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当街逼债(二)
    萧封辞走后,祁云则唤了人,“去,查查发生了何事。”

    方才萧封辞的人匆匆而来,定然是出了什么事。

    *

    “夏姑娘误会了,我们朝凤国没有赖账的意思。”朝久歌见场面越来越失控,强忍着怒意。

    夏清和拂了拂袖,随意道:“那便请摄政王拿出灵石吧。”

    朝久歌一滞。

    “兹事体大,夏姑娘不妨进了驿馆,我们再商议。”

    夏清和扯动嘴角,不屑一笑,“不必了,既然摄政王没有赖账的打算,现在就拿出一千万灵石吧。”

    “你这个女人,也不想想我们朝凤泱泱大国,岂会赖账?你跟着我们进了驿馆,我们当然就把钱给了你。”

    朝颜玉言之凿凿,倒有几分意欲还账的模样。

    周遭的人犹豫了,“颜玉公主看上去是想通了?我看着好像没有赖账的意思。”

    “可能是吧,毕竟颜玉公主现在理直气壮,不像骗人。”

    “夏姑娘还是跟着摄政王进去吧,我相信朝凤国如此大国,定然会还账的。”

    风向渐渐变了。

    朝颜玉面上得意之色一闪而过,夏清和丹师尊贵,背靠西泽皇室又如何?只要入了驿馆,便是他们的掌中之物,任他们生杀予夺。

    届时,西泽皇帝还会为了一个死人跟他们朝凤闹翻不成?

    周遭乱哄哄的议论声中,夏清和缓缓出声,语气微扬意味深长,让人浮想联翩:“还账而已,拿一个储物袋装着灵石,当街便能还了,摄政王和颜玉公主为何偏偏要让我入驿馆呢?”

    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让围观人的脸色古怪的起来。

    是啊,还账而已,朝久歌和朝颜玉要还早就还了,何必磨蹭这么久,难道真是不想还?

    朝久歌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依旧迂回糊弄:“夏姑娘,一千万上品灵石,岂是说拿就能拿出来的,我们朝凤还需要准备准备。”

    “呵。”远处一声轻笑传来。

    声音清朗悦耳,如同春日里暖风轻拂,轻而易举地挑拨起众人的心弦。

    这是谁?

    围观众人包括夏清和朝久歌等人纷纷望去。

    一辆朴素的马车驶来,停在了人群外围,接着一只修长细白、骨节分明的大手挑起车帘,马车上一个人走了下来。

    天青锦绣直袍坠地,腰间压白玉佩环,眉间清润,风情雅致,正是云耀丞相——萧封辞。

    朝久歌心中猛地一跳,他来做什么?

    萧封辞缓步而来,人群散开一条道路。

    萧封辞不徐不疾地走至朝久歌面前,笑道:“摄政王怕是忘了,一千万上品灵石,您可是早就备好了。”

    朝久歌一愣,准备好了?他从未升起还账的念头,又怎么会提前准备好灵石?

    萧封辞声音略高:“昨儿夜里在拍卖会上,摄政王可是花了不下千万灵石竞价呢?”

    朝久歌眉心狠狠一蹙,昨夜里他们朝凤竞价尺度很大,前前后后加起来,的确不下千万灵石了。

    也正和萧封辞说的一样,他们的确手中还有千万灵石。

    一旁,夏清和眸光轻闪,看着萧封辞,这萧封辞今天居然帮了她说话。

    *

    三皇子府,一名暗卫匆匆禀告后不久,祁云则出了府,直朝驿馆而去。

    *

    场面凝住。

    朝久歌二人被萧封辞突然其来的话弄的一僵,一时之间竟也找不到话语开脱。

    “原来朝凤早已备好了灵石,既然如此现在就还清债吧。”

    夏清和气定神闲地说了句。

    “拍卖是一回事,还账又是一回事,怎么能混为一谈?”朝颜玉又道,依旧是理直气壮。

    风云拍卖行是第一大行,做的是正经生意,他们把灵石给拍卖行,是以钱易物,但也不看看,夏清和是什么人,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赌约,他们朝凤凭什么把灵石给她?

    “呵,混为一谈?”夏清和低低嗤笑一句。

    接着,动起步子,一步一步靠近朝颜玉,清浅的目光锋利逼人。

    “颜玉公主这托词也太敷衍了,一句话,你们朝凤现在灵石足够,这账是还,还是不还?”

    声音不大不小,一字一句地却如同砸进了朝颜玉二人的心里。

    周围静了下来,一个个地看着二人,等着他们的行动。

    当街讨债,朝凤国进退维谷。

    朝久歌烦躁的眨眨眼,看着面前的众人,给,剜了他们朝凤一块肉,不给,朝凤里外面子尽失,被人诟病。

    静默一阵后,朝久歌深吸一口气,“给!”

    “什么!”朝颜玉陡然发出一声尖叫,嗓子几乎撕破音。

    朝久歌冷冷看了朝颜玉一眼,凭空拿出一空间戒指,扔向夏清和。

    夏清和手臂扬起,那枚空间戒指稳稳当当地落入手心中。

    低下头,神念一探,不多不少,整整一千万灵石。

    几步外,朝久歌看着夏清和,微眯的眼里浮动的杀意。

    将死之人而已,给便给了,反正到最后她身上的一切都会落到他手上。

    夏清和收了戒指,另一只手抬起,一道火焰腾起,手上的字据瞬间化为灰烬。

    “走。”夏清和出声,干净利落地往回走。整个过程没看朝久歌一眼。

    轻蔑而大胆,潇洒而肆意。

    原地,萧封辞微怔,夏清和真是……好不按常理出牌,不理会朝凤国的人罢了,对他这个“帮手”也一样视若无睹,从头到尾一句客套感谢的话都没说。

    旁边,朝凤国的人脸色一片黑沉,一个个眼里含着怒,一个丹师而已,竟然这么无视他们朝凤国!

    “靠!夏小姐霸气!”突然,人群里迸发出一道男声。

    “啊啊啊,你也觉得夏小姐刚才特别霸气?”

    “是是是。”

    人群里不少女子双手捂着胸前,眼冒红心,神色痴迷:“讨债直中要害,动作干脆利落,人美又霸气,依我看,云荒三杰算什么,夏小姐才是云荒第一女公子。”

    余下众人闻言,狠狠点点头,什么云荒三杰,夏小姐才是真恣意,真霸气!

    群情激荡起来,朝凤国的人狠狠剜了他们一眼,怒气难平,腹诽道:“他们西泽国的人都是瞎子不成,夏清和那样子分明是蛮不讲理,很辣恶毒。”

    “哼。”顾君华宽大的袖袍一甩,大步迈进驿馆里。

    其余朝凤之人见此,亦是发出一抹怒哼,跟着朝久歌进了驿馆。

    十余人都快步进了驿馆,怒气冲冲的模样带出了一阵风,使得地面上扬起阵阵灰尘。

    “哈哈哈。”

    周遭众人见此,猛然哄笑。朝凤国这模样在他们看来与其说是恼怒,还不如说是羞愧,毕竟今天里子面子可都全丢尽了。

    笑过之后,人群渐渐散去,方才发生的事却以火速传遍整个京城……

    *

    且说那一边,夏清和领着二十余人走了不远,在一处小巷停了下来,拿出一小袋灵石递给了高琰,“干的不错。”

    高琰接过,笑眯眯道:“哪里,夏小姐才是真厉害。”

    夏清和不语,高琰也极有眼力劲儿,见此,也不多言,带着二十个兄弟们告辞了。

    “跟了一路,出来吧。”

    “嗖嗖”两声,两个黑衣人跳了出来。

    “夏小姐,我家主子萧丞相有请。”黑衣人见被夏清和认出,也不慌乱,直言道。

    “走吧。”夏清和镇定自若。今日萧封辞突然帮她说话时,她就猜到萧封辞是有事相求。

    黑衣人对视一眼,领着夏清和朝着南方而去。

    *

    祁云则赶至驿馆时,人群已经散去,只剩章全等士兵驻守。

    祁云则派人问了情况,得知方才发生的一切,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哭笑不得,当街逼迫一国摄政王还债,这件事也只有清和才能做的出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