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废赵尚书
    赵尚书得意洋洋的回到了家中,身后跟了一大群想要打探消息的大臣。

    赵尚书请各位大臣入了正厅,刚一落座,就有人迫不及待地问道:“赵尚书,您说的那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啊,赵尚书您快说说。”

    “还有赵小公子,现在可在家中,不如请出来见见?”

    众人话语急切,颇为期待地看着赵尚书。

    赵尚书皱起眉,摆了摆手,“我那个儿子现在跟在夏小姐身边,不住在府上。”

    不住在府上?气氛静默一瞬,原先被消息冲昏头脑的众臣猛然想起,当初可是赵家嫌恶赵煦将其抛弃,现在赵煦指不定还对赵家有怨,又怎么会住在赵家?

    想到这,众人瞥向赵尚书,暗自觉得,赵尚书恐怕高兴过早了…。座上,有一男子声音响起,眉飞色舞:“尚书,这可是您的不对了,赵二公子既然回来了,您就应该把他接回府上,毕竟他可是您亲儿子,哪有住在别处的道理。”

    说话的是赵尚书手下的一个官,叫王坤,平日里最爱阿谀奉承。

    赵尚书闻言,神色纠结了几分,他当然想赵煦回府,可他是父亲,是长辈,他要是先去找赵煦,那他的脸往哪放?想着,赵尚书心里腾起一股怒气,暗骂道,真是一个不孝子,回到京城这么多天,竟然从来都没有拜见过他。

    王坤见赵尚书沉默不语,眼睛滴溜转了一圈,道:“尚书,不如咋们今日就去请赵二公子回府?”

    “不…”赵尚书第一念头就是不赞同,后来,转念一想,有些意动。

    等着那不孝子上门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还不如趁着今日诸位大臣都在,一起去上门去找那个不孝子,不但能接他回来,还能在夏清和面前露个脸。

    这样想着,赵尚书心里就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纠结了好半晌,下了决心。

    冲着王坤说道:“你说的不错,我现在就去接他回府。”

    闻言,王坤激动道:“这可是一件好事,诸位大臣,咋们不如跟着赵尚书一同去看看?”  诸位大臣正有此意,闻言纷纷附和。

    于是乎,一众人又浩浩荡荡地出了尚书府,朝着清华居而去。

    夏清和如今是京城的风云人物,一举一动都有人注意着,住在清华居一事,众人虽然知道的慢了些,但还是知晓的。

    好几辆马车穿过繁华街道,绕了不少路,马车在清华居前停下。

    赵尚书率先下了马车。

    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清华居瞧着是朴素,不过那匾额却是透着不凡。赵尚书心下思量着,挥挥手,命管家上前叩门。

    管家还未上前,清华居大门便从内被人打开。

    “什么人?”一道声音响起,冷如冰霜。

    墨北扫视着门前的一群人,看到人前的赵尚书时,眸光陡然凌厉。

    竟然是他。

    管家上前一步,面挂笑容:“这位小哥恐怕是清华居护卫吧,劳烦通报一声,我家主子赵尚书赵大人来接赵公子回家。”

    墨北神色冰冷:“这里没有赵公子。”

    管家愣了楞,继续笑道:“赵公子便是赵煦,就是跟在夏小姐身边的那名男子。”

    “没有此人。”墨北语气冷厉。

    管家噎住,看向赵尚书,不知所措。

    背后,一群人忍不住窃窃私语,“赵尚书难道所说有假?赵煦根本没回来?”

    “不会吧,赵尚书向来严谨,岂会拿这种事情说笑?”

    赵尚书站在前方,面上有些挂不住。

    亲自上前几步,忍着怒气,冲着墨北道:“就是夏小姐身旁的那名男子,上次还同夏小姐一同参加过皇家夜宴,怎么会没有此人?”

    墨北心中忍不住划过一丝讥诮:“的确有人和我家主子参加过皇家夜宴,不过,那人可不叫什么赵煦,而是叫孤狼。”

    赵尚书眉心拧成一团,孤狼?一旁,各位大臣见此,一头雾水,越发摸不着头脑。

    “你是在找我?”

    平淡略带沙哑的男声响起。

    孤狼从清华居内踏出,经历过生死磨砺,少年当初稚弱的面容稍稍褪去,虽有青涩,但周身却是沉稳不惊。

    众人瞧着这样的孤狼,齐齐失神。

    遥想起当年,赵煦天赋不凡,又生在权贵世家,自小便是从锦绣堆里长大的,那时,赵煦活得恣意张扬,朝气蓬勃,身上仿佛自带金灿灿的光芒,京城的一众小辈里,除了三皇子,没有能与他比肩的。

    因为这个,他们私下里不知羡慕了赵尚书多少回。

    而现在,赵煦虽然仍是一副少年模样,但面色冷硬,昔日里的张扬朝气再也不见一丝,那双眼更是幽深深的,透着股阅尽沧桑的漠然。

    简直是判若两人。

    众人感慨,若不是那依稀相像的面容,他们此时恐怕已经认不出赵煦了。

    “煦儿,你这孩子真是的,回到京城了,也知道不回家。”赵尚书见孤狼出来,面上挂着慈爱的笑,佯装责怪道。

    孤狼漠然地看着赵尚书,心中波澜不起。

    这个曾经让他痛不欲生,恨之入骨的男人,如今连让他恨得资格都担不起了。

    “赵道成。”孤狼直呼其名。

    众人皆惊。

    “现在,我不是赵煦,而是孤狼。”

    赵尚书先是一惊,继而大怒,斥道:“放肆,我是你父亲,我没同意,你岂能擅自改了名讳!”

    孤狼漠然一笑,“赵道成,你莫不是忘了?当年可是你亲手从族谱上抹去了‘赵煦’二字。”

    赵道成愣住,猛然想起,当年他觉得赵煦废物一个,抹黑了“赵”这个姓氏,便将他除了名…。

    空气僵住,众人也依稀想起此事,暗暗啧舌。

    “咳咳。”赵尚书咳了两声,语气放轻缓,“煦儿,当年的事情做不得数的,咋们父子亲情岂能说断就断?来,跟为父回家,家中早就为你备好了房间。”

    看着这样的赵道成,孤狼心中讽刺,他以前倒没发现赵道成如此厚颜无耻。

    “呵。”孤狼忍不住嗤笑。

    赵道成见此,心头压抑的怒火瞬间旺了起来,正想斥责,孤狼冷然的声音又起。

    “赵道成,我孤狼今日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此生,赵府和我不共戴天,赵家之人我也一个都不会放过。”

    凌空乍起的一句话,冷漠森然,杀意必现。赵道成愣住,围观大臣呆若木鸡。

    “逆子你敢!”赵尚书心中发凉,跳起来大骂道。

    “呲——”一剑出鞘,直指赵道明。

    “我有何不敢?”孤狼手握剑柄。

    赵尚书老脸血色尽失,“你…你这是这是罔顾人伦,妄图灭祖弑父!”

    孤狼手一推,雪白锋利的剑尖靠近赵尚书喉咙两分。

    赵道成冷汗直冒,慌乱不已,“我…告诉你,我是你父亲,你今日要…要是杀了我,日后必定人人唾弃。”

    这一席话终于将惊呆了的众人唤醒,有一位老臣上前几步,不赞同道:“赵…孤狼,在怎么说他也是你父亲,你这样做未免太过分了些。”

    “是啊,你快放下剑。”

    孤狼转头看着这些人,狂妄道,“我若不放呢?”

    众人被孤狼狂妄的话激出三分怒气。

    “不放?不放你担得起这弑父之名吗?”一人骂道。

    “他担不起。”清冷之音传来。

    众人纷纷往后望去。

    夏清和从人群后方走出,也不知看了多久。

    众人惊呼声响起:“夏小姐。”

    夏清和走至孤狼跟前。

    赵道成顿时一喜,如同有了依仗一般,“夏小姐,这个逆子他…他要弑父。”

    说着,赵道成得意的看着孤狼,孤狼不是仗着夏清和吗?

    他现在就要让夏清和看看,她身边的孤狼是如此一个冷血残酷的弑父之人!

    “弑父?”夏清和吐出两字。

    “是啊,赵尚书是孤狼的亲身父亲,他现在想要杀了赵尚书。”王坤看似义愤填膺道。

    众人点点头,看着夏清和,已经预见到夏清和会如何怒斥厌恶孤狼了。

    “弑父?他也配为父?”夏清和淡淡道,讽刺嗤笑意味显而易见。

    众人傻眼,他们是耳鸣了?夏小姐这话怎么跟他们想的不太一样啊?

    “赵尚书抛弃亲子,狠下杀手,这样的人也配称父?更何况…。,孤狼早已被除名,又何谈父亲二字?”夏清和又道。

    众臣呐呐无言,不敢吱声。

    他们敢反驳孤狼,可不代表他们敢质疑夏清和。

    夏清和转过身,盯着赵道明,道:“孤狼,这赵尚书你是要凌迟活剐还是要一剑毙命?”

    赵道明脸色瞬间煞白,整个人抖成筛子。

    孤狼不语,眸中泛着冷意,剑尖一寸一寸地靠近赵尚书的喉咙。

    大臣们张了张嘴,没人敢出声。

    为了一个赵尚书惹上夏小姐,不值当。

    弑父又如何,与他们无关,他们看着就好。

    在剑尖即将刺入赵道明喉咙时,“砰”的一声巨响。

    赵道明眼中狠意必现,全身灵力爆发而出,一道橙色光球飞出:“废物,去死吧。”

    孤狼后退两步,手腕转动,雪白锋利的剑身裹挟着纯净透明的蓝色灵力,挡住橙色光球,刚一触碰到蓝色灵力,光球立马暗了下去,一个呼吸之间就消散于无形。

    孤狼神色不变,右手一震,纯净的蓝色灵力从剑身上迸发出,直袭赵道成。

    赵道成还未反应过来,那道蓝色灵力就已经冲破他的肉身,疯狂地破坏着他体内的经脉。

    赵道成倒地,身体快速枯老,鲜血源源不断地流出,染红了一地。

    众人惊呆了,看着孤狼,心头寒气森森,昔日的废物赵煦,真的不一样了…。

    “身似枯槁,经脉全毁,修为尽丧,仅剩一息。”

    夏清和作评。

    孤狼轻笑,“废物一个。”

    以前整日怒骂他是一个废物的人,现在成了一个彻彻底底地废物。

    昨晚这一切,孤狼看向赵府管家:“带你家主人回去,告诉赵家其他人,我孤狼明日上门。”

    管家已经被吓破胆,冷不丁听到这句话,身子一激灵,连滚带爬的靠近赵道明,将人抬上了马车,飞奔回府。

    众臣亦是急忙告辞。

    他们今日就是来凑热闹,没想到见到了如此大的一出戏。

    *

    “主子。”孤狼叫道,漠然的气息散去,心中感动。

    “进去吧。”夏清和笑道。

    “嗯。”

    两人进了清华居。

    一树繁花下,在暗处目睹全程的顾君华,闪身出现在夏清和身边,有些吃味,道:“你倒是护着他。”

    夏清和没说话,瞥了一眼顾君华。

    顾君华越发吃味,空气中的酸味重了起来,“我是也算是清儿的内人了,清儿却不曾护过我。”

    “咳咳。”夏清和双眼微圆,有些懵然,内人?这话从何说起?

    顾君华柔声道:“就是今日清儿在见萧封辞时,亲口说的。”

    夏清和凝神想了想,还是摇摇头,她确实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你说,‘我不是外人’”顾君华轻声道。

    夏清和:“……。”

    曾经那个高冷矜贵霸气狠厉的顾君华去哪了?

    *

    “快来人,去请大夫。”赵管家回到尚书府,呼喊道。

    “这是怎么了?”赵尚书夫人何秋蝶恰好从房中出来,见到赵管家如此,问道。

    正问着,就看到赵管家和另外几人将浑身血迹斑斑,犹如枯槁的赵道明抬下马车。

    “这是老爷···,老爷怎么成了这样····”何秋蝶顿时捂住嘴,倒退几步,眼中含着怒,又惊又怕。

    赵管家这会儿惊魂初定,看见夫人如此,额头冒着豆大的汗,又是解释又是安抚。

    整个赵家鸡飞狗跳,乱成一片。

    赵府外,京城内,孤狼弑父一事以风一般的速度传开。

    上至皇室贵族,下至平民百姓,无人不知晓,无人不惊讶。

    这惊讶有三:一,曾经天赋比肩三皇子的赵煦回来了。

    二,赵煦当众弑父,扬言明日上赵府。

    三,赵煦与夏清和关系非同一般。

    总之,朝凤摄政王被当街讨债的余热还未过去,西泽京城又再添一件奇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