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她信他
    “君华,你可曾听过法则之珠?”

    顾君华墨玉般的眸子轻闪,“听过。”

    夏清和伸出手,袖子上拉,露出一截玉白细嫩的手腕,手腕上正戴着两仪镯,夏清和褪下两仪镯,拿在手中,“这是我出生时就戴在手腕上的镯子,名叫两仪镯,镯内不仅自成一方空间,而且还存在着混沌之气。”

    听完此话,顾君华第一感觉不是惊讶,而是感动,两仪镯既然是含混沌之气的世界,其珍贵程度自然的不言而喻,清儿能如此毫无保留的说出,在她心底,她定然是极为信任他的,顾君华心中涌上股暖流,同时,又正色道:“这镯子的秘密你可有告诉过其他人?”

    夏清和摇头,“除了我师父外,没有其他人知道。”

    “那便好。”顾君华没有追问,既然是清儿的师父,想必是可以信任的。

    顾君华又看着夏清和,了然说道:“难怪清儿身负混沌之气,原来是因为两仪镯的缘故。”

    “你知道我身负混沌之气?”夏清和双眼微圆,有些惊讶。

    顾君华见此,忍不住摸了摸夏清和头顶的秀发,“当初在试炼之地,你进阶的时候,我便知道了。”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君隐古籍中有记载,再加之我的修为已近合道,所以能够看出。”

    夏清和点头,突然,夏清和心中一跳:“等等——,你说,合道?”

    “是合道,怎么了?”顾君华见夏清和如此,有些疑惑。

    “两仪诀有言:天地伊始,混沌初开,天地众人,以此修行,自此群雄渐起。然,纵群英天赋高绝,入合道者,万不存一···”夏清和清冷的嗓音徐徐说出这行字,仿佛一瞬间将人拉入了太古时期,眼前不停闪现着古老悠远的画面:混沌开,天下修士遍布,天才辈出。

    顾君华轻叹一口气,“太古时期,是一个极盛的时代,远不是今时可以相比的。”

    夏清和看着顾君华,亦是心生感慨,“想必合道便是修炼的至高境界了,没想到你的修为竟然已近合道境。”

    “一境之差,犹隔天堑,我虽然修为将至合道,但是要跨过天堑,并非易事。”顾君华眸里溢着宠溺,缓缓出声。

    夏清和点点头,要突破境界,向来不易,更遑论是至高境界。

    “这镯子内里虽有混沌之气,但依旧是一片死寂,团团曾说,只要得到法则之珠,便能再次重塑镯中世界。”夏清和将话题拉回两仪镯上。

    顾君华凌厉的剑眉挑起,温声道:“清儿,再塑一方世界法则谈何容易,便是合道境的大能都无法做到。”

    顿了顿,顾君华继续说道:“自法则之珠遗落开始,亿万年来无数大能出手,意图寻得法则之珠,但是法则之珠至今未有人寻得,要重塑天地法则,更是难上加难。”

    夏清和起身,“君华,我怀疑法则之珠···在一个人身上。”

    顾君华眸子猛地抬起,饶是沉稳如他,心中也是震惊不已。

    法则之珠会在一个人身上?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夏清和看着顾君华,将这几日的事情一一同顾君华说了。

    听完后,顾君华脸色微沉,看着夏清和,带了三分怒气,“寂月绝此人神秘莫测,你和他打交道,更是如同与虎谋皮。”

    夏清和有些心虚。

    顾君华起身,对视着夏清和,墨眸犹如幽黑的海,气息慑人,脸色未有半分好转,“清儿,若是我不来云荒,你是不是打算自己独自解决此事。”

    “···是”

    顾君华脸色更黑,沉声咬牙道:“墨北没提醒你传音给我?”

    “···提醒了”夏清和红唇半咬。

    顾君华怒极反笑,“既然如此,为何不传音给我。”

    夏清和垂下眼不出声,她当时想过这个念头,但是横跨两个大陆,他又琐事缠身,加之她独立惯了,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顾君华见她不出声,大掌一捞,夏清和被他带入怀中,接着欺身而上,吻上那红艳艳的小嘴,夏清和只觉男子清冽的冷香袭来,接着红唇被人重重撕咬着,夏清和眼眸瞪大,“你——”

    话未完,顾君华趁机探入贝齿内,带着浓重的惩罚意味,舌头肆意扫荡着檀口,冷香源源不断地袭来,不知不过了多久,在夏清和头晕目眩之际,顾君华终于放开了夏清和。

    夏清和深吸一口气,“嘶——”唇上破了皮。

    夏清和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只是,夏清和此时眉目含春,清澈晶莹的眸子里宛如盛了碧水,玉白滑嫩的肌肤更是漾着旖旎的粉晕,瞪向顾君华的这一眼,如同娇嗔一般,看的顾君华墨眸顿时一暗,沉沉的目光落在夏清和红润诱人艳丽嫣然的唇上。

    夏清和见此,立马捂住了顾君华的唇,她算是看出来了,什么尊贵霸气、冰冷凛然都是子虚乌有的,这人在她面前就是一个流氓。

    感受着唇上的柔软触感,顾君华眼角扬起一分笑意,也不拿开她的手,而是出声:“清儿····”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夏清和的手上,酥酥麻麻的,弄得人心一痒,夏清和火烧般的收回了手。

    顾君华眼中笑意更甚。

    “无耻,流氓。”

    顾君华低低一笑,身子前倾,将唇慢慢靠近夏清和耳边,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诱惑与威胁:“日后若是再有这种事情,清儿还告不告知?”

    “告知,告知。”夏清和连忙答道。

    顾君华将头移开,正对着夏清和,目光扫向夏清和红肿的唇,微微摇了摇头,面色竟有些失望。

    夏清和注意到顾俊华的脸色,脸色一黑,从他怀中退出。

    ·····

    今日一番动作的后果就是,日后即便顾君华不在夏清和身边,夏清和遇到棘手危险之事总会第一个想起顾君华。

    日薄西山,晚霞映红了远方的天际,夏清和推开轩窗,看向街道旁:“君华,景城繁华不输京城,我带你出去逛逛如何?”

    顾君华含笑,“好。”

    夏清和闪身入了空间,重换了女装,几分钟后,夏清和出了空间,清隽少年霎时变成一个绝色女子,“君华,我们走。”

    顾君华摇头,看着身着一袭天青流仙对襟长裙的夏清和,剑眉微蹙,接着,大掌一翻,一个青纱映着点点碎花帷帽顿时戴在了夏清和的头上,帷帽垂下的青纱很长,将夏清和那张绝色的小脸挡的严严实实。

    “戴着。”顾君华伸出手,将青纱捋好,露出一个满意的笑。

    夏清和呆了一呆,随即无奈一笑,这个男人真是····

    不过,他的空间里怎么会有女子的帷帽?想着,夏清和撩开青纱,问出声。

    顾君华轻咳两声,他总不能告诉她,自从找到她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经备好了吧?而且不仅如此,他空间里还备了她的衣裙,首饰,就连符合她身量的男装他也都备下了。

    “走吧。”顾君华自然地牵起她的手。

    夏清和瞥了他一眼,看着顾君华的俊美无俦的脸,抿抿唇,“你可有带面具?”

    顾君华先是一愣,继而笑着摇摇头,夏清和美眸瞪了他一眼,“等出了百味楼,去摊铺上买一个。”

    “遵命。”顾君华笑着点头。

    夏清和满意了,自觉放下青纱,跟着顾君华下了楼。

    已近傍晚,街上往来行人依旧很多,摊铺摆了一整条长街,长街左右点着灯笼,一整条街灯火通明。

    顾君华牵着夏清和的手,街上往来行人尤其是些豆蔻少女们一个个看着顾君华,双眼发直,眼中闪着红星,一个个竟是走不动道了,透过薄纱,夏清和看着这些少女,被顾君华牵着的手猛地用力,狠狠掐了一把顾君华,顾君华眸中泛着宠溺的笑,径直拉着夏清和走到一个挂满面具的摊铺前。

    “清儿替我挑一个如何?”

    夏清和目光一扫,一眼便在琳琅满目的面具中挑中了一副玄黑面具。

    面具全黑,眼角处用了红丝勾勒,红丝处洒了些暗金粉,看上去暗黑而诡谲。

    夏清和取下面具,将它戴在顾君华脸上,俊美的容颜被遮挡大半,只余两瓣薄唇和如玉的下巴。

    “如何?”顾君华问。

    幽暗的眸子裸露在外,眼尾处的黑与红交织,零星闪着几点暗金幽芒,周身气势凌厉,配上这诡谲的面具,显得慑人无比。

    “不错。”夏清和弯了弯眼。

    顾君华拿出一块灵石,付了账,两人继续走着。

    “君华,那片大陆夜晚可会有这样的繁华热闹?”

    “也有,等你到了洪荒大陆,我陪你去见见君隐界的夜晚。”

    “好。”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伴着长街灯火,摊铺行人,惬意悠闲。

    “夏姑娘。”轻渺悠远的声音传来。

    夏清和脚步停住,转过身,几步外,寂凌正看着她。

    寂凌上前几步,“没想到会在这儿碰见夏姑娘。”

    夏清和帷帽下的眸子轻闪,“我也没想到寂公子竟然出了门。”

    寂凌掀起一抹笑,视线落在二人相握的手上:“这位公子是?”

    “顾君华。”

    寂凌眸子微缩,看向顾君华,顾君华亦看着他。

    两人皆着玄衣,彼此对望,一道视线凌厉锋锐,一道视线平静如水。

    空中似有火花渐起。

    寂凌眼中,顾君华虽未露面,但修为深不可测气势凌厉慑人,威慑洪荒的君隐之王看来名不虚传。

    而在顾君华眼中,寂凌身体孱弱,谪仙之姿不过是生的白了些,羸弱了些,活脱脱的一个病秧子小白脸,至于修为,虽然看着不低,但定然比不上他。

    想着,顾君华出声:“月绝公子,不过如此。”

    此话一出,夏清和颇为诧异地看了顾君华一眼,按照君华的心性见识,可不会说出这种话。

    暗处,墨北却是猛抽嘴角,君上您以前还说过月绝公子“惊才绝艳,深不可测。”怎么如今到了夏主子面前就成了“不过如此?”

    寂凌盛满月华的眸子一如既往的平静,听了此话,只是轻轻一笑,“倒是让顾少君失望了。”

    寂凌说罢,又看向两人相握的手,看似随口一提:“久闻少君心悦一位女子,不惜遍寻洪荒十余载,如今看来,没想到是夏姑娘。”

    顾君华脸色微变,握着夏清和的手紧了紧。

    夏清和半敛着眸。

    “传闻而已,那位女子只不过是故人之女,何谈心悦?”顾君华说道。

    寂凌盯着顾君华看了几眼,发现顾君华神情淡淡辨不出喜怒后,轻笑道:“那恐怕是我误信了传闻,毕竟那女子十几年前还只是个婴儿,少君也只是个稚龄少年,又如何会倾心呢?”

    顾君华唇角微垂,墨眸里沁着凉意。

    他逆转时空,重回前世,十四年里几乎翻遍了大半洪荒,人人都知道君隐之王要寻一个婴儿,亦有不少人猜测他与清儿的关系,他从未搭理过,没想到今日倒让让寂月绝钻了空子。

    “寂公子,我们还有事儿,先告辞了。”说完,夏清和拉着顾君华饶过寂凌,离开了此地。

    身后,寂凌看着二人,神秘一笑,“有意思。”

    夏清和顾君华越走越远,繁华的街市渐渐远去,两人来到一处河边,河边黑魆魆的,月光洒落下来,倒也看的通明。

    夏清和撩起轻纱,看向顾君华。

    “清儿,我……”

    顾君华张张嘴,欲要解释。

    “我信你。”夏清和先一步说道。

    她虽然不知道寂凌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无论如何她会相信他。

    顾君华拢在袖中的手攥紧,上前一步,嗓音低低的,带着缱绻情深:“清儿,至始至终我爱的只有一个你。”无论前世今生···

    余下的话顾君华没有说出。

    前世的事太过沉重,只要他一个人知晓便好,这一世,清儿只要知道他爱她就好。

    夏清和扬起笑,“我知道。”

    他的心意她都知道。

    顾君华轻轻一笑。

    月华漫洒,河水清幽,一对璧人。

    两人回了百味楼,楼下小二正打着盹,夏清和敲了敲柜台,小二惊醒,睁开眼看着两人,略有尴尬道:“原来是夏姑娘,夏姑娘有何吩咐?”

    “再要间上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