为诡异复杂的弧度在空中虚晃一下,接着,两手摩擦而过,手心升起淡淡的红光。

    夏清和闭上双眼,带着红光的手轻轻拂过额间,额头微微发热,下一瞬,红光消失,原本白皙细腻的额间生出一朵嫣红的花来。

    花朵不大,花蕊细小精致,极致的嫣红里透着丝金色,花枝肆意舒展,仿若春日里娇嫩的树梢间缀着的一朵妖娆的娇花,栩栩如生,见之难忘。

    夏清和睁开双眼,清润的眸子里带着光,伸出一指,轻轻碰了碰额间,玉白生辉的肌肤和嫣然妖娆的极致红色形成巨大的反差,摄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色若春晓之花。

    这是所有人一瞬间升起的念头。

    夏清和揉了揉额间,那朵嫣红的花更加红润,仿佛要滴出血来。

    此时的夏清和,透出一种雌雄莫辨的美。

    “如何?”夏清和的清越的声音响起。

    言义回神,看着夏清和额间的红花胎记,爽朗一笑,“我就说,你定是我言家人无疑。”

    夏清和弯弯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

    一旁,管家笑了笑,心中忍不住感动,时隔多年,终于找到了络小姐的孩子。

    言义看了看夏清和那酷似其母的面容,忍不住问道:“孩子,你母亲这些年过得可好?”

    老人头发花白,眼角带着明显的皱纹,说这话时声音颤抖,眼底带着悔恨,夏清和心头无端一酸,其实,外祖最想问的是,母亲这些年可出了什么事儿吧。

    夏清和红唇微抿,声音放缓:“我从未见过母亲。”

    言义怔住,还没来得及反应这话里的意思,又听得夏清和道:“我是孤儿,自小跟着师父长大。”

    大厅里忽而静了下来,方才喜气洋洋的大厅笼着一层惨淡的轻愁。

    言义老眼含泪,喉咙哽住,怔怔无语。

    他的络儿,果然是出了意外,否则怎么会不来见她,又怎么会扔下自己的亲生女儿。

    “孩子,这些年你受了不少苦吧。”言义心中酸涩,她一个女子,本就该被娇养着长大,可惜孤苦伶仃,一个在外,没有家族庇护,恐怕活的很是艰辛。

    夏清和摇头,浅浅一笑:“不苦,师父待我极好。”

    言义心中更为酸涩,这孩子定然是安慰他的,她一个女孩,独自一人又怎么会不苦。

    言璎也忍不住抹了抹泪,心里难受的紧。

    夏清和见此,又是感动又是无奈,“外祖父,这些年师父教了我许多东西,我的确过得极好。”

    “当真?”

    “当真。”夏清和点头。

    言义这才松了两口气,面上的悲痛之色缓了缓。

    想着,言义又忍不住问道:“师从何人?”

    “天倾老人。”

    言义念叨了两句,发现在云荒大陆没听过这号人,思忖着,许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个寻常人。

    尔后,言义想起正事儿,轻声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夏清和。”浅浅一笑,毫无隐瞒。

    言义捋了捋胡子,笑容满面,“夏清和,夏清和,这名字好。”

    言璎言陵亦是附和。

    清和,清美和谐。

    林嘉眨眨眼,心头闪过一丝异样,夏清和……这名字好熟悉。

    言义又问了夏清和许多问题,那模样恨不得将夏清和这十几年发生的事,事无巨细地全了解一遍。

    夏清和皆是一一笑着回答。

    到了最后,言璎实在看不下去了,出声道:“父亲,清和这丫头刚刚回府,您好歹让她缓缓。”

    言义一顿,笑呵呵地:“这倒是,是外祖激动了。”

    言璎接过话,眉眼温柔,“清和,这是义勇侯府,往后你便在这儿住下。”

    “对对,往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有外祖在这,出了事外祖帮你兜着。”

    言义拍了拍胸脯,那模样活脱脱的一个宠孙狂魔。

    “好。”夏清和弯了弯眼,心中涌上暖意。

    而一旁被忽视已久的言陵终于忍不住出声,“父亲,您可是把我们忘了许久……”

    言义这才响起自己的儿子和另外两个外孙,对着夏清和说道:“清和,这是你舅舅,这是你璎姨的两个孩子,林嘉、林欣。”

    夏清和起身,笑了笑:“舅舅。”

    言陵哈哈一笑,说道:“今日来的急,舅舅身边没什么好东西,等到明日舅舅寻了几样好东西,来给你作见面礼。”

    夏清和没有推辞,含笑点点头。

    此时,林嘉看着夏清和的那张脸,愣了愣,忽然出声问道:“清和妹妹这些年生活在西泽国?”

    “是。”

    “怎么了?”言义出声,方才他问过了,夏清和自幼便生活在西泽,嘉哥儿怎么突然一问。

    林嘉面前浮现几分纠结,“不会是那个夏清和吧?”

    夏清和眉头一挑,哭笑不得,什么叫那个夏清和?

    言义也是皱皱眉,“什么?”

    林嘉看着外祖父,“就是西泽国三国大比上的那个夏清和……”

    众人忍不住回想,三国大比他们虽然没去,但也有所耳闻。

    往年他们云耀都是第一,今年确是惨败,得了个第三,听参加过大比的少年们说,他们云耀之所以惨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一个小姑娘。

    那个小姑娘,年纪轻轻,修为到达灵宗不说,还极擅炼丹,听说是个三品炼丹师。

    想到这,众人齐齐默了默。

    夏清和也想到了自己当时坑了云耀不少次,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言义看了看夏清和,“……难道是重名?”

    不是他不相信自己的外孙女如此优秀,实在是此事太过匪夷所思,而且,清和这丫头自小就跟着师父,灵石丹药这些修炼资源定然是没有的,又如何能成为丹师和灵宗。

    夏清和眨眨眼,没说话。

    言义见此,以为是伤到了她,立马安慰道:“不是就不是,那个夏清和定然没有你好,炼丹多累啊,咋们不才不做那种事呢,你想要丹药,外祖父给就是,凭空得来,这才舒服嘛。”

    夏清和:“……”

    被您这么一说好像也有些道理。

    其他几人也连连点头,“丹师有什么好的,炼丹太累了,清和你想要什么只管说就是,我们替你准备。”

    夏清和:“……好。”

    一屋子的人都欢喜起来。

    管家适时催促,“侯爷,该用午膳了。”

    “啊,我把这事忘了,走,去用膳,饿到清和丫头就不好了。”

    夏清和笑了笑,外祖是她当成小孩子来宠了。

    一众人用了午膳,午膳过后,言璎道:“清和可有什么东西要带回来?”

    夏清和点头,“下午我回一趟宅子。”

    “我陪你。”言璎道。

    “璎姨,我自己去便好。”

    “那好,璎姨便替你把南面的院子收拾出来,替你置办些女儿家的东西。”

    言义坐在上首,说道:“对,多置办些女儿家的东西,多俊俏的一个丫头,整日穿着男装做何。”

    顿了顿,言义又说道,“后日等人到了齐全了,以清和的名义办个宴会,告诉京城这些人,我言义的外孙女回来了。”

    言璎点头。

    夏清和倒是皱了皱眉,“外祖,不用举办什么宴会。”

    她虽然找到了外祖一家,但云耀之森和奇诡之巅的日程也不能拖延,云耀京城认识她的人颇多,到时恐怕会节外生枝。

    言义见此,看了看夏清和的神情,发觉她是真无意举办宴会,顿了顿,说道:“那好,等清和你适应了,咋们再提此事。”

    夏清和点头,也没提往后她要去云耀之森的事儿。

    她刚回来,外祖定然不舍,此事还是过几日再提。

    ……

    夏清和回了宅子,告诉孤狼此事后,便和孤狼一同住在了义勇侯府。

    言义身为义勇侯是个雷厉风行的主儿,翌日,整个京城都知道了义勇侯找到了外孙女。

    当年言络和楚奕那事闹得满城风雨,如今十几年过去了,义勇侯突然找到了外孙女,京城不少人的好奇心都被勾起来了,一时之间,上门拜访络绎不绝,只是根据自家外孙女的意思,言义都一一婉拒了。

    相安无事地度过了几日。

    这一日,言璎来了南苑,南苑地方很大,刚进南苑时,言璎就愣了愣。

    南苑一角,一株百年老树正舒展着翠绿的枝丫,翠绿的枝桠上缀满了粉白色的小花,一阵风吹来,满树芳华摇晃。

    夏清和坐在树下,闭目修炼,清冷的美人衬着这满树的芳华,自有一股岁月静好。

    言璎笑了笑,清和的模样虽是随了她母亲,但却有一股她母亲没有的气质。

    夏清和睁开眼,看到远处的言璎,起身说道:“璎姨。”

    言璎走了过来,“清和,整日闷在房中也不好,我带你去逛逛京城如何?”

    夏清和想了想,点头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