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团体赛
    初夏的清晨带着丝凉气。

    京城西郊深林里,绿意盎然,溪边生长着朵朵不知名的小花,清风吹拂,就连空气都带着淡淡的清香。

    夏清和身着一袭艳艳红衣,极快地山林中穿行而过,一刻钟后,在竹屋前停下。

    竹屋内的小兽感受到主人的气息,唰地窜出,眨眼间便到了夏清和的怀中。

    夏清和揉了揉它的白毛,笑问:“这两日如何?”

    团团在夏清和怀中伸了一个懒腰,“有本团爷在,他们那群臭小子就算是废柴,我也能把他们训练成天才。”

    孤狼和那几位少年刚好从竹屋里出来,听到这话不由抽了抽嘴角,团爷,如是我们没记错,训练我们的好像是孤狼大人吧,您除了放兽咬我们,其余可啥都没干。

    夏清和也知道团团的傲娇样,笑了笑之后,直接看向那群少年。

    眼神如水般澄澈,落在几位少年身上,却顿时感觉到一股沉压,几位少年不由屏住呼吸,身体僵直,就连手心里都隐隐沁出汗意。

    “不错。”夏清和出声。

    灵力充沛,朝气磅礴,实力皆有所提高,眉宇之间更是隐隐带着锋利之色。

    孤狼的面无表情的脸露出极淡的笑。

    几位少年也纷纷露出欣喜之色,这两日他们可算是大开眼界,先是服下洗髓丹后,修为提高,修炼速度变快,再是日常训练和灵兽对战,灵力越发浑厚。

    活了那么久,他们以一次知道可以如此快速的地提升灵力。

    仅仅两日,两日前的他们和现在相比,不说天差地别,但实力、反应速度、对战经验都有所提升。

    这两日的变化不可谓不大。

    “走吧,刚好今日是团体赛,就给你们练练手。”夏清和道。

    “好。”一群少年雄赳赳道,丝毫不觉得拿团体赛练手有什么不对。

    一行人快速出发,朝着会场赶去。

    日头渐渐大了起来,明亮耀眼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使得本就繁闹的会场上多了些燥热。

    开场前,三国和仙云宗的人渐渐到齐。

    祁苍端坐在首位,看着西泽席上,皱皱眉,“那些人去哪了。”

    团体赛讲究团体作战,实力和默契度缺一不可,现在他一眼望去,竟然有不少好苗子都不在,就连清和那丫头都不在,这是怎么回事?

    李总管弯着腰,“老奴这就去打听。”

    身旁,吴老亦是微蹙着眉,“皇上,今日团体赛都有哪些人参加?”

    “我问过则儿,则儿说是清和那丫头决定,我虽然好奇,但也没多过问。”

    吴老点点头,“既然是清和丫头负责,应该出不了什么大错,皇上暂且不必担忧。”

    说话间,巳时已到。

    陌青长老站起身,苍老威严的声音响起:“今日举行团体赛,三国各选出三十名参赛成员,最后获胜的队伍,一人可得五十灵芒。”

    这样的比赛规则看似简单,但实则有不少弯弯绕绕。

    列如,团体赛说是团体,但还是会看比到最后获胜一方的人数,人数越少灵芒越低。

    而且,比试有运气成分,后出场的队伍赢得几率会提高。

    是以,这样的比赛规则无形之中增加了很大的比赛难度。

    “现在请三国参赛者上台抽签。”

    祁云则、萧封辞、朝久歌上了台。

    三人各从黑箱子里拿出一个木牌。

    摊开手一看。

    祁云则手中拿的是一号云耀的牌子,萧封辞手中拿着三号朝凤的牌子,朝久歌拿的则是二号西泽的牌子。

    朝久歌心中略略一喜,他们朝凤是第二个出场,到时西泽众人定然灵力耗费颇多,于他们有利。

    其他人亦是想到了这个问题,祁苍皱起眉,暗暗叹息一声。

    陌青有了决断。

    “团体赛第一场,云耀国对阵西泽国。”

    说完,几人下了台,云耀队伍里出列二十九人。

    萧封辞站在最前方,往西泽席上看了一眼,“西泽为何不见有人上台?”

    祁云则眸光闪了一瞬。

    众人的视线被吸引而去,纷纷看向西泽席,只见,三皇子祁云则正领着十余人缓步而出。

    等这近二十人都上了台,萧封辞语中带了丝讥讽:“怎么,三皇子就打算带着这几人和我云耀对战?”

    祁云则手拿着折扇,日光洒下,折扇轻摇,端的是公子如玉,一派风流:“自然不是,还有十一人未到。”

    “哦——。”萧封辞状似了然,“不知拿十一人何时会到,毕竟,过了时间可就视作弃权了。”说着,萧封辞看了看台下的正燃着的一炷香。

    祁云则含笑的唇角微冷,“不劳萧丞相费心,比赛开始之前,我西泽三十人定然会到全的。”

    萧封辞颔首,静静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香已燃了大半,观席台上的私语声越发大了起来。

    “西泽这是怎么回事?以前可没发生过这种事。”

    “不知道呀,你看看西泽席,就连夏清和那个杀手锏都没到,难不成真是发生了什么事?”

    云耀国朝凤国的人亦是焦急无比,一个个紧盯着会场的大门,内心都在期待夏清和等人千万不要出现。

    香燃的越发快了,台上,有人靠近祁云则,“三殿下,要不您现在立即重新挑选十几人,再这样下去,我们西泽恐怕···”

    “不可。”

    祁云则当即拒绝:“清和她既然说了团体赛如时到达,就一定回来。”

    那人张了张嘴,犹豫道:“可若是发生什么意外呢?”

    祁云则眸子一寒,睨了他一眼,那人噤了声,不敢再言。

    香灰一点一点的堆积,那一炷香只差一点便能燃尽。

    云耀的人一个个握紧手,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仿佛胜券在握。

    最后一秒时,香彻底燃尽。

    萧封辞清雅的脸上一丝笑意涌现。

    “我们到了。”

    清冷悦耳的声音传来,整个会场都听到了这句话。

    众人寻声望去,夏清和一袭艳艳红衣闯入会场。

    萧封辞的笑顿住。

    西泽之人松了一口气。

    会场们前,日光仿佛竖成了一道斜线,金色的日光打在夏清和身上,艳艳红衣似火,偏生眉眼清冷,气质清冷,两种极端的气息浑然融为一体,众人只觉心中一窒。

    夏清和丝毫不在意众人的眼神,领着身后的十位少年踏上了比试台。

    众人回神。

    “来得晚了些,萧丞相不会在意吧。”

    “自然不会,毕竟夏小姐可是掐着点,赶在了最后一秒到了场。”萧封辞平静道,丝毫看不出心底的失望。

    说完,萧封辞又看了看夏清和身后明显不同的几人,状似无意道:“夏小姐这是去暗自训练人了?”

    夏清和神色如常,只道了一句:“萧丞相好眼力。”

    两人你来我往一番,围观之人渐渐看出了端倪,目光打量着那迟来的那十位少年。

    心底暗暗思索起来,的确好像有了什么不同。

    一旁,陌拂长老喊道:“比试开始。”

    双方各自往后退了几步,列好阵。

    一瞬间,比赛场上的气氛剑拔弩张起来。

    除去夏清和,两方势力还算对等,若论整体势力云耀要稍微强上一线。

    “等等。”萧封辞突然出声,打断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陌拂长老,夏小姐若是参与进来是否是有些不公?”

    陌拂一愣。

    祁苍瞬间沉了脸。

    萧封辞又道:“夏小姐已是灵宗修为,按理说已是前辈,到团体赛上来欺负我们这些个灵师灵徒,恐怕有些····”

    夏清和因着那句前辈眉心微跳。

    此时,场外却是炸开了锅。

    云耀和朝凤的人迅速反应过来,立即大喊:“没错,陌拂长老,她一个灵宗前辈,怎么能上场,那不是欺负我们吗?”

    “就是就是,这样有失公正,应该换人。”

    “换人,换人!”

    *

    云荒修炼分为:灵者、灵士、灵徒、灵师、灵宗、灵尊、灵王。

    其中等级鸿沟极大,越级挑战很少成功,更遑论夏清和已是灵宗九品巅峰,让她上台,结果只有两个字——“碾压”

    陌拂犹豫了一瞬,云耀三十人的确不够夏清和虐的。

    此时,夏清和幽幽道:“三国大比历来都是规定三十五岁以下之人不得参加,可没有那一条规定灵师以上修为不得参加。”

    众人一默,暗自腹诽,话是这样说,可谁能想到出了你这个变态,不过十四岁就到了灵宗。

    想着,就有人大喊,理直气壮:“虽然如此,但你一个灵宗前辈,欺负我们这些小辈,就是不公!”

    陌拂垂着眼,也犯了难,夏清和的修为的确是过高了些,让她上场简直是碾压。

    祁苍看出了陌拂的犹豫,急忙道,“陌拂长老,夏清和是我西泽之人,又是舞勺之年,自然可以参加。”

    “不行,这样不公平。”

    “团体赛要让她上台我们还怎么比?”

    “她都是灵宗前辈了,不能上台。”

    朝凤和云耀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呵。”夏清和嗤了一声。

    喧闹的会场霎时安静下来。

    “说什么不公平,不过都是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罢了,我若是替你们云耀、朝凤上场,你们可还会阻拦?”夏清和语气淡淡,如同清水落山涧,悦耳中透着凉意。

    云耀和朝凤的人沉默下来,若是夏清和在他们朝凤,他们说什么都会让她上台的,管他什么公不公正,不过,现在恰好相反,他们又不傻,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她上台。

    这样想着,就有人正欲再次争论。

    “不过···”夏清和的清清淡淡的声音又起。

    “这三国大比我还是不参加了。”

    众人愣住,一个个瞪着眼,相互看了看,他们没幻听吧,夏清和主动放弃参加团体赛。

    众人还未惊诧完,就见夏清和拂了拂身上的艳色红色广袖,随意且高傲:“我这个前辈,就不欺负你们小辈了。”

    “咳咳。”

    有人噎住,有人黑脸,有人无语。

    虽然这是实话,但是被夏清和这么一说,突然觉得自己好丢脸····

    比人家大却没人家修为高,一场比赛还得死皮赖脸的求人家不要上台。

    他们活得···真失败。

    一时之间,气氛莫名诡异起来。

    高台上的祁苍眉头一沉,虽然有些不虞,但还是沉默下来。

    她不是他们能逼迫的人。

    夏清和干脆利落地下了台,指了指西泽席上的一位少年,“你上。”

    不多时,双方队伍再次对立起来。

    “比试开始。”

    “上!”萧封辞立马喊道。

    瞬间,三十位少年分散开来,成包围之势,意图包围住西泽队伍。

    西泽之人也不是个傻子,一个个快速冲向云耀的队伍。

    云耀队员只觉身上一麻,西泽队员凶残的脸在自己眼前一晃,自己尚未完全成型的包围圈霎时被冲的七零八落。

    席上,夏清和看着场上的比赛,气定神闲,淡然自若。

    没了她,西泽照样会赢。

    ~

    “喝——”云耀队员再次发起进攻。

    场上的灵力光芒更是时不时地亮起,五彩斑斓,倒煞是好看。

    西泽三十位少年迅速对看一眼,同时散开,看似杂乱却极有目的攻击着云耀的人,祁云则同样是缠住萧封辞,二人战况胶着。

    场上混乱成一团麻。

    “喝。”十位少年齐齐一喊,猛地跃起,掌心合力,同时挥出一道灵力,数十道灵力携着凌厉的风刃,飞向云耀之人。

    云耀的十几位少年微晃,倒退几步,一边运起灵力,一边抵抗,十位西泽队员乘机猛攻,云耀之人渐渐不敌,往后一退再退。

    “嘭。”身体相撞声响起。

    不知不觉中,云耀已被西泽包围。萧封辞眼神一寒,挣脱祁云则。

    祁云则紧随而上,那边,云耀队员齐齐动身,意图冲出包围圈。

    “火龙斩!”

    “星月斩!”

    “潜龙出海!”

    一道道武技使出,灵力四散横飞。

    没了夏清和,这才是最公正真实的较量。

    其中,那十位少年身形极快运起,出手落招仿佛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快、很、准!

    如此凶残的模样看得场外之人都是一愣,嘀咕道,“这几人莫不是吃了什么丹药,这么凶残。”

    高台上,祁苍和吴老见此,眼神微眯,若有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