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明日至云荒
    “夏小姐可有诊断出什么?”寂凌问道,声音浅浅辨不出喜怒,只是盛满月华的眸子里稍暗,看上去如暗夜的冷风,透着股凉意。

    夏清和知道,她若一个回答的不好,按照寂凌的性子,定然不会轻易算了。

    想到这,夏清和凝了凝神,“我在寂公子体内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本源之感。”

    寂凌眉骨稍垂,本源之感?

    夏清和又道:“寂公子曾经可有什么奇遇,或是无意见碰过什么东西能让自己的体内灵力发生变化的?”

    寂凌凝神,仔细思索,他二十年来奇遇遇到的不少,碰见过的东西也多,不过大多都是于占卜和修为有益,至于引起他体内变化的倒是没有。

    “没有。”寂凌吐出两个字。

    夏清和眉心微蹙,寂凌体内的不是混沌之气,那会是东西才会让她生出一种熟悉的本源之感呢?

    本源、本源、混沌之气、两仪镯·····

    夏清和玉白的指尖轻点,忽地,夏清和轻点着的手指一停,整个身子猛然绷直。

    混沌之气是天地最本源的灵力,可天地本源却是法则之珠!

    法则之珠,赋天地法则,生万物灵气,孕无尽生灵!

    有法则才有一切。

    两仪镯内有混沌之气的存在,那法则也定然存在过,现在,寂凌对两仪镯有如此吸引力,会不会从来都不是因为什么混沌之气,而是因为——法则!

    夏清和心中猛跳。

    一旁寂凌眸子微眯,“夏小姐这是想到了什么?”

    夏清和看向寂凌,眸子深处划过一丝难以置信,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他可就是身负法则,带有法则之珠的人·····

    “夏小姐。”寂凌又唤了一声。

    夏清和飘远的神思收回,敛去异样的神色,言笑晏晏:“方才是有些猜测,不过,仔细思索一番后,发现极为荒谬。”

    “是吗?”

    寂凌眸子眯起,透着股危险的气息。

    方才她那模样,分明是想到了什么。

    夏清和见寂凌紧盯着自己,心下稍紧,以寂凌的智近乎妖的心思,她方才的异样定然瞒不过他,只是法则之珠太过重大,即便这样隐瞒会让寂凌有所怀疑,她还是一丁点都不能透露。

    寂凌微寒的眸子盯着夏清和,夏清和迎上,黑眸澄澈,眸子深处的暗流皆划作一潭静水,黑沉沉看不透。

    良久,寂凌收回视线。

    恍若天边皖月飘云的声线藏着清冽,“夏姑娘若是想到了什么,可要说出来,毕竟···。”

    余下的话寂凌没有说出,夏清和心底澄亮,他们都是为了同一件事,而且,有些事,是定然避不开他的。

    “那是自然,寂公子放心。”

    寂凌闻言,脸色稍霁。

    “寂公子这病几年了?”

    “自十五岁起,一直到现在,如今已经五年了。”

    ······

    夏清和从寂府出来的时候,明显感受到身后的尾巴多了几只,眸光轻闪,看来这寂凌果然是怀疑上她了。

    夏清和脚程快,很快便回了百味楼。

    大堂内,等了许久的廖柔眉毛蹙起,四处张望着,很是不耐。

    “公子。”

    廖柔眼神扫过大门,刚好看见了踏进酒楼内的夏清和,顿时,猛地起身,一阵风似的跑到夏清和身前。

    “你回来啦,我等你等了好久。”

    夏清和清淡的眼神看向廖柔,她在这等她干嘛?

    “我不认识你。”

    廖柔被夏清和冷淡的语气弄得一怔,随后,又甜甜的笑道:“我是廖柔,我们上午才见过的。”

    夏清和目光落在廖柔脸上,她想要说什么?

    “廖小姐若是无事,我便上楼了。”

    “有事,有事。”廖柔连连点头。

    “我····我都说了名字,公子是不是应该告知一下····公子的名讳。”廖柔说完这句话后,脸色羞红,手中的粉色娟帕拧的皱巴巴的。

    “我姓夏。”

    夏清和淡淡出声。

    廖柔眸子霎时变得亮晶晶的。

    夏清和看着廖柔,微有不解,微摇摇头,绕开廖柔,上了二楼。

    廖柔还沉浸在少女的羞涩之中,突然感觉身边一缕风飘过,夏清和已经径直上了楼。

    廖柔跺跺脚,粉色的樱嘴嘟起,追了上去。

    身后,白露秋霜见此,紧跟着廖柔,上了二楼。

    夏清和推开房间门,廖柔就追了上来,顺势挤了进去。

    喜爱清和看着不清自入的廖柔,脸色淡了几分,少年清隽的气息无端有些凉意,“廖小姐究竟想要做什么?”

    白露秋霜追上来时便看到这番情景,白露皱皱眉,小姐怎么能随意进外男的房间。

    “小姐···”

    廖柔瞪了她们一眼,转头看向夏清和时,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我···心悦公子。”

    夏清和愣了,白露秋霜惊了,暗处的墨北险些闪了腰。

    此时,墨北心中闪过无数念头,夏主子就不该穿男装、夏主子勾搭了一个小姑娘、君上真心酸,不但要防着还得防着女人····

    廖柔将眼掀开一条缝,看到夏清和脸上的怔愣之色后,又跺跺脚,一鼓作气道:“公子你现在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夏清和噎住,张张嘴,“这···”

    夏清和还未说完,廖柔就满脸通红的跑了出去。

    原地,夏清和“······”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

    廖柔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面上还带着少女表明心意后的娇羞,身后,白露秋霜追上自家小姐,“小姐,您刚刚太莽撞了,您是城主之女,怎么能轻易说出那种羞人的话,若是被外人听到了,有损小姐清誉。”

    廖柔现在一颗心砰砰的跳,哪里还听得进去秋霜的话,只是捂着羞红的脸,快步回了城主府。

    城主府内,廖义刚送走了一位客人,就看到自己女儿红着一张脸进了门,不由笑道:“柔儿这是怎么了?”

    “父亲。”廖柔上前亲热的挽住廖义。

    “这是怎么了?”廖义体型略胖,眼睛很小,如今笑起来更是眯成了一条缝,丝毫没有一城之主的威严。

    廖柔脸上将将消散的红晕又悄然升起,踌躇了一下,小声说道:“父亲,我看上了一个公子。”

    廖义脸上的笑意微变,顿了一下,问道:“那倒是难得,是哪家的公子?”

    “这··女儿不知,只知道那位公子姓夏。”

    廖义脸上的笑越发淡了,只是依旧温声说道:“好了,为父知道了,待为父去查查,看看是哪家的公子这么好的福气,得了柔儿的青眼。”

    廖柔脸更红了,娇俏地说道:“父亲。”

    “好了好了,为父不说了。”

    廖柔下巴微扬,满意了,娇娇地说了一声:“父亲,那我先回房了。”

    廖义点头,“白露,送小姐回房。”

    等到两人走远了,廖义一张脸沉了下来,看向留下来的秋霜,城主的威严尽显:“这是怎么回事?小姐怎么会突然看上了外男?”

    秋霜仓皇跪了下来,将前因后果一一说了。

    廖义听完,脸色并未好转半分,“仅是一面之缘,小姐就看上了那人?”

    “···是。”

    廖义皱着眉,“我知道了,这几日你们看着小姐,尽量别让她出门。”

    ·····

    景城的夜很热闹,街上行人络绎不绝,夏清和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上,视线下移,看着街道旁的一颗老树,旁边,团团趴在桌子上,懒洋洋地。

    “清和,照你这么说,寂凌身上很可能存在法则之珠了?”

    “十之**,只是我有些疑惑,法则之珠如此神物,寂凌身上若是有,五年了,应该早就身亡才是,不应该只是重病在身。”

    团团摇摇尾巴,“法则之珠太过久远神秘,寂凌能活到现在或许有什么隐情也说不定?”

    夏清和摩挲着两仪镯,“或许吧。”

    现在事情已然陷入了一个死胡同,若是寂凌体内的真是法则之珠,她拿不拿得出暂且不提,若是拿出定然绕不过寂凌,若是不拿放任不管,寂凌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思及此,夏清和眉间升起一抹郁色。

    忽地,空间内风绯玦亮了起来。

    夏清和心念一动,拿出风绯玦,风绯玦一被拿出,便慢悠悠地飞至空中,绯色光芒一闪一闪的。

    “清儿,明日至云荒。”

    极其简短的一句话,若是细听还能听出其中浅浅的思念和温柔。

    夏清和愣住,他要来云荒?她原以为他们下一次见面会在他的那片大陆······

    现在,真是···有些突然。

    “唰——”趴在桌上的团团猛地直起身子,那个大魔王要来?

    “清和,清和,那个大魔王要来!”

    夏清和点头,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大抵就是,有些惊讶,有些慌乱,还有···一丝欣喜?

    此时,团团看了夏清和一眼,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四脚朝天地倒在桌上,“男色祸人啊。”

    夏清和睨了它一眼,这话什么意思?

    团团鼓着腮帮子,故作嫌弃的摇摇头:“清和,你自己照照镜子,你脸上的笑意谁都看的出来”

    夏清和微怔,她有这么开心?

    ·····

    长夜漫漫,两处相思,两处欢喜。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投过窗纱,投射出金黄色光圈,夏清和睁开眼,推开轩窗,昨日一场大雨过后,天空蓝湛湛的,清风吹来,飘着浅浅的花香。

    夏清和眉眼舒缓,清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淡淡的,宛若春花悄然盛开,芳泽晕染,嫣然动人。

    ~

    照例是换了身淡青色男装,“笃笃笃。”门外传来敲门声。

    夏清和推开门,门前站了几人,为首的是个中年男子,如今见夏清和开了门,先是一愣,继而沉声道:“夏公子,我是城主府管家,我家城主有请。”

    “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我并未和城主有何交集。”

    “夏公子有所不知,城主今日举办宴会,特邀全城青年才俊,夏公子俊逸不凡,当然也在其中。”

    夏清和眼神扫向几人,思忖一下,说道:“却之不恭。”

    管家侧身,“夏公子,请。”

    城主府今日的确是热闹的很,门前停了数十辆马车,靠的近些,还能听到府内传来的喧闹声。

    夏清和跟着几位管家来了城主府,城主府很大,分了两院,前院用来招待宾客,此时,还未开席,城主府内三三两两地站着几个男子,都是锦衣华服,时而高谈阔论,时而低头私语。

    “夏公子,还未开席,您可先四处逛逛,周围都是景城俊才,您也可交流一番。”

    夏清和颔首。

    夏清和沿着左边的石子路走着,石子路弯弯曲曲的,沿途假山流水,景色倒是不错,一处梨白果林前,满林的树枝缀着浅白色的小花,远远望去,煞是好看。此时,夏清和正倚假山,看着这一林的梨白花。

    “这位兄弟,你也是对廖小姐有意,想抱得美人归的?”一个蓝袍男子看到假山处的夏清和,快步走了过来,低声问道。

    夏清和转头,看向这位男子,约是弱冠年纪,说话时压低声音,眉飞色舞,一双眼四处看着,却不显猥琐。

    “这位兄弟,这话是什么意思,今日不是城主设宴吗?”夏清和扬眉,疑惑问道。

    那男子诧异的看向夏清和“城主只有一个女儿,今日设宴请了这么多青年男子,你想想,为的是什么?”

    夏清和了然,问道:“城主千金是····”

    “廖柔啊。”

    夏清和一愣,有些无奈,原本她还在想城主无端请她是为了何事,现在倒是彻底明白了。

    这边,夏清和和这位蓝袍男子正在闲聊,那处,廖柔待在闺房里,站起身,急冲冲问道:“夏公子可来了。”

    “小姐放心,城主也请了夏公子。”

    廖柔立即笑了,“白霜,快为我梳妆,我要去见夏公子。”

    “是。”

    假山背后,廖义站在不远处,借着假山掩住大半身形,探头看向看向夏清和,严肃的神情稍松,暗自点头,看着倒是不差,就是不知修为品行如何。

    又看了一会儿,廖义悄悄离去。

    此时,廖柔出了闺房,“可打听到夏公子在哪了?”

    “方才实在梨白花果林那儿。”

    “去梨白花果林。”廖柔快步出门。

    洪荒大陆,顾君华交代完一切事情,摸了摸腰间的风绯玦,眼底泛起丝丝温柔。

    ------题外话------

    放男主啦,杳杳真是亲妈无疑了,这次一定杳杳要让君华抱得美人归(握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