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比试炼丹
    仙云宗上千弟子中的一个超然特殊的存在——宫轻风。

    宫轻风,仙云宗首席大弟子。长眉如墨,眸子清澜,红唇颜色稍淡,身着云白素衣,站在上百号仙云宗中,如同轻风,却更似谪仙。

    这还不是最难得的,宫轻风虽人如轻风,修为高深,却没有给人一种云端高阳之感,而是平易近人,爱护门中弟子,悉心教导,是以,仙云宗上下千人,即便是一个扫地门童也都对其敬佩不已,称大师兄——光风霁月,人有景行。

    如此,宫轻风虽是一名弟子却在仙云宗内威望极高。

    值得一提的是,宫轻风是上代老宗主在外突然抱回仙云宗的,那时宫轻风尚是三岁稚龄,老宗主带回他之后,便亲自抚养,后来宫轻风十岁时,老宗主仙逝,宫轻风便被现任宗主收为徒弟,成了仙云宗首席大弟子。

    众人视线大半聚集在宫轻风身上,目光惊艳,心中不自觉地叹道:“光风霁月,为尔可当。”

    夏清和亦将目光投在宫轻风身上,一双美眸波澜不惊,心底暗暗打量,面容疏朗,周身透着君子之风,此时挺拔而立,更是凭添一股凌然正气。

    夏清和眸光微动,看着宫轻风清澜的眸子,心头总觉得有些怪异。

    宫轻风似有所感,视线下移,清澜的眸子分毫不差地对上人群里的夏清和。夏清和打量的目光还未收回,如此一来,自己的美眸正好对着宫轻风清澜的眸子。

    两个人,两双眼睛,都是清澈无垢,仿佛一眼便能望尽人心,看透心中所思。

    夏清和眸子里波澜不惊,宫轻风眸子里亦是沉如静水,可偏偏,二人都看到了眸子里的不同。

    宫轻风眸子里看似静水一潭,实则潭下一圈圈的黑色漩涡转动,如同关着世上最极致的丑恶阴暗,能让人坠入深渊,从此堕落不堪。

    宫轻风看着夏清和,却是只感受到了通透。

    不错,就是通透,那种看透万物,不拘于心的通透。

    时间仿佛静止,良久,二人移开眼,面上不露声色,仿佛刚才的对视只是视线无意的交汇而已。

    “哈哈哈。”皇帝先是一笑,接着人群中一位西泽老臣出列,来到仙云宗一众人面前,热情而不谄媚,“宗主远道而来辛苦了,今日我西泽国与云耀国、朝凤国一同,特意来迎接贵宗。”

    “三国客气了。”宗主陌青含笑回了一句。

    皇帝上前一步,笑道:“哪里哪里,仙云宗至,我西泽自然扫榻以待。”

    宗主陌青又是含笑回了一句。

    场面一团和气。

    可偏偏如此场面,有人偏偏要出来炫耀一番。

    西泽那拨人中,众位大臣严肃而立,祁云则,萧封辞等人也是听着西泽皇帝与宗主的寒暄。

    这时,朝颜玉突然从人群跑出,提着裙摆,自觉柔美动人地慢跑到了仙云宗众人前,对着宗主行了一个弟子礼,“宗主。”

    宗主陌青面上的笑霎时淡了,活了这么多年,他人老成精,一眼便看出来朝颜玉的小心思。

    而此时朝颜玉低垂着头,还未清楚状况,眼中骄傲自得,只想着,众目睽睽之下,她给宗主行了个弟子礼,即让众人注意到她,又让人想起了她的另一重身份——仙云宗长老入室弟子。

    如今,她接受的恐怕就是众人羡慕景仰的目光吧。

    朝颜玉心中所想甚是美妙,可现实却是,朝凤国一群人黑了脸,西泽众人暗骂,云耀之人坐看好戏,而仙云宗则是面色僵着,一些人嘲讽,一些人不喜。

    “嗯。”宗主陌青随意的应了一声。这等场合,即便他心中不喜,也要敷衍一二,让三国面子上过得去。

    至于朝颜玉听了这声嗯,依旧没察觉到宗主略有不满的心思,心中颇为满意,施施然地站起,回到了朝凤国的队伍里。

    朝久歌黑下来的面容缓了缓,看来朝颜玉还没蠢到家,没站到仙云宗的那支队伍里。

    经历了这一个小插曲,皇帝祁苍面色依旧不变,对着仙云宗寒暄几句,邀请仙云宗几人来到了披香殿中。

    披香殿内,方才密密麻麻地一群人散了大半。

    殿内也多添了几个座。

    皇帝祁苍为东道主,坐在大殿上方,下方两侧则是分别坐了三国和仙云宗之人。

    右侧上首自然是坐着仙云宗的宗主和三位长老以及宫轻风,下首坐着朝凤国的朝久歌,朝颜玉,左侧坐着云耀国百里卿、萧封辞,西泽国祁云则、祁云信、夏清和、凤倾绝等。

    大殿众人纷纷落座后,殿中开始一一介绍,毕竟仙云宗久不出世,不识大殿之人。

    “云耀大皇子,百里卿”

    “云耀丞相,萧封辞。”

    “朝凤摄政王,朝久歌”

    ……

    “西泽,夏清和。”

    众人介绍时都是平安无事,轮到夏清和时,偏偏朝颜玉轻嗤一声,看上去极为不屑。

    这声轻嗤将众人视线移了过去。皇帝沉了沉脸,“颜玉公主可是对我西泽有何不满?”

    朝久歌咬了咬牙,暗骂了朝颜玉一句蠢,打着圆场,对着皇帝说道:“并无,颜玉公主只是无意之举,对西泽并无不满。”

    皇帝面色稍微缓了缓,语气依旧深沉:“那就好,不过还请颜玉公主慎言,毕竟这等场合可不适合什么无意之举。”

    朝久歌脸上依旧不露声色,闻言答道:“自然。”

    皇帝颔首,适可而止。

    位上,朝颜玉却是一双眼喷火,手紧握成圈,指甲嵌进了肉里,显然对方才之事极为不满。

    三国之人介绍完之后,仙云宗为客,自然也要介绍一番。

    宗主陌青先指了指面相最为年轻的一位长老,“这是长老,陌傲,修为最高。”

    在座几人顿时明白,这恐怕就是修灵院长老,负责教习弟子修炼一事。

    接着陌青又一一介绍:“这是长老陌余,擅驭兽,这是长老陌拂,擅炼丹。”

    几位人中俊杰眼睛亮了亮,驭兽师和炼丹师云荒一向稀有。如今面前这两位恐怕就是云荒中,品级最高的驭兽师和炼丹师了。

    朝颜玉坐在位上看着夏清和淡淡的神色,心中有些扭曲,又听到宗主介绍自己的师父陌拂,眼神动了动。

    “师父。”朝颜玉的声音在大殿响起。

    陌拂须发花白,听了这声叫唤,先是愣了愣,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叫自己,拧了拧眉,“何事?”

    朝颜玉起身,笑意盈盈,“师父,徒儿与人打了赌,赌炼丹之术。”

    陌拂点点头,不以为意。

    朝颜玉笑容不变,“师父,与徒儿打赌的不是别人,正是坐在徒儿对面的夏小姐。”

    陌拂转眼看了看夏清和,她?一个如此年轻的小姑娘?

    朝颜玉的炼丹之术他了解,虽在仙云宗只算中上等,但外界除了浸淫炼丹多年的大师,鲜少有胜得过朝颜玉的。

    如今这位夏姑娘却要和朝颜玉比炼丹?

    陌拂来了一丝兴趣,对着夏清和开了口,“就是你要和我徒儿比炼丹?”

    夏清和颔首,语气轻缓,“不错,正是我。”

    “这可不是玩笑,你确定要和她比?”陌拂语气怀疑。

    夏清和点头。

    朝颜玉笑着出声:“师父,夏小姐执意要比,您不妨为我们做裁判,一来看看徒儿炼丹之术有没有精进,二来……”

    朝颜玉声音拖长,用眼角瞟了一眼夏清和,“二来嘛,也看看夏小姐‘过人’的炼丹之术。”

    朝颜玉心思很简单,与夏清和比试的确可以私下进行,可若是这个此时能得到师父师兄的赞赏,还能更加羞辱夏清和,她何乐而不为呢?

    大殿之人心思各异。

    陌拂看了看夏清和沉静气质,沉思了一下,一个小姑娘而已,如此不慌不乱,难不成有些本事?

    想到这,陌拂开口:“好,左右我也无事,看看你们两个小辈的比试也无妨。”

    此话一出,朝颜玉是喜出望外,至于皇帝祁云则等人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有仙云宗长老为裁判,朝颜玉输了,也不好对清和做些什么。

    想到这,皇帝哈哈一笑,“既然陌拂长老有意,那我们不如一同前去看看。”

    众人正好也有此意,点点头,答应了。

    皇帝吩咐了一声,众人移步轻星台,此时,三国之人和仙云宗还在偏殿等候,皇帝想起,就又邀了众人一同来到轻星台。

    轻星台是一座高台,宽敞明亮,视野开阔。

    皇帝等人来到了轻星台,一一落座,至于三国之人和仙云宗之人则坐在两侧的观席台上,瞬间,原本空旷的轻星台被几百人坐满。

    轻星台四周皇家守卫森严,台下,放了两个红漆木桌,桌上放置了各种灵药。

    木桌旁,放了一个计时的沙漏。

    朝颜玉看着台下,率先走了下去。接着,夏清和亦是缓步走下台阶,来到红漆木桌前。

    二人站定,西泽皇帝扬起声,整个轻星台众人听的无比清晰:“朝颜玉对夏清和,二人比炼丹之术。”

    此时,朝颜玉的声音传来,慷慨激昂:“我和夏小姐比炼丹之术,我赢夏小姐的命归我,我输,拱手奉上一千万上品灵石,如今在此,特请诸位做个见证。”

    众人心里震动,这赌一关性命,二有千万灵石,可不简单啊。

    台上,朝九歌完全黑了脸,一千万上品灵石?朝颜玉若是败了,他们朝凤国可出不起这一千万上品灵石。

    陌拂下了台,走到二人中央,口中严肃了不少,“一场定胜负,谁在规定时间内炼出更高品级的丹药,则那人获胜。”

    陌拂定下了比赛规则,整个轻星台严肃不少。

    一声巨响传来,轻星台台上一名护卫喊道:“比赛开始。”

    台上二人开始动起手来。

    朝颜玉心中得意洋洋,动作极快,透着娴熟,先是拿出了自己的丹鼎——落凝鼎,后来又从空间内拿出几把药材。

    观席台上,三国之人和仙云宗心思各不同,西泽国之人自然是希望夏清和能赢,朝凤的人则是各各信心满满,颜玉公主是谁?炼丹奇才,自然能胜得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夏清和。

    至于云耀国和仙云宗之人则是有些事不关己,来到这儿,只是看场好戏罢了。

    至于结果,他们已经心知肚明——朝颜玉胜。

    甚至于对于他们而言,夏清和此场比试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不过,任凭众人心思如何翻涌,轻星台上的两位却是依旧熟稔的练着药。

    朝颜玉面前的为落凝鼎,鼎身精致,黑色中透着丝丝冰蓝之色,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至于朝颜玉面上桌上的药材,大半也是从自己的戒指里拿出来的。

    浴血火灵芝,离心草,沁骨玉芝,各各都是极好的药材。

    相比于朝颜玉的种种,夏清和则是依旧用着自己的普通小鼎,继续沿用桌上的药材,除此之外,只是偶然从空间内拿出一两株药材。

    二人都是手上动作都是娴熟。

    可渐渐的众人看出了不对,陌拂长老神色微微严肃,看着比试,不,准确而言是看着夏清和。

    相比于朝颜玉只算的上娴熟的动作,而夏清和却是随意轻松,在数百人的注视下,不显丝毫慌乱。

    只见,夏清和用着手上的普通丹鼎,细白的指尖冒出一缕火焰,手指微弹,那一缕火焰瞬间弹飞,在丹鼎下化为腾腾火焰,接着夏清和运起灵力,桌上的一株株药材一个一个地落在丹鼎内。

    随着药材一株一株的入鼎,丹鼎下面的火焰时大时小,时刻根据入鼎的每一株药材而变化着,而火焰的每一次变动都是靠夏清和的精神力完成的。

    方才这一步,是为剥离药材,剔除杂质,对火焰的要求极高,温度稍高或者稍低,就有可能无法剥离药材,弄的药毁鼎炸的下场。

    可是!他们看到了什么?

    夏清和竟然能如此随意的就控制火焰!

    对火焰的精准度把握至斯!

    何其恐怖!

    陌拂长老已经坐直了身子,眼睛眨也不眨的看向夏清和。不仅陌拂长老一个,全场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夏清和身上。

    看着场上白底绿萼裙的女子,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看着她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看着她随心所控着火焰。

    这一刻,众人都忘了朝颜玉,眼中只有夏清和的身影。

    可是,别忘了,这只是炼丹的第一步而已。

    ------题外话------

    哈哈,咋们清和第一步就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后面那几步还会有朝颜玉什么事儿么?

    另外,人物铺设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清和可以虐渣,爽爽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