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试探成功
    夏清和换了男装,拿着玉骨折扇,沿街走着,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街上行人很少。

    夏清和眼神随意地扫着四周,看似只是闲来随意地逛个街。

    穿过两道街,夏清和越走越远,从繁华的街道走到了偏僻的城外。

    城外,人烟稀少,三三两两地绿树蔫着叶儿,夏清和停住,面前的玉骨折扇轻合,“跟了这么久,也该出来了吧。”

    暗处,一路跟踪的人对视几眼,面上满是惊讶。

    几人正在惊讶,突然,前方闪现出几道人影。

    “夏姑娘感知倒是敏锐。”

    为首的男子出声。

    夏清和看着面前的四人,四人年纪都颇大,须发灰白,身上穿了件灰色直衫,气势凌厉。

    “三位灵宗。”夏清和挑眉,眼神移向为首的一人,“竟然还有一位灵宗九品巅峰。”

    四人见夏清和一眼看出修为微惊,心底的戒备再次加深几分。

    “谁派你们来的?”夏清和问道。

    四人不语。

    夏清和轻敲折扇,自顾自的说着:“三国之中,和我有仇的又有如此手笔的……只有一个人。”

    “朝久歌。”

    夏清和红唇轻吐,眼神看向四人。

    四人脸色微变。

    夏清和果然不凡,他们一句话都未透露,就轻而易举地猜中了他们的背后之人。

    暗处,一直跟踪夏清和的寂家人看着这一幕,抽了抽嘴角。

    原来不是他们暴露了,而是仇家寻仇来了。

    “夏姑娘果然如同传言一般,聪慧过人。”为首的宋林不阴不阳地说了句。

    “过奖。”夏清和折扇轻摇,唇角带笑,自带三分风流。

    宋林黑了黑脸,不欲多言,狠声道:“杀,速战速决!”

    四位灵宗齐攻,出手便是巨流涌动,灵气横飞。

    宋林苍老暗黄的手伸出,五指弯起,手心里氲着团黑气,“去。”

    黑气宛若一块黑球极速划过空中,夏清和轻盈的腰肢弯起,黑气擦着腰身而过。未等夏清和站稳,其余三人的攻击一哄而上。

    三人六手,在空中运起灵气,动作快的让人看不清,只有道道留下残影闪现。

    “灵羽,去!”

    三人齐齐一挥手,无数灵力凝成飞羽,带着极重的威压,横空飞向夏清和。

    夏清和瞳孔微缩,脚尖轻点,一个旋身,抽出青锋剑,手腕用力,一股灵力输出,青锋剑横出,爆发出青色的剑芒。

    青锋剑芒形成一道光幕,漫天的白色灵羽尽数打在青色光幕上,继而消散于无形。

    两息之后,白色灵羽消散,青色光幕收回。

    四人见此,动作越发狠厉,飞身而起,掠至夏清和身旁。

    夏清和手腕灵活地一动,青锋剑刺向其中一个人,那人侧身,避开这一剑。

    暗处,有人出声:“陈哥,我们要不要上去帮……”

    陈力看了看前方战成一团的几人,“不必,少主只让我们跟踪,夏姑娘看似还有余力,我们轻易不要插手。”

    刺、挑、挡,一把青锋剑被夏清和使得剑风四起。反之,朝久歌派来的四人则是越战越心惊,夏清和是灵宗他们早就得知,可如今他们四人围攻,战了不下百招,不仅没讨到半分好处,身上还挂了不少彩。

    夏清和……真是灵宗?

    想着,宋明眼神爆发出狠芒,右手猛地用力,挥出一道灵力。

    “嘭。”一声巨响过后,夏清和倒退几步,五人被迫分开。

    夏清和看着宋明四人,语中带了三分轻蔑:“朝凤国的长老实力也不过如此。”

    宋明脸一黑,但到底是见多了大风大浪,心下虽恼,但依旧保持着清醒警惕。

    宋明一双眼紧紧盯着夏清和,意味不明地回了一句:“夏小姐也不弱。”

    “自然,旁的说不上,对付你们还是足够的。”夏清和语气带笑,再次刺激了一下四人。

    “哼,小儿狂妄!”宋明没说话,他身旁一位微胖的老者倒是蹦了出来,怒气冲冲。

    夏清和高傲仿佛看着蝼蚁般的眼神再次飘了过去。

    那位胖长老又是大怒,“宋老,咋们上!”

    宋明点头,沉沉出声:“使合灵术!”

    话落,三人立即分开,呈三角之势,各自站到三个方位处,三角中央站着宋林。

    “喝——”四人大喝出声。

    手中飞快的结印,一道道暗灰色的印记飞出,不断充斥着那块三角之地。

    仅是瞬息之间,四人浑身气势立即暴涨起来。

    夏清和眉间稍凝,这是什么秘法手段?

    天空黑压压的乌云翻滚,地上狂风发作,周围的树枝被吹的东倒西歪,暴雨将至。

    四人动作越发迅速,黑沉沉的灵力化作道道手印,三角之地黑雾渐起,那黑压压的模样竟毫不逊色于天空上黑压压翻滚着的乌云。

    站在三角方位的三位长老气息一沉,左手合起三指,右手伸出两根手指,三道黑色的灵力横泻而出,指向中央的宋林。

    宋林双手横放,猛地合起,三道黑色的灵力合为一体。

    “合灵之力,去!”

    宋林大喝一声,手中灵力爆发,黑压压的,朝着夏清和铺天盖地而来。

    黑雾漫天,威压迎面,狂风骤起,树根倒飞而去。

    “喝!”清喝声起。

    夏清和收了青锋剑,墨发飞扬,双手手腕一并,呈结印状,体内的混沌之气溢出,在手指间跃动,化作一道手印。

    “两仪诀,一印山河寂!”

    两仪印成,狂风静止,乌云密布,碎裂山河之力顿起!

    “轰隆隆。”

    巨大的声音响起。

    漫天黑雾散去,周围绿树被连根拔起,地面被掀飞,留下一个深约一米的大坑。

    两仪印以碾压之力摧毁一切!

    夏清和看向四人。

    原先的四人早已倒地不起,七窍流着血,宋明伸出一根手指,颤巍巍地指向夏清和,“你……”

    三个灵宗,一个灵宗九品巅峰,尽数败于她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咎由自取而已。”说完,夏清和转身离去。

    宋明四人双眼瞪大,头颅一歪,气绝身亡。

    暗处几人见此,咽咽口水,这夏姑娘……很是凶残啊。

    夏清和沿路返回,刚走了几步,天空骤然下起大雨。

    雨势很猛,噼噼啪啪地打在地上,溅起细小的水珠。

    夏清和眼疾手快,在骤雨落下之时,从空间内拿出一把青竹伞。

    撑着伞,夏清和深色淡淡的往回走。

    “喂,停下!”

    路旁传来一道女声。

    夏清和恍若未闻,依旧抬脚朝前走。

    “停下!”一个婢女快步追上夏清和,伸出手拦住夏清和。

    那个婢女身穿粉色的衣裙,头上一左一右扎着两个半髻,婢女没打伞,骤雨打湿了全身,此时,婢女昂着头,面色微怒。

    “有事?”中性低沉的嗓音略带些凉意。

    夏清和将青竹伞撑的高一些,少年如玉的面容露出。

    那位婢女呆了一瞬,面上微怒的面容轻收,有些羞涩,“这位公子,我家小姐今日出门出的急了,忘了带伞,可否借伞一用?”

    说完,婢女指了指夏清和身后不远处的自家小姐。

    “不借。”夏清和头也不回,清淡地吐出两字。

    那名婢女呆住,夏清和撑着伞从她身旁离开。

    身后,满脸娇纵之气的廖柔也是一呆,看着夏清和离去,挥开头顶上婢女为她挡着雨的胳膊,提着裙摆,追了上去。

    “小姐。”两名婢女快步追上。

    廖柔跑的极快,不过几步就追上了夏清和。

    “你这人……”挡在夏清和身前的怒气冲冲的廖柔失了声。

    夏清和穿着玉色斜襟衣袍,袍边滚了银丝,衣袍妥帖地穿在身上,显得清隽雅致。

    “有事?”夏清和修长的手指拿着青竹伞,面容如玉,眸子清凌凌地,如同雨过天晴后的青嫩竹笋。

    见廖柔不答,夏清和眉尖轻蹙,这幅略有不耐的神情落在廖柔眼中,便是天青色晴空飘来淡色轻云,春日里下了清韵韵的雨,惊艳了时光。

    廖柔更呆了。

    夏清和看了廖柔一眼,抬步离开。

    廖柔没有再追上去,而是透过雨帘,呆呆地看着夏清和离去的清隽身影。

    “小姐,小姐。”追上来的两名婢女小心翼翼地唤了两声。

    廖柔这才猛然回神。

    ……

    夏日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乌云很快散去,地上湿漉漉的,散发着雨后的清新。

    城主府内,廖柔刚入闺房,湿衣服还未来得及换,就急冲冲地问道:“快,快去查查他是哪家的公子。”

    婢女领命而去。

    这边,夏清和刚回百味楼,寂凌就立马知道了今日发生的一切。

    看着下首的小厮,寂凌出声:“我知道了,继续盯着吧。”

    其余的事他不甚关心,他只要知道夏清和与洪荒之人有没有联络就行。

    *

    城主府下人的效率极快,下午时分,那名婢女便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廖柔。

    “小姐,我打听过了,那位公子好像不是景城人,只是路过,现在正住在百味楼。”

    廖柔用胳膊撑着头,眼里晶亮,藏着青涩涩的少女情怀:“原来他不是景城人,难怪从来都没见过他。”

    想着,廖柔站起身,兴冲冲道:“秋霜白露,你们跟我去百味楼。”

    秋霜沉稳一些,见廖柔如此,不由轻声劝道:“小姐,您是城主千金,这样贸然去见那公子,恐怕有些不妥。”

    廖柔睨了秋霜一眼,“那有什么不妥,百味楼我还去不得了?”

    白露轻轻碰碰秋霜,示意她别再出声。

    小姐是城主廖义之女,平日里千疼万宠,心肠虽不坏,可性子最是娇纵,如今遇到了那位公子,早就魂不守舍,哪里还听得进去她们的话。

    末了,主仆三人一起出了城主府。

    此时,夏清和应邀来了寂府。

    夏清和依旧穿着男装,脚步轻移,玉色锦袍划过一抹清雅的弧度。

    寂凌见此,眸中罕见地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男装示人,清隽优雅俊逸风流,也无怪有姑娘喜欢上。

    夏清和刚进来,便看到寂凌眸中略有调侃的笑意,眉骨一抬,有些疑惑。

    寂凌仿佛看出了夏清和所想,出声道:“夏姑娘男装颇为俊逸。”

    “寂公子也不差。”

    寂凌闻言微怔,这话听起来很正常,有夸赞之感,可偏偏有些怪异。

    就好像,他是本应该是女子,换了身男装,如今被人赞了一声“不错”。

    寂凌所想,夏清和倒是不知,只是半垂着眸,思索接下来的事。

    今日,她势必要试探一番寂凌体内的灵力。

    百味楼里,廖柔兴冲冲而来,却扑了个空,现在正垂头丧气的坐在大堂里,百无聊赖地打量着百味楼,等着夏清和回来。

    *

    夏清和沉吟道:“寂公子,我这两日翻阅了些古籍,查到些许消息,不如今日我再诊治一番,说不定能查到什么病因。”

    夏清和说这话时看着寂凌,语气思索,不似作伪。

    寂凌顿了一下,点点头。

    “要如何诊治?”

    “诊脉。”

    听到这个回答,寂凌眸光轻闪,又是诊脉?

    夏清和静默不语,等着寂凌的回答,若是他同意,她便借此试探,不同意,她就只好另寻他法。

    好在,寂凌只是犹豫一瞬,便开口道:“夏姑娘请。”

    说完,露出手腕,搭上冰蚕丝帕,夏清和红唇微抿,将没戴两仪镯的左手搭了上去。

    夏清和此时浑身神经紧绷,一丝细小的混沌之力从左手手指上冒出,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探入到寂凌的经脉里。

    寂凌只觉手臂上传来一点细小的刺痛,接着,眸子陡然凌厉,她这是在诊脉还是在试探什么?

    下一秒,夏清和便察觉到了寂凌的异样,只是,她现在无暇顾及,全神贯注地感受着寂凌经脉内的情况。

    寂凌经脉极为宽阔,经脉内的灵力更是如同海洋一样,夏清和微弱的灵力刚进去,便感受到一股阻力。

    夏清和将灵力悄然加大了一些,此时,夏清和竟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本源之感,忽地,夏清和搭在寂凌手腕上的手一抖,被迫离开寂凌的手腕。

    夏清和却是轻舒了口气。

    她加大灵力时,寂凌体内灵气更加排斥,自发地将她的一点微弱灵力震出。

    如此,虽有熟悉的本源之感,但灵力相斥,寂凌体内的便不是混沌之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