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城门风波
    喧闹声渐渐散了,马车朝着城门口缓缓靠近,眼看就要到达城门时,后方传来一阵怒吼声。

    “闪开,都闪开。”

    转头看去,一头奇大无比的凶兽正疾驰而来,如同一道闪电,凶兽身后,一群少男少女正驾着马,企图追上那头凶兽。

    “呼——”在城门前排队的人瞬间惊慌失措起来,原本排好地长队瞬间散开。

    只是,队伍虽然散的快,凶兽地动作也不慢,只见那头凶兽疾驰而过,一路横冲直撞,不少来不及躲闪的人被凶兽撞飞老远。

    马车外,孤狼驾着马,那只凶兽撞倒数人后,依旧横冲直撞,眼看就要撞上马车之际,孤狼眸子闪过一道冷光,飞身而起,挥出一剑。

    雪白的剑身在明亮的日光下闪过一道寒光,下一秒,鲜血溅出,凶兽口中发出一道惨叫,兽身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接着,砰然落地声响起。

    其余人惊魂未定,见此,全都愕然地看向孤狼。

    孤狼面无表情,自顾自地驾着马,来到了守门的士兵面前。

    方才那个怒斥妇人的士兵,名叫李大荣,此时,李大荣白着一张脸,“你……”

    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方才追赶凶兽的那群人一脸怒容地看向孤狼。

    李大荣看着这阵势,往后退了两步,这些人可不好惹。

    “就是你杀了我们的兽?”红鬃马上坐着一个黄衣女子,女子手拿着长鞭,趾高气昂地指着孤狼。

    孤狼眼神稍寒,从马车上跳下,冷漠地看向几人。

    “没长眼?”

    这城门口的人都看到是他杀了那头兽,这个女子莫不是蠢,亲眼看见了,还要多此一举地再问一遍。

    那女子先是一愣,继而凌空甩了一道鞭子,“呵,你可知道我们是谁,敢这样跟我们说话。”

    孤狼抬眼,冷漠以对。

    那女子不屑一笑,语气骄傲自得:“我是褚侍郎的嫡女,褚佳双。”

    说完,褚佳双又看了看前方的一男一女,语气微有谄媚:“这位是恒王的嫡子,百里越,这位是镇国公孙女,玉生烟。”

    说完,褚双昂着头,高傲无比地看着孤狼。

    城门外,有人不由震惊,原来是他们。

    百里越、玉生烟等人都是京城里出了名的纨绔,天赋虽算不上顶好,但生来都是含着金汤匙,从小到大,这些人在京城里横行霸道,打马遛弯,除了一些个天之骄子,没人管的住他们。

    想到这,有人暗暗皱眉,看着孤狼,心想,这人算是出门遇到了煞星,竟然碰到了他们。

    百里越坐在大马上,姿态懒散,抬眸随意地看了一眼凶兽的尸体,懒洋洋道:“这是三品疾风兽,我费了不少功夫把它从林子里赶出来,就是为了让它当我的坐骑,现在它死了,你说该怎么办?”

    一旁玉生烟冷冷地勾起嘴角,“百里,既然他杀了疾风兽,依我看,就让他当你的坐骑。”

    “哈哈哈,好主意。”一群少男少女笑了起来,显然很是认同。

    城门外,一些人忍不住摇摇头,看着孤狼的目光带了惋惜,他们这些纨绔向来视人命如儿戏,这个少年看着一身傲骨,恐怕要沦为百里越等人的坐骑了。

    “呵。”

    清冷微寒的声音自马车内传出,带着显而易见的讽刺。

    这些少男少女止住了笑,面色不虞地看向马车。

    “里面是谁?”玉生烟眯了眯眼。

    马车内,夏清和眸子微寒,掀开车帘,从马车里弯腰矮身而出。

    一双黑靴落地,夏清和面容现于人前。

    百里越随意打量几眼,看着夏清和那张脸,撇撇嘴,方才的声音倒是极为好听,没想到这张脸却是平凡无奇。

    不过……,百里越顿住,视线看向夏清和的眸子,那双眸子倒是生的极有灵气,宛如清泉底的琉璃,晶莹剔透,泛着水光。

    “少爷。”出门在外,孤狼换了个称呼。

    百里越挑挑眉,吊儿郎当:“原来你是他的主子。”

    夏清和点头,百里越扫了扫夏清和,低头随意捋了捋马鬃,语气带着高傲的施舍,“我百里越向来大度,这样,你跪地给我磕三个响头,再把你旁边的这个奴才给我当坐骑,我就放了你们如何?”

    孤狼周身一寒,凌厉的气息爆发而出。

    “我若是不呢?”夏清和冷声道。

    百里越轻蔑一笑,“那就要看看是你们的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了。”

    他百里越横行霸道这么多年,就夏清和这样看似一身傲骨的人,他见的多了去,到最后不还是跪地摇尾乞怜,求着他放过?

    夏清和垂眸,长睫遮住了眼中的冷意,“那我倒要看看了。”

    说完,夏清和足尖轻点,飞向百里越,百里越不屑,轻轻挥了挥手:“自不量力。”

    周围顿时出现二十几个护卫打扮的人,持刀围攻夏清和。

    有些人缩了缩身子,不忍再看接下来那血腥的画面,那位公子怕是要在劫难逃了。

    百里越高坐在马上,一旁少男少女哈哈一笑,“一个普通人罢了,真是不自量力,百里少爷大发慈悲,他们还不领情。”

    下一秒,这些人的笑僵在脸上,只见,夏清和身形飞快运起,掌中灵力一扫而过,灵力所过之处,所有护卫倒飞出去,仅是几息时间,他们带来的人竟然全被撂倒。

    这怎么可能?!

    百里越等人瞪大了眼,他们的这些护卫个个都是灵徒,居然全败了?

    夏清和站在倒地不起的护卫中间,讽刺道:“百里公子的拳头,也不过如此。”

    百里越脸色一黑,双眼眯起,认真打量起夏清和,夏清和看着约是弱冠之龄,长相普通,修为也看不出深浅,只是通身气度沉稳不凡,隐隐透露出尊贵之感。

    百里越眸子暗了暗,转头看了看夏清和的马车,马车寻常的很,车顶不是贵族所用的珠玉翠冠,而是灰青色布幔制成,拉车用的马也是极为寻常的凡马,而非灵兽。

    一旁,玉生烟沉声道:“你是谁?”

    “顾清。”夏清和吐出两个字。

    她如今易了容,夏华这个名字定然不能用了,便用了君华的姓,再从自己名字中取出一个单字“清”,组成顾清这个名字。

    百里越陷入沉思,顾姓?京城这些个权贵里,可没有顾姓,何况…他这副模样,看着也不像是京城之人。

    想着,百里越皱皱眉,他虽然是纨绔,但能横行霸道那么多年,也是有几分眼力的,这顾清恐怕不简单。

    “你是……灵师?”玉生烟不确定道,毕竟夏清和看着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灵师修为,有些匪夷所思了。

    夏清和没理会玉生烟,而是睨了一眼百里越,“百里公子,你们若是道歉,此事便罢了,若是不道歉的话……”

    夏清和顿住,看了看脚下倒地不起的护卫,道:“那便和他们一般下场。”

    夏清和神情淡淡,说这话时,唇角微冷,平淡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暗藏的狂傲之气。

    一时间,百里越等人的脸色彻底黑沉下去,气压沉沉的,一旁围观的人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心底砰砰的跳,这是哪家的少爷,出口这么狂傲,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口气倒是狂妄,我倒要看看,你有何实力。”话落,一个削瘦的男子下了马,大手一翻,一根长枪顿时出现在手中。

    男子是皇子伴读,王家的小儿子,名叫王桀,如今是灵徒八品修为,实力不错,手上的长枪也有来头,是王家家主在他生辰之时送给他的,叫刺银枪。

    王桀拿着刺银枪,一股灵力运起枪尖,枪尖闪过一道暗芒,直刺夏清和。

    夏清和侧身闪过,两指一弹,一股力道震出,王桀手腕酸麻,刺银枪瞬间脱手飞出,插入两米外的地面上。

    “你……”王桀瞠目,难以置信。

    他是灵徒八品修为,又有刺银枪在手加持,平日里就算和灵师打斗也能坚持三招,可方才他居然一招完败……

    他难道真是灵师?

    一个弱冠之龄的灵师?

    高头大马上,百里越一跃而下,走到夏清和面前,双眼微眯,斟酌一会儿道:“今日顾公子的仆从杀了我的疾风兽,顾公子也打了我们的护卫,这样,这些事我都不计较。”

    夏清和挑眉,都不计较了?

    又听百里越继续道:“今日这件事就算是不打不相识,和顾公子交个朋友如何?”

    百里越这番做也有他的思量,这顾清看着平常,但实力不简单,他若真是个灵师的话,那要是能为他们恒王府所用,倒也是个大助力。

    背后,玉生烟蹙了蹙眉,其余几人也略有不满,这人顶多算是一个天赋好的年轻人罢了,百里越居然自降身价要和他结识。

    夏清和看着百里越,唇角泛起冷意。

    方才让她跪地磕头,如今打了一架,忌惮她的实力,便成了不打不相识,这世上哪有那么轻易的事儿?

    “交个朋友倒是可以……”夏清和话音微顿,“端看百里公子愿不愿赔礼道歉了。”

    百里越大掌猛然攥紧,一双眼冒着火,紧紧盯着夏清和。

    “狂妄!”

    “不知天高地厚!”

    那群少男少女怒骂出声。

    “敬酒不吃吃罚酒。”百里越怒火丛生,“来人,给我拿下他们。”

    一个灵师罢了,他定然要顾清知道他的厉害。

    而李大荣面色则是一苦,他们职责是守卫城门,百里少爷让他们捉人,这是分明就是强人所难啊。

    不过,饶是如此,李大荣还是咬牙道:“是。”

    他一个守门小兵,得罪不起百里越。

    “来人,给我上!”

    城门口顿时出现一百来个士兵,一拥而上,孤狼神情冰冷,拔剑而起,凌厉的剑身带着嗜血杀伐之气,划过这些人的脖子。

    一道道鲜血喷洒而出,一条条人命消失。

    孤狼宛如来自暗黑地狱的杀神,手起剑落,毫不留情。

    夏清和则是手腕一动,一股强大的灵力挥出,砸向百里越等人,百里越瞳孔紧缩,倒退几步,手心聚起灵力,灵徒九品的灵力释放而出,意图抵挡住夏清和那股强大的灵力。

    奈何,两者灵力相差太大,百里越挥出的灵力如同一朵浪花溅入大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嘭——”强大的灵力扑面而来,带着碾压之力,百里越只觉浑身骨头猛然震痛,接着双眼一闭,硬生生痛晕过去。

    几息之间,所有人全军覆没。

    夏清和二人收了手,一人神色如常的入了马车,一人驾着马,恍如没事人一般朝着京城方向而去。

    事到如今,他们也不需要拿出什么通行证了,径直进城便可。

    城门口的围观之人早已被惊吓的说不出话来,他们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如此反转,天子脚下,那两个外来人居然公然动手打了一众权贵之子,这简直是明晃晃地挑衅皇室威严。

    呆愣良久,终于有人回神,急慌慌地将此事报给了官府,与此同时,一个外来人打了百里越和城门士兵的消息也迅速传来,云华城里一片震惊。

    不久后,各府立即派人四处巡查,伤了人,又杀了那么多守门士兵,此事定然不能善了。

    ……

    孤狼驾着马车走了不久,便在一处宅子前停下,“主子,到了。”

    夏清和从马车里跳出,进了这处宅子,这宅子不大,是风云拍卖行的私产。

    她打算在这儿住上几日,了解一番云耀情况后,再去云耀之森和奇诡之巅看看。

    整理完宅子后,夏清和再次易了容,独自一人出了宅子。

    云耀最繁华的一条街,所有店铺都开着门,迎着八方客,街道中央,一扇雕花精美的大门紧闭,大门的鎏金匾额上笔风遒劲,刻了五个大字:风云拍卖行。

    夏清和悄无声息地来到了风云拍卖附近,足尖轻点,一缕清风拂过,夏清和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风云拍卖行极大,夏清和四处打量一番,发现周围景色颇好,花木众多,暗暗思索,这处恐怕是拍卖行后院,想了想,夏清和转身,沿着东面的石子路往前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