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上门寻仇 门前大战
    大半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已是下午时分。

    赵家众人齐聚正厅,哭天抢天声音有之,勃然大怒声音有之,惧怕颤抖声音有之。

    “母亲。”赵家大公子赵霆狠狠皱着眉,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惊怒交加的贵妇人。

    “霆儿,你倒是说句话啊,那个孽障回来了,他要灭了我们赵家啊。”

    “母亲,我····”

    何秋蝶起身,怒火腾起:“你什么你,我早就说过,那个孽障是个白眼狼,迟早要对付我们,你偏不信,还想着护着他,现在好了,那个孽障回来了,还和夏清和有了关系,现在肯定是想要了我们的命。”

    赵霆紧紧抿着嘴,脸上一片纠结。

    “快,你现在就入宫,跟皇上禀告此事,请皇上派人把那个孽障捉拿处死。”何秋蝶瞪着眼,神色狰狞带着可怖的杀意。

    “对对,大哥你快去,爹是尚书,皇上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默默哭着的赵铭成激动起来。

    看着如同抓住救命稻草的母亲和弟弟,赵霆叹了口气,母亲还是太天真了,京城什么事能瞒得过皇上,可事到如今,皇上也没有派人来问过几句,显然是不想插手此事。

    “快去。”何秋蝶急忙催促。

    一屋子的人盯着赵霆,急切而期望。

    赵霆无奈,换了朝服,打马入宫。

    皇宫宫门口,赵霆下了马,打算直奔御书房。

    “站住。”宫门两个侍卫持矛,拦住赵霆,“皇上有令,今日不见百官,请回吧。”

    赵霆心底一凉,果然如此,皇上这是不打算插手此事了。

    想着,赵霆又皱皱眉,“两位大哥,我有急事禀告,能否通融?”

    “不能。”两人面无表情,冷漠以对。

    好言软语了一番,侍卫还是不通融,赵霆最后打马离去。

    三皇子府,赵霆匆忙而来。

    赵尚书是四皇子一党,平日里和三皇子少有交集,但念在三皇子与夏清和相交匪浅,有可能规劝两句,阻了夏清和助力赵煦,所以,赵霆无奈之下还是上了门。

    “今日不见客。”三皇子管家闻声而来,言辞拒绝。

    软磨硬泡过后,赵霆叹了口气,转头去寻了四皇子。

    父亲是四皇子手下极为重要的一股力,四皇子想必不会拒绝。

    到了四皇子府,果然一路畅通无阻,见到了四皇子。

    “四皇子,家父····”赵霆急忙道,一五一十地说出了来意。

    听完赵霆的话,祁云信陷入深思,夏清和不好得罪,父皇亦没有打算参与此事,他若是帮了赵家定然会惹得父皇夏清和不喜,可他若是不帮,自己势力定然受损····

    暗自思忖许久,祁云信叹了口气,道:“此事我本不好插手,但我与尚书交情不一般,这样,我派九十个灵徒,十位灵师,扮作家丁,送到你尚书府如何?”

    赵霆点头,心中也明白,九十灵徒十位灵师,已是四皇子出力的极限了。

    辞别四皇子,赵霆并未回府,而是去了清华居。

    一别两年,他要去见见这个弟弟。

    *

    皇宫内院,祁苍转着手上的墨绿流光翠翡圆珠。

    李总管道:“皇上,赵尚书是一品大员朝之重臣,您真的不打算插手此事,任由赵二公子妄为?”

    祁苍眯着眼,“夏丫头最护短,赵煦既然跟了她,她定然是要护到底的。”

    李总管点头,若有所思。

    夏小姐救了皇后娘娘,又在试炼之地救了护国长老等人,很得皇上长老们的喜爱,加之夏小姐本身又是一位实力超群的炼丹师,他们西泽早就奉为座上宾,如今事涉夏小姐,皇上不插手也是正常。

    *

    “你找我?”距离清华居最近的一个酒楼里,孤狼看着赵霆,冷声问道。

    赵霆看着漠然冰冷的孤狼,愣了许久,内心涌出阵阵愧疚和心疼。当初他一个不察让父亲抛弃了二弟,事后虽然找过,却毫无踪迹,没想到隔了两年,当初朝气蓬勃的少年竟然成了这般模样。

    “二弟。”赵霆干巴巴地说出一句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回去吧,我说了赵家我是不会放过的。”孤狼冷言道,背过身不去看赵霆。

    “二弟。”赵霆叫了一声,语中悲切:“那是父亲,那是你的家啊,你难道真这么狠心?”

    “那是你的父亲,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

    说这话时,孤狼眼底仍是一片漠然。

    赵霆一窒。

    孤狼转过身,漠然的双眼看着他,“你回去吧,赵家之人,除了你,欠我的,欺侮我的,我都会一一讨回来。”

    赵霆怔在原地,孤狼看他一眼,抬脚离去。

    *

    等到赵霆回到家中,已是星星满天。

    “怎么样了?”入了正厅,大家都没散去,一屋子的人都看着赵霆,眼神晶晶发亮,如同看着救世主。

    赵霆深呼一口气,一股疲惫涌上心头,“皇上不会插手此事,我求了四皇子,四皇子拨了九十灵徒十位灵师相助。”

    “什么,皇上竟然坐视不理!”何秋蝶尖叫。

    “我赵家好歹也是朝廷命官,皇上这么做就不怕其他臣子寒心吗?”

    屋子里吵嚷之声顿起,过了一会儿,只听何秋蝶道:“不过,九十灵徒和十位灵师倒也够了。”

    赵霆凝眉,母亲这话什么意思?

    何秋蝶扬起嘴角,“你父亲门生不少,我今日下午亲自走访,得了不少助力,再加上我赵家原有的底蕴和四皇子的助力,就算那个孽障有夏清和相助又如何?明天,我要让他有命来,无命回!”

    “好!”一片喝声。

    赵霆看着这些人面上的得意与杀意,又想起他们曾经肆意欺辱二弟的模样,心中隐隐有丝厌恶。

    想了想,赵霆说道:“娘,二弟只是一时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明日能不能饶了二弟一命····”

    “不能。”何秋蝶恨道,“那个孽障必须死!”

    “对,大哥你就是心太软,那个废物都要来杀我们了,你还替他求情,大哥,你就别管了,明日你就看着吧。”

    *

    一夜过去,整个赵府经过一夜的布置已经是严防死守,危险密布。

    太阳初升,朝霞漫天,染红了半边天,远远望去好似鲜血染就,无端压抑起来。

    这日京城的摊贩少了许多,行人却是多了不少。

    整个京城无端严肃起来,所有人都紧紧盯着清华居和尚书府。

    小老百姓们私底下悄悄热议,谈论着谁输谁赢,京城的一众权贵也是时刻注意着,看看凭孤狼,不,是凭着孤狼身后的夏清和,会如何颠覆赵家。

    甚至,千叶赌坊里还私设了赌局,一赌孤狼赢,一赌赵家赢。

    京城百姓里十之六七赌赵家赢,十之三四赌孤狼赢。

    双方各执一词,“你们这些赌赵煦的也不想想,赵家可是权贵世家,底蕴庞大,凭一个夏清和如何能颠覆?”

    “哼,夏小姐怎么就不能了,夏小姐可是三品超等丹师,挥挥手就有大把强者为她前仆后继,还怕拿不下一个赵家?”

    “说的对,夏小姐英明神武,厉害着呢。”

    “嗤,对什么对,一日而已,夏清和就算是召集强者也为时不晚,还想颠覆赵家?再说了,赵煦也就是夏清和身边的一个侍从,夏清和能为他出多大力?”

    ······

    赌坊里的赌局越闹越大,到最后就连一些上层势力都来凑了热闹。

    例如,朝中大臣,站孤狼有三成,站赵家的有七成。

    再例如,祁云则之流。

    祁云则、凤倾绝、萧封辞等人下了不大不小的注,站孤狼。

    朝久歌和朝颜玉等人下注,站赵家。

    总之,在京的几乎所的有势力都来凑了热闹。

    整个局面呈四六之势,赌赵家赢的人为六,赌孤狼赢的人为四。

    值得一提的是,风云拍卖行下了豪金,以千万灵石作赌,赌孤狼胜。

    *

    日头渐移,辰时刚至。

    清华居的大门开了,从内走出一人,黑衣黑袍,青涩面孔,沧桑眼眸,手中持剑,正是孤狼无疑。

    孤狼走后,清华居大门又重新合上。

    孤狼一路走来,面上辨不出喜怒,暗中盯梢的人瞧了孤狼好几眼,不由愣住,怎么就他一个人,夏清和不出来也就算了,那些个强者帮手呢?

    抱着这样的疑问,暗中的人将消息传给了自家主人,很快,时刻注意这场好戏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孤狼独自一人上了赵家。

    满京城的人顿时哗然。

    甚至有人开始怀疑,“孤狼难道不是去找赵家麻烦的?”

    “可能吧,毕竟一个帮手也没带。”

    京城里的人纷纷猜测,将孤狼盯的更紧。

    行了一段路,孤狼到了赵家大门前。

    冷眼一扫,无视那些暗中盯梢凑热闹的人,孤狼直接踏步走上前。

    “吱——”漆红的大门从里面被打开,赵家之人出现。

    赵家出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正是何秋蝶。

    何秋蝶身着华美衣裳,头上珠翠环绕,打扮地精致得宜。

    何秋蝶身旁站了赵霆和赵家几位旁系,背后,姨娘庶子庶女更是都来了。

    “呵,你这个孽障还敢上门?”何秋蝶叫嚣一句。

    孤狼抬起眼,轻飘飘地说道:“我嫌赵家脏,轻易不上门,但是,若是上门取你们的性命,我还是乐意过来的。”

    “呵。”何秋蝶不但不怒,反而嗤笑出声:“就凭你,一个废物?”

    “是啊,就凭我这个废了赵道明的废物。”

    何秋蝶一滞,心头腾起熊熊烈火。

    看着孤狼,狰狞一笑,“狂妄!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

    “就是就是,夫人快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赵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一群人在背后得意的笑。

    何秋蝶轻蔑一笑,一挥手,几十个人护卫打扮的人瞬间出现。

    孤狼眸子一眯,拔出剑。

    几十人对一人的局面初成。

    大门前,何秋蝶见此,眸子闪过精光,突然嗤笑道:“哟,身为夏清和身边的一条狗,夏清和没给你找些帮手?竟然让你孤身上阵。”

    赵家附近躲了不少人,见此都是疑惑,都这个时候了,夏清和竟然都还没来?难不成是真想孤狼送死?

    众人猜测纷纷,不少赌孤狼赢的人见此,急切起来,生了三分悔意,他们就是想着夏清和才决心赌孤狼,没想到夏清和压根都没出现。这下算是亏大发了。

    孤狼不理会众人,而是看着面前的几人,吐出一句话;“不自量力。”几十个灵徒就想困住他?

    “哼,我倒要看看是谁不自量力,给我上!”何秋蝶一怒,高声喊道。

    几十个灵徒立即群起而攻之。

    围观者忍不住问道:“几十个灵徒,这赵煦能打得过吗?”

    “我觉得,孤狼肯定打不····”

    “过”字还未出口,众人皆惊。

    只见,几十个灵徒团团围住孤狼,一同发力,无数灵力光芒漫天,飞快地刺向孤狼,孤狼猛地低身,剑身横扫,纯净的蓝色灵气瞬间爆发而去。

    接着,起身凌空一扫,聚灵成盾,方才的无数灵力瞬间抵散。

    “砰砰砰——”

    “砰砰砰——”

    爆炸声响起,漫天灵力尽数散去,几十灵徒倒地身亡!

    一招秒杀!

    鸦雀无声。

    围观人惊了,赵家人呆了。

    “他····他是那个废物赵煦?”

    “屁!你见过这样的废物。”

    “我去!赵煦这得什么修为啊。”

    “灵···灵师?”

    何秋蝶慌乱了一瞬,随后恢复镇定,冷哼一声道:“别得意,方才只是开胃小菜而已,接下来,你可要接好了!”

    说着,又有一群人蜂拥而出,众人凝神一看,二十个灵师,一百个灵徒!

    “喝。”有人倒吸了口冷气,权贵世家的底蕴初现人前。

    “上!”

    何秋蝶得意洋洋,能对付得了几十灵徒,可不代表能灭得了二十个灵师。

    孤狼面色冷厉,身体紧绷,自从他的天生危脉重塑之后,修为便一日千里,从灵徒一跃而至二品灵师。

    可现在面对二十个灵师,说有十足十的把握那是不可能的。

    “轰轰轰。”

    一群灵师灵徒蜂拥而上。

    “火龙之啸。”

    “雷霆万钧”

    “静海龙腾”

    一声声喝声起,数道致命招式横飞。

    “喝——”风波聚集地,孤狼大喝,一手握剑,一手作势,绚丽的蓝光从体内迸发,四射而去。

    罡风阵阵,风中带冽。

    纯净之蓝对上数道七彩之光,在空中相撞、横飞、消逝····

    几息之后,孤狼倒退一步,喉咙轻动,无声咽下一道鲜血。

    对面,数十人齐齐倒退,身上皆是挂了彩。

    势均力敌。

    众人惊的嘴都合不拢了,好半晌,才有人磕磕巴巴道:“夏小姐不是人,这身边的孤狼也同样不是人啊····”

    “啪。”有人给了那人一掌,“什么不是人,夏小姐那叫妖孽,孤狼这叫强悍!”

    ~

    “继续上!”何秋蝶内心微慌,什么气度风仪早就消失不见,扯着嗓子大喊道。

    数十人咬咬眼,作势上前。

    忽地,孤狼嘴角一扯,嘲讽道:“你真当我傻?”

    这话什么意思?

    赵家人愣住,围观者愣住。

    孤狼无声一笑,“出来吧。”

    “唰唰唰——”几道黑影闪现,来到了孤狼身后。

    千杀门杀手,出手凌厉果断,招招致命,用来上门寻仇再好不过。

    “你带了帮手!”何秋蝶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刺得人耳膜生疼。

    “是啊。”孤狼道,面上似笑非笑,神情自然无比。

    “你···你不是说,没带吗?”赵铭城结结巴巴道,一副你耍赖的模样。

    “有帮手不带,是蠢货。”孤狼吐出一句话。

    “噗嗤。”有人忍不住笑了,“对对,就是这个理,上门寻仇不带帮手的,怕才是个蠢的。”

    听见这一声声的嗤笑,赵家人的脸瞬间拉的老长,黑如锅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