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围攻西泽
    “你……”百里卿怒了,云耀国众人纷纷不满。

    萧封辞安看了一眼百里卿,百里卿怒火稍稍收敛。

    萧封辞神情不变,端的是清雅尊贵,出声问道:“按照夏姑娘的意思,便是看不起我云耀和朝凤国了。”

    夏清和坐在席上,素衣淡然,额间墨发垂下,眉目清丽妖娆,闻言说道:“我可是没有这个意思,这意思是萧丞相您自己猜想出来的。”

    萧封辞眉目轻敛,“夏姑娘倒是伶牙俐齿。”

    “不敢当。”夏清和脱口而出,嘴上虽说着这话,模样看着却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既然如此,夏姑娘认为今夜可有相互切磋的必要。”萧封辞此话虽看似软绵绵,实则绵里藏针,若是夏清和答了个“不”字,恐怕就要被扣上看不起云耀国的帽子。

    夏清和轻笑启唇,“自然有切磋的必要,云耀之名久闻,今夜能提前看到云耀国风采,也算开了眼界。”

    萧封辞面色如常,转头看了皇上,“西泽皇上以为如何?”

    祁苍哈哈一笑,声音浑厚,一国之主的气势展露无疑,“萧丞相既然如此说了,我西泽作为东道主自然奉陪。”

    闻言,萧封辞点头,看了看一旁面色黑沉的朝久歌,“摄政王不如也一同参与?”

    “自然。”朝久歌冷出声,云耀西泽都比试了,他们朝凤国也自然也要参与一下,探探其他两国的底。

    祁苍点头,看向仙云宗,“几位不如同去?”

    宗主陌青依旧是仙风道骨的模样,闻言,语气缓缓,“皇上相邀,看看也无妨。”

    此事就这么说定。

    因为是比武,殿内施展不开,一行人移步轻星台。

    轻星台四周,早已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灯笼,火光映的台上灯火通明,头上更有一轮明月撒下皎皎银辉,说是亮如白昼也不为过。

    一行人到了轻星台,两旁观席台上坐满了人,高台上方帝后同坐,仙云宗长老坐在下方,祁云则、萧封辞、朝久歌亦是坐在下方。

    至于仙云宗弟子、三国权贵、参加三国大比之人则是坐在观席台上。

    祁苍想了想,“今日时间有限,我们三国各出三十人,团体作战,最先掉下擂台者输,萧丞相和摄政王觉得如何?”

    二人稍稍思索,点头应下,“就听皇上所言。”

    祁苍又朝着仙云宗问道:“陌青宗主做裁判如何?”

    陌青点头,仙云宗置身事外,做裁判再好不过。

    三国很快准备,萧封辞和朝久歌各亲自点了三十人应战。

    轮到西泽国时,祁苍一反常态,指了指夏清和,“清和丫头,你也去过试炼之地,对他们也比较熟悉,这上场的人选就由你选吧。”

    这下倒令众人愣了愣,心底有些不赞同。

    今日比试虽不是真正的三国大比,但胜负也是尤为重要,胜了,面上有光,士气高涨;败了,颜面扫地,士气低迷,甚至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他们三国大比的发挥。

    这么大的事儿,西泽皇帝竟然这么轻易的就交给了别人?

    他们承认夏清和是炼丹奇才,但是论起实力,眼光还是略差的吧。

    毕竟,云荒大陆炼丹师修为普遍不高,夏清和平日里定然没少学习炼丹之术,哪里还有时间修炼?

    把此事交给她,有些考虑不当了。

    众人有些不赞同,就连上方的仙云宗长老也有些诧异,觉得祁苍欠了妥当。

    夏清和闻言,也是有些意外,但还是依言点点头,来到西泽国一众子弟里。

    “夏小姐好。”那些西泽子弟见到夏清和过来,各各面露兴奋之色,纷纷站起身,异口同声地喊道。

    他们可没忘了,老大说他们仍在考核,这会儿老大亲自过来挑选,他们要表现的好一点,不能被别人抢了去。

    夏清和从容地点点头,目光一一扫过。

    叶辰,风白,华烨,李子萱……

    被夏清和扫过的少年,脸绷的紧紧的,眸中又兴奋又紧张。

    场上其他人则是怔愣了,他们怎么感觉,这些人不但不反对夏清和来挑选他们,反而还有些激动?更是对夏清和有一种唯命是从的感觉。

    众人皱起眉,看着这诡异的场景一头雾水。

    “风白,章陵丘,李同文……”夏清和报出一串名字。

    那些被报了名字的人,一脸激动,腿都打颤了几下,高兴地出列,面前的骄傲之色显而易见。

    至于没被选上的几人则是有些失望,垂头丧气。

    夏清和见此,出声道:“不选你们不是因为你们不好,而是因为不合适。”

    这时,其他人也看出了几分端倪,“你们有没有觉得,夏小姐没有挑选最强的那几人。”

    几人低着头,往夏清和方向看了好几眼,“是啊,沈敛白,秦墨寒都是一等一的好,夏小姐怎么没选呢?”

    那人摇了摇头,同样疑惑不解。

    夏清和选好了三十人,带领几人来到了轻星台上,接着,自己了回到位上,显然是打算从旁观看。

    祁苍见夏清和上来,微一颔首,一句质疑的话也未说,而是看着台上已经准备好了的三支队伍,道:“开始吧。”

    “等等。”陌青出言,上方几人都看着陌青,祁苍开口,“陌青宗主这是……”

    陌青捋了捋自己的白胡须,“这九十位子弟是准备好了,但是还差一个领头人。”

    “宗主的意思是,让我们再各派一个人?”

    陌青看了看身旁,“早就听闻云荒三杰,今日恰巧都在,不如就由云荒三杰作这领头人?”

    此话一出,祁云则三人眸光轻动,随后,稍稍思量一下,一一答应了。

    三人修为不差,从大椅上起身,腾空一跃,来到轻星台上。

    轻星台上,皎皎月辉似乎格外明亮起来,晃动的灯火照着三人身上,衬得这方天地都失了颜色。

    萧封辞身着青色绣竹纹滚边锦袍,腰系同色玉绶带,银辉漫洒,眉目俊雅,整个人如同一副墨色轻烟山水画,朦胧而清贵,隽永而高雅。

    朝久歌玄衣似墨,暗黑的衣袍上绣着狰狞的四爪巨蟒,衣袖滚着金丝,此时薄唇紧闭,一双冷眸不怒自威,随意一站,便是霸气天成,冷酷无情。

    祁云则一如往常,白衣锦袍绣着云纹滚着银丝边,修长的手指拿着寒星破云折扇,眉目温润,唇边噙着浅浅的笑,整个人如玉一般,清韵温润,让人如沐春风。

    众人看的如痴如醉,一时之间全然忘了比试一事,只觉此景一生难见。

    三人缓步走向自己的队伍,接着看了一眼队员,迅速整队,不久,三支队伍整好,祁云则、萧封辞、朝久歌位于队伍最前头,轻星台上成三足鼎立之势。

    其中,云耀国队伍整体实力较强,实力皆是在灵徒之上,更有几人实力达到灵师境界。

    朝凤国实力也不弱,灵师也站出来几人,高阶灵徒也颇多。

    至于西泽国,众人则是有些难以言说,西泽国实力要是说起来,就两字——相同!除了祁云则外,整支队伍实力都一样,都是——灵徒五品!

    清一色的灵徒五品,没有一个灵师!

    众人看着西泽国,只觉得夏清和真是绝了,竟然能挑选出三十个实力相同的人,而且一个灵师也未选。

    想到这,他们又发出疑问,难不成,夏小姐选人是为了好看?毕竟,清一色的灵徒五品,起码也能博个眼球,图个好看。

    “夏小姐选人真是特别,竟然都选了灵徒五品。”朝久歌冷声道,口中微有讽刺。

    灵徒五品相当于一条分水岭,突破灵徒五品,到达六品后,此人很有可能有机会突破灵师修为!

    从此踏入高手行列,以后更进也是有可能的,可偏偏这些人都是五品,一道分水岭隔开了他们,西泽国拍派出他们,简直就是来找打的。

    祁云则没有机会朝久歌,温润的面色不变,他相信清和这么做,肯定有她的用意。

    *

    “比试开始。”陌青宗主浑厚的声音响起。

    轻星台上气氛瞬间变化,透着杀伐之色,带着凌厉之感。

    场外观席台上也是寂静下来,盯着轻星台,心为他们的一举一动而牵动着。

    三支队伍谁也没有动,互相打量警惕着彼此,如此僵持了良久。

    “喝——”朝凤国队伍传来吼声,接着整支队伍朝着西泽国飞奔而去。

    先不说他们这次在西泽丢尽了脸面,就冲着柿子要拣软的捏这一点,他们就要把火力对准西泽国的队伍。

    朝凤国三十人势不可挡,朝着西泽之人发起了进攻,祁云则神色不变,迎上朝久歌,二人立即激战起来。

    双方交战,萧封辞的眼神轻眯,快速分析的局势后,一挥手身后的三十人便径直冲向西泽队伍,接着,萧封辞足尖一点,亦是朝着祁云则而去。

    云耀、朝凤联手围攻西泽!

    祁苍的大手紧了紧,面上虽不露神色,心底却暗暗着急。

    在场其他西泽的心也揪了起来,暗骂两国无耻,至于云耀和朝凤国的人则是一身轻松,看着西泽国队伍的奋起反抗。

    此时,轻星台上,祁云则三人战成一团,自成一方战场,其他九十人混战,斗的激烈。

    “喝——”

    “铿铿锵锵”兵刃相交的声音传来,云耀和朝凤俨然成了一队,围攻西泽毫不留情。

    有云耀和西泽的灵师打头阵,轻而易举地打散了西泽的队伍,接着一群人哄拥而上,西泽的人还未反应过来,身上就挂了几道彩。

    “铿——”西泽人少,一个人对上两个,本就吃力,加上都只是灵徒五品修为,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西泽的三十人几乎都是在凭着一股韧劲在拼命抵抗。

    风白和其他人一样,惨白着脸,面前两个灵徒八品之人,出手成爪,灵力汇于爪心,探向风白的心窝和腹部,风白身形灵活,极快地闪过,二人见风白避过,神色越发狠厉,抬臂出手都是快而迅猛。

    风白体内灵力越耗越多,与他们纠缠那么久全靠试炼之地的磨炼,如今灵力耗费大半,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

    “噗。”一声轻响,风白身上多了两个手爪印,此时涓涓地冒着鲜血。

    风白面色更加苍白,想到其他两国之人,想到夏清和,风白紧咬着牙,不顾身上的伤势,与面前的两人继续缠斗起来。

    “嗯——”越来越多的闷哼声响起,西泽队伍里的人身上不断挂着彩,一个个脸色苍白,衣衫浸着鲜血。

    “坚持下去,西泽的人就快不行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一声吼,云耀和朝凤国精神又是振奋抖擞起来,动作不停,运转灵力攻向西泽的人。

    场外,有人窃窃私语,“西泽坚持不了多久了,在不从擂台上下去,恐怕就要被打死了。”

    “对啊,这次西泽是输定了。”

    “砰砰砰,锵锵锵。”轻星台上的打斗声依旧久久不绝。

    祁云则飞出寒星破云折扇,折扇在空中变为两把玄铁锋利的铁扇,闪着冰冷的光飞向朝久歌和萧封辞。

    “风吹万里。”

    “冰封天下”朝久歌、萧封辞双手捏出了一个诡异的动作,一股灵力飞出,两把寒星破云折扇倒飞出去。

    祁云则面色发白,发丝凌乱,和朝久歌他们纠缠了这么久,灵力早就不支。

    此时,祁云则一旁的战场,西泽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身上挂彩,嘴角溢血,手脚滞缓地反抗着。

    有的人甚至被朝凤云耀两国合起来打趴在了地上,嘴里大口地吐着血,可即使如此,没有一个西泽男儿想过认输,想过放弃,每个人艰难地反击着,即便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砰砰砰。”一个男子抡起拳头重重地砸在了西泽男儿身上,那男子吐出一道血,趴到在地。

    “下去,下去。”打人的男子不断踢着西泽的男儿,想要把他踢出擂台。

    那位趴到在地的男子手指紧扣着石面,嘴里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可即便如此,依旧毫不松手,不肯向擂台边缘移动一分。

    场上,三十名西泽男儿苦苦支撑,无一放弃。

    这是他们的信仰,对夏清和的信仰,对西泽国的信仰。

    西泽不能输,他们也不能让老大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