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并生花,是为清华(一更)
    37小说 .37xs.

    那边,顾君华刚来到夏清和门前,正欲推门而入,这时,祁云则恰巧走过花圃拐角,视线毫无遮挡地看到了门前的顾君华。

    顾君华推门的动作一顿,转身对上祁云则。

    二人视线相撞。

    顾君华一袭墨色玄黑绣金丝华袍,头上束墨玉紫金冠,俊美矜贵,霸气天成。

    祁云则一如既往地月白衣衫,方才温润的神情遇上顾君华,顿时一变。

    “阁下是什么人,怎么会来我这三皇子府?”祁云则上前几步,他本来想去找清和告诉她风云拍卖会的事情,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一个素未谋面的人。

    顾君华瞥了祁云则一眼,慵懒磁性的声音带着三分漫不经心三分玩味,以及,三分杀意:“祁云则?”

    一股强大慑人的压迫气息扑面而来,祁云则身子一震,握着折扇的手青筋毕露,一股窒息感传来,浑身暴露在这股强大的威压之下。

    威压越来越重,祁云则额头冷汗涔涔,在这股威压之下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力气,眼中涌起骇浪,好可怕的威压!

    顾君华墨眸闪过冷色,极力按耐住心中的杀意。

    “吱。”房门从内推开。

    顾君华立即收了威压,望向门前,门前,夏清和看着两人这幅情景,愣了愣。

    顾君华依旧是一副冷然矜贵的模样,祁云则却是一副冷汗涔涔,面色苍白颇为狼狈的模样。

    祁云则感受到威压撤离,急忙看向夏清和,仓皇喊了一声,“清和小心。”那人实力深不可测,谁知道出现在这里是何居心?

    顾君华看着祁云则那满脸忌惮的神色,讽刺地勾了勾嘴角。

    夏清和眉心拧了拧,“他是我的一位故友,没有恶意。”

    祁云则听了此话,心中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警惕起来,暗中打量着顾君华。

    “你怎么来了?”夏清和问。

    顾君华眸中闪过笑意,“来接你。”

    夏清和想起昨夜的话,点点头,她本想去找顾君华,没想到他来的如此快。

    祁云则却是快步走到两人面前,温润的神情透着惊讶,“接你?”

    顾君华低沉的声音响起,“我不在的这几日,多谢三皇子照顾清儿了,不过今日我回来了,清和也不好继续在外人府上待下去,所以,我今日特意来接清儿出府。”

    祁云则心一滞,手心不自觉地攥紧,“不知这位公子和清儿是什么关系。”

    “故识。”顾君华吐出两字,回答的是干脆利落,不过语气意味深长,让人浮想联翩。

    祁云则面色立即沉了沉。

    夏清和看着祁云则的面色,眸中闪过幽光,似乎明白了什么,罕见的没有开口解释。

    顾君华察觉到夏清和的变化,嘴角轻勾,透露出愉悦之情。

    “清和不多留几日?”祁云则喉咙发涩。

    夏清和轻笑,透着股潇洒,颇为轻松道:“我本来就是暂住你府上,现在就不多留了。”

    闻言,祁云则大掌一紧,勉强笑道:“那好,我也就不多留了。”

    顾君华低沉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清和,走吧。”

    夏清和点头,抬步和顾君华一同离开。

    “等等。”祁云则喊道。

    顾君华眉宇一瞬间暗沉下来,二人转身,看向祁云则。

    祁云则抿了抿唇,“今夜风云拍卖行会举办拍卖会。”

    夏清和颔首,“晚上我会参加。”

    一时无话,顾君华眉宇舒缓开来,带着夏清和离开了三皇子府邸。

    顾君华带着夏清和一路向西,穿过不少市井街巷,来到了一处府邸前。

    这府邸外表灰蒙蒙的,与其他的房屋别无二致,门前也是极为朴素,看不出一丝奢华尊贵。

    夏清和扫过大门,往上匾额处,只见,紫檀青乾木制成的匾额上刻了三个气韵流畅,苍劲有力的大字——清华居。

    夏清和眉心一跳,心中微动,望着顾君华,顾君华笑意更甚,满意道,“这名字取得好。”

    夏清和收回视线,心下明白这名字恐怕就是出自顾君华之手。

    推开门,清华居内景色霎时尽收眼底。

    不同于外界的朴素自然,内里的清华居精致秀美,在细微处隐隐透着大气。

    且不说假山流水,亭台轩榭,单看这满地的奇花异草就足以堪比皇宫了。

    夏清和抽了抽嘴角,明白了昨夜顾君华那句“粗鄙”之意。

    放眼望去,院中极大,一条由玄青云石铺就的石子路经过了雨水的洗涤,显得格外的青绿,中间细碎的白色云纹更是飘逸极了,让人见之舒畅。

    顾君华跟着夏清和的视线看向这条玄青云石路,漫不经心道:“这玄青云石虽差了些,但好在颜色喜人,衬这园中景致,便让人拿来用了,你若不喜我便让人拆了。”

    夏清和噎住,玄青云石其中蕴含宝贵灵气,通体青绿,带着两道飘逸的白色云纹,其材质更是坚硬无比,是炼器上佳之选。

    如今竟然因为颜色衬园中景致,就拿来做铺地的石子?

    夏清和暗暗咋舌。

    “我陪你看看这宅子,有不喜欢的我在让人改。”顾君华开口。

    暗处,墨北再次捂了捂脸,君上一向都是杀伐果断,出了修炼和处理君隐事务外,更没对其他事情上心过,如今竟然陪着夏主子逛园子,真是一颗心都落到夏主子身上了。

    墨北正在默默感慨。

    夏清和心中再次惊讶起来,一个清漪泛着绿意的湖旁,栽种着几棵茂密的树木。

    树木栽种成一条笔直的线,如今已是暮春时节,满树开满了暗红蓬松的花,满树暗红中,几株树木开着洁白纤柔的娇花。

    满树荡着春意,映着湖绿的波面,满园春色怡人。

    “玉白清雾,赤潋华澜!”夏清和眼中放光。

    这两株果树竟然是玉白清雾和赤潋华澜!

    玉白清雾和赤潋华澜,两株果树相伴交颈而生,缺一则无法存活,同神奇的是,两树花开同时,花落同时,结果亦是同时!

    也正因如此,两株花树合称赤玉并生花树。

    然而,这都不是震惊夏清和的地方,震惊夏清和的是它们的果实!

    玉白清雾果,主治愈,相传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别的不说,就是这片大陆修为最高的灵王在重伤奄奄一息之下,吃下一片,就能立即治愈伤势,瞬间回满灵力!

    至于赤潋华澜效用更是恐怖,赤潋华澜主突破,其中蕴含极为浓郁的天地灵力,一颗相当于修士的百年修为!

    夏清和望着满园的暗红洁白的花,眨眨眼,不可思议道:“竟然是玉白清雾和赤潋华澜。”

    顾君华笑了,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岁月般的温柔,“是啊,是玉白清雾和赤潋华澜。”

    夏清和听着这温柔的嗓音,怔住。

    转头望向顾君华,不期然对上一双温柔缱绻深情似海的眸子。

    夏清和眸中恍惚,喃喃道,“玉白清雾,赤潋华澜。”

    顾君华微微一笑,低声道:“一为清,一为华,是为清华。”

    夏清和,顾君华,一为清,一为华,是为清华。

    轻风吹拂,暗红洁白的花朵纷飞,坠落在碧绿色的湖面上,此时,满树芳华,满园春色,都是陪衬。

    偌大的天地,只余二人。

    时间悄悄地,仿佛过了漫漫岁月。

    夏清和率先别过眼,静湖似的心如同春风拂过,再也回不去昔日的平静无澜。

    顾君华又是一笑,不再言语,只是静静地望着面前的略带慌乱的人儿。

    “你倒是大方,在这园中种了这两株果树。”夏清和轻咳一声,不去看顾君华。

    顾君华看着交颈相生的两株树,意有所指,“不是大方,是有心。”

    一瞬间,夏清和想到了两株花树的习性:玉白清雾开,赤潋华澜开,玉白清雾败,赤潋华澜败,玉白清雾结果,赤潋华澜结果。

    真正的并生花。

    夏清和的心又是一跳。

    “走,我们去看看别处。”顾君华上前,无比自然地拉住夏清和。

    夏清和怔怔地看着十指相握的手,有些失神,呆呆地被顾君华拉着手,走在春色撩人的路上。

    无形之中,两颗冰冷的心温暖起来。

    *

    尚书府,一大早管家就带了两个仆人来到了赵尚书赵博的房中。

    “老爷,人带来了。”

    赵博看着面前跪着的两人,急匆匆问道:“说,当时我让你们处置赵煦,你们是怎么处置的?”

    二人对看一眼,不安地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道:“当时我俩把赵公子抛在乱葬岗就回来了。”

    “我让你们挑断他的脚筋你们可做了?”赵博冷声。

    两人身子一抖,一人颤抖着声音:“做……做了。”

    赵博为官多年,见到两人苍白害怕的样子,眯了眯眼,眼中冷意更甚,“说,到底没有没挑?我的手段你们可是知道的。”

    一人当即瘫软,“我…我说,当时,我们…见二公子可怜,就…没挑二公子的脚筋。”

    他们当时见二公子如此小的年纪,没忍心下手,任二公子自生自灭了。

    “嘭——”赵博一脚踢出,面上盛怒。

    “老爷。”管家弯着腰。

    “去,带他们下去。”赵博面上尽是残忍之色。

    “是。”管家领命,明白尚书府又要多两条亡魂了。

    赵尚书屏退了左右,瘫坐在椅子上,面上凝重,定然是那个逆子回来了,想到赵家做的一切,赵尚书眉头紧锁。

    忽然,赵尚书似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原本凝重的神色散开,面上竟然透露出几分笑意。

    那逆子回来便回来了,父子亲情,他还能对他动手吗?

    再说了,那个逆子如今傍上了夏清和,到时定然是大把的丹药送上,他们尚书府,说不定还能屹立个百年。

    赵尚书做着美梦,喜气洋洋地召集了族内众人,说了此事。

    *

    已至正午,天空突然放晴,如同水洗一般的湛蓝。

    风云拍卖行的风云拍卖门牌一一送至京城贵胄手上。

    驿馆,仙云宗的陌拂长老掂量着手中的门牌,“风云拍卖行不愧是拍卖行之首,光是这门牌就是透露几分不凡。”

    陌青点点头,“风云拍卖行势力的确不小,这门牌竟然是用绿雨翠翡做的,能触手生温,辨别持牌者的身份。”

    一旁的陌余神色不明,“近年来这云荒出了不少势力,各各都是有些不凡。”

    “不光是势力,还有人。”静默不语的宫轻风突然出声,意有所指。

    众人深思起来,都想到了夏清和。

    能炼超等丹药,拥有神秘契约兽,更能打造数十灵徒,这等人才,的确太过出众了,云荒的其他天才,已是拍马不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