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两仪镯异动
    夜行衣笼住身形,黑纱蒙面,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澄澈剔透的眼睛,实力虽弱,但气势却是不容小觑。

    夏清和看着寂凌,只觉手腕上的两仪镯又动了动。

    “姑娘是来找先前那个男人的?”

    “是。”夏清和点头。

    “我寂家可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

    寂凌清淡的双眸里不悲不喜,淡淡出声,犹如山间清泉流过心尖,乍然让人心悸。

    夏清和缄默。

    “你跟我来。”寂凌转过身,朝着关押墨北的房间而去。

    夏清和唇角轻抿,犹豫片刻后,立马跟上。

    寂凌感受到身后人的动作,眼帘微垂,点点寒凉溢出,倒是个识相的女人,免得他让人动手擒了。

    穿过两扇门,寂凌来到了门前。

    守门的奴仆弯着腰,恭恭敬敬地推开门。

    夏清和站在寂凌身后,看着这一幕,心中升起怪异的感觉,寂家占地不大,内里装饰和正常大户人家也相差无几,可寂家偏生透着股庄严恭谨。

    所有奴仆垂头而立,寂凌所过之处所有家丁护卫弯腰行礼,那种礼仪仿佛是从骨子里印刻出来的,代表对主人的无上尊敬,而现在,寂凌一言不发,整个府邸霎时陷入极为安静恭谨的气氛中。

    即使在西泽皇宫中,夏清和也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气氛。

    奴仆推开门后,寂凌踏入房中,心中悄然掀起波澜的夏清和紧随而入。

    寂凌进来时,墨北轻抬了眼,正欲移开时,突然看到踏入房间的夏清和,墨北神色微变。

    “少主。”华老喊了一句,语中亦带着些恭谨之意。

    寂凌微微颔首,径直坐在房中的一把暖玉所制的大椅上。

    “墨·····”夏清和快步走到墨北面前,刚喊出一个字,就见墨北剧烈咳嗽起来。

    夏清和一顿,还未喊出来的“北”字被夏清和咽了下去。

    墨北心底一松。

    左前方,寂凌靠在暖玉椅上,修长透明的指尖轻点,若有所思,“墨····?”

    墨北刚刚放下的心又忍不住提了起来。

    月绝公子不知为何无端出现在云荒大陆,但他和夏主子若是被月绝公子知晓身份,难保一向低调不理俗事的月绝公子不会以此来威胁君上。

    寂凌淡淡瞥了一眼墨北,语气笃定:“看来你定是洪荒的人无疑了。”

    墨北双手猛地一紧,月绝公子,智近乎妖,此话果然不假。

    此时,夏清和眸色幽深,寂凌居然是那片大陆的人,也难怪能擒伏住墨北。

    想到这,夏清和心下越发警惕,对着寂凌说道:“寂公子,一时莽撞,误入了寂府还请····”

    “咳咳。”寂凌压抑的咳嗽声又起。

    “少主。”华老有些担心,急忙问道。

    寂凌气息微喘,半抬着手;“无妨。”

    夏清和隐晦地打量着寂凌,她能感受到寂凌体内磅礴的灵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子体魄仿佛负荷过重一般,极为虚弱。

    寂凌刚放下手,视线轻移,就看到夏清和清澈的眸子微暗,似有所思。

    “摘下面纱。”寂凌突兀地说了一句话。

    夏清和怔了一瞬,没有动作。

    “姑娘。”寂凌又叫了一声,语气淡淡,不辨喜怒。

    “貌丑之人就不污了寂公子的眼了。”夏清和道。

    寂凌闻言,神色依旧如朗月之云,不辨喜怒。

    只是,那轻搭在暖玉椅上的手指却是轻轻一动,一股细小的灵力飞出,夏清和瞳孔一缩,下一瞬,只觉脸上一凉,脸上的黑纱缓缓飘落。

    灯火明亮的室内,女子明眸善睐,闪动着点点灯火微光,清丽的面容宛若春晓拂花,如斯美景,乍然显露在人前。

    寂凌看着夏清和,眼神不曾闪动半分,只一眼,便收回视线。

    洪荒有言:月绝公子身似仙人,心似佛陀,万物随缘,不入眼不入心。

    寂凌转眼看向墨北,“你是洪荒之人,为何会出现在下界,又为何会受这个女人的指使?”

    墨北不语,事关君上,他半句话都不会说。

    寂凌见此,缓缓起身,“既然不说,那便都杀了吧。”

    他有些乏了,他们来此为何,他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才想要过问一二,如今他们不说,那便算了,左右也就是两条人命而已。

    华老上前一步,手心氲着灵力,显然是动了杀机。

    “慢着。”夏清和心下虽慌,面上却是一副镇定神情。

    华老手中动作顿住。

    “实不相瞒,我们二人也访寂府不是为了别的,正是为了寂公子身上的疑病。”

    “什么?”寂凌还未出声,华老便惊讶开口。

    居然是为了少主的病而来?

    寂凌慢慢侧过身,静湖般映着月辉的眸子终于微微起了些波澜。

    “因为我的病来了寂府?”

    “正是。”夏清和语气笃定,不似作伪。

    “你从未见过我,哪来的底气让你上了寂府?”

    “今日我在街上偶然见到寂公子的马车,察觉寂公子体内气息不稳,一时好奇,就命人进府探探。”这些话夏清和说的半真半假,寂凌眸光轻动,陷入思索。

    寂府一向低调,倒没什么吸引别人的地方,这话若是换了旁人倒也可信,只是她身边的那个随从却和洪荒沾了边,如此一来,这话还是需要斟酌一番。

    思及此,寂凌出声,“华老,替他松绑。”

    说完,寂凌又看向夏清和道:“既然如此,我便信了姑娘的话,姑娘且说说,我体内有何异样?”

    夏清和看着寂凌,心下明白,他说是信了,其实还是有所怀疑,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慢慢周旋了。

    “寂公子请坐,我为您诊脉。”夏清和反客为主,指了指暖玉椅。

    寂凌移步坐下。

    这间房摆设不多,不过恰好,暖玉椅旁置了一桌一椅,刚好适宜诊脉。

    寂凌伸出手,将墨色的衣袖往上扯了扯,露出一截手腕,手腕较之女子略粗,生的倒是细腻玉白,在灯光下照得如同一块上好的白玉。

    夏清和垂着眼,看着手腕处裸露出的命门,眸子里闪过幽光。

    微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杀意,夏清和正欲伸出手搭在他的手腕上,这时,一方冰蚕丝帕轻轻一落,盖在了手腕上。

    “洁癖。”寂凌吐出两字。

    夏清和看了看自己纤白的指腹,微微一噎。

    一旁的被送过绑的墨北倒是暗自点头,君上连夏主子多看了一眼别的男子都要醋一下,现在虽然只是碰了碰手腕,但若是被君上知道,定然会醋海生波。

    夏清和正了正神色,将手指搭在寂凌手腕上。

    刚一搭上,夏清和腕上的两仪镯便剧烈晃动起来,与此同时,寂凌体内经脉一股气流猛然窜动,似要挣脱经脉,破体而出。

    不好!

    夏清和心中一凛,心神极快的压制住两仪镯,同时,手指向外用力,离开寂凌的手腕。

    夏清和强行挣开,被那股力道反震,身形不稳,衣袖甩过一道弧度。

    “少主。”

    “夏主子。”

    华老墨北的声音一前一后的响起。

    夏清和稳住身形之后,立即看向两仪镯,方才剧烈晃动的两仪镯正安静的待在手腕上,只是,夏清和与两仪镯心神相连,这会儿竟然隐隐感觉到两仪镯好似生了灵智一般,心底的焦急遗憾之意不断向她传来。

    寂凌平稳过气息后,立即看向夏清和手腕处,沉声问道:“那是什么?”

    “一个镯子。”夏清和回答,没有把藏在黑衣下的两仪镯露出来。

    寂凌眼睛眯起,“取下来,让我看看。”

    他身体虚弱,在洪荒时寻了多少人,试过多少法子都没用,如今一个镯子竟然让他体内灵气猛窜动,倒是稀奇。

    夏清和右手微拢,“寂公子,看病而已。”

    此时,夏清和面上维持着镇定,心下却是千思百转,她没想到,诊个脉而已,两仪镯竟然弄出了如此的的动静,这下是彻底不好收场了。

    “唰——”寂凌出手如风,眨眼之间,便握住了夏清和的手腕,夏清和眸中冷芒乍现,左手成掌,掌风带着灵气,寂凌神色不变,挥出一道灵力,夏清和手腕一麻,灵力消散于无形。

    此时,寂凌伸出手,大掌碰到两仪镯,顺着夏清和的手腕往外拉,意图取下两仪镯。

    只是,无论寂凌大掌怎么用力,两仪镯就像在手腕上生了根一般,分毫不动。

    “寂凌。”

    夏清和彻底寒了脸。

    寂凌松开手,神识探入两仪镯内,发现依旧没有什么异常后,如月的长眉轻蹙。

    夏清和往后退了几步,寂凌出声:“看来姑娘是有把握治好我的病了。”

    夏清和抬眸,又听见寂凌说道:“有这个镯子在,看来姑娘是极有把握的了。”

    寂凌说的笃定,心下却是抱有怀疑,他的病她能不能治他不知道,但是她手上的镯子定然和他的病有关,他现在要做得便是将她看住,好好探查的那镯子内的乾坤。

    夏清和心底则是冷声一声,这是盯上她了?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也未尝没有好处,例如寂凌不敢轻易动手,她也好趁此查查两仪镯和寂凌的关系。

    “把握是有一二,不过还需要寂公子配合才行。”

    “好。”寂凌点头,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渐渐褪去。

    一旁,墨北出声:“寂公子,夜深了,我们二人就暂且离去,明日再来拜访。”

    寂凌颔首,“华老,送客。”

    华老领着两人出了寂府。

    *

    送走了两人,华老来到寂凌身边,“少主,已经派人盯着他们了。”

    寂凌看着月色,“传信给族里,让他们查查洪荒姓墨的人。”

    “少主,您是怀疑·····”

    “今夜此事太过诡异,我们离开洪荒三年,难保没人动了歪心思。”

    华老点头,立马出去办了。*

    百味楼,夏清和刚一回来,就看到章信弘和孤狼守在门口。

    “门主,你可算回来了,去了这么久,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无事,你现在马上去查寂家在这三年了做了什么,可有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越详细越好。”

    章信弘连忙点头,下楼着手去办了。

    房内,夏清和看着墨北:“寂凌是什么人?”

    “若是我没认错的话,寂凌便是洪荒大陆上的寂族的少主——寂月绝。”

    “寂族?”听见这个陌生的名字,夏清和不由问出声。

    墨北毫不隐瞒:“洪荒大陆除了三界九域和其他隐世势力外,还有一个特别的势力——寂族,寂族是一大族,族中人口过万,寂族之人生来便会占卜之术,可观吉凶,寂族的长老们更是皆会预言之术,只是占卜预言之术终究太过逆天,寂族中虽然人人都会,但大多都是只通一二。”

    墨北停了下来,继续说道:“但月绝公子生来不同,自三岁起月绝公子便展现出了极高的占卜天赋,等到十几岁之时,便是十占九准,惊艳一众洪荒之人。”

    “那他为何会出现在云荒?”

    “这属下也不清楚,寂族一向神秘,月绝公子虽然盛名在外,但行踪也少有人知,属下也只知道三年前,月绝公子便离开寂族,我们原本以为月绝公子是四处游历去了,没想到既然在这碰见了。”

    夏清和陷入深思,过了一会儿,问道:“他是自幼就体弱多病?”

    墨北点头又摇了摇头:“寂族之人天生体弱,但月绝公子生来体魄极好,只是现在不知为何看着重病缠身,较之其他寂族人更是虚弱不少。”

    “除此之外,他还可有其他异常?”

    墨北摇头,他不负责情报探查,对寂族的事知之甚少。

    “好,你先下去吧,今天的事别告诉君华。”

    夏清和说了一句,墨北的忠诚她不怀疑,但是他终究是君华的人。

    果然,墨北离开的身形一顿,犹豫了一瞬之后才道:“是。”

    墨北离开后,团团立马从空间内跳出,身后的小尾巴摇个不停。

    “清和清和,刚刚那个空间动了?”

    “两仪镯内的空间?”夏清和问,方才她忙于和寂月绝周旋,倒是忽略了空间的情况。

    “是啊,就是方才清和和那个男人接触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