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离开景城,启程千杀门
    顿了顿,顾君华说道:“清儿修为尚且不能取出那物,现在最紧要的是提升她的修为。”

    说到这,夏清和长睫轻颤,法则之珠若是有一天能被被她取出,恐怕那时她的修为必须得突破灵王,到达更高的境界。

    “寂公子,我如今实力不足,治好你身上这病怕是要推迟许久了。”

    夏清和沉声,毕竟治好这病说是迫在眉睫都不为过,可偏偏她如今修为不够,现如今能与法则之珠有感应的又只有她一人,寂凌这病不得拖。

    而且,这还不是最为紧要的,最紧要的是,她能不能提升修为,现如今她修为是灵宗九品巅峰,以她的天赋,往后她的修为或许会提升到灵尊,灵王,甚至更高。

    但修炼一途向来都是瞬息万变,是天才固然是难得,但更为难得的是天才要成长起来。

    如今说是修为够了便能取出法则之珠,但谁能料想以后?所以寂凌这病,能不能治好,变数太大了。

    寂凌缓缓一笑,如同清风拂过朗月,清雅盖华,“我信夏姑娘。”

    夏清和的天赋心性极佳,便是洪荒都难有并肩相比之人,便是未来再多变数,他相信,夏清和定然会取出那东西。

    顾君华淡淡地看了寂凌一眼,没有说话。

    “寂公子日后是留在景城还是返回洪荒?”

    寂凌闻言微顿:“住在景城。”

    夏清和点头,既然留在景城日后联系倒也方便。

    “好,既然如此,我们便先离去了,日后再联系。”

    “好。”

    *

    顾君华和夏清和出了寂府,身后的尾巴没有跟出来,想来是寂凌已经相信了他们。

    夏清和面上露出一个轻松的笑,转了转腕上的两仪镯,“如今也算是暂时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顾君华点头,“是啊,不过清儿你可想过,寂凌为何会住在景城?”

    夏清和脚步微顿,这她倒是没有想过。

    “难道是因为隐瞒病情?”

    夏清和不由猜测,洪荒势力错综复杂,寂族虽是大势力,但未必没有小人盯着,寂凌又名满洪荒,若是他得病的消息传了出去,暗中起歪心思的人定然不少。

    顾君华点头,“有一部分是因为此,可我怀疑其中另有大的隐情。”

    “怎么说?”

    “云荒是可以避人耳目,但同时云荒灵力稀薄,天地法则对修士亦要弱上几分。”

    夏清和心中一跳,“你是说,寂凌来到云荒,可能是因为法则之珠?”

    “极有可能,依我看,寂凌虽然不知道体内的东西是法则之珠,但心中未必没有几分猜想。”

    夏清和陷入沉默,君华能从君隐古籍中得知有关法则之珠的事情,寂凌未尝不可以,更何况,寂凌智近乎妖,重病缠身五年,这些年要说他对自己体内的东西一无所知,也定然不可能。

    见夏清和沉默,顾君华道:“法则之珠能量巨大,且不说他如今不确定体内究竟是不是法则之珠,就算他确定了,他也束手无策,毕竟如今被法则之珠压制的是他,唯一有希望能取出法则之珠的人,只有清儿你。”

    夏清和点头,“不错。”

    两人回到了百味楼,房中,顾君华问道:“清儿离开景城后打算去哪儿?”

    “云耀国,我打算去云耀之森和奇诡之巅看看。”

    “好。”顾君华微有不舍。

    他倒是想去将清儿带去洪荒,只是依清儿现在的实力,到了洪荒也只是百害而无一利。

    夏清和见此,秀眉微挑,起了调笑的心思,伸出一根玉指,挑起顾君华的下巴,如水的杏眸往后一扬,清丽绝色的面容隐隐透出邪肆之感:“怎么,一个人在洪荒会想本姑娘?”

    顾君华由得她弄,墨眸漾着笑,薄唇挑起,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而出,勾的人心一痒,“是啊,每日都想,无时不想。”

    说完,顾君华俊美的脸上缓缓露出一抹惑乱人心的笑,夏清和杏眸微瞪,呆了一呆。

    顾君华又是低低一笑,起身将夏清和揽入怀中,无奈又宠溺地唤了一声:“清儿。”

    夏清和眨眨眼,卷翘浓密的长睫扑闪几下,心中微恼,问道:“君华,你先前可有过其他女子?”

    “没有。”顾君华牵起柔荑,无奈答道。

    “可我怎么觉得你如此轻车熟路?”那模样让她不得不怀疑顾君华先前有过其他女子。

    “无师自通。”顾君华扬眉。

    夏清和:……

    这莫名骄傲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

    月落日升,时日一晃而过,眨眼间,顾君华已经在云荒待了数日,这数日来夏清和除了修炼便是陪在顾君华身边,日子过得甜蜜而平淡。

    这一日,顾君华一如往常早早地来到了夏清和屋内,夏清和退出修炼状态时,便见到顾君华坐在房中的椅子上。

    “醒了?”顾君华抬眸,恰好对上夏清和脸上清浅的笑容。

    夏清和起身,走到顾君华身旁,一股淡淡地温馨流转,两人平静地用过早膳后,顾君华垂下眼,罕见地沉默下来。

    夏清和见此,笑容微顿,继而嘴角扬起一抹轻松地笑:“君华,你该回洪荒了。”

    他陪了她这么久,墨南更是催促过好几次,今日也该回洪荒了。

    顾君华一愣,继而轻叹了口气,无奈一笑,“是。”

    夏清和站起身,看着顾君华,没有说什么别愁离言,而是笑道:“等着我去洪荒找你。”

    “好。”顾君华笑。

    说完,夏清和又道了一句,“不必来云荒找我。”

    那日听寂凌所言,跃过空间壁垒并非易事,他还是不来为好。

    顾君华这次没有回答,只是轻笑了一下。

    夏清和见此,美眸横扫过去,顾君华牵起夏清和柔软细白的手,低低道了一句:“好。”

    两人待了一会儿,不久后,夏清和看向顾君华,“走吧。”

    顾君华深深看了她一眼,点头踏出房门,离开地悄无声息。

    夏清和坐在房中,神色如常,往窗外看了一眼后,起身换了男装,推门离去。

    这景城也待的够久了,接下来该去千杀门看看了。

    夏清和驾着天银踏空马,穿过景城街道,眼看就要出了城门往郊外而去时,有一行人突然出现在路中央。

    夏清和马缰绳一拉,天银踏空停了下来。

    “请夏公子随我们去一趟城主府吧。”为首的管家喊了一句,态度算不上好,甚至隐隐带了几分怒气。

    夏清和神色微冷,握住僵绳的手紧了一瞬,想到廖柔当日离去的模样,顿了一下,点头答应。

    管家见此轻哼一下,他还以为要用些手段,没想到他倒是识相。

    几人打马而过,很快到了城主府。

    管家领着夏清和入了偏厅,“城主,人带来了。”

    “下去吧。”廖义摆摆手,转过身看向夏清和,绷着脸眉头皱起,一双眼不怒自威,城主的威严尽显。

    “你就是夏华?”

    “我就是。”夏清和极为平静道。

    “砰——”巨声响起,廖义一掌拍向桌子,原本坚硬的桌面裂开几道缝。

    夏清和神色不变,淡淡看向廖义。

    廖义心头火顿起,怒斥道:“就是你这个小子欺负了我女儿。”

    “城主,我并未欺负过廖小姐。”

    “还敢狡辩,若不是你,我女儿怎么会成了这幅模样。”

    廖义瞪着眼,自从那日宴会结束后,柔儿就跟失了魂一样,时而以泪洗面,时而出神发呆,整日把自己关在房中,短短几日,原本娇俏可人的闺女就消瘦的不成样。

    夏清和眉尖微蹙,“城主,我…”

    “我不管,小子,我告诉你,要么现在就娶了我女儿,要么就把命留在这儿!”

    廖义怒气冲冲,虽说逼婚一事太过草率,但柔儿已经成了这样,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今日必须让夏华这小子做个决断。

    “城主,我是不会娶廖小姐的。”夏清和正是着廖义,极为冷静地吐出一句话。

    “你…!”廖义心头火气更旺,扬起手,欲要挥出一掌。

    “父亲。”廖柔从门外走了进来,面色微白,眼眶发红,神情倒是极为冷然平静。

    “柔儿,你怎么来了?”廖义瞬间收敛了怒气,变成了一个慈父。

    “父亲,你先出去,我有话单独和他说。”廖柔平静道。

    “柔儿。”廖义沉沉脸,想要反对。

    廖柔看向廖义,脸色虚弱:“父亲。”

    “唉,好。”廖义忍不住叹了口气,沉默出了门。

    “夏公子,今日是父亲他莽撞了。”

    “无事。”

    廖柔摇摇唇,抬眸看向夏清和,“夏公子,你是真心喜欢当日的那个…男人?”

    “是。”夏清和回答地快速且笃定。

    廖柔眼眶一红,垂下眼,声音微有哽咽,“我…我知道了,夏公子离开吧。”

    夏清和玉指轻动,犹豫了一瞬说道:“其实,我是女子。”

    廖柔猛然抬头,颤抖道:“你…你说什么?”

    夏清和轻叹了一口气,又重复一遍。

    廖柔倒退两步,身体微颤,摇摇欲坠,脸上似悲痛似讽刺:“女子…,难怪了。”

    “抱歉。”

    “呵——”廖柔讽刺一笑,“你走吧。”

    夏清和看了廖柔一眼,心底微叹一句,退了出去。

    她不知道这样做对还是不对,但是廖柔若是知道她是女子,想来应该会打破先前对她的所有幻想,最后无论是恨她还是原谅她,都能早日忘却这件事。

    廖义见夏清和出来,怒视了她一眼,急忙进了偏厅,地上,廖柔掩着面,滴滴泪水顺着指缝留下。

    廖义一惊,急忙扶起跪倒在地的廖柔,“柔儿,柔儿怎么了,是不是那小子欺负了你,为父这就去替你出气。”

    廖柔摇摇头,声音惨淡而虚弱:“父亲,让她走吧,我不想再见到她。”

    “好,好,为父这就让他出去。”

    ……

    夏清和出了城主府,看着地上的片片金光,

    双眼微眯,牵过马,翻身而上,朝着城外而去。

    日光斜射,夏清和一路疾驰,两个时辰过后,夏清和来到了那处茶棚。

    “门主,您怎么来了。”茶棚里的那位老人听到了马蹄声,往外一看,顿时从矮椅上站了起来。

    夏清和下了马,“好久没来总部了,今日特意过来看看。”

    “好啊。”老人乐呵呵地应了一声。

    “门主,可要我带您进去?”

    “不必了,我一个人去。”

    简短的寒暄两句之后,夏清和走至茶棚外的那处空地,走了几步,步伐随意凌乱,接着,空气波动一瞬,夏清和消失在原地。

    绿水青山中,一扇黑色的大铁门伫立,夏清和远远打量了一眼,微点点头。

    “你是谁?”门前两个黑甲人挡住了夏清和。

    夏清和亮出令牌,“门主。”两个黑甲人先是一惊,而后立马低头恭敬出声。

    夏清和微微点头,进了铁门内,铁门内随处高楼房屋,只是整体偏黑暗,四处有人巡逻戒备,整个千杀门透着股压抑的气息。

    夏清和四处逛着,独自一人走了许久,期间不少黑甲人见到夏清和,但都是打量一番后就收回视线,千杀门总部虽说外人轻易进不来,但偶尔还是会出现几个生面孔。

    七转八拐后,夏清和走到一扇闭合的门前,门面漆黑透着猩红,门的四角处刻着暗纹,门顶三个暗红的大字格外显眼:炼狱窟。

    炼狱窟,千杀门训练门众之地,亦是让一众千杀之人痛不欲生又爱又恨的地方。

    “外人不得入内。”门前一个黑甲人拦住夏清和,声线极冷。

    夏清和顿住,有些张狂:“我若是强行入内呢?”

    那人眼神一寒,持剑的手攥紧剑柄,“擅闯者,死。”

    夏清和嗤笑,运起身形,以手成刃猛地发起攻击。

    两个黑甲人拔剑而起,出手很辣,带着杀起,直刺夏清和,夏清和身形运转的极快,偶尔挥出一掌,和两人战的不分上下。

    两个黑甲人都是灵师修为,练的又是杀招,如今见夏清和和他们战的不分上下,眸中微有震惊。

    “呲——”一个黑衣人嘴里发出一道怪异地声音。

    顿时,四周闪现出十个持剑的黑甲人。

    ------题外话------

    今天下午写到君华和清和甜甜的片段时,舍友说我…露出了姨妈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