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一令号风云(一更)
    最后一件阴阳延寿丹被拍卖出去。

    拍卖会也随之落下帷幕。

    三国的权贵离了场,各自摇头出了拍卖行,心中尽是感叹。

    热闹散去,留下的便是权贵们诡谲多变的心思。

    例如,云耀、西泽、朝凤。

    方才坐满人大厅上空空如也,而楼上的几位皇室之人却出奇一致起来,没有一个人离去。

    月半潋送走了客人,望了望楼上,眉间罕见的闪过一丝烦躁。

    “去请那几位贵客。”月半潋吩咐了一声。

    她们风云拍卖行今天算是锋芒毕露,又拿出了不少令人眼红心动的东西,这些个三国皇室之人若是会离开,那可就真是奇怪了。

    就在侍女们去请云耀和朝凤之人之时,一个小厮打扮的人入了房,恭敬道:“三皇子,我家主人有请。”

    祁云则闪了闪眸,交代一番,正欲出门,祁云信起身,语中带笑:“皇兄不妨带上我,也好有个照应?”

    祁云则皱眉。

    “我家主人只请了三皇子一人,闲杂人等不必过来。”小厮突然出声。

    祁云信的脸顿时黑了下去。

    祁云则出声:“既然如此,四皇弟便留在这儿吧。”

    说完,对着小厮说道:“走吧。”

    小厮点头:“三皇子请随我来。”

    祁云则眸中闪过幽芒,跟在了小厮身后。

    小厮步伐不快不慢,绕过了一两个弯,来到了一个紧闭的房门前。

    祁云则一句紧抿着唇,看着面前的门,眼神颇为幽深。

    “砰砰”两声,敲门声响起。

    “进。”清冷的语声犹如冰山山巅下的清泉,清灵灵地,悦耳至极。

    听到这个声音,祁云则深吸一口气,拢在月白袖袍下的手攥紧。

    这是清和的声音。

    小厮弓着身,小心翼翼地推开门,侧过身,请祁云则踏入房中。

    刚踏入房中,祁云则一眼便见着了坐在雕花木椅上,姿态随意的夏清和。

    夏清和还是早上离开府的打扮,素色白衫,裙摆绣了几朵零星洁白碎花瓣,腰间系一条妖冶炽烈的裙带,将腰肢的纤细柔软展露无疑。

    一头鸦青色的云发微挽,斜斜插了一只碧玉玲珑簪。

    衬得眉目宛然,清清艳艳。

    祁云则怔住,一时之间失了话,眸中深处极快的闪过一丝惊艳。

    与此同时,一股极为浓厚的冰寒之气夹杂着煞气陡然袭来,祁云则身子僵住,瞬间回神,望向那股冰寒之气的源头。

    顾君华靠在漆黑大椅上,一只胳膊搭在扶手上方,玄黑宽大的袖袍垂落下来,夜色一般深邃幽黑的眸子半眯,姿态无比随意,周身一股强大的气场笼罩,随意一坐,便是尊贵雍华,矜贵霸气。

    二人视线在空中相遇。

    一个冰冷中带着煞气,一个温和中透着暗郁。

    空气仿佛凝固住,寂静中暗涌着凶潮。

    “云则,坐。”夏清和出声,划破了静寂。

    祁云则收回视线,移动脚步,坐在了夏清和对面的大椅上。

    *

    另一边,两个拍卖行小厮同样垂着头,一位领着朝凤国之人朝着左,一位领着云耀国之人朝着右,方向虽不同,但都是往拍卖行后方中央的会客厅方向而去。

    两方人一左一右,穿过了一层楼,绕过了几间房,各自转过拐角后,正想继续行走,突然抬头,两方人迎面碰上了。

    萧封辞身后跟着百里卿,一名护卫,对面,朝久歌身后带着朝颜玉和一位青色衣衫的老者。

    双方看到彼此,脚步都是一顿,随即心知肚明地继续走着,仿佛没有看到一般。

    走了几步,双方在中间同一扇门前停下。

    “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了萧丞相。”朝久歌出声,语气淡淡,听不出丝毫情感。

    萧封辞看着朝久歌,语气晦暗不明:“摄政王既然都来了,萧某当然也不能落后。”

    二人你来我往一番,表面相安无事,和气融洽。

    “几位请进,月管事在房中等着各位。”一位小厮推开门,弓着腰。

    两人轻瞥对方,转过头,踏进了室内。

    室内简洁大方,烛火明亮,房中摆了一方添漆掸红桌子,角落处放着一株青色半开的花,衬着一旁的鎏金香炉,细致处透着低调古韵。

    月半潋起身,面前挂着和善的笑:“萧丞相,摄政王请坐。”

    几人纷纷落座。

    月管事一旁的侍女极有眼力劲儿地奉上了茶。

    茶香袅袅,掸红木桌上摆放着几样精巧的糕点,一副待客许久的模样。

    朝久歌扫了一眼,看着月管事,“月管事看来是明白我们来意了?”

    月半潋伸手扶了扶鬓角,模样自然,笑意吟吟:“摄政王说笑了,我们风云拍卖行一向独来独往,与摄政王您相交颇浅,怎会知道您的来意?”

    四两拨千斤。

    朝久歌眸子晦暗了些许,在场也都不是愚笨的人,明白了月半潋的言下之意。

    月半潋恐怕一早就料到了他们会打拍卖品的主意,也趁这个机会相邀,告诉他们,他们风云拍卖行是不会泄露一分一毫关于拍卖品的消息。

    房间中寂静了一瞬。

    萧封辞目光扫过房中一圈,垂下眸,看着袅袅泛着热气的茶水,想起了一件事儿。

    今夜他和朝久歌都来了,为何不见祁云则?

    风云拍卖行势力遍布云荒,行中有不少好东西,今晚更是出现了几个极品珍宝。

    如今拍卖会散了,他和朝久歌之所以留下来,就是想从月半潋口中问出些什么。

    可这样的机会,祁云则却偏偏没有来,如何不让人心生疑窦?

    思及此,萧封辞清朗舒缓的长眉几不可见的蹙起,心中疑云密布。

    神思越发飘远起来,修长如玉的手指微紧,拍卖会上,祁云则先是放弃弃了子午鸳鸯钺,后来,对于阴阳延寿丹,祁云则也是兴致缺缺,鲜少竞价。

    萧封辞心中越发沉肃起来,莫名有些不好的预感。

    *

    夏清和房中。

    祁云则落座后,踌躇一下,问道:“清和,你真是风云拍卖行背后之人?”

    夏清和点头,从空间内拿出一块令牌,随意丢在了面前的桌上。

    令牌正面朝上,通体漆黑,隐隐荡着灵气,质地似木如铁,牌面上雕刻三朵绯红的云,中央刻着一个大字——夏。

    风云拍卖行行主令牌,整个云荒独一无二。

    祁云则声音微微颤抖,语气激动:“这是风云令。”

    风云令,一令号风云!

    祁云则看着这风云令,心中震荡。

    云荒众人皆知,风云拍卖行势力遍布天下,背后之主神出鬼没,从不现世,身上有一块漆黑令牌,可号令天下风云拍卖行。

    只是,令牌鲜有人知其外形,神秘莫测,世人便称其为风云令。

    更有趣话流传:“风云行主,风云令,一令号风云。”

    好半晌,祁云则才收回视线,摇了摇头,语中感慨:“真是没想到。”

    夏清和轻笑,收了令牌,“我四年前暗中成立风云拍卖行,羽翼不丰,这身份也就隐瞒下来”。

    闻言,祁云则心中划过暖流,她能告诉他此事,想必也是把他当作了好友吧。

    想着,祁云则又是一笑,无奈说道:“起初我观你炼丹之术非凡,能随意拿出百粒丹药,还猜想你是仙云宗弟子,如今才知道,你是风云拍卖行背后的主子。”

    祁云则这话带着一丝怀念,听上去正常的很,可偏偏落入某人的耳中就不是那么友好了。

    顾君华眯起眼。

    对于晚了十四年才找到夏清和这件事,顾君华一直耿耿于怀。

    如今听着祁云则这般熟稔,仿佛相交多年的语气,心中顿时就起了波澜,有些不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