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皇家之宴 团团太弱?
    房中陷入了安静。

    朝颜玉跌跌撞撞地下了床,坐到了桌旁的椅子上,口中发出痴痴地笑,“我是仙云宗入室弟子,我是朝凤国的公主,我是云荒最尊贵的女子,我是不会输的,谁也没有我厉害…”

    “摄政王,您不能……”

    “嘭——”门外传来一声巨响,朝久歌浑身冒着冷气,看也不看门前的两个阻拦的侍女,直接推门而入。

    “谁?”朝颜玉被这声巨响吓了一大跳,转头看向门口。

    朝久歌面如刀雕斧凿,脸部线条勾勒出完美的轮廓,薄唇紧抿着,看上去冷硬无比,此时,双眸含着怒火,快步来到朝颜玉面前。

    “皇叔?”朝颜玉唤了一句,有些呆滞。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朝颜玉整个人被打倒在地,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五个红肿的指印。

    朝颜玉被这一巴掌打懵了,看着朝久歌,怒气冲冲:“皇叔,你干什么?”

    朝久歌冷冷开口,“朝颜玉,你自己做的蠢事还用我说吗?”

    冰冷的声音蕴含着怒火,吓得朝颜玉瑟缩了一下,似有有些逃避躲闪,吞吞吐吐道:“我……我做了什么?”

    朝久歌怒极反笑,“你自己要和她比试,结果呢,不仅输了比赛,还让朝凤国损了如此大的颜面,现在好了,三天之后,一千万上品灵石拱手奉上。”

    朝久歌斥责的话终于将朝颜玉拉回了现实,朝颜玉脸色煞白起来,支起身子,恍然了许久,声音极低,轻飘飘地,如同空中的飘荡着的白色羽毛,“皇叔,我……我现在不是入室弟子了?”

    朝久歌怒火再一次升腾,宽大的衣袖一甩:“朝颜玉,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着你那入室弟子的身份!”

    朝颜玉浑身一激灵。

    朝久歌见此,放缓了语气,一字一句,咬字极重:“你现在应该想的,是如何把赌约之事圆过去,一千万上品灵石,我们朝凤国,出不起,也不能出。”

    朝颜玉坐在地上,涣散的眼神逐渐凝聚,呆滞的双眸渐渐有了色彩,过了一会儿,扭头看着朝久歌,面上扭曲。

    见此,朝久歌稍微放下了心,明白了朝颜玉这是找回神智,清醒了。

    朝颜玉从地上爬起来,面色狰狞可怖,一挥手,桌上精美的白瓷茶壶茶杯都被挥倒在地,朝颜玉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虽是怒极,但显然是接受了现实。

    朝颜玉森然恐怖声音响起,如同暗夜里黑色的薄雾,欲啖人肉,喝人血,“皇叔,我要杀了她,我一定要杀了她。”

    朝久歌冷酷无比,见到这一幕冷冷一笑,“事到如今,这是最好的办法。”

    暗夜里,一场阴谋在悄无声息地形成。

    翌日晨。

    朝阳初升,新的一天开始,京城里较之前热闹不少,茶楼酒肆,街头摊贩,路上行人热热闹闹的讨论着,带些好奇之色。

    “听说了吗?昨日仙云宗入宫了。”

    “这等大事我当然听说了,据传,昨日仙云宗是驾着飞行法器来的,那场面壮观的很。”

    “哎哎,这算什么,我还知道一件事儿。”

    “我知道,你要说夏小姐与颜玉公主的打赌之事,可对?”

    “对对,你也听说了,昨日咋们夏小姐可真是威风啊……”

    路人的声音渐行渐远,毫无疑问的,夏清和名声大躁起来,并以风一样的速度地向三国传来,闻名云荒,只是时间的问题。

    是啊,如此大的成就当然惊翻了世人,十四稚龄,入过试炼之地、炼成超等丹药、战败颜玉公主、就连仙云宗药院长老也要收她做嫡传弟子。

    此等天赋,此等实力,碾压一众云荒英雄,曾经名满天下的颜玉公主,在她的对比之下,简直如同沙砾,低如尘土。

    这如何能不让人敬佩仰慕夏清和?

    *

    时间悠悠而过,转眼到了傍晚时分。

    皇宫内,灯火通明,明亮的灯光照着黄墙红瓦的宏伟宫殿,威严里透着三分热闹。

    转香殿位于皇宫西南方,宫殿四四方方的,四角翘起,殿前数十根漆红鎏金柱子,约摸二十来尺高,这大殿也是极为宽阔,可容纳上百人。

    如今,这殿中混乱的很,大大小小的宫女太监手忙脚乱,布置殿内,门槛处,一个面有凶光的嬷嬷叉着腰,“都给我警着神儿,今晚来的可都是三国有头有脸的人物,万一有什么差错,咋们这颗脑袋可都别想要了。”

    ……

    一阵手忙脚乱过去,天擦了黑,光线暗了下来,黑暗的天空中透着些蓝,京城各府开始忙碌起来,门前停了几辆马车,开始朝着皇宫方向驶去。

    刚至辰时。

    原本空旷的皇宫门口已经停满了马车,各各大臣笑着,相互打了招呼,结伴去了转香殿。

    不久大殿内就坐了不少人。

    此时,这场夜宴里真正有头有脸的人也缓缓抵达。

    “三皇子、夏小姐到。”

    “凤三公子到。”

    “云耀大皇子,丞相到。”

    随着众人的缓缓到来,大殿陷入了寂静,只是偶尔传来几句说话声。

    过了不久,场上渐渐坐满的人。

    夏清和坐在大殿前方,眼神扫了一圈,今日算的上是真正的盛宴。

    西泽国大臣、参加三国大比的少年、云耀国朝凤国皇室之人、随行权贵,仙云宗长老弟子几人,皆会参加这场夜宴。

    方才仅仅是随意一扫,这个大殿上便有数百人入席到来。

    夏清和坐在席上,身旁坐着孤狼,眉心含了三分冷意,今日权贵云集,不知道赵尚书看到曾经被自己舍弃的孩子坐在席上,会有何反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夏清和安然坐着,对外界打量、好奇、怨恨的目光毫不在意。

    等待中,一道尖细的声音响起。

    “仙云宗到。”

    众人扭头,只见,仙云宗一众人依旧是白衣飘飘的模样,陌青和其他长老走在前面,背后跟着宫轻风和其他弟子。

    长老们眉发须白,周身却淡然祥和,透着仙风道骨,宫轻风几人则是沉肃认真,有着朝阳之气。

    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仙云宗之人,殿上其他人心底点了点头,暗道,不愧是仙云宗之人,一身实力莫测,威压气势内敛,却十分迫人。

    仙云宗落座不久,皇帝等人也入了场。

    帝后二人坐在上方,照例说了些场面话,随后便开了宴。

    这刚开宴,就热闹起来。

    夏清和照例喝着酒,突然,怀中一团毛绒绒东西动了起来。

    夏清和轻笑,将团团放了出来,团团一出来,便直接蹦上了案席,看着满盘的珍馐,小鼻子动了动,随后整个身子一扑,直接抱住了面前了一个大鸡腿。

    张着嘴,咬着面前的鸡肉,小白团吃的很欢快,一向爱惜的白色毛发也沾上了油渍。

    夏清和挑着眉,难得见团团对除了丹药之外的其他食物如此喜爱。

    皇帝坐在上首,对着仙云宗的几位长老说道:“此番三国大比,不知仙云宗可还会收徒?”

    宗主陌青笑了笑,“自然,若是有实力天赋俱佳之人,我仙云宗还是会收入宗内,不会埋没好苗子。”

    此话一出,大殿瞬间静了静,参加大比的少年们心头火热,眼神激动地看着仙云宗的一众人。

    皇帝点了点头,心中有了盘算。

    皇上闭口不言后,大殿又陷入了寂静。这时,最为安静的萧封辞开了口,“夏姑娘,这是你兽宠?”

    众人顺着萧封辞的目光看去,夏清和的席上,一只白绒绒的小兽圆滚滚的,正撕咬着面前的鸡腿。

    小兽见大殿众人看了过来,身子动也不动,眼里只有面前的鸡腿。

    众人愣了,好小的兽宠,没想到夏姑娘看着冷,却还是和小姑娘一样,喜欢这样可爱的动物。

    “是我的兽宠。”夏清和回了一句。

    “哼。”大殿上,朝凤国席面上,发出一声少女轻蔑的冷哼。

    啧啧,众人的心提了起来,谁那么大胆?想着,众人移动视线,朝着声源处看去。

    赵尚书同样移动视线,可就是这视线的一移,无意之中扫到了夏清和身旁,腰背挺直如松的男子,赵尚书身子瞬间僵硬起来,如同被下了定身咒一样。

    凝住目光看着那位上的男子,心底瞬间凉了半截。

    突然,那男子目光对上赵尚书,冷酷的眉眼动了一下,竟是笑了。

    赵尚书的心剧烈跳动起来,眼珠游移不定,惊恐的很,是他…他怎么会在这儿,他不是死了吗?

    众人没有注意到赵尚书的异常,而是看向朝凤国席位,那里,一个粉色妆裙的女子正昂着头,面有不屑。

    此女是朝凤国大将军之女,落心念,生来娇宠,与颜玉公主交好,方才那道冷哼也是她故意为之,为的就是替颜玉公主讨回面子。

    “落小姐有什么不满之处?”皇帝亲自开了口。

    落心念也不怵,不屑道:“修炼之人,要的都是本命契约兽,能与之作战,想不到夏小姐竟然喜欢一只如此弱小的兽。”

    夏清和眉眼稍冷。

    大殿众人这下是听明白了,他们听说,这落心念有一只本命契约兽,是一头金色猛虎,等级也颇高,落心念一向宝贝的很,如今拿夏清和的这头小兽说事,恐怕是来者不善。

    夏清和席上,团团终于抬起了头,十分不满,本团爷竟然被人嘲笑了!

    夏清和摸了摸炸毛的团团,淡淡出声:“落小姐眼拙,没有看出来,它也是我的本命契约兽。”

    啊?

    众人石化。

    “噗嗤。”落心念嗤笑出声,“它?夏小姐真是与众不同,这么弱小的兽竟然用来作契约兽,依我看来,我的金猛虎一指就能碾碎了它。”

    “是吗?”夏清和冷然出声。

    案上的团团浑身白毛竖起,“主人,你让我去揍她,我要让她知道本团爷厉害!”

    “是不是比一场就知道了。”落心念高傲道,心底的算盘打的很响,既然这小兽是夏清和的本命契约兽,那她杀了这小兽,夏清和定然会遭到反噬,如此也算为颜玉姐姐出了口恶气。

    众人撇撇嘴,夏小姐会答应你才怪,人家又不傻,为何要拿自己的契约兽去送死?

    此时,赵尚书依旧惊疑不定,心中大呼不可能,他的儿子早就死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还和夏清和搭上了话。

    这边赵尚书还在纠结,那边,夏清和启唇:“好。”一个字简单利落,出乎大家的意料。

    众人呆住,夏小姐竟然答应了?她这是要自己的契约兽去送死啊。

    落心念面露轻蔑一笑,“那我们可说好了,比试场上,生死不论。”

    “奉陪到底。”

    三言两语,定下了规矩,这下轮到众人激动了,看着二人面有期待。

    皇帝知道夏清和是个沉稳之人,不会做出没有把握之事,于是,让众人在大殿里腾地方出来,交给两兽比试。

    落心念是个自负的,大手一挥,一道金光闪过,金纹猛虎兽现出原形,一身金色毛皮,眼如铜铃,肌肉成块,看上去雄壮浑身迸发着力量。

    四阶三星灵兽。

    众人恍然,这头灵兽等级不弱,放在云荒中算是少见的了,难怪落小姐那么有底气。

    见金纹猛虎兽就位,团团扔下了手里的鸡腿,不知从哪拿出来一个丹药,悠哉悠哉地啃着,朝着大殿中间的空地走去。

    那模样惬意的很,看上去一点儿也不惧怕。

    此时,众人却是没在意这些,而是目光紧盯着大殿上那只惬意小兽手里的白玉丹药。

    众人内心无语,“那是丹药吧,是丹药吧,他们求之不得的丹药,竟然被一只小兽当做了零嘴儿!”

    “开始吧。”皇帝先是抽了抽嘴角,后来无奈地开了口。

    “唰——”一个白色的灵力光幕形成了一个半圆将两兽困在了里面。

    结界内,一凶猛高大,一弱小软和,谁胜谁负,看上去一眼便知。

    金纹猛虎兽先是仰天长啸的一番,接着猛然抬起厚厚的右爪,带着绝对性的压迫,朝着团团瘦小的身躯拍去。

    大殿上,已经有人眯起了眼,不忍在看接下来那副血腥的画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