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你我结成伴侣,可好?
    廖柔一路慢跑来到了梨白果林,一眼便看见了假山前身形俊秀挺拔的夏清和,廖柔放慢了脚步,理理自己的粉色映花裙摆,慢慢地靠近了夏清和。

    “夏公子,又见面了。”廖柔眉梢含着春意,少女的羞怯一览无遗。

    夏清和早就察觉到脚步声,本以为是其他应邀而来的公子,没想到竟然是廖柔。

    “廖小姐。”夏清和心中颇觉尴尬。

    夏清和背后的蓝衣男子瞪着双眼,颇为惊奇的看看廖柔,又看看夏清和。这二人原来是认识的,而且看廖小姐脸上的春意,这二人关系恐怕不一般啊。

    廖柔低着头,脸上带着娇柔的笑:“夏公子,你也是来参加我爹的宴会的?”

    夏清和微顿,“是。”

    廖柔闻言,心中不由泛甜,原来夏公子对她也有那种意思,难怪会参加今天的宴会。

    蓝袍男子见此,暗暗摇摇头,他在此处就是个多余的。

    男子上前两步,说道:“廖小姐,夏兄弟,我去别处逛逛。”

    廖柔这才注意到有外人在场,心下微惊,“这位···”。

    “这位公子姓禹,叫禹与。”夏清和先一步说道。

    禹与疑惑的眼神看向夏清和,他这是要离开,可他现在怎么觉得这夏兄弟是要把他留下来啊。

    夏清和面不改色:“这位禹兄弟是我刚认识的,介绍给廖小姐认识一下。”

    廖柔娇羞的神情微滞。

    禹与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夏兄弟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对这廖小姐没那个心思,还是怕一男一女独处,有损廖小姐清誉?

    不过,夏清和把话说到这个地方,他也不好推辞,冲着廖柔拱拱手,“廖小姐,在下禹与。”

    廖柔点头,扯出一个敷衍的笑。

    三人就这样站在假山前,相对无言。

    一会儿,廖柔出声;“还不知夏公子的名讳呢?”

    “夏华。”夏清和眸光轻闪,说出这个名字。

    “好名字。”廖柔夸赞了一句。

    夏清和没接话。

    廖柔又问:“夏公子年方几何?”

    “弱冠之龄。”

    廖柔张口,又想问些什么,夏清和出声:“禹兄弟,你刚才不是想去别处逛逛吗,不如一同去。”

    一旁看热闹的禹与嘴角一抽,瞥了一眼廖小姐瞬间拉下去的脸色,“····好。”

    他算是看出来了,夏兄弟这是对廖小姐没心思,那他作挡箭牌呢。

    廖柔咬了咬唇,“夏公子、禹公子来者是客,我领你们去逛逛这城主府吧。”

    夏清和微顿,“廖小姐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廖小姐是女眷,终究有些不方便,我和禹兄弟自去便好。”

    这算是明晃晃地拒绝了。

    廖柔眼眶霎时就红了,他就那么讨厌她,那么不想和她待在一块儿?

    禹与见此,头皮一麻,暗道不好,急忙道:“夏兄弟,我先走了,这城主府我一个人逛便好。”

    说完转身就走,步履匆匆的模样活像身后有狗正追着他咬一样。

    原地,夏清和心中不由轻叹,甚是无奈。

    白露秋霜此时都站的远远的,这块地方算是只有他们二人。

    廖柔红着眼眶,语中隐隐有哭意:“夏公子就那么讨厌我?”

    夏清和蹙眉,无奈解释道:“在下不是讨厌廖小姐。”

    她一个女子,和一个喜欢的自己的女子站在一块,真是···甚是不适。

    廖柔脸色稍霁,问道:“那公子喜欢我吗?”

    梨白果林前,满林的浅白的小花散发着馥郁的香气,深绿色的假山旁,男子一袭竹青衫,清冽俊美,女子粉色映花裙轻扬,衬着一张巴掌大略带娇羞的脸,让人只觉男俊女俏,天作之合。

    假山不远处,刚刚撕裂空间壁垒,强行到达云荒的顾君华看着这一幕,无尽的黑眸凝上一股寒气,声音沁着刺骨的凉寒,“他不喜欢你。”

    夏清和身子猛然紧绷,转身回眸望去。

    顾君华身穿浓烈暗沉的黑红色斜襟天丝袍,腰勒玄黑玉带,劲腰如松,透着无上的尊贵睥睨,此时,顾君华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凝上一层冰,周身压抑着疯狂地怒意,气息慑人,没由来的,夏清和心底一缩。

    廖柔也被这突然到来的男人弄得一呆,怔怔地看着顾君华一步一步的走来。

    顾君华目不斜视,径直来到夏清和身旁,接着,长臂一伸,夏清和被顾君华强制性地揽入怀中。

    “你····”夏清和张口,澄澈的黑眸对上顾君华凝霜的脸,顿时噤了声。

    廖柔捂住嘴,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两人:“你们····,你们···”

    顾君华长臂如同铁链一般,紧紧锢住夏清和的腰身,夏清和整个身子都倚在顾君华的怀中,亲密非常,在外人看来,两人分明就是一对····断袖。

    廖柔眼中泛起泪花,顾君华锢住夏清和,平静暗藏汹涌的眸子睨了夏清和一眼,转头看向廖柔,睥睨的眼神落在廖柔的身上,一言未发,只是锢在夏清和腰身上的大掌猛地的用力,接着——欺身而上,薄唇直接吻上夏清和的额头。

    一吻即分。

    廖柔瞪大了眼,身子不受控制地倒退两步,一时之间难以相信,掩面激奔而去。

    被顾君华锢在怀中的夏清和愣住,只觉额间轻柔地触感还未消散,鼻翼间,顾君华身上的冷香扑面而来,夏清和昂着头,怔怔地看向顾君华。

    顾君华暗沉的黑眸对上夏清和,夏清和猛然清醒,腰身一动,想要从顾君华怀中挣脱出。

    少女的轻盈柔软的腰肢紧贴在顾君华身上,清香暗涌,腰身轻扭,淡淡的摩擦仿佛生出一团燥热的火。

    “别动。”顾君华低沉微哑的声音响起,透着股禁欲的压抑。

    夏清和身子僵住,不敢乱动,任由顾君华抱着。

    良久,顾君华锢在夏清和腰肢上的铁臂微松,两人紧密贴在一起的身体稍稍分开一丝距离。

    不过,也仅是一丝距离而已。

    经过方才的一番动作,顾君华心下的怒气已然消散大半,不过看着夏清和男装依旧难掩的清隽姿容,顾君华还是绷着一张脸,一朵朵男性烂桃花开出,他一朵朵的掐灭,可现在倒好,他不光要防着男性桃花,就连女子这朵烂桃花他都要防了。

    想着,顾君华眸子又深沉了几分,他离开清儿已有一段时日,如今仅是碰面而已,就让他碰见了一朵烂桃花,谁知道他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清儿拢共招惹了多少只桃花?

    夏清和只觉腰间的大掌再次紧了些,“清儿你说,这些天你到底招惹了多少朵桃花?”顾君华声音低沉,细听之下还有七分危险和一分淡淡的气恼。

    “···除了她没有别人了。”夏清和清澈双眼眨巴两下,十分真诚的回答。

    顾君华冷彻暗沉的黑眸盯着夏清和,见她神情不似作假,慑人的气息这才消散两分,骨节分明的大掌抬起,温柔地将夏清和散落在胸前的拂至身后,“清儿乖,日后你若再遇到这种事遇到这种事,直接拒绝便是。”

    夏清和被顾君华温柔的动作弄得一怔,下意识地点点头。

    顾君华终于展露出两分笑意,锢在腰间的大掌微松。

    夏清和如梦初醒,从他怀中挣脱出,拉开了些许距离,“你怎么来了。”

    “想你,我就来了。”

    夏清和清冷的脸色不变,耳根后如玉般的皮肤悄然升起一抹淡淡的红晕,同时,心中生出一丝恍然之感,当时在试炼之地时,她问起他为什么来,他亦是这般回答。

    “想你,我就来了。”

    夏清和看着细细看着顾君华的脸,“横跨两块大陆,不容易吧?”

    “不费事。”顾君华轻描淡写,强行破开空间壁垒的伤害半分未提。

    夏清和伸出手,青葱般细嫩的玉指同顾君华的动作一般,温柔的将顾君华鬓边的长发撩起,轻轻拂到身后。

    顾君华高大俊挺的身子僵直,全身的感官都被封闭,唯有夏清和手指轻触的部位感官被无限放大,酥酥麻麻的。

    恍惚间,顾君华耳边传来了夏清和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宛如春日里绿葱葱的田间吹来和煦轻风,让他如坠蜜糖,如临天堂。

    “顾君华,你我结成伴侣,可好?”

    顾君华呆住,没有说话,往日幽黑的墨眸怔怔地,失了焦距。

    夏清和也不语,静静地看向顾君华。

    顾君华之于她,就像一池深潭上吹来的清风,吹的极轻极慢,却将平静的潭面吹出点点涟漪,时日久了,这潭面涟漪不断,静水深潭内暗流涌动,再也回不到当初的平静无澜。

    她不是傻子,从青山镇到试炼之地再到西泽京城,顾君华一点一点地住进她的心里,她虽然现在才明白,但,好在为时不晚。

    “清儿,你说什么?”顾君华的声音都在颤抖。

    “顾君华,你我结成伴侣,可好?”夏清和重复一遍,温柔而认真。

    “好···”顾君华没有意料之中的欣喜,而是又如之前一般呆滞住了。

    夏清和轻笑了一下,转身走了几步,倚靠在假山上,眉梢含笑,看着顾君华僵直呆滞的身体。

    良久。

    顾君华如梦初醒,嘴边勾起一抹笑。

    那笑极大、极为开怀、就连弯起的嘴角都透着喜意,十四年里,顾君华第一次这样笑。

    眼神扫视一周,顾君华在假山上看见夏清和,快步走到夏清和身前,长臂将夏清和揽入怀中,揽的极紧,嘴角依旧带着那抹傻笑,温柔的声音一声声地喊着,“清儿、清儿·····”

    他的清儿、他的小姑娘、他前世今生唯一的认定的妻子,终于被他牢牢地抓在手里,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了他的人。

    夏清和将头缓缓贴在顾君华温热的胸前,听着他胸腔里心脏剧烈的跳动声,亦是一笑。

    两世情人,兜转十四年,终于,她还在他怀里,他还在她心里。

    真好。

    ···

    这场城主宴不欢而散,景城没人知道城主府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只知道,还未开席时,城主廖义震怒而来,沉着脸说了句散宴,弄得景城一众青年才俊一脸茫然。

    夏清和和顾君华拉着手悄悄地离开了城主府,走到了门外,夏清和手下轻动,想要从顾君华的大掌里抽出,毕竟,她可没忘,她现在还是男装打扮,大街上两个男子公然牵手,恐怕会收到一群怪异的视线。

    谁知,顾君华大掌攥紧,夏清和看了他一眼,停下手中的动作,低头轻笑,任由他牵着,不过是些怪异的视线而已,他开心就好。

    果然,顾君华感受到夏清和的动作,唇边再次勾起一抹笑,冷硬的心软成一片。

    身后,墨北看着手牵手的两人,心中又是开怀又是疑惑,君上不容易,终于抱得美人归了,可他现在孤零零地看着两人如此“恩爱”,心中涌起的莫名心塞是怎么回事?

    两人这样走着,等走到百味楼时,毫无意外地收获了一大帮视线,不过,饶是如此,顾君华唇边的笑意依旧没有消散过,就连身后的小尾巴都没有在意。

    *

    寂府里,寂凌毫无意外地知道了夏清和的事。

    寂凌皖月般的眸子轻闪,缥渺的声音响起:“你是说,她入城主府时还是一人,出来的时候便是两人了,而且还是手牵着手一同出来的?”

    “回少主,是的。”

    寂凌眸子半敛,陷入思索。

    夏清和一向给他的感觉是清冷而疏离的,现在竟然会牵着其他男人的手,倒真是稀奇。

    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凭空出现的,而且夏清和身边的那个护卫是来自洪荒大陆,寂凌眸子一寒,现在这个男人····会不会也来自洪荒大陆?

    *

    百味楼,有了“名分”的顾君华堂而皇之地进了夏清和的房间。

    “君华,你怎么知道我在城主府的?”

    “因为风绯玦,风绯玦不仅可以传音,还可以让我时刻感应到你的位置。”

    夏清和了然,点点头,这样也好,毕竟云荒如此大,找个人如同大海捞针。

    “清儿,这些天可还好?”顾君华问道。

    他不在她身边,总归不能事事顾及。

    夏清和点头,“其余倒还好,只是近来发生了一件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