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大逆转
    场上的西泽男儿心性无比坚定,任凭其他两队的人怎么踢骂,都死死攀在地上,坚决不移动一步。

    “给我滚下去!”朝凤国的一位男子狠狠踢着脚下人的腹部,那人蜷缩成一团,嘴角流血鲜血,看上去毫无反击之力,只是双手仍然紧紧扣着地面,十个指腹都被粗糙的石面划的血肉模糊,拼着一股力,不让自己离开擂台。

    整个台上压抑,苍凉,悲壮。

    众人震撼了。

    西泽上场实力最弱,又被两国围攻,现在更是被两国之人打趴在地,可场上三十个人,整整三十人,没有一个放弃!

    放弃,只是一瞬间,坚持,却要忍受凌虐的痛楚。

    众人看的分明,西泽的人身已疲、力已竭,可耀眼的是,他们的目光里燃着灼灼的,不灭的烈火,那是信仰之火。

    信仰之火不灭,他们就绝不放弃!

    众人心中浮起一股复杂之感,似感动,似震撼,似迷茫。今年的西泽男儿,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数百人的场上静默无声,惟有台上皮肉相撞发出的闷响声在不断响起。

    宗主陌青看着场上,“今日这场比试,即便西泽输了,也是虽败犹荣。”

    夏清和看着场上,清冷的面上竟然缓缓绽放出一抹笑。

    输?他们不会的。

    “站起来。”夏清和起身,俯看着轻星台上,清冷的话语带着笃定。

    没错,就是笃定。

    即便场上的西泽男儿都大部分都力竭倒地,遍体鳞伤,夏清和依旧没有一丝怀疑,她相信他们会站起来的。

    大家的目光集中在台上,摇了摇头,夏清和轻飘飘地一句话,根本不可能令这些强弩之末重新站起来。

    大家如是想着,可现实总是出人意料。

    夏清和轻如鸿毛的一句话,犹如一道轰雷,砸进了他们心里。

    他们要站起来!

    老大亲自挑选出他们,就是相信他们绝不会输!

    他们一定要起来,倾尽全力,去赢!

    夏清和成了他们的精神信仰。

    他们浑身开始注满了力气,“喝——”风白口中发出大吼,蜷缩集中了全部力量的双腿霎时伸出,钳制住对手的头部。

    接着运起五品灵徒之力,猛然拍出一掌,白光飞出,另一个人殴打他的人被拍倒,风白咬着牙,一鼓作气,从地上翻身而起。

    站起来了!

    几百个人,瞬间瞳孔放大,惊呼声几乎要叫出来,一个奄奄一息的五品灵徒竟然爆发了如此大的力量,拍飞两人,站起来了!

    几百个人惊讶的合不拢嘴。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嘭——”不断有人倒下,不断有人站起。

    倒下的云耀朝凤国之人,站起来的是西泽勇士。

    一个,两个,三个。

    十个

    二十个

    三十个!

    仅仅过了一分钟!所有的西泽男儿都站起来了,无一例外。

    他们身上挂着彩,嘴边滴着血,两手的皮肉翻开,隐隐露出里面白骨,甚至站立都有些摇晃,可是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完成了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

    众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夏清和,她到底是什么人,一句轻飘飘地话而已,就令场上发生如此变化。

    *

    “上!”

    云耀和朝凤之人对看一眼,怒气难平,他们竟然被比自己弱的人打退了,想着,余下六十人一拥而上,再次冲向西泽队伍。

    一方势强,一方势弱,西泽危矣。

    “整队,三十合一。”夏清和清冷的声音传来。

    陪着夏清和入过试炼之地的西泽男儿一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们一个人的力量弱小,可若是三十人合在一起的力量呢?

    他们瞬间顿悟。

    站起来的三十个西泽男儿迅速成队,手下动作整齐划一,运起灵气,双手合十,凌空一挥。

    三十位的五品灵徒的灵力完美的融合。

    “轰——”银光大盛!

    半空中一抹银色的光芒炸开,京城的天仿佛都亮透了半边,如同银光普照,异象横出。

    接着,天际上,一个银色巨大的手掌横空而出,泛着无尽的银色耀眼光芒!

    银色之掌,灵徒之掌,汇三十人灵力,凝三十人心血,一出手,便要凌空起银光,隔空碎九霄!

    “去——”三十人之声,合为一体,震天撼地。

    云耀朝凤的六十人齐齐一顿,接着,半空中,那道银色大掌,猛然压下,无数罡风涌起,气浪翻腾,“轰!”

    六十人被银色大掌掀翻在地,接着,三寸、两寸,一寸。

    银色大掌穿透六十人的身体,惨叫声响起,尘土飞扬。

    过了几秒,场上,静默;几百人,失声。

    三十位西泽少年抽尽身体里的最后一丝灵力,颓然倒地,只是,那脸上带着笑,最纯粹的笑。

    他们做到了,三十人对望一眼,眼中隐隐闪着泪花。

    不负众望,不负老大,不负西泽。

    大局已定,纠缠不休的祁云则三人住了手,看着这一幕,内心震撼。

    场上,飞扬的尘土落地。

    六十人所倒下的地方,地面凹陷,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印,里面,六十位云耀朝凤之人静静躺着,昏迷不醒。

    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好!”祁苍右手拍向自己椅子的扶手,激动地站起。

    不愧是他西泽男儿!

    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替西泽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吼。”西泽席位爆发出欢呼声,他们西泽胜了,胜了。

    所有西泽的权贵,大臣,子弟,都在自发地鼓掌,经久不息。

    三十位男儿始终带着骄傲的笑容,去试炼之地之前,皇上曾经说,他们可愿用铸就一身无上荣光,护下西泽千年辉煌,当时他们答:愿!

    此时,他们想说,不为荣光,即便受尽磋磨,枯骨成灰,他们也会护西泽的千年辉煌。

    只因,他们是西泽男儿,从此生死不顾,只为西泽。

    良久,欢呼雀跃声停。

    夏清和看向陌青,“宗主,该判定谁胜谁负了吧?”

    陌青起身,心中也是激荡震撼不已,朗声说道:“我宣布,这一场,西泽国胜,云耀国、朝凤国败。”

    宣布完这一切,陌青又是摇摇头,感慨道:“都是西泽好男儿啊,这一场,就连老夫都没有想到,西泽会胜得出奇,胜得让人敬佩。”

    是啊,多么出奇,多么震撼,也多么讽刺。

    西泽众人看着云耀朝凤两国,明目张胆地议论,“呵,亏他们还有灵师呢,咋们西泽比他们实力差一大截,结果呢?他们难道都是纸糊的不成?这样都赢不了咋们。”

    “唉,你就别人说了,人家岂止是实力比我们高出一大截,就连人数也比我们多出一倍呢,两国合起伙来围攻我们,结果呢……”

    不知从哪又有人接过话,声音很大,又带着浓浓地嘲讽,“结果呢,咋们西泽还是胜了。”

    又有人顺嘴接过,看似苦恼的很,“唉,你们说咋们西泽怎么就那么厉害,这么大的差距都输不了。”

    “不对,什么叫咋们西泽输不了,咋们西泽也想输,只是对手太弱,咋们西泽,想输也输不成啊。”

    “哈哈哈。”一群人哄然大笑,面上尽是得意痛快。

    几百人的场面,唯独西泽之人吵嚷一片,在座又都是修炼之人,将座上西泽中众人的话一字不落地收入耳中。

    使云耀国和朝凤国的人本就黑沉的脸,瞬间又青又白起来。

    今日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他们不仅败了,还败的如此难堪!

    轻星台上,祁云则虽然狼狈无比,却优雅地收了寒星破云折扇,面上的笑显出几分自得,对着萧封辞、朝久歌拱手,端的是翩翩公子,温润如玉,“二位,承让了。”

    朝久歌瞬间扭曲了脸,萧封辞清雅的脸上也僵硬了一瞬,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话:“日子还长,承让一次之后,可就没了下一次。,”

    祁云则不急不忙地回了一句,同样意味不明,“那二位就且且看看。”

    萧封辞和朝久歌冷冷看了祁云则一眼,转身,飞身而上,回到了位置上。

    祁云则是轻笑一声,也回了大椅上。

    几人落座,萧封辞看着夏清和,冷然启唇,“夏姑娘好手段。”

    在场之人都是聪明人,瞬间明白了萧封辞的意思。

    可不就是好手段吗?

    挑选三十个灵徒,让大家以为西泽必败无疑,最后关头,却只用了两句话,便汇集所有人的力量,反败为胜,让西泽一国胜两国。

    众人在心底点点头,十分认同萧封辞的话,西泽男儿是好男儿,可这位夏姑娘手段同样不容小觑,轻描淡写的两句话,却让整个局势扭转,实在是好手段!

    西泽之人这样想着,忍不住对夏清和投向了又景仰的目光,叹道,夏姑娘真是奇女子。

    至于云耀朝凤的人则是面带忌惮不满之色,他们西泽国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妖孽!

    感受着这么多人的目光,夏清和淡淡说道,“我意不在此。”

    这下萧封辞愣了,陌青愣了,场上数百人都愣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朝久歌开了口。

    夏清和轻笑了一下,没有言语。

    众人有些疑惑,但也看出来夏清和没有说出来的意思,顿了顿,没有追问。

    萧封辞见此,也没有多言。

    指了指轻星台上的六十人,转头吩咐了一句,“来人,把他们抬下去诊治。”

    “是。”侍卫领命,一群人灰溜溜地跑到台上,将六十人从银色大掌所形成的坑里抬出,带下去诊治。

    六十人被抬出后,朝久歌不阴不阳地道了句:“这场是西泽胜了,但皇上还是早些把他们带下去的好,毕竟西泽的人受的伤也不比我们弱。”

    祁苍皱了皱眉,这话倒是真的,他们受伤不轻,还是快些下去诊治的好。

    “去,带他们下去好好诊治。”祁苍吩咐一句。

    西泽的侍从领命上台,刚刚踏上台上一步,就听到夏清和清冷的声音传来,“不准上去。”

    众人又是一愣,夏姑娘这是做何?

    那几位侍从依言停下,夏清和摆摆手,“退下吧,他们不需要诊治。”

    闻言,众人一头雾水,正细细揣摩这句话的意思,突然一道轻呼声响起,“快看。”

    只见,轻星台上的三十人突然分散开来,一个个面色大变,有惊讶有喜悦。

    三十人盘膝而坐,闭上眼,经脉里原本枯竭的灵力,如同暖阳下的春雪一般,缓缓生出,慢慢浸润了整条经脉。

    与此同时,轻星台上方的天地灵气突然动了动,朝着三十位少年而去。

    数百人纷纷捂住嘴,按住即将溢出嘴里的惊呼,这是进阶的征兆,他们……他们这是要集体进阶!

    陌青严肃着一张脸,目光炯炯,紧紧盯着台上。

    数百人的空间内,又安静下来。

    此时,场上的三十人感受着四经八脉里不断流动着的灵力,灵力每转动一圈,就增大一倍,四周的天地灵气不断朝着他们的体内涌去,他们经脉里的灵力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如同一个茶壶被逐渐注满了水。

    灵力仍在不断游走,不断地积蓄,汇成一股力,不断冲击着体内的屏障。

    一下,两下,三下。

    场外西泽国的人紧张不已,修炼之人进阶向来不易,灵徒五品又是一个分水岭,不容易跨过,他们……只能说生死有命了。

    赢了,实力突飞猛进,输了,轻则修为倒退,重则当场身亡。

    一时之间,众人心情复杂。西泽紧张期待,云耀朝凤两国不怀好意,仙云宗则是看着热闹。

    场上三十人紧闭着眼,凝神静气,抱元守一,忍受着灵力不断冲击经脉带来的剧烈疼痛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场上渐渐发生了变化。

    天地灵气涌动地越发厉害,三十人痛苦的表情舒缓了几分,周身的气息在慢慢提升。

    “喝。”场上三十人嘴里齐齐发出一声喝声。

    与此同时,砰的一声,体内那道无形的屏障碎了,源源不断的灵力涌去,进入到更宽阔的领域。

    接着,三十人盘膝而坐的地上,浮现出黄色纹路,黄色纹路稍稍变得繁复一些,迸发出光芒,然后,在黑暗的天空中,投射出一道笔直的黄光。

    三十人,黄色纹路齐齐出现,又齐齐在天空上投射出黄光,将三十个黄色繁复纹路一一显示在天空上。

    整个京城了天闪着黄光,皇宫外,无数人抬头望着天空,震撼地说不出话来,三十个,竟然有三十个灵徒在进阶!

    金黄的光耀满天,整个京城亮如白昼,如此之景,不可谓不震撼!

    陌青看着地上的黄色纹路,向来波澜不惊地心也震惊了,这三十个人竟然都进阶成功了。

    众人也发现了这一幕,眼睛都要吓的掉出来了,云耀等人内心坑骂。

    靠!说好的突破难呢?怎么都进阶成功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众人内心戏十足。

    可台上又一次发生了变化。

    只见,原本进阶成功的三十人周身气息再次飙升,天地灵气涌动地更为迅速。

    “砰。”清脆的声音响起,屏障碎了。

    黄色纹路再次一变,纹路更加繁复,迸发出更耀眼的光芒。

    进阶成了灵徒七品!

    连升两品!

    场面寂静的可怕,众人早已石化,三十个灵徒五品之人,不但一起突破了六品,还一鼓作气,直接突破但灵徒七品!

    他们在有生之年,看到了三十个人连升两品!

    靠!

    没有什么话能描述出他们五味杂陈的内心。

    京城外,百姓们看着再次发生变化的天空,只觉得那三十个灵宗七品的黄色纹路晃得他们头晕眼花,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题外话------

    清和说意不在此,那亲们看出来清和的用意了吗?已经很明显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