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赵家覆灭
    “心性不错,够狠。”赵家附近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顾君华看着孤狼,出声道。

    夏清和站在顾君华身旁,微微点头:“当初我见他的第一眼时,就知道他是一头凶狼,心够狠。”

    顾君华将视线移至另外七个人身上,“他们也不错。”

    虽然实力弱了些,但杀起人来,凌厉果决,毫不留情,气息嗜血而杀伐。

    夏清和听着顾君华微有赞扬的语气,轻启红唇,“你竟然也会夸人?”

    顾君华低下头,看着夏清和脸上的揶揄笑意,冰冷的声音温柔了几分,低沉而酥麻:“我当然会夸人,尤其是夸清儿你。”

    夏清和:·····

    她怎么觉得,这货表明心意后,撩她撩的越发明显了!

    看着夏清和颇为无奈的神情,顾君华大掌抬起,忍不住想要摸摸眼前白皙滑腻的小脸,夏清和感受到顾君华的意图,清澈的美眸微圆,紧盯顾君华“不安分”的大手,眸中带着震慑,大有你摸,我就一掌劈过去的模样。

    顾君华注意到了夏清和看似威力十足的震慑目光,轻轻一笑,还是放下了手,不敢惹得佳人生怒。

    夏清和看着顾君华的动作,眼角一挑,算你识相。

    少女清丽的面容如同三月桃花晕染,荡着三分清露般的春意娇俏,顾君华眼眸深了深。

    此时,夏清和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对顾君华的态度已经悄然变化,由原本的疏离冷漠变成了不自知的熟稔亲密。

    *

    二人说话间,赵家门前的情景又再一次发生变化。

    孤狼一步一步地朝着赵家门前而去,赵家众人愈发慌乱,“快,快来人,拦住他们。”

    又是一批修士涌泄而出,孤狼和其余七人冷漠以对,手中持枪,一个横扫,霎时灭了十数人。

    修士一个接一个的人倒下,几息之间,孤狼已至赵家众人跟前。

    赵家众人惊惧失措,忍不住往府中退了几步。

    孤狼神色愈发凌厉起来,一双眼盯着何秋蝶,提起了手中的剑,雪白锋锐的剑尖还滴着血,随着孤狼抬起的动作,鲜血顺着剑身向下流去。

    “呲——”剑尖正对着何秋蝶的眉心。

    一旁,赵霆见此,眸中闪过挣扎,正欲拔剑而出,这时,赵府上方传来几道苍老洪亮的声音。

    “何人犯我赵家!”

    声音震耳,透着高阶修士的威压,使得在场之人的气血都翻涌了一下。

    孤狼心中一凛,收了剑,转身看向声源处。

    只见空中几道天青色衣袍划过,下一瞬,地上出现凭空出现几个老者。

    老者须发皆白,脸上沟壑纵横,精神矍铄,周身威压深重。

    “你们是谁?”孤狼上前几步,问道。

    为首的老者冷声道,“赵家长老。”

    赵家长老,同护国长老有几分相似之处,一生以守护赵家为己任,轻易不现身,只有在赵家生死存亡之际才会出现,如今孤狼灭了赵家大半势力,几位长老察觉到赵家有难,特意出关。

    也因此,孤狼直至今日才知晓几位长老的存在。

    “长老,长老救我,这个孽障想要杀了我!”

    为首的长老赵空狠狠一甩袖,“你是何人,敢来我赵家放肆?”

    孤狼收了剑,“灭你赵家的人。”

    “狂妄!”赵空沟壑纵横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屑之意,接着,胳膊一挥,一道浑厚的灵力脱手而出,划作锋利的灵力光刃,直袭孤狼面门。

    灵力携千钧之力,势如破竹,孤狼身体霎时紧绷,刚刚将剑运至自己身前,那道灵力就陡然而至,“嗯。”孤狼闷哼一声,身体晃了晃,嘴角溢出一道鲜血。

    “七品灵宗!”有人惊呼。

    角落处,夏清和看着孤狼嘴边的血迹,眉头微蹙。

    “竟然没死?”赵空有些惊异地看着孤狼,以他七品灵宗修为灭了一个灵师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般,可这小子竟然就只是吐了口血?

    想着,赵空眸子里迸发一道精光,“去!”

    说着手一挥,又是一道灵力光刃飞去。

    孤狼眯起眼,正欲持剑相抗。

    忽地,一道青色光芒飞向空中,拦截住那道白色灵力光刃,一声巨响过后,青白两色灵力炸裂飞去,划作零星光芒随风消散。

    “谁?”赵空喊道,心中警惕起来,他灵宗修为的一击竟然被人拦下来了,难不成这附近还有其他高手?

    围观的人也是一惊,四处张望着。

    “夏清和。”话音刚落,素白衣袂翻飞,一道白色身影瞬间凌空而至。

    “夏小姐来了!”

    “我还以为夏小姐不回来呢?”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赵空见来人不过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子,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你一个女娃娃来这作何?”

    “看戏。”

    “噗嗤”有人笑出声,合着赵家灭门一事在她眼里就是一场戏,夏小姐真是气煞人不偿命。

    ~

    “主子。”孤狼叫了一声,夏清和点头,随手拿出一瓶丹药,递给孤狼,“吃了”。

    孤狼问也没问,直接服下。

    服下丹药的一瞬间,丹药化为一道清凉的水,孤狼煞白的脸色逐渐变回正常的红晕。

    赵空老眼眯了眯,闪过一丝贪婪。

    “靠!”有人爆粗口,“区区内伤,自己打坐调理几个时辰也就好了吧,用得着丹药吗?”

    “是啊,夏小姐还真是暴殄天物啊。”一道歆羡地声音响起。

    他们可能穷极一生都不可能得到的丹药,现在却被人这样轻易拿出,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赵空敛了眸中神色,“你是他主人,这么说,他灭赵家是你指使的?”

    这下不等夏清和回答,人群里便爆发出一阵哄笑。

    一旁何秋蝶愣了愣,颇为尴尬地解释了来龙去脉。

    解释后,赵空一张老脸黑了又红,看着前方气定神闲的几人,恼怒出声:“既然你们主仆二人如此仇视我们赵家,那今日老夫便取了你们的姓命,让你们知道得罪我赵家的下场!”

    说着,赵空凌空一跃,化掌为爪,夏清和宽大的素白衣袖一挥,直接迎上。

    赵空眼底划过不屑,无知小儿,区区修为也敢正面迎上他。

    “喝,潜龙出海。”赵空猛喝,使出了十足十地力气。

    狂风乱舞,聚成一道灰白虚无的龙形,霎时赵家上方的天色都暗了几分,隐隐有乌云密布之势,凌空聚成的龙形扑面而来,含着极重的威压,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夏清和碾成一滩血泥。

    夏清和右手翻转,一道灵力从指尖聚出,灵力汇成一道青色光芒,射向那条灰白虚无的龙。

    “吼——”浓郁明亮到极致地青色光芒,划过天际,直直射入龙身,龙身一抖,发出一声惨叫。

    下一瞬,青亮的光芒大斥,照亮了整个龙身,原本虚无灰白的龙身霎时更加黯淡,一息之后,龙身彻底消散。

    狂风乌云散去,赵空倒退几步,面如土色,体内灵力被抽之一空。

    “大长老。”一人险险扶住赵空。

    围观之人早就躲得远远的了,见狂风散去,也只敢偷偷张望一眼,不敢靠近。

    “你是灵宗修为?”赵空惨白着脸,眼底惊疑不定,他七品灵宗之力使出了十成十,可想到居然被她一指给灭了!

    夏清和不语,她身怀混沌之气,实力又在九品灵宗巅峰,只要她想,灭了这几个灵宗也只是挥手之间的事。

    “他们交给我,至于那些人,就由你处置吧。”夏清和的眼神轻飘飘地落在远处已经吓得瘫软的何秋蝶身上。

    “好。”孤狼应道。

    夏清和上前一步,双手虚晃,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圆,接着掌心聚起灵力,凝成几道青色光剑,分别刺向赵家的几位长老。

    几位长老眼中狠辣,双掌一出,数道灵宗之力汇聚,聚成几团白色光球,迎上那几把青剑。

    青剑势如破竹,以飞一般的速度划破白球,刺进几位长老心脏处。

    鲜血飞溅,气消身亡。

    一招灭敌,全场寂静,唯有血腥味在飘荡。

    这一刻,延续百年荣耀的高门权贵,轰然倾塌。

    前方,何秋蝶双腿霎时瘫软,跌在地上,一双眼望着几位老者的尸体,似空洞又似藏着无尽的黑暗恐惧。

    完了,一切都完了,他们赵家逃不掉了。

    孤狼拿着剑,缓步而来,一步一步都仿佛踏在了他们的心尖上,剑身的血液一点一点的滴落,形成了一条血路。

    走至跟前,孤狼举起剑。

    “二哥,二哥求你放了我。”赵铭成连滚带爬地跑出,紧紧抱住孤狼的腿,常年沉迷女色的蜡黄脸上涕泗横流。

    孤狼右腿一用力,赵铭成瞬间被踢出两丈远,接着手中剑一挥,赵铭成一命呜呼。

    “成儿。”何秋蝶稍稍清醒过来,嘶喊道。

    一旁,赵霆闭了闭眼,突然起身袭向孤狼,孤狼似有所感,随手一挥,赵霆摔倒在地上,如同昏迷一般。

    孤狼扭头,不去看赵霆,提起剑一挥,灵力无声迸发,赵家之人一一倒下。

    何秋蝶,死。

    赵百言,死。

    赵天云,死。

    ·····

    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做完这一切后,孤狼踏入赵府内,直奔正院。

    正院最大的一间房内,屋内熏着安神的清香,装饰精美,孤狼推开门,灭了门口的两个小厮,径直走到床前,看着床上形如枯槁的赵尚书,孤狼神色不明。

    “你,你怎么来了。”赵尚书游丝一般的声音颤抖着。

    “来取你命”

    赵尚书眼睛倏地瞪大。

    “对了,赵家其他人都已经死了,只剩你了。”孤狼自顾自地说着。

    “我···不信。”

    “不信,那我就让你亲眼看看。”孤狼一把提起赵尚书,朝着门外走去。

    从正院一直走到赵府门前,所过之处皆是横尸。

    赵尚书的心一寸一寸地凉了下去。

    到了正门前,孤狼将赵尚书放下,赵尚书看着赵家的仆人,长老,自己的至亲,眼神悲切,嘴里发出一声诡异的声音,似笑似哭似悔似恨。

    声音过后,赵尚书身子一歪,没了声息。

    最后一位该死之人身亡。

    自此,赵家覆灭,仅存赵霆一人。

    孤狼最后看了赵府一眼,一把火烧了赵家。

    几人散去。

    *

    将至正午,天空一碧如洗,赵家上空腾起阵阵黑烟。

    躲在远处的人终于大着胆子靠近了赵家。

    刚刚靠近赵家,就见尸横遍野,有人忍不住捂住嘴,隐隐作呕,心中止不住的害怕。

    真残忍,他们想过赵家灭门的模样,可当真正见到时又是一番感受,恐惧恶心震撼皆有。

    ····

    伴着这些人的恐惧和赵家上空的滚滚黑烟,一刻钟之内,全京城都得知了一个消息:赵家覆灭。

    西泽京城哗然一片。

    千叶赌坊里,赌孤狼赢得自然是喜笑颜开,荷包满满,赌赵家的则是愁眉苦脸,几欲痛哭。

    其中风云拍卖行可谓是成了最大的赢家,赚的盆满钵满。

    京城大街小巷里这样的对话更是随处可闻。

    “我就说嘛,没有夏小姐办不成的事。”

    “就是就是,赵家算什么,有夏小姐在,灭了赵家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唉,怪我看走了眼,谁能想到夏小姐和那个孤狼竟然有如此实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