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云衍清星扇,反转!
    萧封辞握住子午鸳鸯钺,虚空轻轻一划,两道巨大的灵力光刃瞬间交叉飞向祁云则。

    光刃呈白色,凌空而来,力携万钧,快的连空气都恍如不曾波动一分。

    祁云则迅速运起身形,浑身气息暴涨,脚尖轻点,身体呈弧状,堪堪避过那两道光刃。

    “嗡——”光刃刺向比试台外围的灵力屏障,屏障上顿起波纹,发出嗡嗡之声。

    仅是轻轻一划,向来坚固的灵力屏障立马晃动起来。

    见此,萧封辞勾唇轻笑,这便是子午鸳鸯钺的威力,能让攻击力增加一倍。

    “不愧是四品法器。”

    祁云则看着衣服上的一道口子,淡淡说道。

    萧封辞颔首,若是无用,他又怎会出天价拍下?

    “唉,胜负已定。”有人叹息。

    子午鸳鸯钺比他们想的还要强,倒是可惜了三皇子,实力高强,却败在了法器上。

    “三殿下,接下来这招你可要接好。”

    萧封辞正了神色,体内灵力飞速运转,接着,双钺横出,体内灵力尽数运于其上,霎时,钺身上幽黑的雌雄黑沌兽核绽放出浓郁幽黑的光芒,接着,锋利的钺刃氲出阵阵暗色光芒,光芒极快地凝成数道暗色星芒。

    “禁灭之力,出!”

    无数的暗色星芒齐出,整个比试台霎时昏暗,唯有幽暗的星芒急速飞去。

    禁灭之力,禁修士灵力,灭魑魅魔障!

    萧封辞嘴角露出一抹极隐秘的笑。

    祁云则此次定然在劫难逃。

    这是萧封辞的想法,也是无数观者的想法。

    “散。”一阵混乱狂暴中,温润清朗的声音传来。

    话落,无数暗色星芒停下,暗色的风暴顿住,下一瞬,星芒尽散,风暴全消,比试场一片重回清明。

    禁灭之力,尽数散去。

    全场寂静。

    “发生了什么?”一道道惊呼声,疑问声响起。

    萧丞相的全力一击,子午鸳鸯钺的禁灭之力竟然就这么消散了?

    到底发生什么?

    无数人把视线聚在比试台上,就连陌青都来了一丝兴趣。

    “你做了什么?”萧封辞眉心深深,往日清淡的面容微沉。

    祁云则轻笑:“不过是和萧丞相一样,得了一件武器而已。”

    “武器?”萧封辞眼神微眯。

    祁云则神色淡淡,右手伸出,一样武器尽现人前。

    武器约是成人巴掌大小,形如圆状银扇,整个扇身简洁至极,唯有扇柄和扇叶尖上附了纹路,此时,日光正好,明亮微黄的光芒洒在扇身上,整个银扇徐徐生辉,一眼望去竟有些凌厉逼人。

    “这是?”

    “云衍清星扇。”

    祁云则面上含着笑,看着手中的银扇,眸中闪过一丝温暖之色。

    萧封辞的心沉了沉,面上还是问道:“此物有何奇用?”

    “萧丞相,这物奇用不多,只有寥寥几样用途。”说完,祁云则停顿一下,继续说道:“其中一样便是:抵御禁灭之力。”

    萧封辞拢在袖中的大掌猛地攥紧,眉心陡然生起一股阴霾,果然如此。

    萧封辞一时沉默,两边观席台上却因这句话炸开了锅。

    “不可能,我不相信,专门抵御禁灭之力的法器?这怎么可能。”

    “我也不相信,子午鸳鸯钺可是四品法器,三皇子就算有法器,品阶也断不可能超过四品。”

    “就是就是,三皇子定然是夸大了。”

    吵嚷声一片,都是摇头不信的。

    至于西泽席上,一众人眼神微妙的看着祁云则手上的云衍清星扇,要是他们没看错的话,这扇子好像是前不久老大递给三皇子的吧。

    当时他们本以为老大送给三皇子扇子,只是随意一送,今天他们总算知道,哪有什么随意一送,这分明是老大蓄谋已久,一早等着萧丞相的。

    ~

    “那我且试试这云衍清星扇的威力。”

    萧封辞终究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说着,萧封辞一跃而起,意图先发制人。

    宽大的袖袍在空中极快的划过,“禁灭之力,去。”

    霎时,子午鸳鸯钺再次爆发出无数暗色星芒。

    祁云则不避不闪,手中巴掌大的银扇倏地变大,变为正常折扇大小。

    “净清之力,出。”

    接着,银扇轻轻一晃,白色光芒乍现,纯白的灵力迎上暗色星芒。

    比试台上半黑半白,半暗半清。

    一息之后,纯白的光芒强势冲散暗色灵芒,扑向萧封辞,萧封辞瞳孔紧缩,一个跃步腾身,飞袭来的纯白灵力穿肩而过。

    “嗯。”一道闷哼声传出,萧封辞右肩被伤,鲜血涓涓而流。

    “我····我看到了什么,那扇子竟然··”

    全场哗然。

    视线紧紧凝在萧封辞手上的扇子,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

    仿佛过了许久,有人颤颤巍巍地说道:“这扇子什么来头?”

    可大可小,能应对禁灭之力,这···这得多高的品阶啊。

    “三皇子这扇子是个五品法器?”萧封辞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惨白,望着这云衍清星扇,眸色暗而沉。

    “不是五品,只算得上是四品法器。”祁云则的话恍若春风,却是一瞬间让人心中疯狂吐血。

    只算的上四品法器,三皇子,你难道当四品法器随处可见吗?

    要知道,那可是四品!不是一品,不是二品,不是三品,而是——四品!

    所有人恨不得咆哮出声,让祁云则明白这四品法器的珍贵。

    不过····众人又是一顿。

    现在最气恼愤怒的应该是萧丞相吧,毕竟花了天价灵石,本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出现一把银扇,和子午鸳鸯钺一样,都是四品法器,却处处压了鸳鸯子午钺一头。

    有人望向萧封辞,果不其然,萧封辞脸色暗沉如水。

    想着,众人心底舒畅了,眼中多了看戏的意味。

    比试场上,萧封辞拢在袖中的大掌早已攥出道道血痕,花了如此大的力气,竟然半分用处都没有!

    不过,萧封辞终究是萧封辞,事到如今,还是将心中怒气尽数压下,冷静分析银扇的来路。

    耳边,祁云则的声音传来:“萧丞相可要继续?”

    “当然。”语调如常,只是若是细听就能察觉丝丝狠厉。

    他萧封辞可不是不战而降的鼠辈。

    两人再次战成一团,只是,此次萧封辞处处受制,十招之后,迅速落败。

    “第二十一场,西泽国祁云则胜!”

    与此同时,比赛台前方,留影珠投射出的巨大光幕上发生变化。

    西泽国:赢六场,共一百二十灵芒。

    祁云则:二十灵芒。

    “好——”西泽席上爆发出喝彩声。

    西泽少年们看着光幕上的变化,喜笑颜开,这是他们的三皇子,这是他们的国。

    其他人则是唏嘘不已,本以为萧丞相胜局已定,谁想到最后有如此的反转。

    祁云则入了席,当即有人靠过来,神神秘秘的:“三殿下,那武器是不是就是老大送你的?”

    祁云则点头。

    瞬间又引起了小范围的轰动。

    “那武器也是老大炼的?”有人激动道。

    “啪。”一巴掌直接落下,“废话,这可是四品法器除了老大还有谁能炼?。”

    那人当即美滋滋地出声:“对,咋们老大什么不会,这法器肯定是老大炼的。”

    ······

    比试仍在继续,只是有了祁萧两人大战在前,剩下的比赛显得有几分平平无奇。

    一天时间一晃而逝。

    今日的比试落下帷幕。

    散场时,各国之人表现不一,西泽之人面上全都挂着笑,比试截止到现在,共比了三十二场,其中云耀排名最高,共赢十二场。

    西泽次之,共赢十一场,朝凤最末,只赢了九场。

    无怪西泽的人会笑的如此开心,毕竟往年他们西泽无论什么时候可都是垫底的存在,现在竟然踩着朝凤,得了第二,他们自然是极开心的。

    *

    日薄西山,天空昏黄昏黄的,京城的大街小巷依旧是热闹的很。

    紫博街,京城最繁华的街道之一。

    街道上各种店铺小摊林立,往来行人络绎不绝。

    夏清和目光在这条街上的摊铺上游弋,她要炼制的法器还差几种重要材料,近来又不方便四处寻找,于是就来这紫博街碰碰运气。

    忽地,夏清和的目光在远处一个摊铺上顿住。

    脚步移动,夏清和到了摊铺前。

    玉手拿起摊铺上的一块黑漆漆的石头,“这块怎么卖?”

    小摊的老板是个约莫二十左右的男子,名叫许言,生的白净,看着也颇为害羞。

    见夏清和看着他,脸色微微涨红,“这是黑添石,只需二块下品灵石。”

    黑添石外壳坚硬,但内里却蕴含了大量杂质,平时只做小儿把玩,不值什么钱。

    夏清和点头,从空间里拿出二块灵石。

    “这黑添石,我要了。”

    几步外,一道傲慢的女声传来。

    夏清和连眼神都未曾移动一分,直接付了账。

    “呵。”几步外朝颜玉怒火瞬间高涨,三步作两步的来到夏清和面前。

    “这黑添石是我先看上的,还不放下。”

    夏清和挑眉,澄澈剔透的眸子凉如寒夜的星辰:“是你?”

    简短的两字,带着巨大的压力,压的朝颜玉忍不住后退一步。

    后退之后,朝颜玉黑了黑脸,又看了看身后的朝久歌和两位长老,来了底气,夏清和独自一人,她难道还怕她不成?

    想着,朝颜玉抬了抬下巴,“就是我。”

    “夏姑娘。”身后,朝久歌出声,眸色深深不知在想什么。

    夏清和看着几人,冷声道:“让开。”

    几人还是纹丝不动。

    朝颜玉轻嗤:“让开也行,把你手上的东西交给我。”

    夏清和捻了捻手上的黑添石,眉梢泛冷:“我付钱买的东西为何要给你?”

    “告诉你,这黑添石本就是我先看上,只是有事耽搁,晚了一步付账而已,如今我回来,这黑添石当然要给我。”

    夏清和心下讽刺,朝颜玉会看得上这平平无奇的黑添石?

    “夏小姐,这黑添石的确是我们先看上的,不信,你可以问问他。”

    说完,朝久歌略带威胁的目光看向许言。

    一旁,许言额头冒着斗大的冷汗,这两位主儿的确是到过他的铺子,也看过黑添石,可也就只是看过而已,分毫没动过想买的念头。

    夏清和也看了过来,许言张张嘴,看了一眼夏清和,鼓足气,对着朝颜玉说道:“你们···当时没想买。”

    这话一出,不仅朝颜玉两人愣住,就连夏清和都惊讶了一瞬,没想到这人看着胆小,没想到竟然会说实话。

    “你们也听到了他的话,让开吧。”

    朝颜玉斜睨了许言一眼,气势张狂:“不让,今日你必须把黑添石给我。”

    “唰——”

    利剑破空声响起,朝颜玉脖子正架着一把青锋剑。

    “让还是不让?”冰冷的声音沁着寒意,方才还喧闹的街道霎时如坠冰窟。

    街道两旁的人被剑鸣声惊了一下,纷纷看了过来。

    朝颜玉瞪着眼,惊恐交加,她···居然就这么拔剑了?丝毫不顾她身边的长老和两国的邦交?

    夏清和春花般的面容清冷逼人,让人一眼便能寒到心底。

    她从来都不是个忍让的人,他们既然执意找茬,那她便利剑相向。

    “让,我们让。”朝颜玉小心翼翼地移动着身体,生怕夏清和一个手抖,划伤了她的脖子,背后,几位长老和朝久歌眸光沉沉,慢慢侧身,让出一条道。

    夏清和收了剑,缓步离开。

    刚走了几步,夏清和背后突然袭来两道冷风。

    夏清和眸光轻动。

    “唰唰唰——”剑影闪过,无人看清夏清和是怎么出手的。

    只知道自己眼前晃过一道残影,下一瞬,方才偷袭夏清和两个长老,倒退几步,掌心红肉翻出,白森森的骨头裸露在外。

    两人眼底满是惊骇,他们两个灵宗居然被她一招制服!

    她···难道是灵尊?

    不可能。

    两人瞬间否定了这个想法,云荒大陆上的灵尊强者寥寥无几,都是些隐世不出的老怪物,她一个十来岁的女子怎么会达到灵尊修为?

    朝久歌也怔住,长老什么修为他是知道的,如今居然被夏清和伤了?

    围观之人也都是齐齐一惊,这小姑娘看着弱不禁风,没想到一出手就伤了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