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大比首战
    今年的比赛依旧是和往年一样,先举行个人赛,再举行团体赛。

    祁苍示意了一下,立即有两个人抬着个漆黑的木盒,上了比试台。

    “各位请上台抽签。”

    个人赛参赛者共一百五十人,按照一对一的方式,由抽签决定,抽到同一号码牌的人自动成为对手。

    参赛者一一上了台,抽了号码牌,一炷香后,所有号码牌被抽完。

    “老大,你抽到了哪个号?”

    一位坐在夏清和身后的西泽参赛者好奇问道。

    夏清和摊开手,手中绿色的号码牌上刻了一个大大的数字:四十六。

    号码牌共一百五十个,共有七十五个数字,四十六算是比较靠后了。

    那人看看自己的号码牌,长舒一口气,眉开眼笑:“还好没和老大撞上,不然必输无疑啊。”

    身旁坐的都是西泽的参赛者,闻言连连点头,老大那么强悍,他们幸好没和老大撞上,不然就凭他们那小身板,都不够给老大虐的。

    ·····

    “一号参赛者,请上台。”比赛台下方边上,此次的裁判陌余高声道。

    话落,有两位参赛者上了台。

    “请双方互通姓名。”

    “在下云耀孟逍。”

    “在下朝凤左钦。”

    二人都是一副谦和有礼的模样。

    台下有人窃窃私语:“没想到第一场是云耀和朝凤先对上。”

    有人点头,打量几眼:“这两人实力都在灵徒九品,算是旗鼓相当了。”

    “比试开始。”陌余道。

    陌余话音刚落,两人霎时出手。

    左钦身体前倾,快速地挥出一掌,孟逍反应也快,头一偏利落闪过,接着孟逍眼神一狠,一个扫堂腿踢过。

    两人动作迅速无比毫不留情,眨眼之间就已经过了数十招。

    “砰砰砰。”两人**相搏击声不断响起。

    观席台上的人抽了抽嘴角,说好的谦和有礼呢?这么转眼之前就变得这么凶残了。

    左钦二人赤手空拳的搏斗一会之后,猛然分开,倒退几步,都有些喘息。

    “唰——”剑出鞘的声音响起,左钦拔出了剑。

    孟逍手一伸,一支通体皆黑,笔尖赤红的毛笔出现在手上。

    “一支笔?”左钦看着孟逍手中和毛笔差不多模样的武器,愣了一下。

    孟逍眉一抬,“点朱笔。”

    “我看你是故弄玄虚。”左钦嗤笑,眉间颇有讽刺。一支笔就敢拿出来和他对战?

    见此,孟逍也不恼,只是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左钦懒得废话,直接提剑:“看剑!”

    一抹剑气划过,剑尖氲着灵力,刺向孟逍,孟逍拿着点朱笔的手轻动,甩笔迎上剑,点朱笔看似软软的笔尖划过,牢牢将剑身制住,左钦皱眉,握着剑的手源源不断地输出灵力,剑身往前动了一步。

    孟逍拿着笔杆的手略紧,笔杆泛着阵阵红光,使得剑尖不能再寸进一步。

    两人都是九品灵徒,一时之间场面僵持住。

    观席台上众人的心高高悬起,就连萧封辞和朝久歌都不禁正了两分神色,这毕竟是三国大比的第一场比试,结果他们还是有些看重的。

    “砰——”笔身和剑尖相抵处,发出一身巨响,两人再次后退几步,脸色皆白。

    后退几步后,不等左钦缓过来,孟逍再次提笔而上,点朱笔尖虚空一点,道道红色波纹呈涟漪状向左钦散去,左钦脸色一凝,右手翻出,雪白的剑身爆发出剑气,飞向迎面而来的道道波纹。

    红白两灵气相交,一声巨响之后,红色波纹重凝,余波再次飞向左钦,左钦瞳孔瞬间放大,下一秒,身体骤然被波纹划过,溅出道道鲜血。

    “你输了。”孟逍掠至左钦身前,嘴角虽也有血迹,但手中的点朱笔的笔尖已经是直抵左钦咽喉处。

    左钦眸中闪过不可思议,整个人虚弱至极的同时又惊诧不已,他输了?

    陌余长老见此,高声喊道:“第一场,云耀国孟逍,胜。”

    孟逍放下手,脚步微晃,下了台,点朱笔所耗灵力过大,他有些吃不消。

    观席台两边,云耀国的人脸上激动不已,他们云耀首战获胜!

    朝凤国的人面色微黑,朝颜玉更是暗自皱眉,心底骂了句没用的废物。

    有人则是啧啧感慨:“第一场就如此激烈,不知后面的比赛会是什么样。”

    “是啊,个个都是俊才,实力也出众,今年的三国大比不逊往年啊。”

    ······

    第一场比试过后,又过了几场比试。

    这期间对手实力倒也是旗鼓相当,战况激烈,整个比试场也渐渐被点燃。

    “请八号参赛者上台。”

    一位白衣女子先上了台,接着,比试场上划过一道紫色身影,紫色衣袍绣了大片的花朵,衣袂翻飞间,朵朵艳丽紫花像似活了一般,竞相开放,一眼望去,煞是好看。

    台下当即有男子惊呼出声,眼里带了惊艳之色。

    紫衣女子妖妖娆娆地落了地,宽大的紫衫绣袍轻甩,媚态横生:“云耀,玉生娆。”

    白衣女子面无表情,冷声道:“西泽,李沁寒。”

    有人惊呼,“竟然是她两,这下可是有好戏看了。”

    “怎么说?”

    “我跟你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