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被欺压的兽
    转眼一日已过。

    天空碧蓝,夏季悄然而至,空气中腾起燥热之感,京城的人换下了繁厚的春装,穿上了软绸清凉的夏衣。

    清华居内。

    一亩碧绿池塘旁,绿树荫凉下,夏清和盘膝席地而坐,闭目修炼。

    一个时辰过去,夏清和幽幽睁开眼,退出修炼状态。

    “嗖——”远处,一个白色身影极速而来,眼看就要冲进夏清和怀中,下一秒,白色团子前肢猛地一用力,硬生生地变了一个方向,转而朝着夏清和身后跑去。

    夏清和一挥胳膊,那只白团被迫停下来。

    白团刹住车后,一反常态,也不往夏清和怀里钻,而是迈着自己的小白腿,飞快地移动到夏清和背后。

    “团团,你这是怎么了?”夏清和笑问。

    团团原本雪白的毛发上染了灰,黑一块白一块,整只兽耸搭着,无精打采的,细细看去,乌溜溜的眼睛里还含着泪,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模样。

    团团哼唧两声,正欲控诉某个大魔王的恶行。

    “清儿。”顾君华突然出现,缓步而来,冷峻精致的面容带了三分笑意。

    团团顿时竖起毛发,怒瞪着来人。

    顾君华轻飘飘地眼神状似无意地瞥过夏清和身后露出半截身子的白团。

    看到白团与夏清和没有半点肢体接触后,唇角几不可见地轻勾,当即满意了几分,看来这两日的“训练”还是有效的。

    顾君华到了跟前,说道:“清儿,我训练了它两日,受些苦也是正常。”

    “吱!”小白团乌溜溜的眼睛瞬间瞪大,他那叫训练吗?他那简直是摧残幼兽!

    这两天,这个大魔王天天摧残他,这不许那不许的,把他折腾只剩半条兽命,更过分的是还不让它靠近它的亲亲主人,更不许清和抱它。

    这是什么歪理!

    它一定要向清和揭发他的真面目!

    想到这,小白团收了竖起来的毛发,“呜呜”两声,泪眼婆娑,哭唧唧地看着夏清和。

    “清和,这个大魔王他……”话还未完,便被旁边一道酷冷的声音便打断了,。

    “清儿,你这契约兽不错。”顾君华随意一道,出口却是夸赞。

    “咦?”小白团哭唧唧地声音停了下来,这个大魔王竟然夸了自己?

    不过……,小白团气鼓着腮帮子,暗自想道,哼,别以为你夸我,我就会不控诉你。今天本团爷一定要揭穿你的真面目。

    “如何不错?”夏清和状似没见到一人一兽之间的暗潮汹涌,顺着顾君华的话问道。

    “我训练了它两日,它从未抱怨过,都是咬牙坚持下来,毅力可嘉。”

    一句话,让团团控诉的话胎死腹中。

    团团张着嘴,内心又开心又纠结。

    它到底是控诉还是不控诉?控诉了自己威武雄壮的形象可就轰然倒塌了,不控诉的话这个大魔王的真面目可就揭发不了了……

    内心纠结间,夏清和道了一句:“它平日里软软糯糯的,没想到竟然如此有毅力,看来真是不可貌相。”

    好了,这下控诉的话,彻底死的不能再死了。

    团团昂着头,小兽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内心轻哼,“也不看看本团爷是谁?训练几天而已,本团爷才不怕!”

    一旁,顾君华注意到白团的神态,轻勾嘴角,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依照这个白团傲娇自恋又爱面子的性子,定然不会多说什么。

    日头渐渐大了起来。

    夏清和起身,拂去了衣裙上的落灰,“我有事,出门一趟。”

    “一同?”顾君华问道。

    “清和清和,我也去。”一人一兽难得一致起来。

    夏清和看着面前的一人一兽颇为期待的神情,心中无奈,团团也就罢了,顾君华一个男子粘人粘的越发紧起来。

    不过,饶是心中无奈,夏清和还是说了句:“好。”

    团团十分自觉地快速清理了身上的脏污,又重回了毛绒绒的雪白一团。

    “走吧。”夏清和出声。

    团团迈着小短腿走在夏清和身旁,夏清和见状挑挑眉,问道:“今日怎么肯自己走了?”

    顾君华墨眸轻垂,冷芒闪过。

    团团步子僵住,乌溜溜的眼睛转动着,余光瞄了一眼顾君华,撇撇嘴,心中发虚,它倒是想去清和的怀里,只可惜旁边跟了个大魔王。

    “应该是训练出了成效。”顾君华轻描淡写道,端的深藏不露。

    “哦——”夏清和清眸在他们之间流转一番,似笑非笑,也不知是信还是没信。

    “想必它往后也会这样,都是自己走。”顾君华幽幽道。

    小白团顿时看向顾君华,眸中有火。

    这人真是心黑无耻,心黑无耻!

    *

    一个小插曲过后,两人继续走着,绕过繁华街市,来到了清韵楼。

    依旧是昨日的清韵楼雅间,门前立了两个护卫。

    二人见到夏清和顿时一喜,看到夏清和身旁的顾君华时愣住,“夏小姐,他……”

    主人只说见夏小姐,可夏小姐却带了一个男人。

    “不是外人。”夏清和道。顾君华顿时眉梢染笑。

    二人犹豫了一瞬,弯腰俯身道:“二位请。”

    两人入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