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一人战百人
    夏清和看着突然出现的十个黑甲人,眼中亮了一下,十个黑甲人对视一眼,下一刻,十人拔剑而起,化作十道黑色残影,直奔夏清和。

    十人动作极快,一挑一刺都是杀招,此时,十人围攻住夏清和,雪白的剑尖带着血腥杀伐之气,夏清和站在包围圈之中,身姿轻盈,一举一动如同行云流水,不慌不忙地对抗住十人毫不留情的杀招。

    十人见状,猛地倒退一步,接着十人列成一个阵形,六人攻,四人守,灵力汇聚成一团,道道剑影凌厉,十人将杀招使得密不透风,夏清和被团团包围住。

    夏清和秀眉轻挑,微有赞叹,接着,手腕一转,两道灵力破出重重剑招,直直飞向其中两人,那两人瞳孔瞬间紧缩,急急侧过身子,倒退一步。

    两人将将退出战场,负责防守的四人里立即有两人一跃而上,加入其中,使出杀招。

    短短几息之间,十人却配合的天衣无缝,将原本的战斗力提升了一倍不止。

    夏清和眸中的笑意越发深了。

    很好,她要的便是这样的一群人,单打独斗时是出鞘的利剑,招招凌厉,招招见血,夺人性命。团体作战时又是一道破天的巨力,势如破竹,碾压一切。

    几人缠斗许久,见久攻不下,为首的黑甲人眸中泛起狠厉之色,口中再次发出一道怪异的的声音,这声音较之之前更为尖锐,更为急促。

    炼狱窟中,正在训练风白几人的千殇听到这声急促的锐响,眸子寒了寒。

    “齐纳你继续盯着他们,我出去看看发生了何事。”

    “好。”

    炼狱窟外,夏清和看着突然出现的百余人,轻勾了勾唇。

    “杀。”为首的黑甲人冷酷而简洁吐出一个字,瞬间,百余人动了起来,空中跃起百余道黑影,手握雪白锋利的长剑,携着一身嗜血煞气,直刺夏清和。

    百余人皆是从尸山血海里走过来的,如今上百道杀意煞气迸发而出,这方天地瞬间变得杀伐而血腥,就连空气中都荡着一丝若有似无的血腥味。

    夏清和眯了眯眼,接着足尖轻点,迎着数十道长剑而上,长剑剑身雪白锋利,如今携着剑气,原本锋利的剑身好似氲着一股淡淡的猩红色,夏清和素手扬起,灵力自手上迸发而出,震的衣袂飘扬。

    “砰砰砰——”十多道落地声响起,夏清和方才一道看似简单的灵力,却一瞬间将十余人打落在地。

    其余人见了,心下微惊,手上攻势越发凌厉,灵力更是不要命地往外输出,意图打伤夏清和。

    夏清和身形运转地稍快,脚下动作不停,依旧不慌不忙地拦住这些人横刺而来的杀招。

    千殇从炼狱窟中出来时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景象。

    上百道黑影翻飞缭乱,无数人持剑不停攻击着中央那道白色身形。

    那道白色身形始终不慌不忙,动作一如行云流水般,任身边上百道黑影如何攻击,步伐都分毫不乱,稳健地如同清晨自顾自地练功一样。

    千殇眸子发寒,定睛看向那道白色身形,“咳咳——”

    千殇脸色顿变,双眼瞪圆,不可置信地看向那白色身形的脸,那不是……门主吗?!

    门主怎么突然过来了,还和这些人打了起来?

    千殇眉头一蹙,张嘴就要呵斥,忽而,千殇瞄到了自家门主脸上隐隐的笑意,喉咙一噎,呵斥的话吞入腹中。

    门主这样做定有意图,千殇又看了看夏清和身旁那上百道坚持不懈努力刺杀夏清和的身影,心中默默为他们点了根蜡。

    接着如同一个局外人一般,作壁上观。

    夏清和一开始便察觉到了千殇的到来,扫了一眼周围围绕的黑甲人,猛地扬起手,挥出三道灵力。

    三道灵力威力颇大,所过之处,所有黑甲人倒飞出去,砰地一声巨响过后,百余人倒地不起。

    看着这一幕,千殇抽抽唇角,几日不见,门主的凶残程度又提高了不少。

    想着,千殇抬脚走向夏清和,倒地的百余人看着千殇快步而来,心中微松,接着,又忍不住担忧起来。

    那人一招就撂倒了他们,如此实力,怕是千殇护法都有些不敌,恐怕又是一场恶战。

    百余人心中都有些担忧,此时,又听得千殇护法道:“门主,您怎么来了。”

    百余人愣住,向来冷酷杀人不眨眼的他们呆呆地看着夏清和,脑中有些反应不过来,方才千殇护法说了什么?…门主?哪个门主?

    夏清和轻笑一声,“我来看看风白他们训练的如何。”

    千殇点头,顿时了然。

    地上,百余人再次呆呆地对视一眼,接着双眼顿时瞪大,什么?!

    那人……是门主?!

    “靠,我打了门主。”这是上百个黑甲人心底一瞬间爆发出的声音。

    继而,百余人脑中又爆出一个念头:“难怪能一招撂倒他们,门主真是如传闻一般……凶残!”

    此时,千殇视线向下扫去,看出了这些人面上的震惊,扬扬眉,笑的意味不明:“这是门主。”

    为首的黑甲人名叫**,此时,他从地上爬起,颇为尴尬地走到夏清和面前,脸色红白交加:“门主,是属下莽撞了,未认出门主,还同门主您…打了起来。”

    **心中忐忑不安,其余人亦是心中微紧,毕竟他们方才可是毫不留情,要对门主痛下杀手。

    “无事,方才一事我亦是故意为之。”夏清和摆手,看向这群人,微有赞叹:“你们做得很好,有敌入侵时就应如此。”

    百余人齐齐一愣,继而低下头,平日里这些冷酷的杀手心中竟有些羞涩其来。

    **也垂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此时,千殇微微勾唇,后退几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拱起,神色恭敬:“参见门主。”

    百余人顿时回神,单膝跪地,齐声喊道:“参见门主。”

    百余人齐喊,声音震天,传出老远。

    夏清和正色,看着这群人,微扬起手,身上自然流露出一股霸气睥睨:“起来吧。”

    “是。”百余人起身。

    “都下去吧。”夏清和说道。

    百余人点头,消失在炼狱窟门前,各回其位。

    “他们现在在炼狱窟?”

    “是,主子可要过去看看?”

    夏清和颔首,朝着炼狱窟方向而去。

    刚入炼狱窟,几道黑森森的洞门便出现在眼前,洞门上暗红与漆黑交织,配上那黑魆魆没有丝毫光亮的洞口,一股寒意幽森之感陡然袭上心头。

    夏清和目不斜视,朝着最左边的洞口而去,洞口不宽不窄,可容纳四人通过,夏清和千殇两人刚入内,便觉眼前一黑,千殇走在夏清和身旁,神情不变,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境界,黑暗中视物不是什么难事。

    两人走了一段路,出了洞口,入眼便是一个极大的练武场,炼武场同样是精铁一般的黑色,配上场上的各式染着血的武器,一股血腥压抑感扑面而来,让人心情不由自主地沉重起来。

    场上,利器击打声不断传来,夏清和抬眼望去,齐纳正拿着断魂焰冶枪不断攻击着风白,风白脸色惨白,身上血迹斑斑,手中未持武器,赤手空拳地和齐纳搏斗。

    风白如今修为在灵徒八品,齐纳则是灵师三品,两人差距不可谓不大,更何况风白如今手中没有武器,而齐白则是拿着法器,两人对战,风白简直就是被碾压。

    夏清和远远地看着,只见风白气息虚弱,小腿都在颤抖,只是,眼中却是依旧闪着不服输的光芒。

    夏清和收回视线,问道:“其他人如何?”

    “其他人也和风白一样,都是不服输的性子,这些天训练极大,他们也都扛过来了。”

    千殇语气赞叹,不愧是主子亲自挑选过的人,千杀门的训练已经不是“苦累”二字可以概括的,“残忍、血腥、压抑”这是所有千杀门徒的感受。

    如今他们能坚持下来,可谓是相当不易。

    夏清和点点头,“不错。”

    说完,夏清和看了风白一眼,“你跟我一同去看看门中其他人的情况,等到他们几人训练结束了,让孤狼把人带过来。”

    “是。”

    两人离开练武场,朝着别处而去,千杀门极大,门中更是五脏俱全,练武场、暗杀处、刺情部、丹堂……

    夏清和和千殇一一巡查过去,期间,虽偶有不妥之处,但大体都是井井有条。

    而在两人巡查期间,门主突至的消息也迅速传遍了千杀门,整个下午,千杀门陷入震惊之中,不少人翘首以盼,希望见到这个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门主。

    毕竟,虽然门内大多数人不识夏清和,但门主的盛名却是如雷贯耳,稚龄之时以一己之力创建千杀门,短短几年,千杀门势力遍布云荒,人人忌惮。

    而且,盛传门主是个炼丹炼器奇才,门中不少丹药法器都出自门主之手,甚至于,连丹堂里那些个炼丹大师的炼丹之术都比不上门主,据传,他们一个个见了门主都是一副眼巴巴,希望门主传授些炼丹之术的模样……

    总之,在千杀门内,门主的盛名可谓是威震一众人。

    可惜,众人盼了一下午,夏清和也不曾公开露过面,一下午里,除了门中的几位护法、长老,没人见过夏清和。

    不过,门中大多数人虽然没有见到夏清和,但炼狱窟前,夏清和一招碾压百余人的事却是无声无息地传了开来,于是,门中众人原本就敬畏不已的心,越发肃然敬畏起来。

    *

    转眼天已黑,夏清和回到倚风楼。

    倚风楼不高,约三层,栏杆处常年有风吹来,夏清和当面入住之时,为了省事,大笔一挥,这楼便得名:倚风楼。

    因着夏清和常年不在倚风楼,这倚风楼就封了起来,留了几人驻守,派了人每日打扫,是以这倚风楼倒也干净。

    夏清和入了倚风楼,用过晚膳后,孤狼和千殇便带了人进来。

    “主子。”孤狼来后,沉默地站在夏清和身后。

    风白几人眼中亮晶晶的,脸色虽白,但精气神十足,夏清和点点头,一眼看出几人的修为,赞叹道:“我听千殇说了,这些天你们做得不错。”

    风白几人面上露出一抹大大的笑,他们这些天过得是生不如死,不过修为却是蹭蹭往上涨,放在以前,这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事。

    夏清和说过几句之后,正正色,“你们暂且训练几日,日后便可自行修炼。”

    几人连忙点头。

    夏清和转头看向千殇:“千殇,明日召集门下众人,我有事宣布。”

    “是!”千殇精神抖擞地应了一句,浑身热血沸腾,主子这是要行动了。

    交代完事情后,几人退了出去,月光漫洒,千杀门渐渐陷入寂静。

    夏清和盘膝而坐,周身灵力隐隐波动,陷入修炼状态。

    *

    一夜过去,日光渐亮。

    今日的千杀门不同于往日的寂静,隐隐有些紧张和火热之感。

    议事堂,千杀门议事之地。

    议事堂极大,堂中四角立着四个漆黑雕花柱子,堂中上首放了一把黑色大椅,大椅上刻着千杀门独有的纹路,扶手上更是刻着几朵暗色祥云纹路,下首两旁,亦放了几把黑椅,只是较之上首的那把黑椅,小了许多,亦简陋了许多。

    除此之外,房中只置了书案几样东西,整个殿内虽然空旷简洁,却不显寒酸,从里到内透着股肃穆威严之气。

    今日,议事堂各部长老护法齐聚,门中重要之人无一缺席。

    这些人分成两列,长老站在最前方,护法站在其后,其余人站在最末,此时,所有人静立,时不时地看向门外,大堂内静悄悄地。

    “参见门主。”议事堂门前传来两道声音。

    众人立即低头,一道白色绣着云纹的裙摆划过,等等……

    裙摆?众人心中微诧,没来得及深思,齐声喊道:“参见门主。”

    夏清和神情淡淡,径直走到上首的那把黑色尊贵大椅上,转身弯腰坐下。

    “不必多礼。”夏清和淡淡出声。

    众人抬起头,看见上首大椅上的女子,瞳孔瞬间一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