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离开云荒 祁萧大战
    李沁寒是西泽将军李运山的之女,性情冰冷,独来独往,是西泽京城出了名的高岭之花,修为也是各种翘楚,一条龙蛇鞭更是不知打过多少京城男子。

    玉生娆也不差,母族父族都是权贵,自小天赋就高,虽然比不上萧封辞祁云则之流,但也足以吊打一众云耀贵女。

    今天,这二人对上,一场大战定然是必不可少的。

    比赛场上,玉生娆淡紫的眼尾高挑,妖娆一笑,声音婉婉转转:“李沁寒,我听过你。”

    李沁寒眉眼冰冷,闻言只是点点头。

    玉生娆见此,玉臂轻晃,紫色的缎面宽袖划过一道优美弧度,一步三晃地来到李沁寒身边,“李姐姐生的如此美,何苦要板着一张脸呢?”

    说着,玉生娆抬起手,要摸上李沁寒的脸。

    李沁寒眉心一皱,头一偏,想要避开玉生娆,这时,玉生娆高高挑起的长眉一提,伸出来的手陡然向下,直取李沁寒心窝。

    李沁寒心中一紧,身子快速后退,险险避过。

    “卑鄙。”稳住身子后,李沁寒喝道,一双脸更是冷若冰霜。

    玉生娆轻蔑一笑,“比试场上能伤的了人便算得上本事,何谈卑鄙不卑鄙?”

    李沁寒面上闪过一抹不屑,出生将门,她最恨这些卑鄙无耻的手段。

    “看招。”李沁寒挥出龙蛇鞭。

    玉生娆侧身闪过。

    两人战成一团。

    *

    观席台西泽席,有人忍不住问道:“老大,你觉得沁寒姐和玉生娆哪个会赢?”

    “玉生娆。”夏清和不假思索。

    “为什么?”

    玉生娆和沁寒姐实力相当,老大怎么会这么肯定?

    夏清和看着台上,“她太磊落了,出手虽狠但斗不过玉生娆。”

    那人点点头,看着台上若有所思。

    比赛台上,李沁寒喝道:“鞭影横飞”

    一道道鞭影霎时密集起来,在空中乱舞横飞,接着,鞭影倏地一合,形成一团墨黑,飞向玉生娆。

    “灵师一品!”数道惊呼声响起。

    李沁寒竟然不声不响地突破到了灵师!

    玉生娆看着面前飞来的一团黑影,后撤两步,双手高举,妖娆的女声喝起:“灵紫千刃!”

    密密麻麻的紫色灵刃幻化成形,从玉生娆的手中飞出,携势如破竹之势,迎上鞭影。

    紫色灵刃的刃身锋利无比,刺向黑色鞭影团时,黑与紫爆破交融,绮丽中透着暗黑,惊心动魄的同时亦是美到了极致。

    “嘭嘭嘭——”两股灵力迸发出炸裂般的声音。

    鞭影消散,灵刃亦是消散。

    玉生娆二人倒退几步,体内灵力皆是去了大半。

    “你也是灵师一品。”李沁寒笃定道。

    玉生娆勾唇一笑,“不错。”

    这是两个灵师一品的对决!

    观席台上爆出了阵阵呼声。

    看修士实力高低,一是看修为,二是看武技。如今这两人都是灵师,又都使出了武技,这场比赛算的上是三国大比上的精彩对决了。

    欢呼间,场上形势又变,二人再次战成一团,武技,肉搏,掌法,两人底牌层出不穷,都使出了十八般武艺。

    “嘭嘭嘭——”场上黑色和紫色的灵力不断闪现,二人已经战了三刻钟,依旧难舍难分,谁也不肯败下阵来。

    观席台上的观众更是心惊肉跳,眼睛也不肯多眨一下,生怕自己一个漏看,比试就结束了。

    “银花雪舞。”

    “千刃寒霜”

    一个武技过后,玉生娆拢在袖中的手一动,一根细长如纤毫,针尖泛黑的银针极快飞出。

    李沁寒欲要挥鞭的手顿住,猛然抬头看向玉生娆:“你·····”

    话未说完,李沁寒身子僵住,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

    玉生娆煞白的脸上勾出一抹笑。

    有人懵住,“这··这李沁寒怎么突然···”

    “她使诈!”西泽席上爆出一句话,声音极大,全场人不由望去。

    云耀有人嗤笑,得意洋洋道:“笑话,一根银针也算使诈?不过是一个暗器而已,三国大比是比实力,这暗器自然算是实力的一部分。”

    “就是就是,暗器而已,躲不过去是她实力不够,怪玉小姐什么事?你们西泽还真是可笑。”

    “哈哈哈。”这番话引得众人大笑起来。

    一声接着一声的嗤笑传出,西泽席上的一位少年涨红了脸,整个人气愤不已,无耻!一群无耻之辈!

    祁云则起身,道:“我西泽儿郎耿直,诸位见笑了。”

    声音如同朗月清风,温润中带了些威严,嗤笑的声音顿时消散。

    说完,祁云则重新落座。

    “继续吧。”祁苍说了句。

    好似老僧入定的陌余出声:“第八场,云耀国玉生娆胜!”

    李沁寒被人抬了下去。

    这已是第八场,比完之后,已至正午,陌青宣布比赛结束,下午再比。

    有人出了会场,西泽席上,则是没有一个人动身,而是愤愤出声:“岂有此理,云耀气焰也太嚣张了。”

    他们经历试炼之事后,关系熟稔,如今看到李沁寒在场上被人暗算,一时之间,心中都是意气难平。

    祁云则不语,夏清和也同样不语。

    “老大。”一位少女皱着眉头,看上去很低落。

    夏清和看向他们,声音严肃了两分:“没什么可气的,他们能出暗招,你们也出就是,无非是阴狠而已。”

    一众人愣住,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家老大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有人张张嘴,想要反驳。

    夏清和眉眼轻扫,反问道:“我有哪里说的不对?”

    一群人低头深思,在心中将夏清和的那句话翻了好几遍,良久,有人抬头,弱弱出声:“好像没什么不对。”

    其余人皱着眉,小幅度地点着头,他们仔细想了想那句话,虽然心里仍然觉得怪怪的,但老大说的话好像真的没什么不对····

    夏清和见他们都点了点头,满意一笑,“不错。”

    得了夏清和的认可,众人眼中一亮,霎时振奋起来,管他呢,老大说的都是对的,他们照听照做就成。

    夏清和心情颇好的离了会场,其他人本想跟着,但见到三皇子也在自家老大身边时,意味深长的一笑,识趣地散了。

    等离他们远了,祁云则轻笑:“清和方才安慰的话倒是特别。”

    “不是安慰,是让他们认清规则。”夏清和道。

    他们以后是要跟着她的,太过正直磊落,可不适合。

    祁云则一愣,正要细问就看见会场拐角处面色暗沉的顾君华。

    夏清和顺着祁云则的视线看去。

    见夏清和看了过来,顾君华微沉的面色一扫,染了三分笑意,抬脚走了过去,自然而然地牵起她的手,“清儿。”

    这声清儿喊的温柔至极,拉着她手的动作更是亲昵自然,如同做过千万遍。

    “你这是····”

    “接你回家。”

    祁云则脸色微不可见的一黯。

    夏清和没有挣开顾君华,而是对着祁云则道:“云则,我先离去。”

    祁云则扯动嘴角,点点头。

    顾君华牵着夏清和离去。

    两人的背影渐行渐远,原地,祁云则怔住,暗暗想着:清和一定很喜欢顾公子,否则,她那么清冷的人,怎么会由着别人挽着她。

    *

    “你要走?”

    清华居内传来夏清和讶然的声音。

    顾君华看着夏清和惊讶的神色,原本心中浓浓的不舍中生出一丝丝隐秘的窃喜,她这反应应该是舍不得吧····

    经过了数月,他总算在她心底取得了一席之地,哪怕这个地现在只有小小一块。

    “洪荒有异动,我必须回去了。”

    夏清和怔住,是啊,他在云荒逗留了这么长时间,是该回去了。

    “什么时候走?”

    “今晚”

    这么快?夏清和咬了咬唇。

    顾君华将夏清和鬓边散落的碎发撩起,“我走后,墨北会继续跟着你,他实力尚可,有他保护你我也放心。”

    “清华居里的东西,你要,自取便好,总归我的就是你的。”

    “你那只兽我替你训练了几日,潜能激发不少,我走后,你不可太惯着他。”

    顾君华碎碎叨叨的念着,不复往日冰冷不言的形象。

    夏清和垂着头,心底的酸涩感越来越大。

    顾君华轻叹了口气,语调微扬,调笑道:“清儿这是舍不得我了?”

    夏清和抬头,瞪了他一眼,“自作多情。”

    说完,夏清和忍不住笑了起来,悲伤的气氛被冲淡不少。

    顾君华也笑了起来,即使她不舍是因为他,但他总归是想看着她的笑颜的,这辈子,她只需展颜就好。

    *

    中午的时光走的格外的慢,一眨眼,下午的比赛就到了。

    出门前,夏清和问道:“一起?”

    “好。”顾君华温柔道,心底有喜悦在蔓延。

    清儿能毫不避讳的带上他,他很惊喜。

    *

    会场里已经是人声鼎沸,人齐了大半。

    此时,夏清和和顾君华并肩而来,瞬间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两人一黑一白,男的俊美无俦,女的清丽绝色,衣摆轻晃间,既似水墨写意山水画,清远雅致,又似寂月皎皎,温凉入人心。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惊艳。

    “天人之姿,一对璧人。”这是他们脑海中一瞬间冒出来的念头。

    两人面色淡淡,对这些视线视若无睹,直接入了席。

    等到两人都坐下,有人才恍然收回视线。

    顾君华气场非凡,几步之内皆没人敢坐,于是,在人满为患的会场中,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仿佛被隔绝,极为显眼。

    至于几步之外,则是炸开了锅。

    “那男人是谁?云荒里没这号人物啊、”

    “我也不知道,这人是和夏小姐一起来的,定然不一般。”

    “就是,只是不知道和夏小姐是什么关系,我瞧着两人般配的很。”

    几位女子作捧心状:“我原以为萧丞相就是卓尔不凡,天下男子皆比不上,没想到,今日才知道什么叫做天人之姿。”

    “夏小姐和那位公子看起来真般配····”

    “什么般配,我看就是夏小姐自恃美貌,缠着那位公子····”

    场上说什么的都有,只是作为焦点的两人却浑然不在意。

    顾君华微微地低着头,听着夏清和的话。

    “三国大比,仙云宗的人作裁,今天下午依旧是个人赛的淘汰赛·····”

    夏清和细致地解释。

    ·······

    好一会儿,场上的声音才渐渐地消了下去。

    随着比赛时间越来越近,仙云宗的一众人也来到会场。

    陌青眼光扫过会场,瞬间发现西泽席上的两人,老眼眯起,停留了好几眼才收回视线。

    几句场面话过后,陌余喊道:“第九场,比赛开始。”

    有两人上台比试。

    只是较之上午,全场的人明显分了心,视线时不时地看着夏清和二人。

    也不能怪他们,实在是两人的气场太强,不知不觉地就能吸引人的视线。

    朝凤席上,朝久歌朝颜玉看着两人视线晦暗不明。

    他们本打算今日下午行动,没想到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男人。

    想了想,朝久歌道:“计划押后,等她上场时在行打算。”

    锣声响起,到了中场休息时分。

    夏清和问道:“你觉得上几场的比赛如何?”

    “蝼蚁之战,平平无奇。”

    夏清和:······

    她就不该问。

    想着,夏清和又挑眉,语气颇有无理取闹之感:“照你这么说,我也算是蝼蚁了?毕竟我也是参赛一员。”

    顾君华顿住,身子微倾,低沉的声音里宠溺满满:“他们怎么能和你比,他们是蝼蚁,你是我心上的珍珠明月。”

    饶是夏清和心理素质颇强,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他这么一说,也忍不住有些羞涩。

    于是,夏清和嗔了顾君华一眼,不去看他。

    顾君华勾唇一笑。

    甜蜜的气息笼罩着两人。

    几步之外的全场人都滞了滞,只觉自己被喂了好大一口狗粮。

    更有不少人心疼的抱住孤零零的自己,暗自心塞,以前没觉得如何,现在看到他们,心里突如其来的酸涩羡慕是怎么回事?

    几步外,乐康看着孤零一人的祁云则,壮着胆子问道:“老大,你和这位公子是···”

    顾君华的视线落在那人身上,乐康瑟缩了下身子。

    不等夏清和回答,顾君华道:“就是你们以为的那种关系。”

    乐康连忙点头,不敢再言。

    等顾君华的视线移开之后,乐康拍了拍心口,长舒一口气,老大不愧是老大,这么可怕的男人都能驾驭。

    夏清和则转头看着顾君华,似笑非笑,眼底意味不明。

    他是故意的,她敢肯定,今晚过后,满京城的人都会知道,她夏清和有了伴侣。

    顾君华轻咳了两声,她身边桃花太多,他之后又不在云荒,自然要防着些。

    这些个烂桃花,自然是能挡则挡,至于挡不住?

    顾君华双眸暗暗,挡不住,他就亲自来掐,务必连根拔起。

    想着,顾君华又有了底气,“清儿一心想着修炼,烂桃花能挡则挡。”

    夏清和依旧似笑非笑,挡桃花?他整日调戏她的时候怎么不想着她要修炼,不需要他这朵最大最艳的桃花?

    日色渐暗,下午比试结束。

    夜晚,繁星点点,夏季微凉的晚风徐徐吹拂。

    清华居庭院内,顾君华拿着风绯玦,递给夏清和:“这是传音法器,能穿过空间壁垒,以后有需要,传音给我。”

    夏清和接过,“我答应你的法器还差了几样重要材料,下次见时给你。”

    “好。”

    二人静默无声,暗处,墨南催促了一声。

    “清儿,我走了。”

    夏清和点头。

    顾君华深深看了夏清和一眼,划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夏清和盯着满天繁星看了许久,回了房。

    洪荒大陆,她一定会去的。

    月落日初升,绯色的朝霞染红了半边天。

    远处天色碧蓝,朵朵白云轻飘,今日依旧是个好天气。

    会场依旧喧哗,不少人见夏清和一个人到来,还惊讶了一瞬。

    众人落座,比试开始。

    上半场依旧平平无奇,只是偶尔有一两个出彩的。

    夏清和看着比试台由留影珠投射出的巨大光幕。

    这光幕出自仙云宗,每一场的胜负都记录在珠中,投射给众人观看,既公正又方便。

    光幕最上方,显示着三个大字:“个人赛。”

    个人赛下方,分别是云耀国西泽国朝凤国。

    各国下方则是各国选手的灵芒明细,如云耀下方记录着,章羽:二十灵芒,孟逍:二十灵芒,玉生娆:二十灵芒····

    这些记录夏清和一扫而过,目光看着顶上方,三国旁边的记录:

    云耀国:赢九场,共一百八十灵芒。西泽国:赢五场,共一百灵芒。朝凤国:赢六场,共一百二十灵芒。

    夏清和目光微思,现在西泽垫底,不过好在差距不大,仅一人之差。

    锣声响起,下半场开始。

    “第二十一场,比试开始。”

    祁云则上了场。

    有人摇头,“看来这场西泽必胜无疑啊。”

    “不知是哪个倒霉蛋碰到了三皇·····”

    话音止住。

    无他,云耀丞相萧封辞上了场。

    “三皇子。”萧封辞道。

    “萧丞相。”

    “啊啊啊,竟然是三皇子对阵萧丞相,这下谁胜谁负可就不知道了。”

    “我敢保证这一定是三国大比最精彩的一场比试。”

    说话间,两人同时出手。

    “云凝千杀!”

    “焰灼飞泽!”

    灵力幻成云烟,凝成锐气,织成大网,扑天而来。

    火焰灼成巨泽,形成烈火,状似浓浆,盖地而去。

    云遇火成水,水遇烟则沸。

    整个比赛场上,忽冷忽热,一瞬间清凉似水,一霎那燥热如火。

    二人一上来就放了个大招!

    观席台上,众人凝神看着,心底倒吸一口冷气,不愧是云荒三杰之二,一上来就惊天动地不说,修为竟然都达到了灵师五品!

    爆破声不断响起,空中气流剧烈流动,锋利似刀。

    威力散去,地面上裂出道道缝隙。

    上方,一直未出声的陌青点点头,“好苗子。”

    祁苍应和,“云荒小辈里,他们两人和朝凤摄政王,天资最为不凡。”

    “还要加上夏清和。”陌拂长老插了一句。

    那女娃子炼丹之术他可还记得呢,别人看不出来,他却能猜到,那女娃子的修为也定然不差,别的他不敢说,与萧封辞几人并肩是肯定的。

    陌青捋了捋胡子,“不错,清和那丫头也是天资不凡。”

    祁苍含着笑,面上点点头,心底却震惊于两人对夏清和的赞叹和好感。

    *

    比试仍在继续。

    “泽衍兽,出!”祁云则喊道。

    “封泉兽,现!”萧封辞道。

    繁复的手印过后,两道光芒乍起。

    “吼——”

    兽吼声响起,两只兽现于人前。

    泽衍兽通身青色,四角粗壮,浑身无毛,一身皮肉紧实坚硬。

    封泉兽通身橙黄,头颅上生了两只角,角尖呈倒勾状,锋利无比。

    二十场了,比赛中第一次出现契约兽!

    “吼——”两只兽刚一出现,就飞奔而去,彼此战成一团。

    祁云则和萧封辞同样出手,招招直袭对方要害,毫不手软。

    飞烟阵阵,尘土漫扬,嘶吼不断,两人两兽,战况胶着。

    半个时辰后,两人分开,衣衫染尘,身上挂了不少彩。

    “三皇子实力不错。”

    “萧丞相也不差。”

    两人难得聊了一句。

    接着,萧封辞唇角一扬,清容雅致的面容上透露出丝丝危险。

    伸出手,手掌一翻,一件武器凭空而现。

    钺似月牙,前刃长,后刃短,刃身冰冷锋利,钺身幽蓝暗沉,两钺手柄处嵌着幽黑的兽核。

    “四品法器,子午鸳鸯钺。”

    祁云则笃定出声。

    “正是。”

    观席台上的人猛地一拍额头,“我怎么把它忘了。”

    “怎么说?”

    “这子午鸳鸯钺是萧丞相花了天价拍下的,双钺合并,攻击力猛增一倍,且双钺自带禁灭之力。”

    “喝——”场上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么说,萧丞相有了这武器在手,这场比试必赢了?”

    “那是肯定的。”

    西泽席上有人接连叹气,就连高台上的祁苍都皱了皱眉,暗自叹息。

    “出手吧。”祁云则含笑,温润如玉,稳如泰山,不见半分慌乱。

    萧封辞双眼微眯,祁云则居然这么镇定,而且他隐隐觉得祁云则胸有成竹?

    想着,萧封辞眉心略深,子午鸳鸯钺为四品法器,祁云则就算有法器抵抗,也定然不敌,应该是他多想了。

    ------题外话------

    清和和君华之间就隔了一层窗户纸啦,至于这层纸什么时候捅破···

    嘻嘻,杳杳表示:不会剧透,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