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个人赛结束
    朝久歌黑着脸上了台。

    夏清和柳眉弯弯,上下打量着朝久歌,笑的意味不明。

    朝久歌心下隐隐发凉,无端有些不好的预感。

    一旁,陌拂说道:“开始吧。”

    夏清和虚空一抓,刚要抽出青锋剑,就听到朝久歌说道:

    “我弃权。”

    夏清和正欲拿剑的手一顿,看着朝久歌,柳眉轻挑,好歹是一国摄政王,居然还未开打就弃权了?

    和夏清和不同,其余人则是点点头,心下认同,一个是灵师,一个是灵宗,此时不认输,难道等着待会被虐吗?

    朝久歌此时也顾不上丢人不丢人了,这个女人如此凶残,弃权才是上策。

    “半决赛第二场,西泽胜。”

    朝久歌下了台。

    夏清和有些遗憾,本以为能光明正大地好好虐一场,没想到居然弃权了。

    余下的比试又继续开始。

    一天后,京城西郊。

    绿草如茵,高挺的树木缀满绿叶,空旷而幽静。

    树木深处,一条不起眼的小道正掩映在灌木丛中,顺着这条小道往下走,场地越来越宽阔,如同峡谷一般。

    此时,一片空地处,四周树木高挺,静寂无声,偶有一阵微风吹过,地上的绿草摇曳,发出细小的声音。

    忽地,一阵脚步声传来,时而轻浅时而沉重。

    高大的树上,夏清和斜坐在树枝上,向远处望去。

    一群少年正快速走来,不多时,几位少年到了空地处。

    夏清和一跃而下。

    “呼——”有人发出浅浅的惊呼声。

    等看清是夏清和时,舒了口气,一个个皆是带了笑,眼中的激动好奇一览无余。

    “老大”

    夏清和走到他们面前,“来得倒快。”

    一群少年里,有个胖硕的男子挠了挠脑袋:“嘿嘿,那不是您老大有命嘛。”

    他们本来是要准备接下来的团体赛的,但昨日老大突然说今日来西郊回合,他们听了,一个个忙不迭地就过来了。

    提及此,夏清和看着面前的三十位少年,正色道:“在试炼之地的时候我说过,要考察你们,你们可还记得?”

    这群少年心中一凛,面色不由沉肃,“记得。”

    就是因为这句话,他们到现在还是紧绷着弦,生怕哪处做得不对,就稀里糊涂地被淘汰了。

    夏清和看见他们面上的紧张之色,顿了顿,道:“你们就是我筛选考察过后的三十人。”

    那些人愣住,只觉头顶炸开了一朵金花,狂喜中带着不可置信。

    “先别高兴。”夏清和的话宛如一桶凉水,霎时把他们从狂喜中泼醒。

    “我了解过你们的修为,天赋,品行,这些你们是都合格了,但是,还有一点,成了我的人,就务必奉我为主,万事以我为准,就连你们的家族都要放在其次,还有,我要的从来都不是墙头草一样的手下,你们,必须奉上绝对的忠诚,背叛我的,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番话夏清和说的是重之又重。

    她不是个仁慈施善的人,她身边的人也一向是宁缺毋滥,千杀门是,风云拍卖行是,他们也是。

    那群少年们反应不一,但心底都是一片震惊,他们都是真心想要跟随老大的,但是万事以她为先,甚至连家族都要置于其后,他们恐怕····

    夏清和面上清清淡淡地,声音也是平静至极:“给你们一刻钟,你们自己选择,跟随的上前一步,离开的则后退。”

    那群少年有的垂着头,有的握紧手,有的坚定不已,有的犹豫不决。

    时光很快又很慢。

    一刻钟的时间仿佛眨眼而过,又仿佛无尽漫长。

    “留下上前,离开退后。”

    一秒之后,十人在前,二十人在后。

    夏清和看着那二十个少年,依旧不喜不悲,淡淡道了一句:“有缘再会。”

    那二十几人咬咬唇,生而为人皆不容易,家族养他育他,他们···必须肩负起自己应有的责任。

    二十人朝着夏清和拱拱手,转身离去。

    前方十人中,风白回头,看着离去的人群里沈敛白,秦墨寒的身影,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世生出庆幸之感,有时候,无牵无挂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那些人渐渐远去。

    夏清和看着面前的十人,露出一抹笑,声音浅浅带着一抹不容忽视的笃定:“终有一日,你们会感激现在的决定。”

    微风阵阵,夏清和青丝扬起,清丽的眉眼中氲着一抹比天的狂傲之气。

    十位少年怔怔,心中亦是激荡起豪情壮志。

    “好。”

    夏清和叫了一声,喊道:“孤狼。”

    一道黑色的人影凭空出现。

    几位少年看着突然出现的孤狼心底有些惊异,他便是屠了赵家满门地那个天才顾煦?

    夏清和拿出一个空间戒指,“这是洗髓丹,他们就交给你训练了。”

    “是。”孤狼接过。

    “老大,你不亲自训练我们?”风白弱弱询问。

    夏清和斜睨了一眼孤狼,意味深长道:“孤狼会让你们满意的。”

    风白恍然点点头,对以后的悲惨生活浑然不觉。

    “老大,那洗髓丹您就拿回去吧,咋们小时候都是用过洗髓丹的人。”那位胖硕的少年憨憨道。

    云荒大陆一品丹药洗髓丹,能去除体内杂质,虽然珍贵,但是他们这些个京城子弟大多都是用过的,而且,洗髓丹用过一次之后,第二次如同服寻常丹药般,没有半点效用,怕夏清和浪费这十瓶丹药,吴圆宝提醒道。

    “这不是寻常的洗髓丹。”孤狼出声,声音略带沙哑。

    “那是什么?”几人眨眨眼,很是好奇。

    “三品丹药,洗髓伐骨丹,可剔除体内一切杂质污垢,修复暗伤,更能伐毛易骨,提高天赋。”

    “喝——,提···提高天赋?”吴圆宝结结巴巴道,脸上圆乎乎的肉都抖了抖。

    孤狼点头。

    “这么神奇。”吴圆宝摸了摸自己圆圆的脑袋,还是惊讶不已。

    “你可以服下试试。”夏清和插了一句话,笑眯眯的。

    孤狼低垂的眸光闪了闪,心底为吴圆宝点了一根蜡。

    “好啊,好啊。”吴圆宝脸上带着憨气。

    孤狼默默递给了吴圆宝一粒洗髓丹。

    吴圆宝立马服下。

    其余九人看着吴圆宝,有着好奇之色。

    “嗯。”一声闷哼从吴圆宝口中发出,众人吓了一跳,反应这么剧烈?

    吴圆宝紧紧皱着眉,身子因为剧痛而痉挛,整个人卧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面上时而通红时而煞白。

    “这是···?”风白呐呐出声。

    “正常反应,不必惊呼。”夏清和笑眯眯道。

    其余人看着吴圆宝,咽了咽口水。

    “嗯。”

    吴圆宝牙关紧咬,一声又一声的闷哼发出,他现在没什么感觉,就一个字——痛!从皮肉里,骨头深处发出的剜骨啮心之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吴圆宝的惨叫时不时的发出,到了最后,已经是疼的在地上打起滚来。

    与此同时,他身上渐渐浮出一层黑色粘稠胶状物体,一股恶臭飘出老远。

    又过了一会儿,吴圆宝身上的痛楚慢慢变小,浑身暖洋洋的,身轻如燕,蕴含着澎湃的灵力。

    “如何?”夏清和问道。

    吴圆宝起身,神识还有些恍然,愣愣答道:“脱胎换骨,恍如新生。”

    “不错。”

    “呕——”吴圆宝突然一跳三尺远,抱着棵树干呕起来。

    什么东西这么臭?

    想着,他低头看了看,整个人顿住,他身上的这是什么东西?

    身后,有人见此,出声道:“圆宝,那黑乎乎的东西都是从你体内排出来的···”

    吴圆宝这才回神,愣了一瞬之后,哭丧着一张脸,“我···我想洗澡沐浴。”

    这也太臭了,早知道他就不在这服下丹药了。

    夏清和忍住了唇角的笑意,“这荒郊野岭的,可没有沐浴的地方。”

    “啊?”吴圆宝一张脸黑乎乎的,闻言,彻底垮下脸来。

    “哈哈哈。”其余少年们终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老大真是腹黑,明知道洗髓之后会有一身恶臭,却偏偏让吴圆宝服了下去,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一身恶臭要怎么处理?

    一阵嬉笑过后。

    夏清和朝着孤狼说道:“带他们去那里吧。”

    孤狼点头,领着他们朝西而去。

    一日落幕。

    翌日。

    三国大比照常开始。

    今日上午会举行半决赛的最后一场以及决赛。

    半决赛时,祁苍看了空旷一些的西泽席上,问道:“吴老,为何今日上午我西泽少来了几位?”

    吴老摇摇头,猜测道:“许是在家修炼,为团体赛做准备吧。”

    祁苍颔首,不在深问。

    两刻钟后,半决赛分出了胜负。

    陌拂走上前,高声喊道:“我宣布,半决赛前五名分别是:西泽国夏清和,祁云则,秦墨寒,云耀国萧封辞,炎泉。”

    三十进五,西泽一路高歌,杀进三人,云耀杀进两人,朝凤则是跌破了众人的眼球,一席之位都未占得。

    祁苍喜笑颜开,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有清和丫头和则儿在,他们西泽此次个人赛定然会拔得头筹。

    这边喜笑颜开,朝凤国则是低迷一片,个人赛,他们定然会垫底无疑了。

    鼓声响起,原本庄严鼓动人心的鼓声却在再也让人生不起紧张之感,毕竟结果早已显而易见。

    “决赛开始。”

    场上的五人动了起来。

    “一”,“二”,“三”西泽席上的儿郎们大喊出声。

    “败!”又是整齐划一的一声喊。

    决赛场上,夏清和青锋剑直指萧封辞。

    祁云则秦墨寒的武器对准炎泉。

    三秒之内,一招制敌!

    三国大比决史上,最快最没有悬念的一场比赛!

    欢呼喝彩声一波一波地涌起。

    会场俨然成了西泽人的欢庆场。

    “帅帅帅!有老大在,要赢只是一招的事。”

    “哈哈哈,没错,老大一人顶百人。”

    其他席上,有人酸话怨恨的话接连冒出,“哼,高兴什么高兴,要不是你们有夏清和,你们会赢得这么轻松?”

    “对,不过是你们国家稍稍幸运罢了,这样的天才竟然生在了西泽,若是生在我云耀···”

    ····

    不管怎么说,这场比赛西泽是赢的彻彻底底,朝凤是输的彻彻底底。

    光幕放大下拉。

    陌拂喊道:“个人赛前三甲分别为:西泽夏清和,西泽祁云则,西泽秦墨寒。”

    与此同时,光幕上西泽记录下方,三人的名字立即跃至最高处。

    “我宣布,三人所得一百五十灵芒皆计入西泽国。”

    光幕再变,虚空中“一百五十”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瞬间飘入西泽国。

    西泽灵芒总数瞬间变化:西泽国赢二十八场,共计六百五十灵芒。

    倏地,这一行字瞬间变大,飞至榜首——光幕的最上方。

    接下来,原本西泽国那行淡青色的字瞬间变得金光闪闪,衬的下首的云耀朝凤黯淡无光。

    鸣声响起。

    古老悠远的声音带了丝极浅的威压。

    “三国大比个人赛,西泽国,胜。”

    一瞬间,京城的每个角落都响起了这句话。

    震惊过后,便是欢呼。

    西泽京城欢腾一片。

    会场上。

    陌青起身,“个人赛到此结束,明日暂休一日,后日,团体赛开始!”

    ·····

    会场上,人流渐渐散去。

    此时,西郊一处训练地中,无数惨叫时不时地响起。

    孤狼面色冰冷的看着这群少年,任凭他们如何惨叫求情,都不为所动。

    训练地几步远处的竹屋门下,一只小兽懒洋洋地躺在地上,温暖的阳光照得它眯了眯眼。

    这小兽不是别人正是——团团。

    此时,团团伸出前肢,撑起身子,另一只爪子抓着一个花果,时不时啃上两下,优哉游哉地看着前方被孤狼“虐待”的少年们。

    团团咂咂嘴,自从那大魔王走后自己的日子可是轻松不少。

    几步外,孤狼叫了句:“团爷。”

    团团慢慢悠悠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吱——”

    一声怪异的叫声之后,杂乱的脚步声瞬间传来,几息之后,数十只三品灵兽窜了出来,朝着十位少年奔去。

    十位精疲力尽的少年一跃三尺高,快速跑了起来。

    十位少年的内心几乎是奔溃的。

    好好训练不行吗?放什么灵兽啊。

    ------题外话------

    十位少年心声:我委屈,为什么要放灵兽啊···

    数十只灵兽心声:我也委屈,为什么要放我们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