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醋火中烧
    地面上浮现出的黄色纹路越来越淡,金黄色的光也逐渐黯淡下去,天空中的三十个黄色纹路随之消散而去。

    轻星台上的三十人身上的伤早已痊愈,血肉模糊的皮肤变得光洁如初,如同新生,三十人睁开眼,眼中迸发出喜悦的光芒,他们竟然突破到了灵徒七品,放在以前这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事。

    三十人起身,没去管周围呆愣的人,而是相互对看几眼,发现大家都突破后,又震惊又喜悦,“你们也突破灵徒七品了!”

    其中一个少年呆呆的,似乎还没从进阶中缓过来,怔愣地开口,“是啊,我们竟然突破了灵徒七品,而且还是集体突破……”

    其余的人认同地点了点头,他们当时耗尽了体内最后一丝灵力,可万万没想到最后干涸的经脉竟然蕴生出了灵力,隐隐透着进阶之势。

    突然,众人似是想到了什么,扭头看向夏清和,一个个激动不已,如同等着大人认可的小孩子,“夏小姐,我们都进阶了!”

    夏清和清冷的眉梢含了三分笑意,“我知道。”

    就是这三个字却让三十个少年们高兴坏了,一个个面上激动的很,眼中亮晶晶的,风白也是一脸满足,得到了老大的肯定,顿时觉得一切都圆满了,刚刚受的一切苦都值了。

    等等,受苦?

    少年们呆住,他们早不突破晚不突破,偏偏在那一场激战过后突破了,而且还是三十个五品灵徒集体突破,如果说是巧合,别说他人,就是他们自己也不相信。

    想到这,众人联想到刚刚夏清和说的话,心中隐约有了答案,集体看向一开始就淡然平静,丝毫不惊讶于他们突破之事的夏清和。

    风白张了张嘴,刚要说出自己的猜测。

    此时,萧封辞最先回过神来,望着夏清和,清俊疏朗的眉目透着复杂的神色,“夏姑娘,这恐怕就是你真正的用意吧。”

    夏清和点点头,含笑道,“不错,这才是我真正的用意。”

    两人一来二去,如同打着哑谜,一些聪明的人还好,眸光闪动,联想到刚才的一幕,心中明白了一些,其他人则是反应有些迟钝,对刚才两人的对话一头雾水。

    萧封辞清朗的声音徐徐响起,如同月色下泛着银辉的溪水潺潺流过。

    “夏姑娘先是挑选三十个实力不足的人,也预想到我们云耀朝凤两国定然会围攻他们,在他们历经磋磨的时候,你在提醒他们合力一击,从而为进阶埋下契机。”

    此话一出,众人明了,场上的三十位少年也有所明悟。

    起初,夏姑娘就开口说三十位五品灵徒不是最厉害的上场人选,而是最为合适的人选,三十位五品灵徒,看上去是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可谁说这又不是一场进阶的契机呢?

    以少对多,以弱对强,在生死边缘走过一回,才能激发出他们体内最大的潜力。

    最后三十人的合力一击,不仅赢了比赛,更是让他们的潜力全部激发,往日不断修炼凝成的浑厚灵力使得他们一举突破五品灵徒,连升两品,一跃成为七品灵徒!

    困扰低阶修士多年的分水岭就这样被困难而又轻松地跃过!

    这才是夏清和真正用意,从来都不是为了博取众人的眼球,也不是为了赢得这场比试,而是——要三十个人突破五品,集体进阶!

    *

    众人震撼了,好可怕的算计,好大胆的想法!

    朝久歌冷如冰霜的脸上微微扭曲,“夏姑娘,就不怕失败吗?”

    众人内心点头,夏清和就没有考虑过失败吗?万一失败了,这场比试输的彻底,这三十人奄奄一息,那时可就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众人的视线投来,皎皎银辉下,夏清和孑然而立,夜风轻拂,素白的裙裾扬起清冷的弧度,淡淡的声音无比笃定,“我不会失败。”

    清冷如仙,霸气凌然,天人之姿,风华无双。

    一瞬间,众人眼中一晃,惊艳震撼之感涌起,被那女子的满身风华所摄,一句话,在众人心湖里激荡起圈圈涟漪。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真正拥有一颗强者的心。

    不畏难,不惧险,不在乎外物,又有着尽掌天下的霸气。

    看着这样的夏清和,祁云则等人闪了闪眸,心中竟带了几分与有荣焉。

    这才是她,一身潋滟风华。不凭容颜,不靠实力,一个至尊的强者之心就能令风云变幻,天地失色。

    轻星台上,三十位少年仰首挺胸,眉宇沉肃中带着骄傲。

    方才的那句话,是老大自己的凌然霸气,也是对他们的认可相信。

    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必败无疑,可老大相信他们,即使命悬一线,即使气息奄奄,他们绝不会放弃,最后会齐心协力,一鼓作气,打败云耀朝凤两国,踏入七品灵徒之境。

    这是试炼之地磨炼出的意志,同样是对彼此的了解认可。

    三十位少年眼中隐有泪花,其他一同进入试炼之地的少年眼眶也微微泛红。

    他们一心追随老大,老大就是他们的信仰。可今日,他们才知道,他们的信仰也是如此了解着他们,他们懂她,她又何尝不懂他们呢?

    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她悄悄地了解着他们的一切,他们信她,她也同样信任着他们。

    这一刻,暖意悄无声息地蔓延,将几十人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这一刻,少年们无比确定,夏清和就是他们要一生追随,不离不弃的人。

    日后名震洪荒,令人闻风丧胆的一支铁血队伍,已经初现雏形。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少年们的心泛着暖意,其他人的心中涌着震撼。

    “好!”陌青大喝一声,目光赞叹。夏清和的胆识谋略,他自愧不如。

    “哈哈哈。”祁苍哈哈一笑,面上尽是开怀,夏清和,他们西泽之福啊。

    场上几百人看着夏清和,神色各异,有敬佩的,畏惧的,嫉妒的。

    不论哪一种,都昭示了夏清和的不凡。

    从此,夏清和之名,名扬云荒。

    *

    “哈哈哈,我西泽今日侥幸赢了一场,让诸位见笑了。”祁苍摆摆手,模样十分谦虚。

    云耀两国之人撇撇嘴,心里发酸,还见笑呢?您脸上那得意的笑都快掩饰不住了。

    至于西泽之人看着自家皇帝笑的如此开怀,心中也是得意无比。

    萧封辞朝久歌两人心里扭曲了一瞬,扯出一抹笑,“哪里,西泽男儿实力高强,今日是他们应得的。”

    祁苍又忍不住哈哈一笑。

    西泽憋屈了这么久,如今可算是扳回一成,扬眉吐气了。

    听着这笑,朝久歌脸色险些有些绷不住,出声道:“此刻也不早了,朝凤国再次拜别,先行离去了。”

    祁苍摆摆手,知道两国现在内心不好受,客套一番,直接散了宴席,派人护送各位贵客回了驿馆。

    夜色越发深沉起来。

    皇宫门口前的车马越来越少,整个皇宫恢复了寂静。

    夏清和将团团放入了空间中,同祁云则出了皇宫,坐上马车,回到府上。

    三皇子府前挂了灯笼,在夜风的吹动下,晃动着温暖朦胧的光。

    门旁两个仆人守着门,马车缓缓停下。

    祁云则下了马车,夏清和紧接着一跃而下,二人一同入了府,温暖的灯光下,二人如同结伴的夫妻回到了家中,这一幕温馨而动人。

    “咔嚓。”坚硬的石面裂出道道缝隙。

    黑魆魆的夜色里,顾君华看着前方的那一幕,眸中闪过嗜血的光,周身气压降至冰点,浑身气息如同黑夜里涌动着的诡异可怕的煞气,压抑到令人窒息。

    “呵。”顾君华嗜血的红唇发出讽刺的笑。他日日念想着她,君隐界的事情他全然不顾,不惜撕裂空间来找她,没想到见到的却是如此“温馨动人”的一幕。

    结伴而行,同住一府,夏清和,呵。

    一直跟在暗处的墨北身形一僵,似有所感,望向黑魆魆的一处,心中剧烈的跳动起来,主子…他来了……

    墨北心惊肉跳。

    顾君华看都不看墨北一眼,面色冷肃如冰,跟着祁云则夏清和,悄无声息地入了门。

    夏清和祁云则正走在一条干净整洁的石子路上,两旁翠绿的树木中点点的缀着嫣红娇嫩的花,柔和的月光下祁云则清润的声音透着不易察觉地温柔,“清和,我送你回去。”

    顾君华身上的冷气越发重了起来,看着祁云则的目光冰冷而嗜血,如同一个死人。

    夏清和摇了摇头,简单利落:“不必。”

    祁云则也知晓夏清和的性子,点点头,原路返回。

    顾君华冷酷的面容稍稍缓解一分,依旧一言不发地跟在了夏清和身后。

    夏清和推开门,复又合上,丝毫没有感受到身后的异样。

    夏清和点燃了屋中的蜡烛,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茶水。

    “嘎吱——”门动了。

    “谁。”夏清和心中立即警惕,看向门口。

    门槛处,顾君华带着深夜的寒气,眉目冰冷,浑身压抑着怒气,暗色的衣袍笼在黑夜里,透着压抑,恐怖,诡谲。

    “是你。”夏清和心中的警惕依然没有放下,直觉告诉她,此刻顾君华很危险。

    顾君华殷红如血的红唇轻扬,一只脚踏入屋内,一瞬间,空气仿佛都结上了冰霜,高大的声音被在地上投射出一团黑影,幽深诡谲的夜色仿佛都随着他被带入了室内,蒙上了一层阴霾。

    夏清和看着顾君华,笼在广袖中的手略紧,“你来做什么?”。

    顾君华没有回答,一步一步地走着,裹挟着暗黑压抑的气息,越发靠近夏清和。

    顾君华的身形越来越近,最后,仅离夏清和还有一步之遥时,夏清和皱了皱眉,往后退了一步。

    就是这一步,让顾君华压抑的情绪瞬间爆发。

    长臂伸出,一把搂住夏清和,夏清和瞬间被带入怀中,冷冽的气息弥漫在身旁,夏清和抬头,带了三分火气,“顾君华,你干什……”

    顾君华冷峻的眉眼透着怒气,低头俯身,夏清和的话被顾君华吞入口中。

    冰冷的唇贴上温软的唇,如同燎原的星火,点燃了整个身心。

    顾君华啃咬着身下温软的唇瓣,带着暴戾的气息,“嘶——”夏清和呆愣着,下意识地轻启檀口,顾君华冰冷的舌粗暴的探入,丁香小舌被勾住,承受着带着怒火的撕咬啃噬。

    唇瓣上的痛感越来越清晰,夏清和猛然回神,清澈的眼中腾起怒气。

    “嘭——”运起一掌,十足十的灵宗之力毫无保留地拍向顾君华。

    “嗯。”顾君华坚硬如铁的身躯一僵,双臂卸了力,夏清和飞快的推开顾君华,挣脱了束缚。

    “青锋剑。”夏清和怒极,双手虚晃一下,青锋剑出现在手中。

    顾君华抬头看着夏清和,晶亮清澈眼里透着怒,如玉的肌肤被红色晕染,红唇更是水润润,红艳艳的,唇瓣上更是有几处破了皮,格外的鲜红。

    顾君华的眸色深了深。

    此时夏清和极速而来,青锋剑的青黑幽芒快速划过,凌厉的破空之声使得屋内的烛光都晃了一瞬。

    青锋剑已至跟前,顾君华抬起手,挥手一弹,青锋剑一震,夏清和只觉手心一麻,青锋剑脱手而出,倒飞出去。

    顾君华伸出手,擎住夏清和的肩膀,眉目依旧是浓的化不开的暴戾。

    顾君华的大掌紧紧捏着夏清和的双肩,力度大的几乎要捏碎夏清和的骨头,感受着两肩传来的剧痛,夏清和小脸瞬间白了白。

    顾君华暴戾眸中划过一道心疼,本能地松了松手。

    “顾君华,你发什么疯。”夏清和看着面前暴戾的男子,怒气冲冲。

    顾君华长眉蹙起,身子前倾,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声音如同万年冰窖里透着的寒气,“夏清和,你喜欢他,你要住这儿?”

    夏清和心头怒火更盛,身子动了动,努力挣脱如铁一般束缚住自己的大掌,“放开。”

    顾君华大掌紧了紧,望着满面怒容的夏清和,大掌不自觉地松了松。

    ------题外话------

    推荐老铁绿筱媚的一篇《冥王霸爱:夜半鬼敲门》3月1号第二次pk,大家多多支持收藏哦。

    上官沐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狗血的穿越到这样一个恶鬼横行的年代,又被冥婚,好在还有个大腿让她抱,不至于让她重操旧业去偷东西。

    楼勿离:“娘子,你要什么宝贝,为夫给你弄来,今晚你就不要出门了!”

    小沐:“色鬼!滚开!老娘今天弄来鸡血狗血,看你喜欢不喜欢?”

    楼勿离:“我喜欢娘子。”

    小沐满脸通红,这个讨厌的闷骚鬼。

    ……

    楼勿离认错态度诚恳“小沐,为夫是有苦衷的,为夫不想你受到任何伤害,所以才没有告诉你实情…”

    上官沐收拾着自己的行礼“哼!借口!我要嫁给魙魁去!”

    “你还敢嫁给别人!是我伺候不了你吗?”

    “你干什么!非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