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绝世之姿 风华初现
    朝久歌看着夏清和,想起昨日在紫博街上的事,吐出一句话:“的确是冤家路窄。”

    说完,朝久歌倏地上前,双手成刃,直接掠至夏清和身前。

    夏清和伸出右手轻挥,一道无形的灵力飞出,朝久歌脚步一顿,整个人倒退几步。

    “你····”朝久歌稳住身子后,猛地抬头,别人看不出来,他却能感知到,方才那灵力分明带着高阶威压。

    “咦,我难不成是眼花了,怎么摄政王一招没出,就退回来了?”

    “难不成是夏小姐修为太高,逼退了摄政王?”

    “开什么玩笑,摄政王方才只是试探而已,真正的实力还没展现呢。”

    有人赞同,他们也听说了夏清和实力不差,但一招挥退摄政王,那定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场上,朝久歌紧抿着唇,右腿跨出,双手聚拢,体内灵气疯狂流窜。

    “呼呼——”强大的气流波动带动了风声。

    “万焰流火。”

    灵力从手心涌出,化为一个巨大的火焰团,空气立即变得灼热起来。

    “靠!摄政王的成名绝技。”

    巨大的火焰团急速飞出,于空中分裂成大大小小的火焰,如同火雨一般,朝着夏清和铺天盖地而来。

    夏清和澄澈的眸中映着火焰,清冷的脸上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和她比火焰?

    火焰已飞至夏清和身前,夏清和一动不动,整个人在火焰雨面前显得娇小而脆弱。

    “夏小姐是怎么了,不会是没见过这阵仗,吓傻了吧。”

    “啧啧,多半是的。”

    议论声渐起,不少人甚至别开眼去,不忍看接下来那残忍的一幕。

    朝颜玉紧紧攥着手,盯着那火焰,眼里尽是恶毒之意,快快,毁了那贱人的容貌,废了她的修为。

    “灭。”清浅的声音响起。

    空中倾泄而下的火焰雨瞬间凭空熄灭。

    没错,就是瞬间熄灭!

    场上鸦雀无声。

    时刻盯着场上的观众傻了,别开眼的观众懵了,朝颜玉更是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所有人都在震惊,无人注意到,夏清和瞳孔深处划过一丝极浅的紫芒。

    万火至尊——衍紫焚天焰!

    碾压一切火焰,盛时焚尽苍天。

    相比而言,朝久歌的万焰流火算什么?

    朝久歌的一颗心已沉落谷底,脸色难看至极:“你干了什么?”

    所有人竖起耳朵等着夏清和解惑。

    夏清和站在那,闻言,浅浅一笑,清冷的眉目宛如艳艳花开,众人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惊艳。

    然而,惊艳还未持续多久,下一刻,众人皆被夏清和的话噎住。

    “过招。”夏清和回答道。

    场上接近万人,一双双眼看着夏清和,嘴角抽搐,内心咆哮。

    我们又不傻,当然知道你在过招,关键是我们想知道你究竟做了什么,是用了法器还是武技,为什么摄政王的全力一击瞬间就败了啊。

    朝久歌亦是看着夏清和,一阵无语。

    夏清和眸光在场上转了两圈,接着眨眨眼,面上颇为无辜,“难道不是过招吗?”

    “咳咳。”

    众人······

    心里噎住的同时,又默默想到,人家好像也没说错,就是过招啊····

    高台之上,吴老花白的胡子一翘一翘地,笑骂道:“这丫头。”

    被夏清和这么一噎,朝久歌虽然不甘,但还是压下了心底的疑惑。

    沉了沉气,朝久歌眉心深深,咬了咬牙,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坚决之色。

    双手翻转聚拢,红色的波纹从手指间飞出,凝成道道繁复的手印。

    不知何时,比试台上方的天空中渐渐飘了一层极为浅淡的红色。

    朝久歌浑身威压猛增,墨色长袍无风自动。

    “这是朝凤皇室的秘法!”有人惊呼。

    说着,朝久歌顿时修为猛增,灵师四品,灵师五品,灵师六品······灵师九品巅峰!

    唰唰增长的修为看的一众人心惊肉跳。

    “喝——”朝久歌脸色涨的通红,红色波纹渐渐凝聚成形,殷红如血。

    “去!”波纹凝成一个血红色大网,沉沉似血,浓郁至极,夏清和压去。

    天空的红色越发明显,场上渐渐起了一团诡异的红色烟雾,浓郁深厚,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朝凤国至高秘法,血影赤雾诀。

    由施展者体内精血凝成,能瞬间提高施展者修为,相传,出招时含一丝朝凤先祖之力。

    此诀一经使出,威力自不多说,光是出招时威压就能将人碾成一滩血泥。

    血雾中央,夏清和神色不变。

    虚空一抓,青锋剑出现在手中。

    接着,清喝声响起:“青锋剑,移星破月!”

    风起云涌,威压横出,青光乍现,移星破月。

    青色的剑光四射而出,扫荡一切。

    浓郁的血雾一刹那消散,恍如朗日照晴天,天地恢复清明。

    青锋剑再次横出一道剑气,无数罡风涌起,由云山岩铁石铺就的地面霎时被掀飞,剑气直射而出,穿过血红色的大网。

    风声越发大了,血红色大网被青色的剑气一扫,霎时破裂,如同被一个巨人撕成了碎片。

    此时,比试台边上灵力屏障猛烈晃动起来。

    “咔嚓”一声脆响过后,灵力屏障,碎了。

    下午的日光照在台上,比试场上清明一片。

    朝久歌面如土灰,倒在比试场边缘。

    “你输了。”青锋剑剑尖离朝久歌喉咙处仅有一毫之距。

    朝久歌面上带了一丝苦涩,精血作祭,修为猛增,那又如何?。

    现在血雾尽散,血网破灭,云山岩铁掀飞,灵力屏障碎裂。

    他输的彻彻底底。

    全场静默。

    裁判陌拂怔怔,眼底一片震惊。

    夏清和收了青锋剑,看向陌拂:“长老,宣布结果吧。”

    陌拂恍然清醒,扬声高喊:“第四十六场,夏清何实力碾压,西泽国,胜!”

    众人无意识地点头,的确是实力碾压!

    夏清和不理会众人惊诧的目光,转身快步下台。

    “等等。”宗主陌青第一次出声。

    夏清和脚步顿住,望向台上。

    陌青道:“夏小丫头,你是灵宗修为?”

    无数倒吸冷气声音响起。

    其实,朝久歌方才实力提升至灵师九品巅峰,却还是被夏清和一招所灭时,他们心中已经有了猜想,只是这猜想太过骇人太过不可思议,他们无人敢继续深想下去。

    而现在,陌青宗主公然说出这一点,他们心底震惊的同时,竟然生了一种了然之感——的确如此,夏清和定是灵宗无疑。

    夏清和缄口不语。

    她修的是混沌之气,常人看不出修为。

    见夏清和不答,陌青也不在意,依旧是笑眯眯地开口:“夏小丫头,我仙云宗还缺一院长老,你可有意向?”

    一石惊起千层浪。

    所有人瞪圆了眼,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夏清和。

    一眼望去,会场上近上万人,都是一副石化之色。

    一向避世的仙云宗竟然对一个外人抛出了橄榄枝,而且许诺的还是长老之位?

    陌拂陌余亦是惊讶了一瞬,没想到宗主会做此决定。

    而陌青丝毫不觉自己的话有何惊世骇俗之处,又笑眯眯地说道:“如何?只要你入我们仙云宗,定然是一院长老的位置。”

    此时,陌拂陌余两位长老点点头,暗道不愧是宗主,心底的算盘真是打的啪啪作响。

    十四稚龄,能炼三品超等丹药,修为更是步入灵宗之境,这种千年不遇的好苗子,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咳咳。”高台上,祁苍咳了两声,看着夏清和,眼底的示意任谁都看的出来。

    所有人的视线凝聚在夏清和身上,眼底也都是激动,仙云宗啊,千年难遇的场面如今被他们碰上了。

    所有人都等着夏清和的点头。

    “宗主抬举了,我修为阅历尚且不够,还担不起一院长老之位。”

    这是·····婉拒了?

    众人看着夏清和的目光霎时变了,极为古怪。

    若硬要说是什么····,大抵就是,宛如看傻子一样的目光吧。

    夏清和神色依旧是云淡风轻。

    陌青心底惋惜了一下,叹了口气,也罢,这等绝世之姿,还是任由其生长吧。

    他们仙云宗庙小,就不束缚她了。

    “好。”陌青点头,又道:“虽然你不入仙云宗,但若有难事,我仙云宗定然为你解决。”

    这是**裸地为夏清和作依仗了。

    陌青此举亦有其目的。

    一是不想天才过早夭折,二是结个善缘。

    夏清和点头,“好,多谢宗主。”

    陌青笑眯眯地点头。

    夏清和下了场。

    顿了一会儿,陌拂长老扫了扫四周,发现众人还是震惊不已时,无奈摇摇头,接下来的比试恐怕没人会认真看了。

    果然,接下来的比试里,时不时的有人将视线落在夏清和身上。

    夏清和也微感无奈,提前离了席。

    值得一提的是,夏清和离开后,西泽士气高涨,一个个皆是爆发出了空前的实力,接连赢了两场。

    算上夏清和和周韵的两场,西泽可谓是逆袭,连赢了四场。

    一个下午后,光幕上的记录如下:

    云耀赢十九场,西泽赢十六场,朝凤赢十三场。

    于是乎,京城的大街小巷里,皆是三句话不离夏清和被招揽和西泽逆袭一事。

    夏清和这个名字再一次响彻云荒。

    至此,提及云荒第一天才时,人们第一个不是想起云荒三杰。

    而是,夏清和。

    以绝高修为,绝世天赋碾压一众人的云荒第一天才夏清和!

    月落日升,转眼一日已过。

    第二日下午,夏清和来到了三国大比会场中。

    此时,三国大比个人赛的淘汰赛还剩两场,余下时间便是进入决赛。

    “第七十四场,比试开始。”

    “第七十五场,比试开始。”

    两场比试,西泽胜一场,朝凤胜一场。

    自此,淘汰赛全部比完。

    高悬在上空的光幕拉了下来。

    云耀国赢二十八场,共计五百六十灵芒,西泽赢二十五场,共计五百灵芒,朝凤赢二十二场,共计四百四十四灵芒。

    朝久歌坐在席上,看着光幕上记录,心中陡然升起一股烦躁。

    往年他们朝凤都是第二,今年的三国大比他们朝凤却是次次最末。

    想着,朝久歌沉声说出一句话,“决赛至关重要,我们朝凤务必要赢。”

    “可是夏······”有人张张嘴。

    朝久歌面色倏地一冷。那人闭上了嘴,不敢在言。

    朝久歌眼神穿过人群,落在夏清和身上。

    他本想淘汰赛时对夏清和下手,谁想到,夏清和竟然已经是灵宗修为。

    他准备的一切手段都是无用。

    高台上,陌青起身宣布决赛规则。

    “决赛分为半决赛和总决赛两场,各国各出十人,淘汰赛淘汰者不可参加。半决赛三十进五,总决赛五进三,分出冠亚季三人,最后,冠军亚军季军所的五十灵芒直接计入其所在国家。”

    说完,三支队伍各自出列十人。

    各国出列的都是修为颇高之人,如西泽派出:夏清和,祁云则,沈敛白,秦墨寒等人。

    三十人领了号牌之后,陌拂扬声:“半决赛第一场,比试开始。”

    有两人上台,一番激烈的比试就此展开。

    祁云则看着台上,思索一番道:“决赛五进三,清和你自是不用担心,这冠军非你莫属,亚军我倒是有把握争取一二,关键就看这季军了。”

    夏清和点头;“朝凤不足为患,但若是云耀有人入了前三,那个人赛云耀必赢无疑。”

    *

    “下一场,比试开始。”陌拂出声。

    夏清和摊开号码牌看了一眼,下了场。

    观席台上,有人摇头,“这场是夏小姐上场,结果已经是毫无悬念。”

    场上,夏清和看着空空的比试场上,愣住,竟然没人上台?

    陌拂也是一愣,眼神扫过一圈后,喊道:“请二号比赛者上台”。

    喊了一声后,朝凤席上,一个人站了起来。

    夏清和一看,面上似笑非笑,还真是冤家路窄。

    这个参赛者不是别人,正是——朝久歌。

    朝久歌面上带着微白,上次对战完,他受了重伤,服了丹药后也尚未痊愈,今日这两轮半决赛他若是遇到其他人还好,可偏偏遇到了夏清和····

    一时之间,就连云耀的人都忍不住摇头,佯装可惜道:“朝久歌不知是背了什么运,居然两次都遇到了夏清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