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狂傲
    女子素衣白衫,简洁利落,一双眼平静清澈中带着上位者的威压,如今坐在玄黑色大椅上,更是平添一分凌厉。

    众人晃神,眼神有些呆愣,他们的门主……是个女子?

    无怪众人心中惊诧,千杀门创立至今,虽有几个年头了,但夏清和实在是十分低调,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千杀门中又一向无人敢私自议论门主私事,以至于门中大多数人只知道门主的威名,对门主性别、年龄这些事则是一概不知。

    夏清和清眸往下扫过,晃神的众人瞬间回神,立马低下头,一个个心里砰砰乱跳。

    “你们有何想法?”清冷地声音如同山涧溪水,潺潺清流,透着股凉意。

    下首众人将头低了低,无人出声。

    最前方的千殇见此,道:“他们尚未见过门主,一时呆愣也是正常。”

    闻言,夏清和挑眉,语中轻松了几分:“你们不认得我,可我认识你们。”

    听到夏清和微微放松的语气,有人舒了口气,方才门主虽未说话,但那一眼的气势却是迫人,如今门主有心思调笑,他们只觉得堂中压抑的气氛都散了些。

    前方一位丹堂长老翘了翘胡子,笑道:“这话倒是不假,咋们门主虽然向来见首不见尾,但对门中的事情却是知之甚详。”

    夏清和面露笑意,跟着说了几句,堂中气氛缓和不少。

    闲谈过后,夏清和正色道:“今日召集和各位,是要宣布一样事。”

    堂中气氛肃了肃。

    “千殇,现如今门中众人实力如何?。”夏清和道了一句。

    千殇会意,出列道:“回门主,千杀门门人共十万余人,其中三万余人为灵士,六万六千人为灵徒,三千九百人为灵师,余下一百人为灵宗。”

    夏清和听完,不置一词,看向堂中其他人,问道:“你们以为这个实力如何?”

    众人沉默,千杀门众十万余人,这个人数放在云荒任意一个势力里,都是至多甚至碾压一般的存在,更遑论这十万人中更是有四千多位灵师以上修为,这个实力不可谓不强。

    “回门主,放眼云荒,这个实力是首屈一指的存在。”堂中右侧柱子旁的一位男子出列。

    夏清和闻言,也不看其他人的神色,直言说了一句:“这个实力,不堪一击。”

    夏清和说此话时,神色淡淡的,清冷的声音亦是平静至极。

    没有刻意贬低,没有过分谦虚,有的只是陈述事实一般的平静沉稳。

    大殿静了下来,众人屏息,小心翼翼。

    夏清和垂眸,眼神扫过这些人,不出意外地在好几人低垂的脸上看见了不忿之色。

    “林青,你有异议?”夏清和点了最角落里的一个男子。

    林青穿着黑色长衣站在角落处,乍然听到夏清和的话,惊了一瞬,有些慌乱地出了列。

    “回门主…”林青站在中央,张张嘴,眼中纠结之色一闪而过,继而浮上一抹坚定,“我有异议。”

    大堂内越发静了,只听到林青微颤的声音:“云荒大陆,强者为尊,灵师之上尊为强者,且不说千杀门门下的十万门众,就是四千余位灵师灵宗,都让其余势力难以望其项背,是以,门主您那‘不堪一击’四字,我认为,实在有欠妥当。”

    说完,林青双手紧张地攥紧,直视着夏清和。

    空中气氛滞住,无形的压迫感紧随而来。

    两侧有人忍不住拿着袖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几道意味不明的视线飘向林青。

    当场质问门主的,他是第一人。

    夏清和从位上站起,缓缓走了下来,一步一步靠近林青。

    林青胸腔里的一颗心跳动的越发快了。

    夏清和在距离林青三步远的地方站定,面上不喜不怒,只是平静地问了一句:“你说,十万个灵师实力和如今的千杀门相比,哪个更强?”

    林青呆了呆,“当然是十万灵师的实力更强。”

    “那你说,千杀门与十万灵师相比,实力是不是不堪一击?”

    林青更呆了,“是。”不仅是不堪一击,这简直算的上是被碾压完败的地步。

    夏清和看着林青,道:“哪你从何说我这‘不堪一击’四个字有欠妥当?”

    林青噎住,涨红了脸:“门主,那不一样,怎么能如此对比。”

    十万个灵师,云荒不少,但十万个灵师组成的势力,他敢保证,云荒绝对没有。

    其余人皱皱眉,心底暗暗认同林青的话,十万灵师势力,翻遍云荒也找不出,他们千杀门怎么能和一个虚构的势力相比?

    夏清和一挥衣袖,转身走到台阶上,站在玄黑大椅前,看着底下众人。

    眼尾扬起,清冷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狂傲,“如何不能比?千杀门的未来,便是十万人尽数突破灵师!”

    霸气凌然,狂傲睥睨。

    众人被夏清和的强大气势摄住,一瞬间都没了话语。

    一分钟后,众人渐渐回神,看着玄黑大椅前,负手而立,眉眼狂傲的女子,叹了口气。

    千殇站在前方,听见夏清和如此豪言壮语,心中猛地一跳,当即出列,语气缓慢带着不确定:“门主,您确定是……十万人尽数突破灵师?”

    千殇重重咬了咬“十万人”和“灵师”这几个字。

    他向来对门主有信心,可十万位灵师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千殇话落,所有人,就连那些个长老护法也不例外,一个个抬着头,屏息等着夏清和的回答。

    他们暗暗猜想,门主方才多半是口误,否则又怎么说出如此惊世骇俗的话。

    夏清和看着下方众人脸上的怀疑之色,素白衣袖扬起,清冷狂傲的话语响彻在堂中:“我确定,未来千杀门十万余人皆会尽数突破灵师。”

    “喝——”

    “呲——”

    倒吸凉气声此起彼伏,所有人惊讶愕然的视线齐齐落在夏清和身上,十万人?!这是不可能的事。

    “这……这不可能”一些人摇着头,呐呐出声。

    整个堂内都陷入怀疑、不可置信中。

    夏清和眉一挑,看着这些人怀疑的目光,冷然出声:“是不可能,还是……”

    夏清和顿了顿,声音微沉:“你们不敢想。”

    恍若平地一声雷,震的人心猛然颤动。

    是啊,究竟是不可能,还是他们内心深处根本不敢想?

    所有人怔住。

    议事堂再一次陷入寂静。

    良久,千殇深吸一口气,面色坚定:“门主,千殇敢想。”

    不过是十万人尽数突破灵师而已,这事别人做不到,他们千杀门未尝不能做到!

    千殇话落,有三人当即出列,“门主,我们亦敢!”

    接着,大殿其余人皆是上前一步,语气激昂:“我们亦敢。”

    夏清和点头,露出笑容,清喝一声:“好!”

    “这云荒大陆,没有什么不可能,十万灵师又如何?只要你们想,只要你们敢想,你们,就能让它成为现实!”

    语气扬起,狂傲之气一览无遗。

    众人被夏清和的话震撼住了,从小到大,有人对他们说,你们要量力而行,不可莽撞行事,亦有人对他们说,你们要迎难而上,不畏一切。

    可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们,一切皆有可能,只要你想,只要你敢想,它们就能成为现实!

    风白等人亦是怔住,他们想起当时在试炼之地时,老大曾教会他们,身为修士,要有一颗强者之心,可如今,老大再一次告诉他们,修士不光要有一颗强者之心,还有一股狂傲之气!

    何为狂?想他人之不敢想,为狂。

    何为傲?能他人之所不能,为傲。

    呼出一口浊气,所有人心神激荡,眼中泛起一抹坚定的神色。

    几乎是一瞬间,所有人就恍如脱胎换骨一般。

    精气神十足,面目焕然一新。

    夏清和满意一笑。

    她要的千杀门,不仅是强者,更要是一名傲者!

    夏清和落了坐,众人渐渐平复了体内的激荡之气。

    “自今日起,我会下派任务,赢的人可得一瓶进阶丹药,一瓶治愈丹药。”

    一石激起千层浪。

    众人瞬间瞪大了眼。

    夏清和并未理会他们的震惊,继续说道:“任务完成卓越者,可领一本玄级功法,一件一品法器。”

    所有人眼里迸发出火热的光芒,这……这竟然是功法和丹药!

    夏清和顿了顿,又说道:“所有任务,完美完成者,我另外有奖。”

    一连串抛出三大诱惑,砸得人眼冒金星。

    “是!”所有人齐齐欢呼,眉开眼笑。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些东西门主如何能拿的出来,但是那又如何,他们只要努力完成任务就可,至于那些东西,门主操心便好。

    说完奖励,夏清和勾了勾唇角,有些腹黑,“若是任务失败了……,炼狱窟训练一个月。”

    众人身子一抖,心底发苦,他们若去炼狱窟那地方待上一个月,半条命都不够折腾的。

    看着众人面上的扭曲之色,夏清和勾了勾唇角,去炼狱窟待上一月,他们的修为也能提高不少。

    过了一会儿,夏清和道:“今日议事到此结束,任务我之后会立马发布。”

    “是。”

    一群人兴高采烈地应了一声。

    不管如何,他们日后算是有福利了。

    ……

    那日议事结束之后,千杀门上下都忙碌起来,丹堂、炼器房整日开着火,一炉一炉的丹药出炉,一件一件的法器炼成。

    刺情部、暗杀部更是出动了大半了人员,奔赴云荒各地,完成各类任务……

    至于夏清和亦是忙的脚不沾地,时而闭门炼制丹药法器,时而整日泡在丹堂、炼器房中,指点那些炼丹师炼器师。

    一连忙碌了近半个月后,夏清和终于歇了下来。

    现如今所有任务全都派发出去,丹药法器功法也都充足,风白几人和其余千杀门成员也早已外出,扩大势力,提升修为……

    此时的千杀门正以飞快地速度悄无声息地成长着。

    ……

    这一日,天色大亮,夏清和带着孤狼悄然离开了千杀门总部。

    茶棚外,墨北看着两人出现,微松了口气。

    “夏主子。”墨北闪身出现。

    夏清和点头,四处望了望,“启程云耀国。”

    一行三人再次启程出发。

    一个月后。

    云耀国国都:云华城。

    云华城,富贵地,四面往来之人众多,大街上酒肆林立,吆喝声久久不绝,云华城城门口,一扇赤红镶金的大门前,驻守着两排士兵,士兵身穿红色甲衣,手持长璎枪,脸色冷酷,一派肃穆之色。

    正是正午时分,日头正烈,城门前排了老长的队伍,看守城门士兵面色面色不虞,对着面前的一个妇人喊道:“通行证呢?”

    那个妇人皮肤略黄,身材也消瘦,如今被士兵一吼,瑟缩了一下身子,呐呐出声:“我……我没有。”

    “没有?”那个士兵陡然拔高声音,“没有你在这儿耽误老子时间,快滚!”说完,还抬脚踹了一下那个妇人。

    通行证是指出入云耀京城的专属信物,云耀是云荒第一大国,云华城作为其京城,往来过客鱼龙混杂,两百年前,云华城尚可自由进出时,曾有一股势力悄然潜入城中,暗自对云耀皇室下了手。

    当时,云耀皇帝震怒不已,下令任何外来之人必须持有通行证才准进入云华城。

    当然,这些外人多数是指那些普通百姓、来历不明的散修,而通常有一些势力门路的外来人,都不会需要通行证入城。

    至于通行证,通常是由云耀皇室派送至各城县,再由各城县发放给外来之人,只是,下发的通行证往往很少,能拿到通信证的人通常都是凭借运气和关系。

    方才那妇人看着普通,没有通行证倒也正常。

    排成一条长龙的队伍最后,夏清和掀起车帘子,看向前方。

    那名妇人正跪地苦苦哀求,那士兵看起来极为不耐烦,大骂几句后,一脸踹开那名妇人。

    他们守门的本就不易,这女人没有通行证还来耽误他的时间,真是不识相。

    夏清和遥遥看了一眼,放下车帘,这个世上苦难的人多了去了,她可没有那个心肠去插手别人的事儿。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农门将女:妖孽相公来种田》九鲤/文

    李亦瑶一朝穿越成农门女,家徒四壁,生活潦倒,无父无母就罢了,叔叔婶婶还时常上门压榨。

    在这鸡飞狗跳的生活中,被人们嘲笑的对象竟是一声不吭的活得潇潇洒洒,带着奶奶发家致富把钱赚!惊得一堆吃瓜群众目瞪口呆。

    而彪悍女子自然也有苦恼。

    这跟在自己身边一直蹭吃蹭喝的妖孽打哪儿来的?蹭吃蹭喝还不给钱?休想!

    “喂,吃了这顿你该给钱了吧!”某女气得满脸涨红,天下哪来白吃白喝的道理。

    “我用苦力来换可还行?”某妖男头都没抬一下。

    某女心中的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好像有个苦力是很不错的样子,点头答应。

    直到后来,某女被吃干抹净才悔不当初,自己为何要引狼入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