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身世
    风云拍卖行内部很大,四处都有人防守,夏清和一路走着,避开这些人,穿过两道垂花门后,拐进了一处阁楼。

    阁楼二楼,长廊两侧许多房间紧闭着,夏清和径直走到最右侧的房间门口,轻轻推开门。

    “谁?”推门声响起的一瞬间,房间内爆发出女子的喝声。

    紧接着一道灵刃飞向门口,夏清和身形侧过,灵刃飞向门上,雕花坚木门裂开几道缝。

    夏清和踏进房中,轻笑道:“姜姜,你脾气还是这么暴躁。”

    房中,姜月猛然起身,正欲呵斥,听到这话时,猛地一僵,上下打量着夏清和,“你是……”

    夏清和走到姜月面前,伸出手轻敲了一下姜月的脑袋:“你主子。”

    姜月愣了一下,继而猛地伸出手,攀住夏清和,眉开眼笑,“主子您终于舍得过来了。”

    夏清和含笑坐下,解释缘由。

    寒暄过后,夏清和问道:“莲娘呢?”

    云耀拍卖行的事宜都是莲娘在管,今日没看到人影,夏清和不由问出声。

    “莲姐姐外出处理事情去了。”

    “我在西泽国的时候听闻莲娘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如今如何了?”

    “主子放心,莲娘都处理好了。”

    “那就好。”夏清和点头,详细问过风云拍卖行现状后,打算起身回去。

    姜月饮了口茶,突然说道:“主子打算何时去云耀之森?”

    “时间不定,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应该就是这两日。”夏清和摩挲了一下茶杯。

    “那主子可听过云耀皇室狩猎节?”

    夏清和摇头。

    姜月兴奋道:“说是节日,其实就是春狩一般,只不过云耀偏冷,推至了夏日,算算时间,今年的狩猎节倒是不远了。”

    姜月起身,“云耀之森是云耀森林之最,内里险象环生,但是云耀之森外围倒是有危险不大,所以,云耀国便把狩猎的地方定在了云耀之森外围,而且云华城距离云耀之森不远,快马加鞭的话几日也就能到达。”

    夏清和指尖轻点,“狩猎节有几日,哪些人会去?”

    “时间约莫是一月左右,狩猎节算是大节日,到时云耀皇室,大臣子弟们都会去。”

    姜月皱了皱眉,又说道:“不过狩猎节正是云耀的一年季节最好的时候,到时来自云耀各地的佣兵都会进入云耀之森里面,他们多数是来探险历练或是受人雇佣保护一些家族小姐少爷的。”

    夏清和勾了勾唇,“这么说,那时云耀之森倒是极为热闹的了?”

    姜月点头,“是啊,而且狩猎节说是狩猎,其实也包括寻找天材地宝,驯服灵兽之类,主子要是挑那时候进入云耀之森,许是会碰到不少人呢。”

    夏清和笑而不语,往日在西泽国灵雾山的时候,她倒也偶尔能碰见一些进山的人。

    “此事我知道了,时辰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夏清和起身,离开了拍卖行。

    ……

    夜色暗沉,云耀的夏季带着些凉意,夏清和照例闭目修炼。

    且说白日里夏清和两人伤了百里越等人后,京城就陷入震动,各府派了不少暗卫家丁出门寻找两人,只是一个下午过去了,皆是一无所获,如今各府震怒,加大了搜寻的力度,一时间,就连皇帝都有所耳闻。

    萧封辞耳目通灵,听完暗卫的禀告后,眉目微思,这般嚣张狂傲的人倒是和她很像,只是云耀距离西泽颇远,夏清和会不会来云耀,这倒是不知。

    思索了一会儿,萧封辞展眉,没再纠结此事,只是暗暗把此事记挂在了心上。

    *

    翌日。

    京城南面的宅子里,夏清和重新易了容,将自己原来的面容掩去三分,换了一身男子装束,出了门,云耀京城亦是极为繁华,夏清和四处逛了逛,进了一处酒楼,在大堂内寻了一处坐下。

    大堂内坐满了人,三三两两地谈论着昨日城门的事儿,夏清和点了杯茶,饶有兴致地听了一耳朵,半个时辰后,夏清和放下茶杯,拿出一块灵石,打算离开。

    “璎儿……”

    大堂们前,站了个美妇人,此时,美妇人双眸含泪,怔怔地看着夏清和。

    夏清和刚刚站起身,一抬头便看见美妇人这幅模样,愣了一瞬。

    美妇人身旁站了一位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和两名年轻的丫鬟。

    美妇人捂着嘴,朝夏清和快步走了过来,声音颤抖:“络儿……”夏清和看着美妇人的面容眼神闪了闪,心下震惊。

    方才站在美妇人身旁的中年男子走到美妇人旁边,虚揽住美妇人的肩,“璎儿,他不是络儿。”

    说完,男子抬头看了看夏清和,略有歉意,“这位公子,家妹失礼了。”

    夏清和回神,摇摇头,“无事。”

    男子对着夏清和笑了笑,带着美妇人离开了。

    原地,夏清和看着几人,心跳微快。

    顿了顿,夏清和抬脚跟上几人。

    他今日易了容,原本的面容掩去了三分,可方才她看到名妇人的面容,竟然与她有三分像。

    再观那妇人方才的神态,夏清和双手紧了紧,心下竟然有些紧张。

    男子领着美妇人,温声安慰,许是因为分神,一行人谁也没有发现夏清和。走过一段路,男子和几人踏进府上。

    夏清和顿住脚步,借助墙掩住身形,看了一眼,男子踏入的府上正刻了四个大字:“义勇侯府”

    夏清和看了一眼后,收回视线,来了风云拍卖行,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阁楼处,姜月看到夏清和后,愣了愣,“主子。”

    夏清和抿着唇:“姜姜,去查义勇侯府,我要义勇侯府的全部信息。”

    姜月点头,“我这就去。”

    *

    义勇侯府,美妇人回到了府上,双眸微肿,眉间染了轻愁,午膳时,上首的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看着美妇人,问道:“璎儿这是怎么了?”

    言璎摇摇头,没说话。

    言璎身旁,与言璎生的六分像的女子,叹了口气,“外祖父,今天母亲出门……看见了与络姨长的颇像的一个男子。”

    上首的老人闻言放下手中的筷子,脸色沉了下去。

    “欣儿。”林嘉责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络姨是外祖家的禁忌,怎么能随意提起。

    言络看了一眼自家父亲,语气轻愁:“父亲,那男孩我看了,长的真的颇像妹妹。”

    言义眸中闪过一丝伤痛,什么也没说。

    言陵叹了口气,“络儿已经走了十几年了,那男孩只是长的有些像而已。”

    饭桌上沉默下来。

    言络是义勇侯也就是言义的小女儿,生在权贵之家,上头有言陵和言璎两个哥哥姐姐照顾,娇养着长大,生性最是开朗明媚。

    只是言络十五岁时,遇上了一名男子,名叫楚奕,楚奕生的俊朗,与言络一见倾心,言络将楚奕带至家中表明心意,本以为父亲能同意这门婚事,谁知却是遭到了言家上下的反对。

    言络楚奕使了百般功夫,结果言家上下还是极力反对,两人年轻气盛,一气之下竟然离家出走,这一走便是十几年。

    言家上下一片悲痛,可谓是恨透了楚奕,如今十几年过去,言家等人可谓是又恨又悔,想念极了言络。

    知女莫若父,亲手养大的女儿,言义明白,自家女儿最是心软,这十几年来定然是出了什么变故,否则定然会回来见他,如今十几年已过,他的络儿怕是……

    ……

    一顿饭吃的极为压抑,林欣眨巴眼看了看几人,“娘亲,你说……那个哥哥会不会是络姨的儿子啊?”

    言璎一顿,愕然看向自己的女儿。

    言义见此,嘴角下垂,心底没抱希望,这些年他找了女儿,找了楚奕那个混账,与络儿相似的孩子更是找了不少,可惜都不是,这个突然遇见的男孩,恐怕也只是长的相似而已。

    言璎眼神动了动,猛地起身:“我这就命人去查。”

    “璎儿。”言陵叹了一句,“别查了。”无数次的失望之后,他们早就不抱希望了。

    言璎攥紧拳,看了大哥和父亲一眼,张张嘴,打算暗中去查。

    父亲和大哥早就不抱希望了,她还是自己暗中去查,免得惹得他们伤心。

    *

    姜月速度极快,下午时就将义勇侯府的全部信息交给了夏清和,夏清和沉默看完,无意识地捻了捻手指。

    好一会儿,夏清和才回神,拿出最下方的画纸,轻轻一抖,画上的人现于眼前。

    画上是一位女子,梳着少女的发髻,眉如弯月,和夏清和……有八分像。

    只是,画上的女子眉眼娇俏明媚,夏清和却自有一股清冷的气质。

    看了良久,夏清和将画合上,放入了空间内。

    她是孤儿,十四年来出了师父可以说没有什么亲人,而自从她长大懂事后,就一直暗中调查她的身世,现在她来了云耀,她的身世……难道要揭开了吗?

    *

    言璎雷厉风行,打定主意要查夏清和,用过午膳后便命人去查,只是夏清和初来乍到,又易了容,查了一天,竟然毫无所获。

    言璎心中正着急,第二日,夏清和换了男装,看了看镜中自己的脸,犹豫了一瞬,没有易容,出了门来到了昨日的酒楼。

    没有易容的夏清和容貌更甚,如今只是随意坐在椅子上,便有一股子清隽的气息透露出来。

    夏清和把玩着茶杯,少年俊逸的面容显露,勾的大堂内不少女子频频回眸,暗暗盯着夏清和。

    过了一会儿,大堂门口进来一个人,眉目温柔,身上一袭精美华服,正是昨日的言璎。

    言璎扫视一眼大堂,大堂角落处放了一株绿藤萝,绿藤萝枝叶翠绿,夏清和的身形被隐隐挡住一些,看的不真切。

    言璎双眼亮了亮,径直朝着夏清和方向而去,饶开绿藤萝,言璎扬起一抹笑,“这位……”

    夏清和放下茶杯,忽而抬起头。

    言璎的话噎在喉咙处,一瞬间,眼睛微睁,他……他的面相…

    夏清和微微一笑,少年清隽俊逸的容颜仿佛带了光,“请坐。”

    言璎没有动作,只是怔怔地往前几步,拉住夏清和的手,眼底蓄满泪水:“你是络儿的孩子,你一定是。”

    言璎紧紧拉住夏清和,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力道,夏清和微怔,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言璎抱在怀中,夏清和身形较之言璎略高,如今被她抱在怀里微有不适,只是,感受到言璎激动的情绪,夏清和顿住,没有说话。

    言璎激动了许久,夏清和张嘴:“林夫人,你……”

    言璎放开夏清和,紧紧攥住她的手,语气激动:“孩子,我是你的璎姨啊。”

    夏清和默了默,道:“没有认错?”

    言璎见此,擦了擦泪,语气笃定:“没有。”他生一定是络儿的孩子。

    想着,言璎拉了拉夏清和,“好孩子,你还没见过你外祖父吧,来,跟璎姨一起回府,璎姨带你去见你外祖父。”

    夏清和吐出一口气,“好。”

    言璎露出笑容,带着夏清和飞快地走出大堂,街道旁,夏清和看着言璎面上的激动之色,心下微怔,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两人很快到了义勇侯府,管家现在大门前,看着璎小姐如此着急激动模样,愣了愣,“大小姐,你……”

    管家猛地看到夏清和,顿时没了声,抬着手颤巍巍地指着夏清和,“他…他……”

    “东叔,快去请父亲。”言璎喊了一句,又是高兴又是激动。

    “哎,好好,我这就去。”东叔连忙转头,一路飞奔去主院。

    义勇侯府立了不少仆人,见到夏清和都有些激动,他们自然知道侯爷他们一心想找到小姐,如今这男子眉眼和璎小姐像了不少,难道他是络小姐的儿子?

    想着,这些仆人激动起来。

    言璎见此,笑骂道:“还愣在这儿干嘛,还不快去请大哥。”

    “是。”一众仆人散去,请人的请人,端茶的端茶,整个义勇侯府罕见的忙乱起来。

    夏清和看着这一幕,心下无端涌上一股暖流。

    正厅里,夏清和坐在大椅上,很快,门外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