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狂妄
    几秒过后,大殿上还是鸦雀无声。

    发生了什么事?

    一些人睁开眼,看着大殿中央,下一瞬,众人纷纷瞪大了眼,惊的下巴都合不上了。

    不少人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他……他们看到了什么?

    大殿中央,原本应该被拍成肉泥的小兽依然完好无损的站在中央,吃着爪子里的丹药,小眼眯着,悠哉悠哉,看上去惬意的很。

    反观金纹猛虎兽,硕大威猛的身躯趴在地上,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众人被这情况弄的一愣一愣地,还没反应过来,便瞧见那只小白团有了动作。

    小白团伸出爪子,啃着丹药,慢悠悠地朝着金纹猛虎兽走去。

    每靠近一步,小白团对金纹猛虎兽的血脉压制就越强,等到了金纹猛虎兽跟前,金纹猛虎兽已经完全瘫软着身躯,感受着血脉里仿佛从远古洪荒传来的尊贵无上的威压,浑身抖成了筛子。

    血脉之力,血脉越是尊贵越是纯净,对血脉低下的兽有绝对的压制力。

    夏清和坐在位上,眸中飞快地闪过一缕幽光,她以前倒是不知道,团团有这实力。

    “快,快起来啊。”与金纹猛虎兽心神相连的落心念感受着它心中的恐惧,渐渐慌了神,口中不断催促着,心中更是用着意念强逼着金纹猛虎兽。

    然而,任凭落心念怎么呼喊,金纹猛虎兽依旧纹丝不动。

    团团转了下脑袋,往落心念方向看了一眼,接着对着金纹猛虎兽吱吱一声。

    “轰——”金纹猛虎兽猛然站了起来,接着如同发了疯一样,朝着边缘的灵力形成结界撞去。

    “砰砰砰。”金纹猛虎兽用头不断撞击着结界,一声一声震大殿众人耳朵鸣声阵阵。

    结界显然极为坚固,在金纹猛虎兽不停的撞击之下也分毫不裂。

    而大殿众人已经惊呆了,看着金纹猛虎兽发疯一般的自虐动作,久久无言。

    良久,“这……这兽不会疯了吧。”一人喃喃自语。

    殿中众人摇摇头,他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前方,仙云宗席位里,驭兽长老陌余眯着眼,打量着中央的小兽,眉头时不时地皱起,看上去疑惑而苦恼。

    团团慢悠悠地啃了一口丹药,接着又发出了一声吱吱的叫,方才用力撞击的金纹猛虎兽霎时停下了动作。

    众人看出了几分端倪,难道说,如今这金纹猛虎兽不听落心念的指挥,反而受这个小白团掌控了?

    落心念则是长舒了几口气,那畜生不停地撞击结界,弄得她气血翻涌,胸口一阵阵地疼,刚刚她恨不得从来都没有契约过这头灵兽。

    落心念想的虽好,但,这只兽停下来未必是好事。

    金纹猛虎兽已经头破血流,如今脑袋耸搭着,看上去受了不小的伤,对着这样的金纹猛虎兽,“吱——”小白团又叫了一声。

    此时,别说是落心念心头一惊,就是大殿众人也是头皮发麻,这小兽又要干什么?

    金纹猛虎兽听见这声叫之后,口中发出嘶吼,接着,竟然抬起自己的爪子,朝自己的身上拍去,一掌落下,锋利的爪勾带出皮肉,金纹猛虎兽的身上霎时出现一个大红血爪印。

    “吼——”金纹猛虎兽凄厉地吼声传来,自己身上的剧痛无比清晰,可偏偏还是不由自主地抬起爪子挥向自己的身体。

    小白团啃着丹药,看着这一幕,心中得意,让你想拍死本团爷,今天本团爷就让你自己拍死自己。

    众人心里冒着冷气,毛骨悚然之感顿时生出,这场景实在太诡异恐怖了。

    “住手!都给我住手!”落心念脸上惨白,对着小白团嘶喊道。

    小白团连个眼神都未给她,依旧悠哉悠哉地看着金纹猛虎兽的自虐。

    喊了一阵,还是无人理会,落心念的脸色越来越白,面前,朝久歌出声,“夏姑娘未免太过残忍了些。”

    夏清和冷冷一笑,团团要是如同外表一样软弱无害,恐怕早就被金纹猛虎兽拍死了,怎么,现在团团反击了,便成了她们太过残忍?

    “摄政王,方才,我可是和落小姐一同约定好的,两只契约兽比试,期间,生死不论。”

    朝久歌脸黑了一瞬。

    夏清和冷然嘲讽地话音继续响起,“说来你们这朝凤国也是与众不同,自己打的赌,等到输的时候,偏偏死要面子,把罪过怪到别人头上。”

    噗嗤,有人笑出了声,显然是联想到了上一场朝颜玉与夏清和的比试,还别说,这朝凤国的人都是一个德性,输不起,还要怪别人,仿佛是别人的错似的。

    大殿上,朝凤国的人脸色又青又白。

    朝久歌气的捏紧拳头,骨节咯吱作响,不再出声,冷冷看了一眼落心念。

    落心念红唇毫无血色,看着夏清和,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场比赛,我认输。”在比下去,恐怕她的金纹猛虎兽就要命丧当场,到时她讨不了任何好处。

    夏清和挑眉,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地笑,爽快利落地答应了:“好。”

    “落心念对夏清和,夏清和胜。”尖细的声音响起。

    接着,长老把殿中结界一撤,小白团身形一窜,跑到了夏清和的案上。

    “吼——”金纹猛虎兽凄厉的声音依旧响起。

    落心念咬着牙,“夏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比试结束了,还不肯放过我的契约兽?”

    夏清和面露无辜之色,“比试是已经结束,我的契约兽也回来了啊,落小姐还想让我怎么做?”

    落心念闻言,一口银牙几乎咬碎,“既然如此,那为何我的金纹猛虎兽还依旧这般?”

    夏清和望着殿内气息奄奄却仍然做着自残动作的金纹猛虎兽,一脸懵然,“落小姐,此事我就不知道了,许是这金纹猛虎兽自己疯了,这才做出这样的动作。”

    “夏清和。”这三个字落心念咬地极重,恨不得生吞活剥她一般。

    夏清和依旧一脸无辜,“此事真的与我无关,落小姐还是去找个大夫看看这兽吧,晚了恐怕就血尽而死了。”

    大殿众人捂住嘴憋着笑,他们敢肯定,夏小姐一定是故意的,方才那小兽的一举一动,他们可是看得分明,金纹猛虎兽分明就是受了小兽的控制,现在说与她无关,谁信?

    不过,众人摇了摇头,暗叹夏小姐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心黑无耻。

    落心念在愤怒又能怎么样?总不能质问一头兽吧。所以啊,这苦啊,落心念是有嘴也说不出了。

    落心念的确如大家预想的一样,气的浑身发抖,两眼瞪着夏清和,秀美的脸扭曲狰狞,心中怒到极点。

    夏清和神情淡淡地对视过去,那气定神闲,优雅淡然的模样又给落心念心里添了把火,险些把落心念气晕过去。

    落心念胸脯剧烈起伏着,身上阵阵顿痛刺激着她的神识,耳边金纹猛虎兽的嘶吼声不绝于耳。

    “啊——”落心念大怒之下,冲动起来,猛地抽出配剑,掠至血迹斑斑的金纹猛虎兽身边,一剑刺了过去。

    金纹猛虎兽高昂的头颅倒下,凄惨的叫声戛然而止,彻底没了生机。

    “噗。”本命契约兽死,主人遭到反噬,落心念喷出一口血,在怒火与反噬交加之下,昏了过去。

    很快,有人过来清理大殿,落心念也被带下去诊治。

    众人啧啧两声,偷偷瞄了一眼夏清和,见她神色自若,毫无波动的模样,感叹了几句,对夏清和的心狠腹黑有了几分见识。

    ……

    落心念的事仿佛就是一个插曲,大殿清理完后,众人又热热闹闹地喝起酒来,闭口不言刚才的事。

    唯独驭兽院长老陌余盯着小白团看了许久,眸中不解。

    酒过三巡,殿中气氛热闹的很,众人少了几分拘谨,相互敬着酒。

    “夏姑娘真是少年天才啊。”西泽国的一位权贵开了口,口中奉承之意格外明显。

    夏清和顺着声音望去,是他?马家马云飞,曾经是西泽国的一流家主,不过这些年没落了,马家成了二流家族,不过也算是一方权贵了。

    “马家主。”夏清和回了句。

    马云飞顿时喜笑颜开。

    见此,大殿上的不少人暗骂了几句老狐狸,随后一个个对着夏清和笑道:“夏姑娘真是天赋卓绝啊,小小年纪就炼成了三品超等丹药。”

    一旁祁云则轻笑,有些幸灾乐祸,清和名声大躁,这些人恐怕是来攀关系求结交的。

    “夏姑娘我家有一好鼎,不如改日送与姑娘……”

    “夏姑娘不知师从何人?”

    “夏姑娘芳龄几何,可有婚配?”

    大殿之上吵嚷声一片,都是忙着与夏清和攀关系,起初还有几个正常的,后来一些人越问越离谱,竟问到了夏清和的婚配。

    “咳咳。”皇帝见夏清和微有不耐的神色,轻咳一句,拉回众人的神思,替夏清和解了围。

    寂静之中,夏清和却突然开了口,“赵尚书看了我几次,都是欲言又止,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赵尚书身体瞬间僵硬,没想到夏清和会突然提到他。

    三国之人包括仙云宗弟子的视线移向赵尚书,其中心思活络的,深思起来,夏姑娘为何突然提起赵尚书,是与之交好,还是有些仇怨?

    赵霆碰了碰自家父亲,赵尚书僵硬面上挂着笑,讪讪道:“哪里,夏姑娘少年天才,老夫有些好奇,这才多看了几眼,没想到让夏姑娘误会了。”

    夏清和眼神无意的瞥了一眼孤狼,“看来的确是我误会了,我还以为是赵尚书碰见了熟人了呢。”

    赵尚书浑身冷汗直冒,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心中彻底明白了,赵煦那个废物真的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还攀附上了夏清和。

    这下赵尚书连笑都笑不出来了,拿起面前的酒杯,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慌乱。

    大殿上的人却因夏清和的一句“看见熟人”动起了心思,难不成夏姑娘与赵尚书是旧识?

    想到这,众人瞄了瞄赵尚书,存了交好之意。

    上方,皇帝端坐金椅,说道:“今晚的宴会一来是为各位而来接风洗尘,二来是为庆祝我西泽勇士从试炼之地凯旋归来。”

    大殿之人点了点头,西泽试炼一事他们早有耳闻。

    “向来听闻西泽试炼之地奇遇众多,此番,恐怕西泽入选之人实力提升了不少。”清清淡淡的声音传来,让人如临江南烟雨,只觉朦胧清雅。

    “萧丞相说笑了。”祁云则开口,轻描淡写地揭了过去。

    萧封辞同样不痛不痒地回了过去,“哪里,经过了这番训练,西泽国恐怕在三国大比的名次不会差了。”

    西泽众人僵住脸,听出了萧封辞话中的讽刺之意。

    谁不知道,每届三国大比前,他们西泽国都会派人进入试炼之地,可偏偏他们西泽国已经拿了两次最末,如今萧丞相这番话就是明晃晃地嘲笑他们西泽做无用之功。

    “你。”西泽席位上,一个娇俏的女子愤怒起身。

    “坐下。”女子的父亲拉了拉她的衣袖,那是萧丞相,岂是她能当众质问斥责的。

    女子不甘不愿地坐下。

    皇帝神情倒是不变,“我也相信此次我们西泽的名次不会差了。”

    萧封辞眸光动了动,轻笑一声,“今晚恰逢三国与仙云宗都在,不如提前比试一番?”

    皇帝双手微紧,云耀国安分了几天,今晚终于发难了。

    “呵。”夏清和发出一声笑,“云耀国也想要比试?”

    无端端地,大殿之人就想到了朝颜玉和落心念,当初她们也是自信满满,想要找夏清和麻烦,最后被人家直接碾压,现在,云耀国还想要比试?

    “夏姑娘此话何意?”萧封辞清雅的目光看着夏清和,喜怒不辨。

    夏清和玉手轻点,气定神闲地回了一句,“无其他意思,就是觉得这世道真稀奇,总有人喜欢主动把脸凑过来让人打。”

    狂妄!

    狂妄至极!

    上百人的大殿鸦雀无声,众人看向夏清和,脑海里浮现出这几个大字。

    云耀国为云荒第一大宗,夏清和竟然直言不讳,不给云耀国半分颜面,这简直是啪啪打了他们云耀国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