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夜谈
    观席台上,云耀朝凤都是一片低迷之色,千里迢迢来了西泽,却弄得个铩羽而归的结果。

    陌青站在比试台中央:“往日我仙云宗都会从三国大比的人才中挑选几位入我仙云宗,作为内门弟子,今年也不意外。”

    一句话,瞬间让所有人激动起来。

    陌青锋利的老眼扫视一圈,继续道:“今年我仙云宗将会选四人入宗,这四人分别是:西泽国沈敛白秦墨寒,朝凤国玉生娆,云耀国炎泉。”

    四人,皆是三国大比的佼佼者。

    夏清和冲着身边的人轻声问道:“皇室之人不会入选?”

    “仙云宗与三国鲜有往来,历年来三国大比为显其独立的身份,一般是不会选三国皇室之人作为内门弟子的。”

    夏清和点头,想了想又道:“朝颜玉亦是皇室之人,为何入了仙云宗?”

    那人压低了声音:“一来是朝颜玉炼丹天赋高,陌拂长老起了惜才之心,二来是因为朝颜玉是女子,代表不了一国,陌拂长老这才破例同意。”

    接着,那人又说道:“不过饶是如此,仙云宗从未出手帮过朝凤国,朝颜玉平时里行事也就是只借了内门弟子的名头,其余得不到半分好处。”

    夏清和颔首,心中了然。

    观席台上,五位天子骄子出列,一齐拜谢过仙云宗众人。

    收完弟子之后,陌青的声音继续响起:“此次比试,个人赛拔得头筹者夏清和,我仙云宗赠礼一份。”

    闻言,夏清和从观席台上飞身而下,衣袂飘扬,红衣似火妖冶,像是凭空开过一朵极艳的烈火红莲花。

    几息之后,夏清和落地。

    陌青见夏清和已到,略微后退一步,白色的广袖一挥,一块四方微黄图飞至高处,在空中陡然变大,日光太盛,照在四方图上,映出了极其繁复五彩的的画面。

    接着,四方图慢慢落至半空中,四方图的全貌尽数展现而出。

    北有高山白雪,西有无垠沙漠,南有碧蓝深海,东有翠绿森林。

    四象之中,三国相邻,仙云宗遗世独立。

    这是——云荒四方全图!

    夏清和眼底微有震撼,仙云宗竟然赠与她云荒四方全图!

    云荒大陆上,云荒地图较为常见,图上所绘制之地都是极为粗糙,有些甚至只给了轮廓,但云荒四方全图不同,上面精细地绘制出云荒各地,一山一水皆在图上,甚至,云荒不少的隐秘之地在图上都有绘制标出,可以说,云荒四方图乃是至宝,夏清和万万没想到仙云宗会舍得将它送出。

    “收——”陌青手心一道灵力挥出,四方全图瞬间变成普通羊皮纸张大小,落在陌青长老手中。

    “这是云荒四方全图,今日就赠与你了。”说着,陌青面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将四方全图递给夏清和。

    夏清和接过,道了声谢。

    陌青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含笑点头。若是常人他赠些丹药武器便好,可夏清和不同,丹药自是不缺,手中的武器也是一等一的好,他们没法子,想了许久,这才决定送出云荒四方全景图。

    现在看来,这倒是送得颇合心意。

    *

    赠完了个人赛的头筹,接下来便轮到团体赛的胜利方。

    陌青宗主喊完后,三十位西泽队员上台,陌拂喊道:“团体赛胜方,我仙云宗赠三品丹药五份,三等法器五份,地级武技五份。”

    “呼——”刚喊完,倒吸冷气的声音就不断响起。

    有人默默摇摇头,“不愧是仙云宗,出手就是大方。”

    “他们那些人真是有福了。”

    唏嘘感叹声中,三国大比就此落幕。

    大比结果也火速传向云荒各地。

    次日,清韵楼顶层。

    夏清和萧封辞对坐,萧封辞指了指桌上的黑色描金匣子:“十朵寒焰花,尽数奉上。”

    夏清和挥袖,收入空间。

    “萧丞相可还有事?”

    “在下想问问夏小姐日后有何打算?”萧封辞脸色沉静,说话时波澜不惊,仿佛只是随口一问。

    夏清和半垂的眉眼轻抬,淡淡地看了萧封辞一眼,没有作声。

    萧封辞继续道:“夏小姐天纵奇才,如今已是灵宗修为,难道没有想过来我云耀游历一番?”

    夏清和玉指轻动,面色依旧如常:“没有想过。”

    萧封辞淡淡一笑,告了辞。

    *

    晚上,皇宫夜宴。

    金碧辉煌的宫殿内,个个举杯邀饮,推杯换盏。

    祁苍在上首笑咧了嘴,冲着云耀朝凤两国道;“这杯酒全作践行,希望两国一路好走。”

    萧封辞和朝久歌到底是皇室培养出的骄子,闻言,都是举杯饮下,丝毫看不出铩羽而归的失望阴郁之色。

    且说这殿内,三国之人都到齐了,罕见地,无人生出事端。

    夏清和随意坐在云耀席上,眉眼轻垂,玉指轻捻酒杯,明明是一副漫不经心随意至极地姿态,却无端生出一种艳艳的风华来。

    坐在夏清和身旁的祁云则感受到四周人隐晦的视线之后,轻轻一笑,“若是没点定力,还真是不敢坐在清和身边。”

    夏清和睨了祁云则一眼,笑道:“云则可不是像是会在意这些的人。”

    对席,朝久歌斟了一杯酒,遥遥举杯,“这杯我敬夏小姐,毕竟三国大比时,夏小姐可是出了不少力呢。”

    夏清和执起酒杯,轻描淡写道:“小事而已,不值一提。”

    朝久歌冰冷的唇角轻勾,目光移过,落在祁云则身上,“三皇子好气运,先是得了云衍清星扇,后又凭空拿出十只四品灵兽,也无怪我朝凤会输。”

    祁云则抬眸,声音淡淡:“的确是好气运。”

    朝久歌嗤笑一声,又看向了萧封辞,“萧丞相真是沉得住气,被人坑骗了,还能一如往常。”

    此话一出,大殿之人皆是一愣,朝久歌这话什么意思?

    被提及的萧封辞无奈一笑,放下手边的玉盏,抬头看着朝久歌,“摄政王有话不妨直言。”

    朝久歌声音拔高,“人人皆知当日在风云拍卖行,萧丞相花天价买下子午鸳鸯钺,本以为能在三国大比中一举获胜,没想到横空出了个云衍清星扇,将子午鸳鸯钺压制地如同废铁一般。”

    提及此,大殿之人隐隐察觉到不对,凝眉思索。

    祁云则长睫轻颤,星眸射出一道寒光,“摄政王此话何意?”

    “无什么意思,只是感叹夏小姐这生意做得极好,前脚刚用天价卖出子午鸳鸯钺,后脚又炼制出云衍清星扇来压制子午鸳鸯钺。”

    大殿静寂下来,所有人都看着朝久歌,眼底惊疑不定,他这话什么意思,不会··就是他们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大家恐怕还不知道,夏小姐便是风云拍卖行从不露面的真正主人吧。”

    “不···不会吧。”一人结结巴巴道,

    “夏小姐是风云拍卖行的主人,这····这怎么可能。”

    “我···我不相信。”

    殿内如同滚烫的油锅里被人泼了瓢冷水,瞬间炸了。

    夏清和看着朝久歌,清灵澄澈的眸子稍冷。

    朝久歌又继续说道:“夏小姐是风云拍卖行背后的主人早已显而易见,先是拍卖行卖出鸳鸯钺后,夏小姐就立马赠予三皇子云衍清星扇,再是灭杀赵家时,风云拍卖行下了极大的赌注站夏小姐这一边。”

    “一切种种,都能证明夏小姐便是背后之人。”朝久歌吐出一句话。

    夏清和指尖轻敲桌面,风云拍卖行都是可信之人断然不会泄露消息,那朝久歌现在如此笃定,一是猜测,二是从蛛丝马迹里调查出此事···

    思及此,夏清和眸子越发深了。

    “夏小姐,你还有何话要说?”朝久歌声音狠厉,带着咄咄逼人之感。

    夏清和往身后靠了靠,声音散漫,“风云拍卖行是我的。”

    满殿哗然。

    “真的,那可是风云拍卖行!”

    “夏小姐究竟藏了多少底牌,我的一把年纪了可经不住吓。”

    “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所有人都是惊讶不已,谁能想到,云耀的一方大势力竟然是夏清和?

    殿中,朝久歌看着夏清和镇定的模样,不由愣住。

    一片吵闹声过后,夏清和清冷的声音划过,“风云拍卖行开门做生意,本就是你情我愿,子午鸳鸯钺是拍卖出不假,但是,我能拿出云衍清星扇也是本事,摄政王难道对此有什么异议?”

    朝久歌顿住,开口争辩,“这分明是坑骗萧丞相。”

    夏清和掸了掸红衣上不存在的灰尘,语气轻飘飘地:“既然摄政王如此想,日后我风云拍卖行的东西摄政王也不必买了。”

    “你···”朝久歌心头火起。

    “我如何?”夏清和一眼扫过,凌厉中透着寒气。

    有人缓过神来,心底唏嘘,夏小姐真是果决霸气,直接将朝久歌拒之门外,不做他的生意了。

    ····

    经过这一场风波之后,大殿安静下来,投在夏清和身上的视线却愈发火热明显了,不少人甚至打算暗自拜访一番,以求能抱住这条金大腿。

    酒过三巡,皇帝散了席。

    云耀一众人最先离开,接着,朝凤的人起身离席,离开大殿之时,朝久歌突然回过头,深深地看了夏清和一眼,眸子里晦暗不明,似有杀意又似有狠意。

    都散了之后,大殿上只剩寥寥几人,夏清和正欲离开,这时,李总管弯着腰而来,“夏小姐且慢,圣上有请。”

    夏清和顿了一下,“带路吧。”

    李总管领着夏清和入了御书房。

    “你们都退下吧。”祁苍摆摆手,殿中只剩两人。

    “清和丫头,坐。”祁苍指了指殿中的漆金雕花大椅,夏清和依言落座。

    祁苍先是笑道:“清和丫头,这三国大比多亏了你。”

    夏清和清冷的神色稍稍缓和,“我也是西泽之人,应该的。”

    祁苍哈哈一笑,末了,竟生出一句感慨:“还好你生在西泽啊。”

    说完,祁苍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看向夏清和:“清和丫头,那十位少年你是打算亲自训练?”

    夏清和眸光轻闪,直言道:“我明白皇上的意思,那十位少年是决定舍弃了一切身份跟着我的,至于其他人,我不想管,也没资格管。”

    祁苍叹了口气,不再谈及此事。

    “清和丫头,三国大比之后你想做何?”

    “去云荒看看。”这会夏清和没有隐瞒。

    祁苍起身,面上带了笑,“这倒是巧了。”

    夏清和一愣。

    祁苍踱步走来,“你若是去云荒,一定要去云耀的奇巅一看。”

    “奇巅?”

    “奇巅,全名奇诡之巅,是云耀、也是云荒大陆的最高的的一座山峰。”祁苍声音慢了下来,顿了许久,说道:“相传,奇诡之巅有突破灵王的方法。”

    夏清和眸子一肃。

    祁苍看着夏清和,声音肃然:“都说灵王是修炼的最高品阶,其实不然,灵王之上尚有更高的品阶。”

    说到这儿,祁苍目光看向远处,苍老的声音带着丝怅然:“我西泽曾有老祖突破灵王,飞身离去,老祖离去前只道自己要去往另一片大陆,除此之外,别无他言。”

    夏清和点点头,那片大陆恐怕就是君华所在的洪荒大陆了。

    祁苍转过身,“清和丫头,你天资卓绝,十四岁已是灵宗,我相信,突破灵王于别人来说是不能,于你却有九成机会,几日后,你若是去了云耀定要去奇诡之巅一看。”

    夏清和颔首,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多谢郑重道:“多谢皇上告知,奇诡之巅我定然会去的。”

    “好,好。”祁苍点头,面上有些激动。

    千百年了,云荒继先祖之后,再没人传出突破飞升之事,如今可算看到了希望。

    夏清和告了辞,一人朝着宫门而去。

    马车上,团团从空间内跑出,夏清和灵光一闪,问道:“团团,你可知云荒大陆为何突破灵王极难?”

    团团挠着头,半晌,结结巴巴地说道:“御灵···灵虚··”

    “什么?”夏清和蹙了蹙眉。

    团团再次努力想了想,之后,瘫下身子摇摇头,有些颓丧:“只能想到这些···”

    夏清和见此,顺了顺团团的白毛,安慰道:“无事,总归是要费些波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