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受伤
    顾君华眼帘轻掀,看着夏清和,意味不明。

    小二笑着点头,“好。”

    小二领着两人上了楼,推开一间房,“夏姑娘看这间如何?”

    “就这间了。”

    “好嘞,那我先下去了,夏姑娘有事再吩咐一声。”

    小二下了楼。

    夏清和进了房中,四处打量:“君华,晚上你就歇在这儿吧。”

    顾君华眼眸深深,看着夏清和。

    夏清和转头,便看见顾君华那双幽深的眸子,不由轻咳一声。

    “好。”顾君华声音微哑。

    夏清和眨眨眼,明明他这是答应的语气,怎么听着有些怪异。

    顾君华看着夏清和,上前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顿时拉近了不少,顾君华低下头,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清儿,你的心思我都明白。”

    夏清和后退一步,避而不答:“我…先走了。”

    顾君华轻笑一声,牵起夏清和,送她回了房。

    夜渐渐深了,百味楼里,一墙之隔,一人一夜好眠,一人一夜无眠。

    *

    翌日一早。

    夏清和刚刚退出修炼状态,就看到顾君华坐在自己房中的雕花木椅上。

    “你什么时候来的?”夏清和视线飘向门栓处,她昨夜是栓了门的,君华进来了,她毫无竟然毫无感觉。

    顾君华倒了杯茶,递给夏清和,“半个时辰前。”

    夏清和接过茶,看了眼窗外初初升起的太阳,心底暗想,半个时辰前,天色恐怕才灰蒙蒙的吧。

    “你先洗漱,我已经备好了早膳。”

    夏清和呆了一呆,没想到顾君华会做这种事。

    顾君华看着夏清和微愣的模样,眼底泛起笑意,忍不住揉了揉她头顶的秀发,“清儿,快去洗漱。”

    夏清和愣愣点头,转身洗漱,等清水沾湿了脸时,夏清和方才清醒过来,弯了弯眼。

    这种感觉……虽然陌生,但倒也还不错。

    夏清和洗漱过后,一转身,便看见顾君华将一个玉碗轻轻地放在桌上,日光投射进来,顾君华高大的身影逆着光,金色柔软的光晕打在他身上,整个人犹如神邸,俊美尊贵,带着缕缕的烟火气。

    夏清和又是一怔,视线落在顾君华的手上,他那一双手,执过文案,握过法器,染过鲜血杀伐,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布粥摆菜。

    顾君华转头看向夏清和,温声道:“清儿,过来用膳。”

    夏清和轻笑,往日清冷的气息早已消散,眉眼间尽是柔暖。

    用完膳后,顾君华道:“今日去寂府。”

    夏清和眨眨眼,“去寂府?”

    “看看他体内是否真的有法则之珠。”

    夏清和了然。

    言罢,顾君华牵起夏清和的手,“走。”夏清和看着两人相握的手,唇角微弯,她发现,君华很喜欢牵着她。

    寂府大宅,仆从垂首而立,整个宅中干净整洁,此时,宅中静悄悄地,一股肃穆庄严的感觉油然而生。

    正厅里,寂凌倚在暖玉椅上,身上披着白色狐裘大氅,不久,管家来报:“少主,夏清和和顾少君来访。”

    “请。”

    几分钟后,夏清和和顾君华相携而来,“顾少君,夏姑娘请坐。”

    寂凌不曾起身,遥遥指了指下方的两个大椅。

    管家上了茶。

    顾君华轻抿一口,“洪荒苍翠尖,月绝公子倒是大方。”

    苍翠尖,生在洪荒苍翠山巅,靠吸收日月精华而生,蕴深厚灵力,对涤荡体内浊气,粹体内灵力有奇效。

    “区区苍翠尖,少君言重了。”

    君隐界地广物博,身为君隐之王的顾君华更是自小便见惯了天材地宝,苍翠尖在顾君华眼里,怕是算不上什么。

    “君隐界诸事缠身,少君怎么有闲情逸致来了云荒?”

    寂凌半垂着眼帘,试探问道,夏清和刚试探出什么,顾君华便来了云荒,他不得不怀疑君隐界对他、对寂族有什么心思。

    甚至于,他怀疑夏清和本就是洪荒之人,之所以出现在云荒,便是因为顾君华。

    顾君华看出了寂凌的心思,“为了清儿来的云荒而已。”

    寂凌顿住,看了夏清和一眼,语中意味不明:“没想到少君还是个痴情的人,毕竟,要来云荒可并非易事。”

    顾君华饮了口茶,不动声色:“一块空间壁垒而已。”

    一旁,久未出声的夏清和抬眸看了顾君华一眼,眸中微暖。

    寂凌睨了一眼夏清和,心底微诧,没想到冷血无情的君隐之王竟然会如此把一个女子放在心上。

    “那少君来此,是为了……”

    “寂公子的病。”顾君华直言。

    寂凌眼眸眯起。

    “想必寂公子也知道,自己体内的灵力和清儿的镯子有着联系,今日我来,不是为了别的,正是为此。”

    “那少君的意思是……”寂凌出声,心底暗自思量。

    “我们会替你弄清病因,治好病,除此之外,只要寂公子不插手不过问此事便好。”

    寂凌陷入沉思,这合作于他有益毋庸置疑,但是治病却不让他插手,这内里的乾坤就值得他深思了。

    寂月绝默默衡量着利弊,一旁,夏清和出声:“寂公子可要考虑清楚,毕竟这病除了我们,恐怕没人有把握治好。”

    寂凌眸中闪过暗芒,这话倒是不假,寂族势力庞大,洪荒能人辈出,可即便如此,所有看过病的人都是束手无策,若不是偶然遇到了夏清和,这病恐怕要缠着他,直至死亡。

    “好。”寂凌答应下来。

    夏清和露出一抹笑,对着寂凌说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妨现在便开始诊治,如何?”

    寂凌点头,“你们随我来。”

    两人跟着寂凌,来到一处室内,室内奢华至极,四周摆设皆是用暖玉所制,房中央更是摆了一张极大的暖玉床。

    暖玉四周,燃着明黄的无烟火焰,使得整个室内透着股燥热。

    夏清和看了眼寂凌近乎透明的脸色,心下了然,这恐怕便是寂凌平日里的房间。

    “夏姑娘要如何诊治?”

    夏清和指了指房中的暖玉床,“寂公子盘膝坐在上面,凝神静气便好,切勿运转体内灵力。”

    寂凌颔首背对着两人,盘膝坐下,夏清和走到寂凌背后。

    “小心。”顾君华沉声说了一句。

    法则之珠非比寻常,若是寂凌体内真的有,清儿实力尚且不够,恐怕会有危险。

    夏清和点点头,神色微紧,慢慢伸出右手朝着寂凌背后而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夏清和腕上的两仪镯动了起来,甚至于夏清和能感受到一股拉力正推着她的手,想让她的手碰到寂凌身上。

    夏清和眉心微蹙,小心控制着手,在离寂凌背部还有一寸的位置停了下来。

    夏清和以手成掌,体内的混沌之气慢慢运转,从手心冒出,进入到寂凌体内。

    寂凌身体绷直,体内灵力分毫不动。

    夏清和又小心翼翼地将神识探入寂凌体内。

    一旁,顾君华紧紧盯着夏清和,深怕出了万一。

    混沌之气运转而出,忽地,夏清和腕上两仪镯猛地一动,夏清和神色一紧。

    接着,探入寂凌的神识只觉一缕金芒闪过,凌厉带着太古威压的古老气息陡然而来。

    “噗——”

    “清儿——”

    夏清和只觉神识仿佛被人猛烈一击,险些震碎,接着一股气息冲出寂凌体外,飞向她的心口,顿时,一股剧痛袭来。

    夏清和喷出一道鲜血,整个人瘫软下去。顾君华一颗心险些跳出嗓子眼,大步向上一跃,将夏清和抱在怀里。

    “清儿?”顾君华看着怀中惨白无人色的小脸,声音都在颤抖。

    夏清和紧闭着眼,她此时神识震荡不已,几近奔溃的边缘,根本无法听不到顾君华的声音。

    顾君华小心翼翼地抱着夏清和,暗黑的眸子深处尽是恐慌。

    寂凌此时情况也不是很好,他修为虽高,但是体魄羸弱,方才体内一道异样的气息迸发而出,带的他原本平稳的灵力猛烈震荡起来。

    “咳咳。”寂凌吐出两口鲜血。

    “清儿。”耳边传来顾君华颤抖的声音,寂凌皱起眉,努力支起身子,捂住胸口下了床,“少君,府上有丹师,当务之急是救夏姑娘。”

    顾君华如梦初醒,小心翼翼地抱起夏清和。

    “华老。”寂凌慢吞吞地走出房门,唤了华老,华老见到寂凌先是一惊,“少主,你…”

    “不妨事,快去请丹师。”

    “是。”

    夏清和躺在顾君华怀中,原本震荡的神识渐渐平稳下来,不过依旧是头痛欲裂,夏清和感受到顾君华微微颤抖的手,努力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气若游丝:“君华,我没事。”

    “好好,我知道了,清儿你别说话。”顾君华心底微松,但看着夏清和虚弱的神色,心中顿时揪起。

    丹师很快来了,“先替夏姑娘诊治。”寂凌靠在大椅上,面色苍白。

    华老皱起眉,却还是带着丹师走到夏清和身旁。

    丹师名叫段博,是寂族炼丹师中品阶极高的一位,如今已是六品丹师。

    段博看了一眼夏清和,拿出两个丹瓶,递给顾君华:“夏姑娘神识震荡,体内经脉受损,伤的不轻,这是修复神识和内伤的丹药。”

    顾君华倒出一粒,小心地喂给夏清和。

    做完这一切,段博又赶忙去给寂凌诊治。

    半个时辰后,夏清和睁开眼,苍白的脸色缓了许多。

    “清儿,感觉如何?”顾君华时刻守着,见夏清和醒来,连忙问道。

    夏清和唇角轻动,露出浅浅的笑,“好多了。”

    说着,夏清和右手一翻,一个玉瓷瓶出现在在手中,夏清和轻笑:“蕴神七化丹。”

    出了试炼之地后,她便将蕴神七化果炼成了丹药,一直没派上用场,没想到今日倒是用上了。

    “快服下。”顾君华见她还有心思说笑,面色微沉。

    夏清和眉眼弯弯,当即服了丹药。

    蕴生七化果不愧是修复神识的奇果,夏清和刚一服下,原本刺痛的神识顿时和缓下来,甚至隐隐有扩大神识的趋势。

    顾君华看着夏清和渐渐恢复血色的脸,松了一口气。

    轻声问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念在这是寂府,夏清和含糊道:“当时寂凌体内突然爆发出一道灵力,我躲闪不及,硬生生受了那灵力的威力。”

    顾君华眯了眯眼,如此看来寂凌体内的定然是法则之珠无疑了。

    法则之珠乃万物本源,清儿修为不足,方才的试探怕是惊动了法则之珠,所以才会被法则之珠所伤。

    思及此,顾君华忍不住心惊肉跳起来,法则之珠的一缕气泽都蕴含极为精纯的灵力,清儿方才试探,若是一个不小心,便是命丧当场都不为过。

    想着,顾君华沉声道:“清儿,你方才太…”

    “咳咳——”房间的外,男子压抑的咳嗽声传来。

    夏清和转头望去,寂凌正缓步踏进屋内,面上苍白的脸色不比她之前好多少。

    夏清和眉心微蹙,从美人榻上下来。

    寂凌抬起头,看着夏清和,“夏姑娘感觉如何?”

    夏清和摇摇头,“我无碍,倒是今日连累了寂公子。”

    “合作而已,这点伤不算什么。”寂凌不甚在意,既然决定要合作,总要付出些代价。

    见寂凌那副不在意的样子,夏清和微笑,也不再提起此事,心中对寂凌多了几分好感。

    “夏小姐,方才是发生了何事?。”寂凌响起当时的情景,眸子深深。

    那道气息从他体内传来,第一次,他察觉到自己体内藏着一样东西,藏的极深,如同天生寄生在自己的体内一般。

    夏清和沉吟道:“寂公子体内藏了一样东西,具体是什么我倒不知,只知道定然与我腕上的镯子有关。”

    寂凌闻言,思索一番,道:“夏小姐现在不能取出?”

    “不能。”夏清和摇头,“那东西极为霸道,方才寂公子也看见了,仅仅是试探一番,你我二人便受了反噬,现在贸然取出,定然必死无疑。”

    顾君华上前一步,声线微冷:“不错,这东西现在还不能拿出。”

    “好。”寂凌点头,心头微松,无论如何他身上的病算是看到了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