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困惑
    夏清和心中猛地一跳。

    两仪镯果然和寂凌有着某种联系。

    想着,夏清和又问道:“两仪镯内没有法则的存在,为何会震动,难道是因为两仪镯生了灵智?”

    云荒大陆法器分为九品,她曾在古籍上看到过,法器品阶极高时,会生出灵智,这种灵智不同于灵兽的开灵,而是一种与主人心意相通的灵智。

    团团点点自己的小脑袋,“很有可能,虽然两仪镯现在只算是一个储物空间,但是放在太古时期,可是一方小世界呢。”

    夏清和看着两仪镯,两仪镯镯身刻了一些细小的花纹,花纹时连时断,有些破损,镯子周身呈银色,只是这银色微微有些暗沉,使得原本明亮溢彩的镯子变得暗淡无光,如此,在旁人看来,这两仪镯就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个饰物。

    这样的饰物,在她手腕上戴了十四年,如今,竟要生出灵智了吗?

    ····

    一夜无眠。

    翌日。

    章信弘来到夏清和房中,“门主,寂家的一切都很隐秘,我们的人查不到。”

    夏清和指尖轻点,没有纠结此事,“这几日我不会去千杀门,这样,你和孤狼一起,将我带来的那十个人送去千杀门训练。”

    “是。”章信弘转身处理。

    将至正午时,寂家华老来禀告,“少主,那位姑娘一个上午都是待在百味楼中,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寂凌正倚在榻上,“可有查到她的身份?”

    华老点头,“那姑娘叫夏清和,以往经历不得而知,如今这一年倒是大放异彩,说是闻名云荒都不为过。”说完,华老又一一说了夏清和的事迹,寂凌听完后,眸色微暗,不由想到昨夜夏清和一剑震星河的气势。

    “天赋极好,心性也极佳。”

    寂凌难得开口称赞。

    华老惊讶之后也是连连点头,这样的女子在洪荒都是少有,难怪少主会夸赞。

    “少主,你说她真的能治好····”

    寂凌轻渺如淡月的眉眼轻动,面上浮现一抹极浅的笑意:“那便要看她了。”说完,寂凌吩咐道:“华老,正午了,是时候请夏姑娘上门做客了。”

    *

    百味楼下,华老带着两名家丁上了百味楼二楼。

    “吱——”二楼最内侧的一间房门被人从内推开。

    夏清和走了出来。

    华老见此,老眼闪过一道精光,这夏姑娘看来是早有准备。

    “夏姑娘,我家少主邀您上门一叙。”

    夏清和颔首,抱着团团,跟着华老上了寂家。

    刚入寂家正厅,就见一众仆从垂首而立,最上首,寂凌随意地坐着,神情淡淡,如同天生就身在云端的谪仙人,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尊贵。

    “夏姑娘。”寂凌没有起身,眼神看向一旁的玉雕青花椅。

    这样无礼的举动,寂凌不仅做来格外的自然,而且还自带了三分的优雅贵气,丝毫不会引起人的厌恶,只会让人觉得他天生就该如此。

    夏清和落座,寂凌的视线在团团身上停顿两秒后淡淡收回,语气辨不清是什么意味:“夏姑娘怀里的这只兽倒是有些不同寻常。”

    夏清和抚了抚团团的白毛,“寻常灵兽而已。”

    寂凌没在多问,而是看向夏清和被淡青色衣袖遮掩的两仪镯,直接问道:“夏姑娘手上的镯子是从哪儿得来的?”

    “无意从铺子里买来的。”夏清和从善如流,说起假话时脸不红心不跳。

    寂凌眸中微思,接着,寂凌又问道:“这镯子以前可有发生过异动?”

    “没有。”

    寂凌停住一瞬,视线下移,和团团黑溜溜的眼珠对个正着。

    对上寂凌清凌的眼神,一直在暗暗打量寂凌的团团顿时吓了一跳,不过它无法无天惯了,除了顾君华没怕过别人,如今对上寂凌那清凌的眸子也不憷,在夏清和怀里站稳身子之后,一双眼更是直勾勾地看着寂凌。

    “呵。”寂凌嘴里发出一声笑,“这双眼倒是黑如琉璃,甚是好看。”

    寂凌的语气极为平静,如今说着这话也是轻轻淡淡的。

    只是听在团团耳里顿时变了味道,只见团团立马缩起身子,滚成一个白球,不愿出来。

    夏清和扶额,团团这欺软怕硬的性子到底是遗传了谁的?

    “寂公子不会和一个小兽计较吧。”夏清和出声。

    寂凌移开视线,意味不明地说了句:“自然不会。”

    从第一眼起他便觉得那只兽有些不同,方才他说话时更是感受到了那只兽若有似无的打量视线,想到这,寂凌又了看眼夏清和,她身上的秘密倒是不少。

    ······

    两人再次彼此试探几句,末了,寂凌请夏清和用了午膳。

    期间,夏清和虽然能感受两仪镯的急切之感,但始终没有贸然做出什么试探的举动。

    下午时分,夏清和回了百味楼。

    “团团,可看出了什么?”

    团团腮帮子鼓起,虽然心里对寂凌依旧有些生气,但还是认真说道:“嗯···,那个寂凌好像是有些···古怪。”

    夏清和秀眉轻抬,面上带着好奇之色。

    团团纠结了一瞬,慢慢开口:“清和,你难道没有觉得那个男人体内的灵力和你很像吗?”

    和她很像?

    夏清和愣住,“混沌···之气?”

    团团用力地点点头。

    夏清和彻底陷入震惊。混沌之气不是在远古时期就消散了吗?她能修炼混沌之气也只是依靠两仪镯,寂凌体内又怎么会有混沌之气?

    团团伸出毛茸茸的小爪子轻轻碰了碰夏清和,“清和,我觉得混沌之气出现在两仪镯内本已经是逆天之事,寂凌体内的灵力虽然和混沌之气很像,但未必就是真正的混沌之气。”

    夏清和长睫轻颤,仔细想了想,她当时替寂凌诊脉的时候,只感觉到两仪镯有异动,体内的混沌之气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而且,寂凌很少出招,一时之间,夏清和也难以分辨出寂凌体内的灵气究竟是不是混沌之气。

    距离景城数十里外,章信弘领着孤狼几人穿过一条林间小道。

    小道旁,立着一个小茶棚,如今正是下午,天气炎热,往来很少有人经过,章信弘带着几人进了茶馆。

    茶棚里只坐着一个老人,老人一身粗布短衫,手里拿着个破团扇,见有人进来,老人慢悠悠地起身。

    “章小子,又来了啊。”

    章信弘扬起笑,“是啊,又来了。”说着,往后看了看十位一脸茫然的少年,声音压低了几分:“主子有命。”

    老人依旧摇着扇子,闻言往章信弘身后看了看,上下打量几下,浑浊的老眼里冒出几缕精光,点头道:“主子眼光独到。”

    风白、吴圆宝等人则是一脸懵然,若不是孤狼和他们相熟,他们恐怕都要以为这两人意图不轨了。

    “走吧。”老人喊了一声,出了茶棚,领着几人转向茶棚背后。

    走了几步后,老人在茶棚后的一处空地停了下来。

    “这是干嘛?”吴圆宝忍不住问出声。

    “等着。”孤狼吐出两个字。

    吴圆宝摸摸脑袋,没再说话,其他九人见此,不由看向老人,心底越发好奇。

    前方,老人放下扇子,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那东西形似圆饼,只有成人巴掌大,看上去沉甸甸的。

    中间刻了个图案,图案鲜红,如花似云又像星,看上去奇异的很。

    老人拿着那块东西,手腕用力抛出,那块东西朝上飞去,飞到最高点时,那块东西中央霎时爆发出鲜红色的光芒。

    鲜红色的光芒笼罩而下,这块空地被投射出一块圆形的红圈,与此同时,周围灵气诡异地波动了一瞬。

    风白一众人已经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

    孤狼看了一眼他们,出声道:“跟上。”

    几位少年回过神来,只见,老人已经踏进了红圈内,风白眨眨眼,“我们走。”

    几人小心翼翼地进了红圈,空气再次波动一瞬,红光闪过之后,几人消失在原地。

    半空中,那块圆状东西亦是突然消失。

    此时,风白等人只觉眼睛恍惚,一阵天旋地转后,周围的景致就已经突然发生变化。

    “呼——,这是哪儿?”

    四周瀑布横泻,青山重翠连绵起伏,绿草如茵,鲜花满地。

    老人站在前面,手里拿着那块圆状物体,慢慢悠悠道:“千杀门总部。”

    一众人瞪大了眼。

    “千…杀门?”他们没听错吧。

    老人点头,“就是千杀门,咋们的门主就是夏小姐,这千杀门便是她创建的。”

    风白几人:“……”

    还真是!

    章信弘看着他们,接过话:“不必震惊,门主既然让你们过来,就说明是信任你们,从此以后你们便会在千杀门接受训练。”

    “额…,好。”风白几人呆呆地回了句话。

    老人看着他们的傻样,摇摇头,继续领着他们走着。

    走过一段路后,风白干巴巴道:“那刚才是怎么回事?”

    他们在原地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来到了这儿。

    老人边走边回答:“那是移影遮月阵法,说白了,就是主子发现了这个地方,布下阵法,借以掩人耳目,而我手上的那块东西叫做移影器,可以用来进入阵法内,并且能将人传送到这地方。”

    风白了然,满脸写着激动:“这阵法是老大亲手布下的?”

    “是。”孤狼给了答案。

    风白:“老大不愧是老大,什么都会。”

    吴圆宝憨憨出声,“老大什么都会。”

    前方,摇着扇子的老人哈哈一笑,“主子会的可还多着呢。”

    想当年,他也和这群小子一样,现在,主子给的震惊震撼多了,他倒是习以为常了。

    几人脚程很快,没过多久来到一扇铁大门前。

    没错,正是一扇大铁门。

    山水之间绿意盎然之地,一扇漆黑由精铁打造的泛着冷光的大门突兀地立着。

    大铁门旁,立着两个黑甲人,黑甲人显然和老人是熟识,见他们过来,出声问道:“意老,他们是···?”

    “主子命他们来这儿训练的。”

    黑甲人了然,原来如此。

    老人转过身,看着他们:“我就送你们到这儿了,死劫易过,千杀难渡,你们可要有个准备,这千杀门好进不好出啊。”

    风白几人点点头,谢过老人。

    孤狼跟着几人一起进了门内,他也算是在千杀门训练过的,现在就暂且待在总部,同千殇他们一起训练这些人。

    ……

    天色渐暗,凉风习习,吹散了不少燥热。

    百味楼。

    两仪镯空间内,周围灰蒙蒙一片,夏清和伸出手,空气中的混沌之气从指间穿梭而过,指尖轻动,白色的灵力从指尖散落,和两仪镯内的混沌之气融为一体。

    团团正趴在地上,身后的尾巴时不时的摇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盯着前方,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清和,不如你找个机会去试探试探那个男人吧,一旦动手,我肯定能看出来他究竟是什么灵力的?”

    夏清和感受着空气中的混沌之气,点点头:“试探是定然要试探的。”

    说完,夏清和又道:“我只是在想,除了两仪镯还有什么地方会有混沌之气?”

    团团摇摇头,夏清和见此,出了空间。

    “墨北。”夏清和唤了一声。

    墨北顿时出现,“夏主子,你找我?”

    “墨北,你们那片大陆可曾有过混沌之气?”

    墨北一愣,犹豫了几秒才说道:“洪荒大陆上灵气充裕,混沌之气属下倒是不知道,主子不妨传音给君上,君上许会知道这些。”

    这下换夏清和一愣,猛然想起顾君华离开时留给她的风绯玦。

    顿了一下之后,夏清和道:“好,我知道了。”

    墨北见状退了出去。

    房中,夏清和右手一翻,一块绯色玉玦顿时出现在手中,夏清和灵力运出,风绯玦顿时闪现出柔和的绯色光芒,夏清和拿着风绯玦,面色微有纠结,良久,右手轻合,绯色光芒顿时消失。

    算了,混沌之气的事情还是等她试探过寂凌之后再说吧。

    夏清和收起风绯玦。

    这一日很快过去。

    翌日,天空飘着乌压压的黑云,树枝蔫蔫地垂落下来,风雨欲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