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结束
    场上对战的秦墨寒、沈敛白之流皆是各种翘楚,一举一动皆是流畅自然,引人注目,是对战中的主力。

    不同于秦墨寒之流。

    这十位少年配合的极为默契,每个招式衔接的天衣无缝,偶尔只是一闪而逝的眼神交流,就能立马读懂对方的心思。

    “快,左三右四,其他人交给我。”一位少年喊出一句话。

    又是两位少年点头,侧身,分离注意力,抬手落招,在这样的配合下,云耀队员仿佛成了待宰羔羊,应对不暇。

    这十位少年轻而易举的抓住了全场的目光。

    夏清和眸光带了些许赞叹,两日时间,能配合的如此默契,不错了。

    场上,同样正在对战秦墨寒、沈敛白同样惊讶不已,两日而已,他们的提升已经如此明显了吗?

    日头渐移,比试场上挥汗如雨。

    “砰——”一位云耀队员被逼出比试台。

    下一瞬,两位西泽队员猛地一用力,“砰砰砰。”几位云耀队员再次被逼出台下。

    观席台已是热火朝天,大半的人都是扯着嗓子,喊着各自国家的名字。

    时间一分一秒而逝,团体赛已经进行了半个时辰。

    战况越发胶着起来。

    “寒霜冰封。”

    “蛟龙摆尾。”

    数十道武技释放开来,两方各自倒退几步,忽然,祁云则猛地拍出一掌,萧封辞眸光一闪,侧身而过,就在此时,祁云则身子一转,手中银扇一挥,在空中猛地放大,直扫几个正处在比赛边缘的几人。

    几人下意识的往后一退,跌落在台下。

    场上的云耀队员越来越少。

    “砰——”

    落地声,**相击声不断响起。

    全场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又有云耀队员被逼出场上。

    萧封辞的向来清俊的脸黑了。

    “唉,云耀三十位少年上场,现在就只剩萧丞相一人了。”

    “西泽这是稳赢了。”

    场上,萧封辞正被围攻,祁云则和其他几人接连围攻,出手毫不留情,饶是萧封辞如此沉稳的人,也有些手忙脚乱。

    但萧封辞始终是萧封辞,即使被人如此围攻,也依旧坚持了近三刻钟,三刻钟后,萧封辞灵力渐渐不支,一个恍神间,祁云则的银扇就直指萧封辞的喉咙处。

    “呼——。”长叹一口气后,萧封辞声音僵硬道:“我们输了。”

    话落,欢呼声响起,西泽之人欢欣鼓舞,他们西泽首战就赢了!

    高台上,祁苍哈哈一笑,很是开怀。

    “团体赛第一场,西泽胜!”

    云耀和朝凤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没了夏清和,西泽还是赢了,此时,就算他们心底在怎么不愿意,也不得不承认,西泽是真的不同往日了。

    “怎么样?你们云耀可服?”吴圆宝此时还站在高台上,嗓门极大。

    云耀之人本就青白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几位小辈,感觉如何?”夏清和红衣似火,此时随意无比的坐在席上,红唇轻启,神情极淡,似高傲又似睥睨众人的强大漠然。

    云耀之人几欲吐血。

    还不如让你上场呢,即便输了,也能给他云耀留些颜面,现在你没上场,他们云耀还是输了,如此一来,倒显得他们云耀像个跳梁小丑一样。

    台上,萧封辞沉着脸,一言不发地下了台。

    祁云则领着一众人也下了台,回到西泽席上,刚坐下,吴圆宝就凑了过来,一双憨厚的眼里亮晶晶的。

    夏清和笑了笑,“不错。”

    “嘿嘿。”吴圆宝挠挠自己圆圆的脑袋,憨憨笑了起来。此时,其余九人也都带了笑容,此时,几人仿佛自成一方世界,谁也插不进去。

    不远处,秦墨寒眸光闪了一下,随即别开目光,不去看夏清和几人。

    *

    休息了十分钟后。

    “团体赛第二场,朝凤国对阵云耀国。”

    云耀又派出了三十人。

    朝久歌亦是带着三十人上台了,等到了台上,朝久歌眼神扫过云耀成员,心底了然,萧封辞果然还是换下了大半队员。

    这也是常理之中,毕竟云耀上一场队员灵力耗损颇大,这场和朝凤国对战,换下队员也正常,不过这换下的队员实力终究是比原先的差了一线,这场,朝凤略占优势。

    “比试开始。”陌拂喊道。

    两支队伍也不废话,直接开打。

    两队实力相差不多,打起来虽然没有西泽那么引人注目,扣动人心,但还是分外精彩。

    “你们说,谁会赢?”

    “我赌云耀,我赌朝凤。”

    事不关己的西泽看戏者,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

    半个时辰过去,场上比赛已接近尾声。

    又过了一会儿。

    陌拂淡淡地宣布比赛结果,“团体赛第二场,朝凤国胜。”

    朝久歌擦了擦嘴边的血迹,对着萧封辞微一点头,“萧丞相,承让了。”

    萧封辞紧抿着唇,脸上看不出喜怒,径直下了比试台,天青色的衣衫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

    “哈哈哈,没想打云荒第一国竟然连输两场。”

    “唉,往年云耀可都是出尽风头,没想到今年···”

    那人摇摇头,叹了口气。

    此时,留影珠投射出的光幕再次下拉。

    陌拂念道:“西泽团体赛剩十八人,共计九百灵芒,计入西泽国;朝凤团体赛剩十四人,共计七百灵芒,计入朝凤国。”

    西泽国总计:一千五百五十灵芒,朝凤国总计:一千一百四十灵芒。

    两方相差灵芒虽多,但最后一场决赛,朝凤国也未尝不能翻盘。

    夏清和目光轻瞥了一眼朝久歌,看到他神色淡淡,气定神闲的模样,眉尖轻蹙,心底有些异样。

    朝久歌也太镇定了些,镇定的就像···胸有成竹,已经稳操胜券一般。

    高台上,陌青起身:“上午比试自此结束,下午举行团体赛决赛。”

    压下心头的怪异,夏清和指尖轻点,眸光微思。

    中午时分,夏清和罕见的没回清华居,而是独自一人去了西郊。

    ·····

    下午时分,团体赛如时开始。

    作为三国大比的最后一场比赛,会场内已是座无虚席,场外更是有不少百姓时不时地往里张望着。

    下午阳光正烈,金黄色的暖阳照在会场上,不自觉地生出燥热之感。

    夏清和依旧是一袭红衣,怀中的小兽晒着日光,正轻眯地眼,看似正在酣眠。

    高台上,陌青起身,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陌拂道:“团体赛决赛,西泽国对阵朝凤国。”

    两方队伍上了台。

    朝久歌轻勾了勾嘴角,冰冷的脸上隐隐透着股邪肆。

    “没想到,今年是西泽和我朝凤对战。”往年都是云耀和朝凤这两国进入决赛,现在朝久歌如此说,算是是**裸地讽刺了。

    祁云则也不让,面上还带着温润的笑:“我也没到今年对上的竟然是朝凤的人。”

    朝凤和云耀争夺多年,却都是屈居第二,今年倒是打败了云耀,和他们对上了。

    二人一番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看的围观之人亦是激动起来。

    ········

    “比试开始。”

    双方后退一步,呈对峙之势。

    祁云则眸子暗了暗,朝凤三十人,其中四人为灵师,其余人为灵徒。

    他们这方灵师六人,其余都是灵徒,胜算倒是很大。

    “上!”祁云则一挥手。

    三十人瞬间一跃而上。

    朝久歌轻笑,吐出一字:“放!”

    前方空地处黑色光芒一闪,紧接着一道吼声传出。

    三十位西泽少年猛地停住身形,快速后撤。

    稳住身形后,祁云则看着前方,沉声道:“灵兽!”

    前方,一头体型极为庞大的灵兽横立,状似蛮牛,全身呈黑色,皮糙肉厚,脚掌如盘大,轻轻一动,比试场的地面竟微微晃动起来。

    “四品灵兽,裂地意圈兽。”

    朝久歌出声,眉宇间含了倨傲之气。

    这四品灵兽攻击力极强,为了这三国大比,他们朝凤当初可是费了大力气,请了驯兽师来驯服,如今有了这四品灵兽,他们朝凤必胜无疑。

    场外,一众人愣了,“朝凤这是···带了灵兽过来?”

    “难怪朝凤这么镇定,原来是有底牌的。”

    “靠,真是无耻。”

    “什么无耻,三国大比可没规定不让带灵兽。”

    场外因这只灵兽炸开了锅。

    “摄政王好手段,四品灵兽可不容易驯服。”祁云则语气带了丝讽刺

    朝久歌眸光轻闪,状似没听出祁云则话中的讽刺,语气如常:“只要有心,什么都能办得到。”

    “这话倒是不错。”祁云则忽地一笑,意味深长。

    “不错。”祁云则身后一群附和之声。

    朝久歌见此,眉心微沉,有些不好的预感。

    正想着,只见祁云则一挥手,十只灵兽瞬间出现在场上。

    十只灵兽低垂着头,周身威压却是颇高,一眼望去,红色青色白色皆有,一瞬间,众人呆了。

    “这··这···这他妈是十只灵兽!”一人忍不住爆了粗口。

    “十只灵兽,我··我是出现幻觉了吗?”

    “这翻转还真是大。”

    所有人都在盯着场上的十只四品灵兽,眼神激动,这可是四品灵兽啊,居然一下出现了四个。

    高台上,祁苍吴老同样看着灵兽,心下千思百转,他们能肯定则儿定是拿不出灵兽的,那这些灵兽的来路···。

    此时,夏清和轻轻捋了捋团团身上的白毛。

    团团小爪子轻抬。

    “吼——”场上十只灵兽霎时齐齐一叫。

    那只裂地意圈兽身子一软,跪地瑟缩着身子,那模样明显是害怕到了极致。

    陌余目光轻轻一闪,穿过层层人群,落在夏清和怀中的小兽上。

    夏清和目光对上陌余的眼神,眸子澄澈如水,不见半点异样,两人对视几秒,各自移开视线,仿佛什么事都未发生。

    场上,朝久歌大手猛地攥紧,目光阴沉沉地看着四只灵兽,咬牙道:“十只四品灵兽,三殿下还真是神通广大。”

    祁云则不动神色,四两拨千斤道:“哪里。”

    他也不知道清和是如何控制住这些兽的,只知道今日中午,清和独自从西郊回来时,便交给了他一只灵兽空间袋,让他以防万一。

    他本以为是多此一举,没想到朝久歌竟然放出了一只四品契约兽。

    思及此,祁云则眼神微凛。

    “上。”祁云则喊道。

    夏清和再次摸了摸团团。

    十只灵兽挥蹄而上,巨大的灵兽威压扑面而来。

    “上!”朝久歌喊道。

    三十人和十只灵兽战成一团。

    “吱吱。”团团轻叫了一声。

    “吼。”震天吼声传来。十只灵兽突然发了狠,大嘴一张,撕咬而下。

    朝凤的人拿着武器,意图杀死这群灵兽,但灵兽天生皮糙肉厚,朝凤几人的攻击在灵兽那坚硬的皮毛下显得不堪一击。

    撕咬声不停,比试台宛如屠宰场,灵兽嘴边血迹斑斑,不停撕咬朝凤之人,朝凤之人的惨叫声更是不绝于耳。

    碾压,血腥。

    这是所有人最直接的感受。

    夏清和看着这一切,眉眼冰冷。

    这场比试很快结束。

    结果惨烈而显而易见——朝凤全军覆没,西泽一人未伤。

    看着比试台地面上浓厚粘稠的血腥,阵阵唏嘘声响起。

    西泽给了他们太多震撼,如今朝凤落地这般地步,他们竟觉得理所当然了。

    陌拂淡淡地声音响起:“团体赛决赛,西泽胜。”

    “唰——”会场上金色光芒一闪。

    光幕下拉:

    西泽国共计三千零五十灵芒,朝凤共计一千一百四十灵芒,云耀共计五百六十灵芒。

    “变!”陌拂胳膊一抬,挥出一道灵力。

    光幕上的西泽国三个字瞬间耀眼如金,熠熠生光。

    所有人都看着那金光闪闪地三个字。

    祁苍苍老的眼睛里含着激动,他们西泽终于——胜了!

    碾压性的获胜!

    陌青广袖翻飞,飞至比赛台上。

    威严的声音响起:“三国大比,获胜国为——西泽国。”

    不同上次一样,这次,整个西泽的各个地方都响起了这句话。

    霎时,西泽举国欢庆。

    夏清和脸上亦带了笑,如同寒日乍暖,一夜枝头缀满梨花,摇曳生姿,清丽动人。

    陌青又道:“三国大比第二名,朝凤国;第三名,云耀国。”

    一切尘埃落定。

    昔日的榜首云耀成了最末,西泽一跃而上,成了榜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